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少奶”:残缺也能如沐春风

Zhiyin - - 目录 - □ 编辑/陈洪生

每天放学,许紫焰都要等到很晚才回家,因为家里的每样物品,都带着妈妈的气息,让她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无论爸爸如何安慰她,她就是沉默。父亲担心她青春期自闭症复发,情绪也十分抑郁。

一天晚上,仇长平拿出两本装订在一起的厚厚日记本给许紫焰,说是妈妈写给她的。许紫焰打开日记,见扉页上写着《给未来的女儿》,这是母亲在生病后写下的日记,大概有300篇,日记有长有短。

“我的焰儿,妈妈不要你有多大出息,但一定要坚强。爸爸爱了妈妈大半辈子,我怕我走后,你爸爸受不了,你要帮帮爸爸,你已经成年了……”

“焰儿,你去上学了,妈妈也累了,要去睡懒觉了。妈妈没有离开你们,不要难过,你和爸爸要好好过日子,妈妈梦里也会笑醒的……答应妈妈,不许天天哭鼻子,你不烦,妈妈还烦呢……”

许紫焰流着眼泪,读着妈妈留下的日记。胡子拉碴的仇长平,看着妻子的照片在一旁哭,许紫焰意识到爸爸痛苦、压抑,想着妈妈在日记里的叮嘱,忍痛安慰道“:爸爸,如果有缘,妈妈总有一天还会回家的。别难过了,你还有我……”

为了爸爸,许紫焰也得坚强起来。她振作精神,刻苦学习,在学校拿奖学金。周末,她回家收拾屋子,做饭做菜,陪伴爸爸。仇长平也渐渐看得开了。

但是,细心的许紫焰还是发现,爸爸常独自坐在沙发上发呆。一次,他指着电视机里播放的韩国电视剧说“:你妈最爱看这个片子了。”许紫焰知道爸爸怀念妈妈了,她听邻居说,平时她住校不在家,爸爸就一个人坐小区的绿化带里发呆,十分孤独。

2016年5月,许紫焰听同学妈妈说南京农科院后勤部职工陆霞离异多年,她想为爸爸牵线当“红娘”。一天周末,她特意买了水果,去陆霞家拜访。陆阿姨认识仇长平,也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她给许紫焰包饺子,许紫焰泪眼迷蒙地说“:陆阿姨,你有空去陪我爸说说话儿,行吗?我怕他闷出病来。”陆霞答应了。

不久,陆霞应仇长平的邀请,到家中做客,陆霞下厨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许紫焰对陆霞笑道“:阿姨,你以后就常来家里当厨师吧。”陆霞点头“:你们父女俩要是不嫌弃,我就天天做菜给你们吃。”

2017年3月12日,又到了植树节,许紫焰去紫金山看她和爸爸一起栽种的青松,这棵青松已经长得枝繁叶茂。许紫焰在树前默默地对天堂里的母亲说“:妈,我和爸爸过得都很好,你要为我的坚强和成熟高兴,我好像听到了妈妈的笑声呢……”

叶桂香推着轮椅上的孙建华在小区散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