中国“作女”在荷兰

Zhiyin - - 目录 -

都市青年男女忙于工作,不擅交际,过了适婚年龄仍是孑然一身的现象在城市已是越来越普遍。子女年龄越来越大,婚事却没影儿,做父母的岂能不急?于是,许多替子女急恋急婚的父母,准备好择婿择媳的“量化标准”,开始“代子女相亲”。

然而,婚姻感情上的事,能“量化”吗?父母越俎代庖能解决好吗?2016年11月9日,发生在福建省福州市的一起故意伤害案,给了我们警示。

完美女儿不思嫁:银发父母“代相亲”

2016年2月17日下午5点多,吴渊再次给女儿吴晓彦打去电话“:晓彦,晚上见面定在金象湾,男孩子叫刘钧涛,你别迟到啊。”话筒里女儿不耐烦地“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吴渊又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急切地说“:老刘,钧涛出发了吗?记住,让他一定说是我俩的朋友介绍的。晓彦最讨厌我去相亲会,别说漏了。”打完电话,他终于长舒一口气。

时年62岁的吴渊,是福州税务系统的一名退休干部。妻子李琳也已退休多年。两人只有一个过了适婚年龄的独生女儿,名叫吴晓彦,时年34岁。

2007年7月,吴晓彦从厦门大学硕士毕业,回到福州一家商业银行上班。吴晓彦身高1.65米,身材修长,长相漂亮。在吴渊和李琳眼里,女儿各方面条件都优秀,几乎完美无缺。让吴渊夫妇颇为不解的是,如此优秀的女儿,在婚恋上却成了老大难。

其实,吴晓彦刚参加工作时,也谈过一名男友,是她高中同学的大学校友,名叫张铭,毕业于福州大学,在福州一家台资企业做主管,两人情投意合。

2008年国庆假期,吴晓彦把张铭带回家里见父母。张铭身高1.85米,长相帅气,谈吐得体。初见,吴渊夫妇也十分满意。然而,深聊下去,夫妻俩觉得本科毕业的张铭不但在学历上与硕士毕业的女儿差一个档次,职业更是让他们不满。

当时,吴渊是税务部门的一名处长,李琳则是一名中学教师。在他们看来,台资企业就是私营企业,在这样的企业里任职,随时都有可能被炒鱿鱼。此后,吴渊态度鲜明地向女儿表达了意见:他与妻子都不赞同她与张铭再来往。

“老爸,爱情与学历、职业没关系,最重要是我们两个人有感情,合得来。”吴晓彦反驳说。

“张铭那个公司又不是世界五百强,随时都可能倒闭。年轻人,眼光要长远些!”吴渊态度坚决。在父母的干涉下,吴晓彦只好与张铭分手。

此后,吴晓彦也处过几个男孩,但父母看中的,她没感觉;她喜欢的,又达不到父母的要求。发展到后来,她抱着一种赌气和放弃的态度,任由父母着急,全然不想去相亲谈恋爱。这样几年蹉跎下来,吴晓彦已年过30成了大龄剩女。

到了2014年6月,吴渊也退休了。彻底轻闲下来的夫妇俩,对女儿的婚事更加着急了。他们暗暗商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