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肝父亲缘何酗酒而亡?豪门风暴惊恸三兄妹(上)

Zhiyin - - 目录 -

罗小明、罗小清与罗小蕾3兄妹,是河南省郑州市一家公司董事长罗世财的3个孩子。从记事起,兄妹3人就知道父亲身体虚弱,进出医院是家常便饭。为此,母亲与父亲的争吵日甚一日,父母的感情日渐淡漠。父亲的病情发展为肝癌后,父母关系有所缓和。可换肝不久,父亲却不顾所有人的劝诫,疯狂酗酒,导致病情迅速恶化,,5151岁便撒手人寰。3兄妹尚未从丧父的悲痛中缓过劲来,母亲与二伯的关系却又突然变得剑拔弩张,不可调和。面对好斗的母亲,以及粗暴介入自己家事的二伯,兄妹3人声声泣血,呼唤亲情回归……

换肝父亲酗酒而亡:兄妹仨的悲伤逆流成河

“别喝了!再这样下去,你早晚得死在酒精里!”2012年8月中旬的一天,做完换肝手术不久的郑州市一家公司的董事长罗世财,再一次端起酒杯豪饮时,其妻杨莲厉声阻止“。别管我,滚!”罗世财将酒杯狠狠地摔在餐厅的地板上,碎片四溅。

“哇……”不到5岁的罗小蕾吓得嚎啕大哭起来,,88岁的罗小清则停止了写作业,怔怔地看着激烈争吵中的父母,一双无辜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罗小清与罗小蕾系兄妹,他们还有一个19岁的哥哥罗小明,很早便被父母送到国外念书,由其姨父姨母代为照顾,很少回国。兄妹仨的父亲罗世财,出生于1961年;母亲名叫杨莲,出生于1967年,是个全职妈妈。罗小清从记事起,就发现爸爸妈妈总在争吵,而吵架最多的理由,便是爸爸嗜酒如命,且经常喝醉。每当爸爸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后,妈妈便免不了冲他一顿责备,而爸爸也不甘示弱,含混不清地回应“:做……做生意,就……有,有应酬,不喝酒怎么行?” “可你的身体不行,你自己不是不知道,医生早就劝你戒酒,你怎么总是不听?”妈妈还在唠叨,爸爸却已经躺在床上,鼾声如雷。

有一次,生意遭遇挫败的罗世财借酒浇愁,不曾想喝得酩酊大醉,是被两个员工扶着回家的。进门后,杨莲见丈夫狼狈不堪的样子,气得一边数落,一边伸手推了罗世财一把。谁知,神志迷糊的罗世财,竟一拳打在她的脸上,令她的半边脸肿得老高。打那以后,罗小清发现,妈妈变得沉默了许多,和爸爸很少说话,实在要交流,就用“嗯”“、啊”“、哦”这些字并辅以手势来表示,像在打哑语。

与此同时,罗小清还发现,一向素面朝天的妈妈,变得爱美了,每次出门前都要化妆。有时候,杨莲还躲在洗手间里打电话,被罗小清撞破过几次。

2010年初,罗世财被确诊为肝癌。他不得不停止所有的工作。罗小清发现,那段

时间,爸爸妈妈的关系明显好

转。因为爸爸躺在医院,哪里也

去不了,也没有“应酬”。而妈妈

的急躁脾气也改了不少,常常给

爸爸喂药、倒茶,两人还时不时

地唠点家常。

远在国外的罗小明获悉父

亲患癌的消息后,回国探望了一

次,在国内待了几天,便在父母

的催促下,到国外继续学业。兄

妹3人,除了罗小蕾之外,另两人

显然明白癌症是什么。他们知

道,父亲等着换肝,如果等不来

合适的供体,那么,他生命的时

光将所剩无几。孩子们习惯了父

母双亲的双重呵护,他们难以想

象失去父亲后的日子,将会是多么的艰难。

幸运的是,2011年底,罗世财终于等来了肝源。2012年1月,在上海同济医院,他接受了肝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医生恭喜罗世财及其家属的同时,再三叮嘱“:换肝以后,切记滴酒不沾!”

为了方便养病,待手术伤口基本愈合后,罗世财便从上海转到了郑州的医院。养了两三个月之后,他便出院了。起初,罗世财谨遵医嘱,真的滴酒不沾。不仅如此,他还特别注意饮食起居,并加强了锻炼。不久,便恢复了生病前的精神状态。见爸爸恢复了健康,罗小清非常高兴。在和国外念书的哥哥罗小明视频聊天的过程中,罗小清将这一喜讯告诉了哥哥,罗小明也激动不已,还叮嘱弟弟妹妹“:你们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别让他们操心。”罗小清连连点头。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从2012年7月开始,罗世财突然又喝起酒来,且喝得比以前更猛!任谁劝说也不管用。为此,夫妻俩的感情再次跌至冰点。

8月中旬那天,罗世财又一次在家里喝闷酒,实在看不下去的杨莲坚决制止时,与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年幼的罗小清与罗小蕾,在父母的争吵中,瑟瑟发抖。已略为懂事的罗小清也想劝父亲别再喝酒,可他见父亲连妈妈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可能听自己这个毛孩子的话呢?因此,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8月底,罗世财病情复发,再一次住进了医院。罗家人相继到医院看望他。罗小清记得二伯罗世发来医院看望爸爸时,获悉爸爸瞒着家里其他亲人喝酒的事情后,非常生气,狠狠地骂了爸爸“:你以为自己还是愣头青?都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让人省心!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3个孩子怎么办?”

不管二哥如何数落,罗世财都一声不吭,偶尔用眼睛瞄一下身旁的杨莲,而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所幸大家关注的重点都在罗世财身上,没有人发现异常。罗小清知道,爸爸和二伯年龄最接近,他俩的关系,好过与大伯和姑姑的关系。所以,二伯的关切表现得如此强烈,也在情理之中。

2012年9月中旬的一天,罗小清与罗小蕾被母亲先后从小学与幼儿园接出来,而后直奔父亲所在的医院。到达父亲的病房后,罗小清发现,哥哥罗小明不知何时已回国并到了医院。此外,大伯大婶、二伯二婶、姑妈姑父等所有亲人,均围在父亲的病床前,个个神色悲戚。病床上,罗世财的脸色潮红,他嘴唇翕动着,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约半小时后,罗世财的眼睛合上了,再也没有睁开。病房里,哭声凄厉……

罗世财的后事在杨莲及亲友们的全力张罗下,终于料理完毕。罗小明在长辈们的劝说下,到国外继续他的学业。其他亲人,则回归各自的生活轨道。

每次放学回家,想想父亲再也不能回来,罗小清与妹妹就悲从心起,恸哭失声。此时的杨莲,只好将两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中,默默地流泪。

爸爸去世后,罗小清便成了家里的小男子汉,经常帮妈妈分担一些家务。二伯罗世发也常来,还说爸爸和他合作过一个项目,如今爸爸已走,二伯打算将爸爸的股份折算成3000万元现金给杨莲母子。因一次性拿出3000万元,会影响公司的资金运转,罗世发和杨莲约定,分三期还给杨莲和3个侄儿。

可是,罗小清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二伯与妈妈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按罗家惯例,每逢节假日,一大家人都会聚集在一起,吃上一顿大餐。2014年元旦节那天,罗家人照例又聚在了一起。可宴席上,罗世发给其他所有人都打招呼,唯独不理杨莲;而杨莲在席上则一言不发,同样不睬罗世发。

2014年端午节,罗家大哥罗世荣做东,召集亲友聚餐。快要入席时,发现杨莲还没有到,于是,罗世荣便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让她快点赶来。谁知罗世荣刚把电话放下,罗世发便借口医院有事,起身要走。罗世荣赶紧叫住二弟“:世发,你和杨莲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说看。”罗世发没好气地说“:我不想见到这个人!”说完,便坚决告辞。

这样一来,罗世发与杨莲之间的矛盾,算是在家族公开了。可两人因何闹的矛盾,大家都不清楚。

2015年10月的一天,罗世发的女儿带着堂弟罗小清和堂妹罗小蕾到肯德基吃了顿饭。回家后,罗小清和罗小蕾告诉妈妈“:今天,姐姐带我们吃汉堡了。”谁知,杨莲黑着脸说“:以后,少和二伯家的人一块儿玩。”罗小清与罗小蕾面面相觑,不知自己的话错在哪里。

2016年元旦,罗家人再次聚餐。此时,杨莲的长子罗小明已经回国,在父亲罗世财生前的公司里任职。席上,罗世发突然朝杨莲发飙“:那些围堵我医院的

杨莲组织的不明身份者围堵医院大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