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爸爸”的姐弟恋:生命浮沉我来做你的“定海神针”

Zhiyin - - 目录 -

陈际大学未毕业,便做了“小爸爸”;孩子的妈妈离家出走,前往韩国打工后,作为单亲小爸爸,陈际懊悔、逃避,把孩子丢给父母,不愿担当。

工作后,陈际认识了大他两岁的师傅和上司孙岑。孙岑美丽善良,温柔和善,陈际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孙岑却因他不成熟拒绝了他。谁知,紧接着一连串的意外,却让两人的关系在悬崖上晃荡……

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际和孙岑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女上司发现谜底:这个未婚小爸爸很囧

2012年9月的一天上午,徒弟陈际又没来上班。孙岑听同事说在医院看到了陈际,和父母一起带着一个婴儿在输液,看样子,他好像是个小爸爸。

直到中午时分,陈际才匆匆赶到公司。与他同桌吃饭时,孙岑关心地问“:你有孩子?你结过婚吗?”陈际一脸尴尬“:是未婚先育。你很奇怪吧?”孙岑大吃一惊,陈际一点点说出了原委……陈际,1990,1990年出生于江苏省溧水县,父母是普通工人。2008年,他考上淮海工学院。读大三时,他在冲动之下,和一个18岁的卖花女孩发生了关系,导致女孩怀孕。为表示真心,他让女孩把孩子生下来。2012年3月,陈际有了女儿满满。

当时,陈际大学还未毕业,只好把母女俩送回给父母照看,女孩煎熬了一段时间后出走,经人介绍前往韩国打工,最终与一个韩国男孩相恋、结婚。

2012年7月,陈际毕业,应聘到溧水欣玩毛绒玩具有限公司工作。孙岑是他的师傅,也是他的领导。孙岑比陈际大两岁,家在溧水,毕业于无锡职业技术学院,做线上销售代理开发主管。而陈际身为单亲小爸爸,他懊悔,逃避,把孩子扔给父母,可父亲还在上班,母亲下岗后身体不好,一旦孩子有个头疼脑热,还得他带着去医院。每一次带孩子出门,他都怕熟人看见,就像个贼一样。由于对孩子照顾得不好,4,4个月的满满只 有9斤重,个头比同龄孩子都小,免疫力低,动不动就发烧……

陈际入职的第三天下午,下班前,孙岑交代他写一份针对县级代理的协议书,并说了注意事项。陈际回到办公桌,快速找出一份省级代理协议的模板,稍加改动,便让另一同事代交给孙岑,偷偷开溜了。

陈际正骑车在路上时,接到孙岑的电话“:你写的是个什么协议?赶紧回来重写!”陈际知道自己不占理,语气软下来“:师傅,我有点事,您就体谅体谅成不?”孙岑不依不饶“:明天一早就要用!”他很无奈地承诺“:那就明早交给您,行不行?”

晚上,孩子闹夜,陈际连觉都没法睡,哪还顾得上协议?第二天上班见到孙岑,他才想起来,只得嬉皮笑脸地说“忘了”。孙岑让他保证不要有第二次!

可是,陈际保证了也没用,这样的事情还是接二连三地发生。幸好他认错态度不错,对孙岑也特别尊重;否则,孙岑真想让公司辞退他。

一天上午,陈际满头大汗赶到公司,孙岑瞪着他: “你看看都几点了?”陈际忙解释“:不好意思,家里有急事。”接下来的几天,陈际仍然老是迟到。孙岑再也忍不住火气了,问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际红着脸说“:你扣我的工资,我不怪你。”孙岑看着他“:你说个原因不行吗?”陈际没说原因,就跑到岗位上去忙工作,孙岑也就没再难为他……

听陈际无奈地讲着这些囧事,孙岑既觉得好笑,又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陈际一脸懊恼地看着她说: “这下,你该明白我为什么老迟到、工作老出差错了吧?对不起,就因为有这个‘小累赘’。”

孙岑沉默了一会说“:你有了孩子,就得对她负责,不能回避做爸爸的责任。”陈际连连点头说“:这道理我懂,可我还是忍不住迁怒孩子,觉得是她破坏了我的生活。”孙岑严肃道“:我建议你,大胆把她带出来,承认你是她爸爸。”陈际点头。

可陈际还是有很多心理障碍,孙岑看出来了。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