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杯·我是大诗人”全球华文诗歌大赛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了周末,她主动提出去看看孩子。陈际不好意思地说“:算了吧。”孙岑说“:你连这个坎都跨不过去,怎么当爸爸?”陈际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孙岑买了些水果带到陈家,礼貌地向陈际父母打招呼。听说她是儿子的师傅和领导,他们有点忐忑不安。陈际的母亲说“:不瞒你,我都快被他气疯了。大学还未毕业,就弄出一个孩子来,可把我们给害苦了。现在,我们连一个觉都睡不踏实。”

孙岑一边抱起孩子,一边劝导“:既来之则安之。您看看,这丫头多可爱呀。”她把满满逗得“咯咯”直笑,陈母说“:我和他爸爸也没嫌弃这个孩子,就是担心他,这样的人找谁结婚呀?难道要带着个孩子,打一辈子光棍?”孙岑看了旁边的陈际一眼,笑了“:阿姨,都什么时代了呀,不会影响的。”

陈际也忙在一边附和“:是啊,妈妈,连我师傅和领导都说了,我会给你找一个满意的儿媳的。”

母亲白了他一眼“:还不知道对满满好不好呢?可不能委屈我的孙女。”孙岑和陈际对视了一眼,看到陈际脸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样子,觉得他母亲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像他这样,未婚就当了小爸爸,又没有担当,谁会嫁给他呢?就是他能找到合意的对象,那人对满满又好不好呢?

小爸爸的姐弟恋:绝境时更显男儿本色

2013年12月,孙岑从朋友处听到有一个周岁以下婴儿教育的讲座,便替陈际报了名。陈际一听,连连摇 头“:去的人都是妈妈,哪有男人去听这个的?不去!除非……”他看着孙岑,孙岑说“:我陪你去,行不行?”陈际乐了:“那太好了,我去!”事后,孙岑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他,也许是可怜满满吧?结果,那天,现场的主持人把他们当成了夫妻,进行互动提问。孙岑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他同事。”“不,是我领导。”陈际赶忙说。全场哄堂大笑。讲座结束后,孙岑责怪陈际:“你说领导,容易使人误会,人家还以为……”陈际看着她通红的脸,说:“是的,人家还以为你是我家里的‘领导’。”其实,陈际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个比他大两岁的师傅和领导,她美丽善良,认真严谨,又很包容,善解人意。见她没吱声,他干脆放开了胆子说“:师傅,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就以我的情况,你觉得像你这样的好姑娘,会喜欢我吗?直说了吧,我喜欢你,可以说很爱你,你能接受吗?”孙岑红着脸斥责“:你身上有股痞气,难怪那个18岁的卖花女孩会看中你……”她的话说得自相矛盾,其实她也说不清楚是喜欢还是讨厌他这种痞气。她想不到自己的善良和包容,已经激起了陈际心中的爱火,而他又是一个胆大、不会掩饰自己的人。必须马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孙岑不客气地说“:不能接受!工作中,我可以关心你,生活中也可以帮助你,可是,我,我不能接受你这样的恋人……”看着陈际一脸失望的神情,孙岑又有点不忍,柔声补充道“:这并不是因为你有满满。我是觉得,你还不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想想,你对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负责任,又怎么会对我负责呢?”陈际觉得十分惭愧“:这个,你确实说到了痛处。好吧,现在我不说别的了,来日方长。”孙岑的心动了一下,望着他说“:男子汉嘛,就应该有担当!”孙岑的话,让陈际内心受到巨大的震动。为了让孙岑看到自己的改变和担当,此后,他开始试着去当一个好爸爸。他给女儿换尿布、喂奶粉,哄女儿不要哭,带她玩,样样都学着去干。父母很惊讶他的变化,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他。孙岑虽然拒绝了陈际的求爱,但并没有影响两人的友情,陈际也经常邀请她一起陪女儿玩,善良的

孙岑同情孩子没有妈妈,总是答应得很爽快。随着满满会说话、会走路,她更喜欢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满满也特别喜欢孙岑,一点点腻上了她。

其间,有同事追求孙岑,也有亲友给她介绍对象,她都以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婉拒了。

2014年8月,公司组织郊游活动,可以带家人,陈际居然把满满抱来了。看着他坦然地向一群同事“自黑”过去,孙岑发现他越来越像个成熟的男人,心里不由得荡起了一丝涟漪。

12月初的一天,一位女同事邀请孙岑参加周末的一个婚恋交友活动,陈际暗暗观察着她脸上的反应,同事离开后,他忐忑不安地问“:你会去吗?”

孙岑说“:认识一些朋友没有坏处吧?再说,我都26岁了,再不找对象,不就成‘剩女’了?”

陈际鼓起勇气说“:你不要去!我要带满满参加智力训练营,你陪一下满满吧,她很喜欢你,想你……”孙岑脸红了“:好吧,看在满满的面子上。”

周六,在赶往智力训练营的途中,陈际对女儿说: “满满,你可是我的小恩人。”满满不解地问“:爸爸,你为什么这么说呀?”“要不是你,孙阿姨就相亲去了,万一相上了,她以后就不会来陪我们了。”满满奶声奶气地说“:嗯,那不能让她相上。”父女俩哈哈大笑,一旁的孙岑也忍俊不禁。

农历腊月二十二,公司要放假,想到要等20天才能再见到孙岑,陈际很恐慌。午休时,孙岑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着了。陈际跑到外面,买了一束红玫瑰,放上她的桌子。孙岑一下子被惊醒,陈际马上捧起花,眼神里闪着火花“:送给你的……”说这话时,他竟有些紧张,生怕孙岑拒绝。孙岑心里一阵感动,接下了玫瑰花。陈际约孙岑大年初二见个面,一起去登老山,孙岑答应了。在分别后的一个多星期里,陈际满脑子都是孙岑的影子……

然而,到了年初一,陈际打电话拜年,孙岑却突然说家里有急事,年初二她去不了老山。他着急地问是什么急事,她吞吞吐吐地说:“家里来了一些亲戚……”她的声音有点颤抖,陈际忐忑不安。

春节的头十天里,孙岑的手机经常关机,要不就是电话没人接,发短信,也很少见到她回复。陈际意识到她的个人生活中,一定发生了非同一般的大事,否则以她的性格和品性,她绝不会如此。

好不容易熬到正月十二,公司正式开工这一天,也没见到孙岑的身影。陈际急着一遍遍给她打电话,最后,她总算接了电话,沉默了好久才说“:有一些事,过几天再告诉你吧。你先别问了。”

陈际哪里知道,孙岑自小就有肾炎,因腿部浮肿严重,春节前,在南京军区总医院被查出了尿毒症!她不能再陪他去登老山,不能……她知道陈际喜欢她、爱她,以他大胆和火热的性格,他会不顾一切!她想躲着他,冷淡他,冷却他的心,让他从执着的情感世界里走出来,才没有告诉他实情。

正月十三,孙岑终于回到公司,却是向公司请病假,陈际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紧跟着孙岑,她到哪,他就跟到哪“。你住在哪个医院,我去照顾你!”孙岑转身,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滚“:别人躲都躲不及,你还主动往我身上贴?”陈际哽咽“:你要了我送的玫瑰花,你答应陪我登老山,你还一次次陪着我和满满听讲座……你就是我的!”孙岑边哭边说“:你别跟着我,别逼我!”她甩着眼泪,快步离开公司,员工们无不落泪。陈际的心就像跌入冰窖,寒冷浸透了肌骨。

病房里生命浮沉:我来做你的“定海神针”

陈际终于得知孙岑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她父母陪她在门诊做透析。当他见到孙岑的父母时,还有心开玩笑“:叔叔,阿姨,我差点让她跑了!”

孙岑父母知道陈际跟女儿是同事,很感动在这种时候,他还来看望。孙岑责问他:“你为什么不上班?”陈际答道“:人生的选择是有排序的。在我心里,你是第一排序。”孙岑既感动又生气“:你回去上班,带好满满。”说着,她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陈际的心如同刀割,却说得无比轻松“:叔叔、阿姨都在这见证,在我心里,你一直就是我的恋人,你现在得病了,我来照顾你天经地义!”孙岑流泪了,她母亲王海燕颤着声对陈际说“:她现在情况不比以前,你要想好了。“”阿姨,叔叔,我早想好了,不想好我也不会追到这里。她在躲我,但这点事哪里难得住我?她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能找到!”孙岑听着,继而捂脸痛哭。

陈际每天请假来陪孙岑,他还说通自己的父母,有时也把满满带来,三个人在病房里一起玩识字游戏。看着透析管里流淌的鲜血,满满起初有些害怕,陈

际笑着说“:阿姨这是要满血复活,你要给她加油哦!”满满懂事地说“‘:复活’了,阿姨就可以当我的妈妈啦。”孙岑看着这一对父女,心里说不出是喜悦还是难受。

陈际温柔细心,孙岑的心一天天变软。7月的一天中午,透析后的孙岑睡着了。看着她苍白的脸,让人怜惜的睡姿,陈际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被惊醒,看着他泪汪汪的眼睛,她情不自禁地搂住他的头,噙着眼泪说“:谢谢你,陈际。”陈际把头伏在她的怀里,不愿起来……

孙岑在病中接受了陈际。为了筹钱让孙岑做换肾手术,陈际不久从公司辞职,跳槽到一家高薪、但劳动强度大,污染也很大的私营稀有金属有限公司工作。孙岑起初并不知情,陈际到新单位后,才告诉她。孙岑坚决反对,陈际向她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过劳。

在这家稀有金属公司,陈际做生产副总监,他每天都守在一线车间,虽然防护措施完备,时间久了,他还是会咳嗽。孙岑让他辞职,他不干。孙岑就盯着他,每两个月检查一次,看到没问题才放心。

陈际每月工资2.3万,他日常开销不到3000元,剩下两万元,他都存起来,一年就是24万元,距离移植所需的30万元,也就所差无几了。

周末、节假日,陈际就去医院陪伴和照顾孙岑。病房里,满满依偎在孙岑的膝下,她内心潜藏的母爱被激发出来。孙岑喜欢唱歌,满满每次来,她都要教满满唱一首歌,陈际在一旁录下来,放到朋友圈,让大家点赞。在与孩子的互动中,在歌声里,在小爸爸男友的镜头下,孙岑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此时,孙岑父母给女儿配型的结果出来,母亲王海燕可以给她捐肾。2016年11月,陈际终于挣足30万元,他把所有的钱打到一张建行卡上,告诉孙岑可以移植了,孙岑流着泪说“:你父母要养老,满满也需要钱。再说,万一我‘光荣’了,让这些血汗钱打了水漂,我……”陈际把她抱在怀里,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说: “我还等着跟你结婚,你要做我的新娘呢!”“嗯。”孙岑哽咽答应了。

11月27日,孙岑在南京军区总医院成功移植了母亲的左肾。术后1小时,她就排出了淡红色的尿液,预示着母亲的肾脏已经开始在她身上工作。从麻醉中醒过来的她,看着陈际模糊的影子,喃喃地说“:谢谢你。”陈际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你是我的亲人,别再说这些客套的话。我爱了,这就够了!”孙岑虚弱而又激动地点头。

12月16日,伤口基本愈合后,孙岑出院。在她的坚持下,陈际从那家稀有金属有限公司辞职,与她一起经营毛绒玩具。他们在溧水开了一个店面,同时在淘宝开店销售。陈际每天研究网销业务,不出两个月,就把毛绒玩具卖到了国外。2017年3月,他完成了马来西亚的一个单子,净赚6万元。

因为他们的努力,上游生产企业在5月份给他们发了3万元特别奖,还给了他们省级代理的超高进货折扣。领到3万元特别奖的当天,陈际买了红酒,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陈际和满满一起举杯敬孙岑,陈际大声道“:只有一个愿望,尽快做我的新娘。”孙岑搂过满满,含笑问她“:满满同意吗?”满满高兴地拍着巴掌说“:哇,阿姨要做我妈妈了,太喜欢了!”三口人一起开怀大笑。

2017年6月16日,孙岑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做了第二次复查,证实她的肾功能已逆转性恢复。当天下午,陈际和她去溧水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7月6日,是陈际和孙岑举行婚礼的日子。在婚礼现场,司仪要新郎、新娘介绍相爱经过,陈际在台上拉着孙岑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说“:我曾经是一个迷途的小爸爸,遇到她,变成另一个我。说真的,是她逼得我学会了担当,让我成了一个好爸爸,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也成了她的丈夫,成了她的‘定海神针’……”孙岑与他泪眼相对,宾客们流泪鼓掌,兼当花童的满满也使劲地拍着巴掌。

当地知名书法家王闪当场挥毫,激动地写了八个字的条幅,赠与这对坚贞和勇敢的新婚夫妻: “创造奇迹,向爱而生!”这是一段“非常爱情”,也是充满大情大义的“非常担当”,在悬崖上孕育了生命和爱的奇迹!

相依口”温暖“一家三

就像一对亲母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