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变妻子:这桩忘年恋有情有义有滋味

Zhiyin - - 知音 -

8年前,那个桂花飘香的季节,在上海打工的丧偶离职女教师叶桂香慕名求助于老中医孙建华,请他为自己扎针。行医后分文不取的孙建华令叶桂香感动之余,以帮他和其精神失常的女儿免费做家务作为回报,当起了他家的义工。

叶桂香的出现,不仅让妻子早已去世、行将就木的孙建华渐渐焕发了青春的活力,而且让无人照料的女儿得到了耐心细致的照顾。又一个丹桂飘香的季节,孙建华在传授叶桂香梅花针绝技的同时,斗胆向她求婚。叶桂香会答应他吗?

求医结缘“:沪漂”女教师走近一对落魄父女

2009年9月的一天,上海市虹口区岳州路的一条弄堂里,周家嘴宜美超市的营业员、47岁的叶桂香因肩颈疼痛,慕名寻找一个名叫孙建华的老中医。

弄堂一栋三层住宅的楼下,一位老人正躺在轮椅里晒太阳。得知老人就是孙建华,叶桂香大失所望:只见他眯着眼,歪着头,嘴角还残留着口水。这就是传说中那个身怀绝技的老中医?叶桂香不敢相信,她迈前几步,弯腰问他“:大伯,您是孙建华老师吗?”

正在打瞌睡的孙建华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慢慢地睁开了双眼,说道“:我就是,你是哪位?”叶桂香说“:听说您的梅花针功夫很好,我是来求医的。”听说是来看病的,老人坐直了身体,询问叶桂香哪里不舒服。她便将自己头晕、肩酸等情况一一告诉了他。可能经常要接待类似的求助者,孙建华的轮椅下面放着一只小药箱。他从药箱里拿出一柄有五六个浅刺针头的梅花针,而后帮她认真地扎起来。

扎下去不久,叶桂香头晕的症状缓解了许多。她问要多少钱?孙建华摆了摆手“:不收费的。”见老人执意不要钱,叶桂香只好作罢,对老人心存感激。

此时,天色将昏,孙建华吃力地从轮椅上撑起身体,拄起拐杖,打算回自己所在的二楼。可还没有迈出两步,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叶桂香赶紧上前将他扶住,搀着他一步一步艰难地爬上了二楼。

叶桂香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一股霉味扑鼻而来。房间的各个角落,堆满了杂物;几只小猫在房间里窜来窜去。这哪里像个家?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场啊!

进房后,叶桂香听到一间关着门的房间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些诧异,孙建华说道“:我38岁的女儿孙颖精神上有点问题,就住在里面,平时一般不会走出房门。“”那您和她吃饭怎么办?”“自从她妈妈去世后,我们吃饭有时请邻居帮忙买点饭菜回家,多数时候叫外卖。房间里很乱,让你见笑了。”

叶桂香震惊之余,内心隐隐作痛。她也顾不上征求孙建华的意见,麻利地挽起袖子,帮他整理床铺,打扫房间。忙完这一切之后,已是华灯初上。孙建华连声道谢,叶桂香说“:谢什么,您不是也帮我免费扎针了吗?”见父女俩晚饭还没着落,叶桂香帮他们叫了份外卖,这才离开孙家。走在回家的路上,叶桂香心潮翻滚,久久无法平静……

出生于1962年的叶桂香是江西省上饶市人,父亲是一名懂针灸的中医。叶桂香原本想考医学院,孰料最终被南昌一所师范学院录取。毕业后,在与上饶毗邻的福建省武夷山的一所小学任教,后与当地小伙结婚生子。

叶桂香的父母很早就逝世了。2005年,丈夫也因病去世。儿子仍在念高中,还需偿还因给丈夫治病欠下的巨额债务,2007年初,45岁的叶桂香决然辞去薪水微薄的公职,前往上海打工,在虹口区的宜美超市当营业员。每个月工资下发后,她留下房租和最基本的生活费,其余的都寄回了江西老家。

倘若父亲在世,应该和出生于1940年的孙建华差不多大吧?想想去世的父亲,再看看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孙建华父女,她决定力所能及地为他们做点什么。

第二天下班后,叶桂香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孙建华的家中。巧的是,孙建华的女儿孙颖当时正好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自己家中,孙颖死死地盯着叶桂香。也许觉得来者没有恶意,几分钟后,孙颖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了房门。

孙颖进房后,叶桂香暗暗地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她对孙建华说“:孙伯,我再帮您把房间收拾收拾。”说完,又开始帮他打扫起来。孙建华说“:我老伴去世后,存款也没了,退休工资仅够吃饭,可能没有钱付你工资。“”我给您当义工,不要钱。”

此后,叶桂香履行诺言,几乎每天下班后都来孙家做家务。其间,孙家不停地有求医者来访,孙建华对每个求医的人都很耐心,而且从来不收费用。

自己的生活一片狼藉,孙建华却仍保留着医者的仁心,叶桂香对他多了一份由衷的敬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建华对叶桂香的信任加深。他陆陆续续地向她讲述了自己的身世。

孙建华曾在60年代当过兵。1966年,在一次国防施工中,发生了事故,孙建华为了保护4名战友,双腿受了重伤,从此落下了病根。退伍后,孙建华被安排至上海一家军工企业工作。数年前,女儿孙颖感情受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