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出纳巨贪3000万:疯狂购物难掩婚姻悲凉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戴志军

人,是不是你请的?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只有你这种女人使得出!”杨莲当即回击“:是又怎么样?只许你做初一,不让我做十五?”罗世荣等人赶紧将杨莲和罗世发分开。罗小明将母亲劝回了家。母亲杨莲似乎余怒未消,在大儿子的追问下,将自己受“欺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你爸生前和你二伯合作了一个地产项目,双方各持一半股权。你爸走后,你二伯答应将你爸的那一半股权,折算成3000万给我们。可是,你二伯才付了1200多万,剩下的他死活不给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没错,我是请人围堵了他的医院,我就是想让他承认理亏,乖乖地还钱。”已经23岁、大学毕业的罗小明沉默了。若母亲所说全部属实,那么,二伯确实不占理。可在他心中,二伯从来就是一个善良且明事理的人,对他和弟弟妹妹这3个侄儿,更是视同己出。再说了,二伯自己开了一家私立医院,并不缺钱花。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罗小明都觉得蹊跷。他将心中的疑惑讲给了弟弟罗小清听,12岁的罗小清也觉得奇怪。

可杨莲与罗世发的争斗分明愈演愈烈。从2015年12月底,到2016年1月中旬,杨莲所请的社会闲散人员,断断续续地骚扰了罗世发的医院20多天。有胆小的医护人员,不知院长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吓得请的请假,辞的辞职,罗世发医院的经营陷入半瘫痪状态。

2016年春节,罗世荣作为族长,邀请罗世发一家人、杨莲一家人吃团年饭。杨莲和罗世发均态度鲜明地表示“:有罗世发(杨莲)在,我坚决不去!”那一年的团年饭,成为罗家人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兄弟姐妹4家没有凑齐的年饭。春节过后,杨莲在亲友的劝说下,将那些社会闲散人员给撤走了,但这并不代表她妥协。3月,杨莲一纸诉状,将罗世发告上了法院,要求他归还1600余万元钱款;而罗世发则反诉杨莲,称她的行为给罗家造成了严重伤害,他要索回此前支付的1200余万元。在罗世发提起反诉的当天,罗小明找到了他,想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面对侄儿的追问,罗世发沉吟半晌,拿出了一只U盘“,啪”地放在桌上,痛心疾首地说: “这是你爸爸留下的,你先看看再说!”

U盘里到底是什么?罗世发掌握了怎样的“秘密”,以至对弟媳态度急转直下?本刊将在2017年知音10月上半月版(第28期)为您继续精彩讲述。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词“遗孤”,免费提前看下集。

五六千元的衣服一买十几件,两三万元的包包先后买了200多个,出手如此阔绰的,只是上海一家上市公司月薪5000元的小出纳。更令人咋舌的是,这个名叫赵娅亚的出纳耗费巨资买来的名贵衣物,却既不敢放在家中,也不便藏在公司,竟一件件、一只只相继送人,前后共送出价值数百万的衣物!

2017年初,赵娅亚所在公司进行人事调整,她提出辞职。公司按规定对她经手的账务进行核查时,才震惊地发现账上出现了3000万的巨大亏空,遂果断报警,并迅速控制了赵娅亚。

面对警方的审讯,赵娅亚如实供述了职务侵占的全部犯罪事实。谈起犯罪动机,她情难自已,数度落泪。她的内心,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动迁在望:80后小出纳突击结婚

2004年春节的一天,上海市浦东新区的赵娅亚独自回了娘家,进门就冲母亲嚷嚷“:我受够了,我要和胡翔离婚!”母亲李桂芝闻言大惊,当即呵斥女儿“:好 端端的,离什么婚?”“我和他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说完,赵娅亚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出生于1980年的赵娅亚是上海浦东新区北蔡镇人,父母是从云南回沪的知青。身为独女的赵娅亚,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呵护备至。因此,赵娅亚虽然家境一般,但心气颇高,吃穿用度十分讲究品位。

2002年上半年,即将从上海金融学院毕业的赵娅亚,一连投了10多份找工作的简历出去,全都石沉大海。见赵娅亚被求职的失利打击得蔫头蔫脑的,闺蜜劝慰她“:我们女生也不要太害怕,大不了,找个有钱的老公嫁了,哈哈。”说笑归说笑,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有钱男人等着她们呢?对此,赵娅亚还算理智。她觉得,与其不切实际地一心嫁有钱人,不如先找个好工作。在父亲的帮助下,毕业后的第三个月,赵娅亚终于在上海启元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启元公司是一家经营石油制品的国有企业。赵娅亚的岗位是前台接待员,工资不高,但很稳定。

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北蔡镇各村陆陆续续开始拆迁。当时,坊间传言,房屋动迁按人口统计,结婚成 家的人,有资格单独分上一套房子。身为单身青年的赵娅亚,只能望房兴叹。

赵娅亚的父母开始给女儿介绍对象。不久,赵娅亚认识了胡翔。胡翔是赵家父母朋友的孩子,年近30岁,性格内向,是北蔡镇一家鞋厂的普通工人,赵娅亚很不满意。父母给女儿做工作“:女大当嫁,胡家为人很厚道,胡翔那孩子看着也挺老实本分的。关键是结婚还能分到一套不少于160平方米的大房子,好多外地人在上海工作一辈子可都难赚到啊。”

当年12月初,赵娅亚与胡翔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可他们并未得到理想中的大房子,因为胡家被拆的房子里,有一部分属于违章建筑,不计入分房面积。最终,他们只分得了一套50余平米的两居室。

大房子泡汤,给了赵娅亚一记闷棍。本来就是冲着大房子才嫁给胡翔的她,悔恨不迭,因此也没有给这个她不爱的男人什么好脸色。

胡翔能娶赵娅亚,十分满足。尽管从结婚至今,她对他的态度都很冷淡,但他还是希望用自己的温情与耐心,去融化她。基于此,他表现得更体贴,更温柔。家务活儿从来不让她插手,每天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她经常冲他发脾气,他从来不还嘴。

2003年夏,赵娅亚和胡翔的儿子胡途途出生了。胡翔喜得合不拢嘴,对妻子的照顾更加周到,细致。

丈夫的表现,赵娅亚心里是有数的。她也尝试过和他好好地过日子。可胡翔是个闷葫芦,话不多,只知道埋头做家务,收入又低,赵娅亚看着他就来气,索性完全放弃了与他好好沟通的打算,在家里也只把他当空气。胡翔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不善言辞的他,又想不出什么话与妻子沟通交流。在一次次的付出、一次次的努力宣告失败之后,胡翔也变得心灰意懒。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左右,赵娅亚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窒息。所以,2004年春节期间,她将儿子丢给了仍在休假的丈夫,自己跑回了家,向父母吵着要和胡翔离婚。父母都不同意女儿离婚,母亲的反对尤其激烈。她觉得女婿虽然木讷了一点,但为人憨厚老实。再说,离婚对外孙的伤害会非常大。母亲决绝的态度,击退了赵娅亚离婚的念头。

儿子两岁时,赵娅亚回到了启元公司上班。公司已经由国企改制为民营,且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了市。新任领导青睐金融专业出身的赵娅亚,让她出任公司财务部出纳一职,月薪5000元。

工作之余,赵娅亚经常光顾美容院、时尚商场等地方。只有在美容与购物的过程中,无爱婚姻带给她

的压抑才会有所缓解。可区区几千元的工资又不足以支撑她的高消费,这让她十分郁闷。

病态补偿:疯狂购物难掩婚姻悲凉

随着儿子的渐渐长大,50余平方米的住房显得越来越不够用。2009年初,双方父母共同出资,帮胡翔和赵娅亚在内环购置了一套180平方米的房子。但住房条件的改善,也无法改变小两口冷战的局面。

2009年8月的一天,赵娅亚因胡翔未能给儿子找到更好的小学,劈头盖脸地吼了丈夫一顿,他还是那副管你怎么闹反正我不接茬的态度,让她一腔闷气竟不知向何处发泄。当天,公司正好有笔10万元的现金营业款到了赵娅亚的手中。按规定,她应该当天将其存入银行,再做进账中。可心烦意躁的她刚刚走到银行门口,脑袋里却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正是这个念头的开启,将她推向了歧路。

启元公司的账目原本有两道密钥,一道由财务总监掌握,一道由赵娅亚保管,二人互为监督。但在当时,财务总监一来被其他事务缠身,二来对赵娅亚高度信任,竟让赵娅亚身兼会计与出纳两个职务,同时掌握两道密钥。她将那笔10万元的营业款悄然截留下来,在做账时,却把这笔资金做了进去。从账面上看,没有任何问题。赵娅亚担心财务总监或者其他领导突然查账,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发现什么事也没有,她便松了口气。一天下班后,她悄然将钱款带走,而后辗转在上海各大综合商场,一口气买了10件单价6000元的衣服,还买了一只价值3万的LV包。商场售货员那一张张讨好而甜美的笑容,让赵娅亚的内心无比受用,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尝到甜头之后,赵娅亚只要心情烦躁郁闷,就会从公司的账上弄点钱出来,而后独自出去疯狂地消费一把。而只要玩命地购物、美容,她那些负面情绪便会一扫而光,感觉生活万般美好。

享受这种疯狂购物快感的过程中,赵娅亚也有着难以言传的难堪。有一天,闺蜜小绵看见赵娅亚穿着一件新买的赫梵茜,平时咋咋呼呼的她不由得惊呼“:娅亚,你又换了一件新衣啊。哇,你是不是炒股发财了?要请客哟。”赵娅亚尴尬地笑了一下,说“:我家老房子拆迁,爸妈分了点钱给我。”

虽然蒙混过关,但赵娅亚仍心有余悸。是啊,公司大部分人都清楚她的工资奖金状况,当然也就明白她的消费能力。此前一向精打细算的她,如今突然像富姐一样出手阔绰,难免令人生疑。

为了尽量不引起公司同事们的怀疑,赵娅亚只 好将新买的衣服和名包,藏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只有等到双休的时候,才悄悄地取出来穿上。

可赵娅亚的抽屉容量毕竟有限,很快便装不下了。那天,她约了3个大学同学出来逛街。临别时,赵娅亚将此前买的、才穿一两个月的3件高档女装,分别送给了她们3人。3个同学一边高呼“万岁”,一边搂着赵娅亚亲个不停。实际上,那些衣服还有九成新。赵娅亚尽管肉痛,可又没有别的办法。

就这样,赵娅亚一边买,一边送。即便如此,衣物还是多得无法安放。这是因为购买高档衣物,已成为她排解压力最有效的,也是目前唯一的方式。

有一次,家里的热水器坏了,赵娅亚打算用水壶烧点水。水壶放在天然气灶上后,她接到信息,下楼到快递柜里取快件。因快递柜离自己所在楼栋较远,来回需40分钟左右,出门时,她叮嘱正在玩游戏的胡翔,让他看着点。谁知,等她取件后回家,刚一开门,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天然气味。她迅速冲到厨房,发现水壶里的水已经烧干了。她第一时间关掉天然气灶,再把所有门窗打开。忙完这一切后,她冲进卧室,发现丈夫还在悠然自得地打游戏。气不打一处来的赵娅亚火山喷发,冲他一通怒吼“:你想把房子点着是吗?”胡翔自知理亏,默不作声,那淡漠的反应,让赵娅亚恨之入骨。一气之下,赵娅亚离开家,跑到了一家商场,一口气买了8件高档女装。当刷卡的嘀嘀声频频传入她的耳中时,那种愤懑也一点点消融,心情变得畅快起来。

有一次,赵娅亚又一口气买了十几个包,办公室的抽屉藏不下去,她便悄悄地放进了家中的衣柜。2010年秋天的一天,平时从不打开妻子单独衣柜的丈夫胡翔,因要找东西,无意间打开了她的衣柜,无比震惊地发现,柜子里赫然放着普拉达、斐莉德等六七个高档坤包,这些包价值最少一二十万。就算她涨了工资,也没有必要买那么多包包吧?

感觉妻子不可能回答自己疑惑的胡翔,趁着看望岳父岳母的机会,将心中的疑问告诉了两位老人。岳母也觉得蹊跷“:回头我问问她。”

李桂芝打电话给女儿,让她下班后到娘家去一趟。一到娘家,母亲劈头便问“:你柜子里怎么放着那么多名贵包包?”猝不及防的赵娅亚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说“:哎呀,妈,那是我到香港出差的时候,公司的同事委托我给她们代购的。另外,我现在已经是总经理秘书了,年薪三四十万呢。”女儿一番入情入理的话,让李桂芝打消了疑虑。

过后,李桂芝又将赵娅亚所说的话转达给了女婿胡翔,并叮嘱他好好和赵娅亚过日子,不要一天到

晚疑神疑鬼的。岳母含蓄的批评让胡翔感觉委屈,却又无从申辩。此后,他再也懒得向两老汇报。虽然把丈夫和父母糊弄过去了,但赵娅亚再也不敢将衣服藏在家中了。此后,她将那些积攒的衣服、包包,大部分都送给了同事或同学。朋友们欢呼雀跃地享受着她的馈赠。久而久之,赵娅亚与胡翔的感情降到了冰点,两人已多年没有夫妻之实。胡翔想过离婚,可看着尚且年幼的儿子,最终还是放弃了离婚的念头。为了排遣不幸婚姻带来的烦闷,赵娅亚办了5年期的港澳通行证,一到周末,便乘坐飞机头等舱,直奔香港。住在面向大海的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里,她的烦恼都会在那一刻一扫而光。

步入歧途:巨贪3000万走上不归路

名牌衣服,高档包包,飞机头等舱,五星级酒店……维系这种高档的消费,需要巨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合法收入微薄的赵娅亚,只好一次次地将手伸向公司公款。2013年,她甚至花1000多万人民币,在香港购置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

其间,财务总监虽然收回了自己掌握的那道密钥,但密码没有更改,赵娅亚仍能轻松地钻空子取钱。而公司的领导一年只审查一次账目,且只看财务报上来的总表,不会查询明细。正因为财务上存在如此巨大的漏洞,才让赵娅亚的侵占行为悄然实施了多年,而公司上上下下却毫无觉察。

可是,这种疯狂的消费,给赵娅亚带来的只是精神上的短暂的解脱。隔不了多久,当她面对无爱的婚姻和冰冷的家庭时,那种绝望的感觉,便再次让她窒息。她只好一次次地侵占公款,一次次地疯狂购物。周而复始,没完没了。

2016年3月的一个周五,当天早上和丈夫因为孩子学习的事争吵之后的赵娅亚,心情无比糟糕,便借口要到香港出差,也没向公司请假,径自乘坐当天的航班,飞往香港。上午,胡翔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称是启元公司行政部的人,问他“赵娅亚为什么今天不来上班”。胡翔说:“你们不是安排她出差去了吗?”“我们没有派她出差呀!”对方很肯定地说。

这一次,疑问再次涌上胡翔的心头,他将情况反馈给了岳母。李桂芝便直接给女儿打电话。赵娅亚见事情穿帮,气急败坏地说“: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的事您就别管了。”放下电话后,她又拨通了胡翔的电话,冲他一顿怒吼“:少在我妈面前搬弄是非!”还没等胡翔反应过来,她便迅速挂断了电话。

2017年春节过后,启元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 调整,那几个对赵娅亚完全信任的领导全被调离了岗位。赵娅亚有一种大难即将临头的预感,她向公司递交了辞呈。按照有关规定,员工在离职前夕,都必须经过岗位审核。新任财务总监在查账的过程中,发现公司的账目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从2009年起至2016年底,公司有数十笔资金根本没入账,但账面上却显示正常。统计起来,亏空高达2900多万元!

感觉事态严重的财务总监,立即报警。与此同时,自知事情败露的赵娅亚向警方自首,如实交代了自己大肆侵占公款的全部犯罪事实。

谈及自己的犯罪动机时,赵娅亚哽咽着对审讯人员说“:我和丈夫的婚姻原本就是一个错误。我俩的夫妻生活都已经中断了六七年了。这场无爱的婚姻,本该早就结束,可因为各种原因,却始终结束不了。只有在疯狂的消费中,我的苦闷才能得到排遣。我也不想这样,每次侵占公款后,都会提醒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前面的亏空,我用工资弥补。可一到情绪糟糕的时候,我又控制不了自己……”赵娅亚的父母惊闻女儿沦为职务犯罪嫌疑人之后,痛悔不已。母亲更是痛不欲生“:早知女儿在婚姻中如此受煎熬,当初她要离婚的时候,真不该拦着她,我好糊涂啊。”

2017年3月,赵娅亚被警方刑拘。4月,被浦东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经办此案的检察官朱奇佳认为,在快节奏的当代社会,每个人都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都有这样那样的压力。但不能因为有压力,就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给公司造成伤害,也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打击。从这一点来说,赵娅亚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并不值得同情。目前,此案即将进入诉讼阶段。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嫌犯赵娅亚与办案检察官朱奇佳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小编发言]

购物狂患者主要是一些精神孤独、身心受损的人,企图依靠疯狂采购来填补心灵的空虚。本文的女主人公赵娅亚,显然就是这样的购物狂患者。

面对无爱的婚姻,赵娅亚感觉窒息。于是,她利用职务的便利与公司制度上的漏洞,侵占公款,而后疯狂购物,借此排遣无爱婚姻带给她的压抑。但这种病态的方式,不仅没让她真正得到解脱,反而毁了她的前途与人生。其实,如果当年她坚持离婚,而父母也尊重女儿的意愿,那么,这起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了。但愿赵娅亚的教训,能够给不慎进入不幸婚姻模式的人们,一些有益的启

迪。

身 身陷囹圄

亚 经 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