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儿子从尘埃起飞:我卖的不是房子是人生

健身教练张中简一直渴望邂逅一个特别的女孩,谈一场与众不同的恋爱。终于,在一次见义勇为的行动中,他遇到了王悦。王悦是一名自由搏击教练,帅、酷、冷。张中简费尽力气追到了王悦,可奇葩事儿来了———王悦不仅抗拒男友触碰她,连一起逛街、吃饭,都必须保持正常的社交距离。张中简逼问王悦原因,谁知,王悦竟然就此人间蒸发……王悦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他们的爱情最终能否开花结果?

Zhiyin - - 目录 - □编辑/余映

2014年11月的一天,夜,深圳。张中简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谁叫哥是空巢青年。”正当他自我调侃时,远处巷子里,突然传来呼救声。

张中简循声赶去,一个黑色身影比他还快,空手接白刃,一拳将劫匪击倒。张中简目瞪口呆,等黑影转过身来,张中简直接给跪了:是个女的!见义勇为被截了胡,张中简却乐开了花:这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女孩!

张中简1987年出生,广东茂名人,2009年从广州体育学院毕业后,回老家当了一名高中体育老师。他阳光帅气,追他的女孩儿多,他却未动心。他要找的女孩,一定要够特别。2012年,想出来闯一闯的张中简辞职来到了深圳,当了一名健身教练。他事业发展得不 错,却未遇见心仪的女孩。

在被救女孩的提议下,三个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张中简得知,那位身手不凡的女孩叫王悦,1991年出生在山西阳泉,2013年从山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后,来到深圳,做了一名自由搏击教练。张中简开玩笑说“:你这明明可以靠颜值的软妹子,却偏偏要靠拳头。都是健身行业的,以后常联系!”

就这样,两只漂泊在深圳的单身狗,一有空就在微信上互相欢乐吐槽。再一次见面,是张中简主动去训练场看王悦,王悦身手敏捷,张中简秒变迷弟。他第二次约王悦时,带她去了大梅沙吹海风。

2015年春天,训练场收的学员数量激增,王悦没日没夜地带学生,连饭都没顾得上吃,胃痛难耐,倒在了训练场。张中简得知后,立马赶来将她送医,开始时,王悦吃什么吐什么,张中简遵医嘱,每天将有营养的菜切碎,煮成糊糊给她吃。张中简的真心打动了王悦,病好之后,她接受了他的追求。

王悦答应做张中简女友的那天,张中简一高兴,蹦过去就要去牵王悦的手。王悦退后了几尺远,双拳握在身前,眼神警惕“:你干吗?”张中简吓了一跳。王悦将两人的社交距离由3米改成了2米。

这,是开玩笑的吧?但,王悦却好像很认真的样子。二人相约一起吃饭喝咖啡,可以,但必须隔开坐。

起初,张中简以为是女友矜持,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觉得奇怪———除非有工作,王悦不喜欢晚上出门,哪怕是约会也必须10点前回家;她也从不主动邀他去家里。她实在令他捉摸不透。

2015年夏,张中简约王悦去长隆游乐园玩。他盘算,玩刺激项目的时候,就趁机打破两人之间的距离。上跳楼机时,张中简偷偷伸出胳膊欲将王悦搂进怀里,结果,王悦一把抓住并将手臂反锁在他背后。那劲道,那眼神,简直了!张中简龇牙咧嘴:“我去,来真的!”王悦立即松手,低头道歉“:不好意思,习惯性预防。”可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张中简有些郁闷,他忍不住问道“:我是你男朋友,还不能牵个手搂个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咸猪手’!”王悦欲言又止。

张中简越发生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是,你喜欢上了别人?”恼火的是,不论张中简如何询问,王悦就是一个字都不说!两人不欢而散。

冷战了两天后,张中简也想通了,女友刚步入社会,年纪也小,自己应多包容和照顾她。可张中简再约王悦时,发现手机打不通。他立即发微信和QQ,自己居然被她拉黑了!张中简跑到王悦工作的健身会所找她要个解释。谁知,王悦居然在头一天辞职了,连工资都没领!张中简赶到王悦租住的单身公寓,才知道,她一大早就退房搬走了!

这算怎么回事?分手?可即使分手也得当面说个明白吧?张中简想尽各种办法找王悦,可王悦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中简的怒火和委屈渐渐平息,他开始担忧,王悦莫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莫名消失的女友:我想知道你的伤

为让他走出情伤,2016年春节,家中为张中简安排了相亲。想到女友这样无情离去,负气之下,他接连相了七场亲。最后,不得不在家人的施压下,与同在深圳工作的婷婷多攀谈了几句。

婷婷对张中简很有好感,春节后回了深圳,她频频主动约他。张中简心里却挂念着王悦,带着疑惑,张中简到知乎去问网友,女友为何抗拒我触碰她。有位学心理学的网友回复:这可能是异性肢体接触恐惧症,她可能曾遭受过伤害,有心理阴影。这个回复让张中简自责:王悦,你到底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伤?他每天下了晚班就在当初他们相遇的路口来回走着,想再遇到她。即使勉强与婷婷约会,路人都看得出来,他很心不在焉,婷婷对张中简这种态度很不满,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

2016年3月12日下午,张中简和婷婷摊牌“:对不起,我心有所属,再和你在一起,也是对你不负责任。”婷婷大骂张中简是渣男,二人不欢而散。那天傍晚,张中简非常难受,恍惚着走入地铁站乘坐地铁,来来回回,不知道要去哪里。晚上10点,他在“世界之窗”站看到对面地铁下来的一个乘客很眼熟,立即冲了出来。他跟了那女孩一路,她的背影简直跟王悦一模一样!他加快脚步想赶上前去确认,一晃眼,却把人跟丢了。

正愣神时,一道黑影从路边闪到他跟前,拳头照着脸就揍了上来。幸亏张中简反应快,闪开了。四目相对时,空气突然安静了。那个黑影,正是张中简苦苦寻找的王悦!王悦看清来人,转身就跑,却被张中简扯住了衣袖“:我找了你好久,我需要一个解释!”他诉说着自己的思念和被抛下的委屈,王悦泪洒当场。终于,王悦倾吐了自己的秘密……

2012年3月的一天,还在读大三的王悦受邀到临汾市郊一个农家乐为同学庆生,深夜十点多,大家还没打算散场,王悦第二天还有事,只得独自离开。她却错过了末班公交,又久等不到出租车,后来,不得不上了一辆黑的。王悦打起了瞌睡,等被颠簸的路况摇醒时,她才发现,这不是回市区的路!一切已经晚了。

王悦的手机已被收走,她被黑的司机带到偏远的镇上,丢进当地一家酒楼的包厢里,被人看管起来。包厢里还有另外两个女孩。不论王悦怎么恳求,看管她们的人都无动于衷。王悦和另外两个女孩,被逼陪酒唱歌,还被人骚扰、揩油。一旦她们想反抗,就会挨打。那是地狱般的72小时,惊恐、屈辱、绝望,每分每秒都裹挟着她。终于,她趁看管人员放松警惕时,逃到镇上一个人家借电话报了警。涉案人员被抓获,警察还通知了王悦的家人和学校。父母赶来临汾,劈头盖脸地责骂她“: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还在外面跟些不三不四的人混,我们都没脸见人了!”很快,学校里也开始传一些流言:三天,说她只是陪酒,谁信啊!

王悦感到屈辱,愤怒,心寒。一天,她在街头看到一家健身馆,有人在练拳。她不自觉地走了进去,戴上拳击手套,打起了沙包。打出去的每一拳,都带着她强烈的愤怒,每滴汗水,都能带走她一些哀伤。自此以后,王悦开始练习自由搏击。打拳能让王悦找到内心的平静。除了上课,她的生活里只剩下了打拳。一年后,悟性高的她达到了专业水准。

2014年8月,重庆女大学生回校途中乘坐黑的被杀害的案子引发全国轰动。评论开始出现不和谐的声音:女孩子穿那么清凉能不让人产生想法吗?三更半夜在外晃荡,也不是什么好货!王悦看后,彻底崩

溃!那度秒如年的72小时,反复在她脑海闪回。人多的场合,她整个人都紧绷着,时刻处在防御状态,更厌恶与异性接触。她发了疯般地练拳,考健身教练证书。学成后,她离开临汾到了深圳。在遇到张中简之前,王悦从未想过谈恋爱。张中简的开朗温暖,是照进她阴冷世界的一缕阳光。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她出事之后,笑得最多的时候。可是,她觉得遭遇不幸的自己,不配得到张中简的爱。尤其是,他第一次欲牵手时,她反应那么大,这让张中简很受挫,她自己也十分痛苦。直到张中简那天质问她无法亲密接触的原因和满腹委屈,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彻底消失……

张中简听完女友的故事,红着眼眶哽咽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吃了那么大的苦……”

王悦哭着说“:跟我在一起,你连牵手都牵不到,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张中简坚定地说“:不,我刚才拉住你,你没有像以前那样条件反射地推开我,说明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可是,张中简再试图去触碰王悦时,她还是非常紧张和反感。王悦让张中简忘记她,他不肯。面对张中简与她一同战胜心魔的决心,王悦最终同意去找心理咨询师聊聊。

心理咨询师得知王悦的情况后,告诉她,她抗拒与异性有肢体接触,是异性恐惧症的一种症状。治疗异性肢体接触恐惧过程很漫长,且需要借助外界力量来完成。心理咨询师又和张中简单独谈了话。他这才恍然大悟:女友有过不幸遭遇后,又被家人和舆论二次伤害,因而,她对与异性之间的亲密关系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反感。

张中简像获得了开启宝藏的密匙,他购入了心理学书籍,还上专业心理网站听课学习。他发现,倘若子女与父母之间不亲密,子女成年后,也容易出现接触性障碍。王悦父母的冷漠、指责,对她造成的心灵创伤,比那几天的遭遇更可怕。张中简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在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与王悦进行接触性训练;一方面跟王悦商量,欲与女友的父母谈谈。

2016年5月的一天,张中简提议,想用学到的方法,试着拥抱王悦。王悦同意了。二人相距大概四米,相对站立。张中简说“:王悦,我会靠近你,牵你的手,直到拥抱你,这个过程中,如果你不舒服,你可以随时让我停下来。”王悦同意了。

“我出发了哦。”张中简一步一步,慢慢向王悦走近“。看着我走过来,你有觉得不舒服吗?”王悦摇头。 “那我继续了。”眼看着张中简离自己不到两米,还向自己伸出了手,王悦感到胸闷,手心出汗“。停!”王悦大喊“,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张中简笑着宽慰王悦“:没关系,咱们慢慢练习,直到这个距离变为0!”

其间,张中简多次打电话给王悦父母,将王悦的状况告诉了他们。王悦父母在电话中哭了“:小张,不是你,我们真的不知道,悦悦她那么苦。你说,你希望我们怎么做?都听你的。”在张中简和父母的关怀下,王悦去心理咨询室越发积极了。

张中简耐心地呵护着王悦,每次练习靠近王悦,都会征得她的同意。而王悦能接受的距离,也从2米逐渐变成1.5米。望着恋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仿佛感到张中简浑身满载着阳光,驱散了她心中的冰冷。在男友第一次能靠近自己只有0.8米时,王悦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个人,眼中全是爱!她愿意,愿意他靠近自己,愿意被他的爱包围!

她第一次,缓缓抬起手臂,似是要张开怀抱。张中简的眼中闪过惊喜,但王悦很快怯懦了,她内心明明渴望,却又做不到与他依偎,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泪洒当场。张中简温柔地说“:不急,来日方长。”除去日常的练习,张中简另辟蹊径,尝试按拍王悦的肩膀,渐渐地,王悦能接受他揉两下酸痛的肩膀。不知不觉,他们一点点贴近。

2016年11月,张中简和王悦相识两周年的日子。他们回到当初相识的那条街道,聊着聊着,两人的肩膀靠得越来越近。张中简停下来,看着王悦说“:我可以牵你的手吗?”王悦认真回复道“:可以试试。”张中简伸手过去,就快要碰到王悦的手时,王悦打掉了他的手“:你干吗?”

张中简立刻弹开,有些沮丧。这回,是王悦有些愠色“:你刚刚脸上很真诚,想牵我的手,可双腿却很诚实,两个膝盖都朝外,是准备我的拳头过来就随时跳开吗?”心思被猜中,张中简呵呵傻笑。王悦一拳挥过来,张中简却抓住了她的手,嘚瑟地说“:我练了一年了,终于能拦截你的拳头了!”第一次牵手,就这样发生了……在心理咨询师和张中简的完美配合下,王悦逐渐走出阴影,开始放松身体,眼睛里的冷漠减少了,脸上的笑容多了。同时,她也渐渐熟悉、接受这份“迟到的亲密”。爱情,总蕴藏着驱散黑暗的力量。2017年的春节,张中简和王悦见了双方父母。他们计划今年国庆举行婚礼,幸福,像花儿一般绽放。

江珊与黄华军本是一对生活幸福的夫妻,独生子的猝死却一下子撕碎了所有的美好。为了重建生活,45岁的江珊决定和丈夫再生一个孩子。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随后的求子经历,非但没有让她忘却痛苦,反而让她更加深重地陷入丧子阴霾难以自拔,她与丈夫的感情也受到考验。

失去儿子后的江珊经历了什么?能否如她所愿和丈夫一起重建生活?

“儿子走了,生活就像断了弦的古琴。再生一个孩子,却是一场与时间和生命局限的抗争。”

2016年3月3日是江珊46岁生日。她独自躺在北京协和医院的病床上,看着腕上被丈夫戴上的、他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玉镯,心头如千钧巨石压着般沉重:年龄对现在的她太重要了,可是,她又老一岁了。

江珊是山西太原人,性格温柔。丈夫黄华军长她一岁,两人是校园恋。虽然黄华军来自农村,家境贫寒,江珊大学一毕业还是义无反顾地与他结婚。婚后,黄华军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后来涉足煤矿,家境殷实。两人的儿子黄皓宇1995年出生,自小体弱多病。黄皓宇上小学后,江珊就辞职在家,照顾儿子,空闲时间写写博客、弹弹古琴,日子过得悠闲惬意。丈夫体贴,儿子懂事,对于生活,江珊充满感激,博客签名一直是“:感谢生活温柔待我”。

2013年,黄皓宇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大一暑假,他主动要求到父亲朋友开的一家电脑编程公司实习。谁想,8月,黄皓 宇在郑州出差时,为赶程序连熬两个通宵之后,在清晨洗澡时发生心源性猝死。

当天,黄皓宇实习所在的公司老总亲自从北京飞到太原,几乎是下跪着告知黄华军和江珊这一噩耗,承诺给100万作为赔偿。黄华军痛心疾首:“我给你1000万,你把儿子还给我!”江珊不记得他们夫妻怎么去的郑州,怎样带儿子的遗体回太原。因为夫妻俩都已崩溃,葬礼只能由黄华军的员工帮忙安排。

儿子入土为安了,江珊和黄华军的生活却坍塌了:原来每天打扫的家,到处都伸手可以摸到灰尘,十几盆娇艳的花因疏于管理而萎枯。黄华军将公司交给副手打理,自己整天约人喝酒买醉。看到身高与黄皓宇差不多的小年轻,两人不约而同流泪,亲友的关心让他们感觉到的却是同情和怜悯。心痛的江珊在个人空间里写道: “儿子走了,生活就像断了弦的古琴,落满了灰尘,也不可能再有回响……”

2014年国庆节,黄华军因为喝酒过量,引发胃穿孔住院。江珊急匆匆赶到医院,质问丈夫“:你这样喝酒,是不是不想要命了?”黄华军凄然一笑,道“:白发人送走黑发人,生活还有什么希望?如果不是担心你,我早就跟儿子走了……”丈夫话里的绝望与柔情让江珊震惊了。看着丈夫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她涌起一个强烈的感觉: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 温

那次,黄华军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出院回家他惊讶地发现:熟悉的家又

变得窗明几净,花瓶里还有鲜花,散发着淡淡香气。在花香里,江珊说出了一个她的决定:两人再去要一个孩子,重新给生活播种希望。黄华军震惊了,对妻子说道“:你年纪不小,生孩子对你太辛苦了。”江珊笑道: “国外50岁生孩子的一大把,现在医学发达,我又没绝经,肯定可以的。”黄华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黄皓宇去世后,就有朋友建议他再要一个孩子,但他不想给妻子压力,没往这方面想。没想到,妻子自己主动提出来了。

第二天,黄华军就带着妻子到医院做了体验。江珊的子宫状态良好,可以生育。但是,她的卵巢功能并不好,加之女性在40岁之后,自然受孕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医生建议做试管婴儿。

江珊夫妇立马联系了北京协和医院尝试试管婴儿,医院对黄华军和江珊分别进行取精、取卵。黄华军的取精进行得顺利,可江珊虽然打了促排卵的针,每次却只能取到2到3枚卵。为了不过分刺激卵巢,促排卵针至少要间隔三个月才能打一次。

此后一年多时间,虽然江珊斗志满满,但她和黄华军只形成两个有效胚胎,而这胚胎还未能成功着床。医生非常遗憾地解释:江珊年纪稍大,卵巢功能下降,卵子数量少而且质量差了。

“用一个新生的孩子,来填补另一个孩子离去的空间吗?为什么我身为母亲的心如此悲伤?”

2016年江珊生日前一周,她再次住进协和医院,为生孩子进行又一次尝试。她在QQ日志里写道: “这是一场与时间和生命局限的抗争。” 3月6日,医生开始从江珊体内取卵,与黄华军的精子进行受精卵的培植。五天后,培植结果出来:未能形成受精卵。同时,医生告诉江珊夫妇:几次取卵后,江珊的卵巢功能更加下降,加之,她年龄在增长,卵子质量更加难以保证,建议他们放弃生孩子的念头。江珊的手被黄华军紧紧握住,却依旧冰凉如铁。

从北京回太原后不久,江珊和黄华军两家人都知道试管婴儿再次失败的消息。黄华军75岁的老母亲特意将儿子、儿媳招回农村老家,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儿子说:黄家就他一个人跳出“农”门,他是整个家族的希望,那么大的家业没有个后人,不是个事儿。她想做主把黄华军弟弟还在上高中的小儿子过继给他,一来可以延续黄华军这一门;二来,可以让黄华军夫妇老了有人照顾、送终。

认一个快成年、自己又未曾参与他成长的孩子做儿子,江珊脸色惨白。一向孝顺的黄华军没好气地 责备妈妈瞎操心,然后转身对两个弟弟和两位弟媳等亲人丢下一句话“:谁家的孩子,我都不会要。”说着,在众目睽睽中,拉着江珊的手走了出去。

在回太原的车上,黄华军解释:他妈妈就是一农村老太太,讲究传宗接代,请江珊能理解她的苦心,不要生气。江珊则全程闭着眼、不说话。

当晚,江珊约闺蜜刘雨虹出来散心。得知江珊白天的经历,刘雨虹开导她:黄华军做得够可以了,中国社会就讲究血缘亲情,既然他的精子可以用,不如你们借卵生个孩子,至少孩子还是黄华军的。

随后几天,江家人也开始劝江珊:没有孩子的家庭总归脆弱,她退一步,哪怕代孕,也该为她和黄华军的将来再想办法要一个孩子。

试管婴儿失败的无奈、黄母的说辞和闺蜜的劝诫,像搅成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雾弥漫在江珊心头,令她压抑、难受。而原本决定全程陪江珊怀孕的黄华军决定再回公司上班,每天早出晚归,与江珊的交流并不多。

江珊在QQ日志里写着她的心绪: “找人代孕,生下一个丈夫的,却与我无关的孩子,然后无私地接受TA,我做得到吗?”这些心境,江珊并不知道如何开口与老公说起,便将QQ日志的阅读权限调整为可供黄华军阅读———共享日志是江珊夫妇独特的相处方式。江珊一向觉得自己的文字强于语言,婚后遇到问题,她常会在日志里梳理、思考,同时设置为黄华军可以阅读。而黄华军总会在第一时间看日志,再和她一起分析,解决问题。江珊希望丈夫能看到她这篇充满彷徨的日志,可阅读记录显示:他没有。

五一期间,黄华军带着江珊和另一对孩子在国外读书的同学夫妻到郊外度假。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四个人身上,像镀了一层光,黄华军双鬓不知何时长出的白发在柔光里跳跃。江珊突然觉得:只要黄华军在身边,她岁月静好的底蕴就还在,其他的就应该可以忍受,比如让他代孕生个孩子。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你妈上次考虑的也有她的道理。我们去借卵生个孩子吧。”吃完饭回房间后,江珊对丈夫说着,有点伤感,却很真诚。黄华军有些诧异,江珊又解释道“:在中国,没有孩子,家总归不完整……所以,还是不能放弃。”江珊这番通情达理的话又将黄华军要孩子的欲望撩拨起来。他对妻子说“:你如果真这样想,我也觉得有个孩子还是好些。”

因为中国并无卵子库,公立医院只能在其他有生育要求的人卵子有多余之时,才能提供给其他患者。所以,数量极少,患者一般得花几年的时间去排队等候。无奈之下,江珊夫妇只得通过某代孕机构买卵。

为了保证孩子的质量,黄华军决定花10万的高价买一个某211大学21岁女生的卵子。

代孕协议签订没几天,黄华军突然对江珊说道: “万一这个捐卵者不合适,我们岂不还得等?不如再找一名,做双保险。”他解释道:他们俩年纪不小,孩子越早到来,对孩子和他们都好。

“那如果都成功了,你岂不要生两个孩子?”江珊感觉丈夫被要孩子的念头冲昏了大脑“。那就生两个,孩子不嫌多,我们又不是养不起!”黄华军的回答让江珊想起了儿子,一种更深重的伤感将她抓牢。当晚,江珊在日志里写道: “用一个新生的孩子,来填补另一个孩子离去的空间,不残忍吗?为什么我身为母亲的心如此悲伤?”

“虽然被生活逼到死角,可我还想带一颗敏感的心继续生活,请你明了”

江珊的这些心绪,黄华军并不知晓。出身农村的他是个传统的人,成家立业,妻子、孩子就是他的根,他自己只是根上长出的枝。儿子的去世就在他的生活和内心挖出一个巨大的黑洞,希望和快乐都被这黑洞吞食。所以妻子说可以再生个孩子,他非常愿意。可事与愿违,夫妻俩努力一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那个黑洞依旧在。所以,当妻子提到代孕时,他再一次非常愿意,因为他想不出来除了孩子,还有什么能填补独子过世后的那个黑洞。他知道妻子压抑,但是,他已自顾不暇,他一心希望能拯救他和家的孩子早点到来,给一切痛苦画个句号。

因为江珊并没有反对黄华军再要一个捐卵者的提法,第二天,黄华军再次来到代孕公司,要求增加捐卵者。此后,他隔三差五就让江珊问代孕公司进展。进展不顺,着急焦虑;进展顺利,就眉头舒展。

丈夫毫不掩饰对孩子的在意,令江珊不舒服。她问刘雨虹“:对黄华军来说,是不是只要是他的孩子,哪个女人生都是一样的?”她流泪地告诉刘雨虹:每次黄华军提到代孕的孩子,她都更加频繁而悲痛地想起皓宇。刘雨虹开导她,黄华军对孩子的在意也是人之常情,她一定要看开。还笑她“:你是之前太顺,所以还保留了一颗文青敏感的心。”江珊摇头叹息“:我的心已经被生活逼到死角了。”

2016年12月,两名供卵学生取卵做成了十几枚胚胎,黄华军欣喜若狂,决定将其中一个女生的两枚植入子宫。江珊有些为难地说“:我怀双胞胎怕是会有些吃力。”黄华军一愣,与妻子商量“:你年纪大,精神状态也不好,怀孕对你不利,对于胎儿的生长也不好,更 何况还要怀双胞胎。与其担惊受怕,不如再通过代孕机构找人怀孕。”江珊没想到,丈夫的代孕计划里连让她怀孕这一环也是没有的!

2017年开年,黄华军满心欢喜地让代孕机构帮忙寻找孕母。可江珊越来越觉得:丈夫对代孕孩子的憧憬是对她和她死去儿子的背叛。

2月16日,是黄皓宇生日。上午,黄华军打电话给江珊,说代孕机构提供了几名孕母的人选,想带她去挑选。江珊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晚饭之前,黄华军给她打电话,表示对孕母很满意,同时称自己有事晚点回家,让她先休息。往年,黄皓宇的生日家里必定欢声笑语,江珊独守空房,内心异常凄凉。在她脑海里闪现过无数次的念头,这时牢牢抓住了她:不再与生活纠缠,追随儿子的脚步,在另一个世界与他团聚。

江珊打开家里的电脑,在QQ日志上写着她给黄华军的遗言:老公,感谢你将我守护成一个内心单纯的小女孩,虽然我已年近50,已丧失生子能力。正是因为这份单纯,皓宇走后的生活已经超出我承受的极限,岁月将我的生活撕扯得面目全非。我累了,只想在另一个世界与皓宇团聚。对不起……

写完这些文字,江珊挑了皓宇去北京读书前送她的一件长裙穿在身上。因为长期睡眠不好,医生不久前给她开了一瓶安眠药。她将安眠药放进包里,带着包开车离开小区……

而晚上9点前后,黄华军回家,发现家里一片漆黑,在妻子最喜欢呆的书房里,他看到了未关的、屏保还在闪烁的电脑。屏幕上的字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他打妻子的手机,无人接听。他急忙跑到小区监控室要求调录像,发现江珊在一个多小时前已驾车外出。

黄华军到辖区派出所报案,调出他家小区附近的交通监控录像,民警发现江珊将车停在汾河公园后停车场。干警通过公安内部通讯网,让公园附近的巡警去车上看看。五分钟后,干警得到反馈:当事人在车上,口吐白沫,已昏迷,正被送往附近的古交矿区总医院。

黄华军赶到医院时,江珊正在手术室里抢救。黄华军焦急地等在门外,同时,用手机打开了江珊的QQ日志,热泪盈眶。

一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医生告诉黄华军:还算发现得及时,安眠药的毒性只有小部分进入江珊的血液,无大碍,只是因为身体虚弱,还在昏迷。

18日凌晨,江珊苏醒过来。守候一旁的丈夫黄华军喜极而泣,江珊则失声痛哭,哽咽道:在她的思想里,孩子就该是爱情的产物,就像他们的儿子。任何带

着功利性的孩子,都是不对的。她知道人该向社会和现实妥协,可家是她最看重的部分,一次次在底线上退守又痛又累。黄华军也第一次敞开心扉,告诉妻子:正是为了救这个家,他才想着再生一个孩子,把自己和妻子拉出阴霾,却忽视了要孩子对妻子就是痛。其实,此生能与妻子相拥已足够幸运,彼此珍惜着好好生活下去就好。他盯着妻子的眼睛说“:这,应该也是死去的儿子最想看到的。”———这是黄皓宇去世近3年来,夫妻俩第一次用“死”来形容他们心爱的儿子。

19日,黄华军到代孕公司,签署中止代孕的合同。第二天,他拿着一捧鲜花,到医院来接江珊出院回家。回家后,黄华军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年轻时忙学业,后来忙工作,从没关注过自己的内心。现在,儿子走了,他们俩了无牵挂,他想去完成自己一直想做而没做的事情:全球旅游“。你愿意跟着我吗?”黄华军笑着问。江珊这才发现,文青起来时,丈夫比她更彻底、更远。

4月,黄华军与江珊卖掉太原的房产,带着儿子的照片来到俄罗斯,进入他们环球旅游第一站。

生活就是这样,关上一扇门,会给你打开一扇窗,黄华军和江珊希望这种彼此相依的旅游能让他们放下悲痛,重寻幸福。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江珊夫妇失独后的经历让人唏嘘,失独这种不幸经历发生后,夫妻双方如何面对、处理?对此,我们特意采访了接触过许多失独夫妻的武汉孕道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严广先生。他告诉我们:失独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官方数据显示:我国15岁到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1.9亿,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即中国每年新增的失独家庭达到7.6万个。这个群体的人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一般的失独家庭并不愿意和其他家庭接触,而是互相交流,结果,形成一个封闭的群体,更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让人叹息,也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

严广指出:失独家庭也会做各种努力,收养孩子,做试管婴儿等等。但过继收养由于和当事人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很难被人接受;供卵在公立医院需要长期排队,很多家庭等不起,但大量的需求存在为非法地下供卵和代孕市场留下了空间,需要有严格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和管理,不再增加失独家庭更多的痛苦。

希望失独的悲剧不再发生,希望失独家庭能像文中主人公一样,最终找到活着的信念。

北大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遭绑架一案,牵动着国人的心。而三年前的丹妮,在丹麦也曾亲身经历过一起绑架案,险些失联。思量再三,丹妮决定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给出门在外的留学生以借鉴———

2014年11月,丹妮结束了在瑞士酒店管理大学第一年的硕士实习期。回国前,他打算先去北欧各国转转。因为在国内时他就是一名资深驴友。

他的计划是,先去参观柏林墙的25周年纪念日,然后一路北上,最终目标———芬兰的圣诞老人村。然而,就在他经停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火车站时,出事了。

丹妮是坐火车到的哥本哈根,到站已是夜里,只能原地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出发。因为习惯了驴友生活,丹妮没有选择住酒店,而是选择在火车站的地上将就一晚。把贵重物品寄存后,丹妮打开了睡袋。考虑到安全隐患,他特意选了一个正对视频头的地方。

然而,躺下没多久,一名男子便朝他走了过来。对方向他闪了一下证件,说“:我是警察,按规定,你不能睡在这儿。”丹妮看到这名自称为警察的男子,并没有穿警服,而是一件黑色上衣,配着牛仔裤,背一个小的双肩包,手里还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对于这些细节,慌乱之中的丹妮并未想太多。

这名“警察”随后告知丹妮,睡在火车站是违规的,要罚款200欧,请立马跟他走一趟。说完还拨通了手里的电话,用另一种语言和电话里的人说着什么。

丹妮以为他是给当地警局值班的同事报备,要稍后带自己过去笔录。这加剧了丹妮的不安,他觉得自己真的违法了。一方面是担心会对自己后来的出入境有影响,另一方面也是怕耽误自己在瑞士的留学。正是这种强烈的担忧蒙蔽了丹妮的眼睛。丹妮后来才知道,这名“警察”当时是给他的同伙打电话,告诉对方他这边钓到了一条鱼,待会儿就送过去。他那口听不懂的话也并非是丹妮以为的丹麦语,而是罗马尼亚语。因为是第一次去北欧,又以为做了违法的事,丹妮慌乱之余,没时间想太多。

没收钱包证件, “警察”露出凶残面目

这位“警察”开始催促丹妮跟自己走一趟,来不及细细收拾,丹妮便抓起睡袋,背起包,和他一起上路了。途中“,警察”装模作样地问起话“。你从哪儿来?”“把你的证件出示一下。“”钱包拿过来。”递上钱包,丹妮发现他把钱全数抽了出来,并不断询问是什么币种,似是在暗暗地给钱估值。随后,他又将身份证、信用卡、瑞士居民证等卡片攥在了手上。这让丹妮觉得不大对劲。

“这不会是个心术不正的警察吧,想趁机捞点钱?”于是,他开始尝试委婉的要回钱包,但对方要么不理睬,要么托辞到了警局,同事会处理这些钱和证件。而在交谈过程中,丹妮还注意到:他的英语越来越不流畅。此时,他俩已走了十几分钟,丹妮开始有些警 觉。恰巧路上经过了一辆警车,丹妮指着警车说,不如让警局的同事捎一程吧,然而对方竟一言不发,完全不搭理自己。

眼看着“警察”已经领着丹妮离开了主路,开始走进了居民区。借着居民楼亮起的灯光,丹妮大着胆子喊了句:“你是不是警察?身份证件看一下。”对方没有回应。丹妮又喊:“你到底是不是警察?!”对方一个拳头上来,打在了丹妮眼眶上,紧跟着又扑上身来。血很快从他眼睛里流了出来。

“我本能反应一脚踹在了他的左膝盖上,他可能没提防,一下跪在了地上……我当时反应还挺逗,脱口来了句‘啊,对不起,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警察?’因为我怕,万一不是假警察,我就变袭警了……”而被揍倒在地的对方,则彻底怒了,顺手就抡了一下手里的白塑料袋,丹妮一个闪躲,塑料袋摔在了地上,里面居然装着一瓶酒!时至此刻,丹妮彻底确认这是个假警察,于是一边高呼:“救命,请报警!”一边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对方显然未预料到丹妮会反击,而且身手还不错,很快就被打得爬不起来了。趁着一个空档,对方仓皇逃走。

化险为夷,假警察被缉拿归案

随后,一辆车路过,丹妮迅速拦下了车子“。我说我遇到了假警察,帮我报警。”

“不到十分钟,五辆警车带着四条军犬来了。”最后,警察局逮捕并拘留了那个冒充警察的罗马尼亚人。在随后和当地人接触时,丹妮才了解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类似事件不是个案。当地并不太平,而那些混混尤其喜欢欺负 亚洲脸。比如之前听同学说起,在法国黑人区,亚洲留学生被劫钱,一般都是要多少给多少。

时隔三年,如今再回想起在丹麦的这场经历,丹妮坦言也有几分运气。但是,他仍认为:出门在外,安全意识必不可少。因为说不准在什么情况下,你稍稍的提防与谨慎,就能救自己一命“。我认真总结了一些经验教训,全是一个作为真实经历过这种事件的人的肺腑之言,希望给大家帮助。”

第一,强身健体。出国在外,身体素质首先得过关。在他和罪犯斡旋的过程中,几次出现了身体搏斗,最终成功打倒了对方。万不得已的时候,身体上的强壮还是会给你带来一定优势。

第二,时发自己的定位。如果是女孩,与对方格斗显然不占优势,那就要多发自己的定位“。如果要去的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要与身边信任的人随时保持联系。”

第三,记周边环境,随时观察记录。一定要注意观察路边的标识。一旦发生不测,也方便你求助。或者事后在报警时,能够给警察提供详细的坐标,方便他们前来援助。

第四,时刻把亲朋好友的名字挂嘴上。在外出时,如果被陌生人搭讪,感觉脱不了身,那就多提自己亲朋好友的名字,“告诉他,我哥在前面等着和我会合,或者我亲戚住在旁边的小区。”虽然听着很虚,但罪犯一般都会掂量一下,会给你一定的脱身机会。

最后,牢记当地的报警电话,因为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任何时刻,安全第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