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之际突遇车祸:“妈宝男”这一次很MAN

Zhiyin - - 目录 - □ 编辑/周 莉

屈桂梅是京城一位典型的“袋鼠妈妈”,独生儿子林强结婚后,她始终在心理和感情上依恋儿子,强势介入儿子儿媳的生活。为此,小夫妻频起纷争,婆媳间水火难容。

2015年3月,林强与黄丽云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离婚当天,林强冒雨开车送前妻回家。孰料途中发生车祸,黄丽云惨遭毁容“。好意同乘”也要承担法律责任,这对前妻前夫的命运将走向何方“?袋鼠妈妈”屈桂梅又该如何选择?

2014年7月19日星期六,早晨8点30分,林强与新婚妻子黄丽云还抱在一起睡懒觉。突然客厅传来钥匙拧防盗门的声音,黄丽云慌忙推开丈夫“:快去看看,是不是小偷在撬门?”林强下床往客厅一望“:是我妈来了。”黄丽云惊讶地问“:她怎么有钥匙?”“上星期我给她配了一把。“”你怎么擅自给外人配钥匙?”“外人”两个字刺伤了林强“:我妈怎么就成了外人?”

林强1988年出生于北京市,河北经贸大学毕业,在联通北京分公司就职。黄丽云小丈夫1岁,也是北京人,是同仁堂药店的门店药剂师。两人于2014年3月登记结婚。79平米婚房位于朝阳区,由林家父母提供。婚后,小两口与公婆分开另过。

林强是家中独子,现在虽成家单过,屈桂梅在心理和感情上还是依恋他,将他当成长不大的孩子,是典型的“袋鼠妈妈”。

黄丽云不善家务,婚后林强没吃过一顿可口饭 菜。她唯一一次煲猪蹄百合汤,猪蹄上还有白瘆瘆的毛,林强呕得胆汁都吐出来了。屈桂梅着急了“:小黄太不能干了,这哪叫过日子?”

此后傍晚下班或双休日,屈桂梅总是急慌慌赶过去,给小两口做饭、收拾房间。然而黄丽云并不领情,认为她打乱了自己的生活。现在丈夫背着自己给婆婆配钥匙,她更是憋了一肚子气……

当天,屈桂梅将儿子家的卫生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又做了一顿丰盛中餐,并将小两口晚餐的菜准备好才离去。婆婆忙碌期间,黄丽云赌气窝在书房上网。屈桂梅走后,她黑着脸对丈夫说“:必须将你妈的钥匙要回来!”林强反问“:如果你能干,我怎么会依赖妈妈?告诉你,我绝不会向妈妈要钥匙。”一把钥匙,成了黄丽云心里的结。

屈桂梅时年53岁,是北京苏宁电器集团的行政人员。儿子家门钥匙在手,她去那里就像去自己家一样随意。经常一下班先赶过去给儿子儿媳做一两小时家务。然而自己辛辛苦苦,却得不到儿媳一个好脸色,她心里也是憋屈郁闷。此后小夫妻一发生摩擦,屈桂梅就旗帜鲜明地站在儿子一边,婆媳矛盾越来越深……

2014年10月6日,黄丽云和丈夫从娘家回来,发现卧室被整理过,床头柜里的避孕套、情趣内衣挪动了位置。她吼丈夫“:肯定是你妈来过,太讨厌了!家里多了一双眼睛,这日子还怎么过?”“她照顾我们有什么错?”屈桂梅干完家务将手机落在儿子客厅,中途折回来取,这时正好走到门口,儿子儿媳的争吵清晰传到

她耳朵里。屈桂梅冲到儿媳面前“:我任劳任怨照顾你们,你却将我当眼中钉,哪有你这样的儿媳?”

黄丽云话里带刺“:你这样黏儿子,还让他结什么婚?干脆你们母子过一辈子!”屈桂梅气得发抖,林强狠狠推了妻子一把,黄丽云愤怒挎起坤包出门。

后来,林强虽向妻子道歉,夫妻俩暂时和好,但他离不开妈妈的照顾,也不忍伤妈妈的心,说不出不让妈妈到家里来的话。而屈桂梅担心儿子受“欺负”,更是经常过来给儿子撑腰。

2015年2月7日,黄丽云网购了面膜、高跟鞋、唇膏等物品,快递小哥一上午竟来家里送了5趟货。屈桂梅指责儿媳“:你这样花钱,家里即便有座金山也会被你掏空。”黄丽云崩溃了“:你管得太宽了!钱是我挣的,你没资格干涉。”为向婆婆示威,黄丽云将唇膏、化妆品狠狠摔在楼道里。屈桂梅哭着向儿子告状“:你娶这样的媳妇,妈妈没有活路了。”

黄丽云在单亲家庭长大,后来父母各自再婚。林强为了安慰妈妈,口不择言“:单亲家庭的孩子,就是没教养!”这话特别伤黄丽云的心。回想每次与婆婆起冲突,林强一律偏袒婆婆,黄丽云的心凉了。

此时黄丽云已怀孕两个多月了。宝宝的到来,不仅没给她带来喜悦,反而让她难抑悲伤:自己的婚姻肯定走不了多远,要是将来离婚,宝宝又会像自己一样沦为悲惨的单亲孩子。2月26日,她瞒着丈夫和婆婆,独自赴朝阳妇幼保健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傍晚回家,林强见妻子脸色惨白,问“:你怎么了?”黄丽云瓮声瓮气“:做了人流!”林强一声惨叫“:你怎么这么残忍?你没资格决定孩子的去留!”说完,他愤懑地在电话里向妈妈告状。屈桂梅怒不可遏,与丈夫赶过来兴师问罪。

当着儿媳的面,屈桂梅破口大骂“:宝宝有什么罪?你还有没有一丝母性?我当初真是看走了眼,怎么会同意你这种女人与我儿子结婚?”黄丽云怼婆婆: “当初我要是知道有你这样的奇葩婆婆,我甘愿一辈子做剩女!你就是个老妖婆!”

见妻子出言不逊,林强扇了她一巴掌。黄丽云哭着吼道“:离婚,你和你父母过吧!”林强还未表态,屈桂梅就强势接腔“:离就离,你这种女人不可能给我儿子带来幸福,早分开是幸事。”

2015年3月11日,林强与黄丽云在朝阳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走出民政局,已是下午5点,天突降暴雨,黄丽云望着茫茫雨雾发愁。林强将车泊在黄丽 云身边,招呼“:虽然我不再是你的丈夫,还是等过了今天,咱们再当陌生人吧。”黄丽云没有拒绝。

途经东五环五方桥时,为躲避前方一辆突然变道的轿车,林强急打方向盘,却因路滑而失控,轿车剧烈撞击路边的隔离墩,随后翻到路边3米深的道沟里。生死时刻,林强朝自己这边猛打了一圈方向盘,导致自己受伤严重,左大腿、右臂骨折。黄丽云受伤较轻,脸部却被扎进20多块车窗碎玻璃。事故发生了,林强挣扎着拨打122,执勤交警冒着大雨赶到事故现场,将两人送往朝阳医院。医生紧急对林强左腿实施了牵引手术,随即植入钢板;右胳膊植入一枚5厘米长的钢钉。医生告诉他们,林强的骨头要愈合至少需要半年时间。屈桂梅流着眼泪在医院护理儿子。

与此同时,黄丽云的母亲周彩玉和前夫黄建荣也赶到医院。医生给黄丽云实施面部清创缝合,再缠上厚厚纱布。一个星期后,黄丽云脸上纱布被揭去,呈现在黄家父母眼前的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脸。黄丽云脸上的20多处疤痕,有的像蚯蚓,有的是花生米大小的肉疙瘩。黄丽云生不如死。医生告诉黄家父母“:伤者要想还原曾经的面容,整容费用不下40万元。”周彩玉沉浸在悲痛忧伤中!

周彩玉问女儿“:那天你与林强办完离婚手续了,怎么还坐他的车?”黄丽云如实相告“:当时下暴雨,他执意让我坐他的车。我没同意,他硬将我拉了上去。”

周彩玉和前夫愤愤冲进林强病房,黄建荣强硬地说“:林强,你拉我女儿坐你的车,必须承担一切后果!”周彩玉掰着手指一一列举“:你必须赔偿丽云医药费、营养费、整容费、误工费等各种费用共计67万元。”林父愤怒了“:我儿子好心送她回家,你们不仅不感恩,反而提这样伤人的无理要求,世上哪有你们这样的刁蛮父母?”

林强只买了交强险,与黄丽云无法得到保险赔偿,所有费用由自己承担。周彩玉开口就索赔67万,屈桂梅崩溃了“:无耻!要钱没有,要命有三条。”周彩玉指甲戳到了屈桂梅额头“:你这个老妖婆,害了儿子害我女儿,你就是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屈桂梅岂甘受这种侮辱?与周彩玉撕打在一起,林父与黄建荣也发生肢体冲突。林强眼睁睁见双方父母缠斗在一起,自己却动弹不得,发出厮心裂肺的吼叫。闻讯赶来的黄丽云含泪叫来医院保安,才平息一场混战。

周彩玉与黄建荣离婚多年,如今为了女儿利益,抛却恩怨结成同盟。2015年4月17日,他们以女儿的名义,将林强起诉至朝阳区人民法院,索赔67万元。接到法院传票,林强黯然神伤。

父母起诉前夫,黄丽云别有滋味在心头。4月20日,她整理坤包时,翻出交警开具的《交通事故分析报告》。此前住院她一直没心思看,现在逐字逐句浏览,不由大吃一惊:事故瞬间,林强将方向盘往他那边打了一圈。生死关头,前夫这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她!林强伤得比自己重,自己怎忍心巨额索赔?两天后,黄丽云瞒着父母撤销了对林强的起诉。

2015年5月,周彩玉迟迟没等来开庭通知,打电话询问。法院工作人员告诉她“:半个月前,原告撤销了诉讼。”周彩玉一个电话叫来了前夫,黄建荣指责女儿“:你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和父母残忍。我和你妈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去哪里筹集巨额整容费?”“宁可不整容,我也不愿背负心债。”黄丽云黯然说道。周彩玉暴怒“:那你就一辈子做丑八怪,我管不了了。”黄建荣也甩手而去。

爱在车祸后重生“:妈宝男”这一次很MAN

8月28日,黄丽云病假期满,她头戴太阳帽和大墨镜,脸上遮着黑纱,挤地铁去上班。她在药店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顾客咨询,可看着她的脸,顾客都退避三舍。9月5日,经理找黄丽云谈话“:咱们药店好歹也算窗口行业,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上班了。要不我先给你放假找找其他工作?”

身心遭受重创,现在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黄丽云绝望了。傍晚,她来到一家私人诊所,购买了30片安眠药。回到母亲家,黄丽云借口头晕,进了自己房间再也没出来。周彩玉顿感不妙,用力将门撞开:黄丽云双目紧闭躺在床上,嘴角挂着白沫,枕边摆放一个空置的安眠药瓶。原来女儿服安眠药自杀了!周彩玉夫妇惊惶将她送往医院。经洗胃、静脉注射等急救,黄丽云转危为安。

再说林强,接到法院传票后,特意咨询了律师。律师明确指出“:你义务送前妻回家,法律上属‘好意同乘’。这种情况,车主也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至于具体金额,视伤者情况而定。”

谁知半个月后,法院却给林强送来了撤诉通知。这成了他心里解不开的谜。一晃到了9月,林强伤势痊愈,重返公司上班。他邂逅了黄丽云的闺蜜。对方告诉他“:丽云现在处境很悲惨。”随后,闺蜜讲述了黄丽云主动去法院撤诉,父母施压,她毁容被药店辞退,及吞服安眠药试图自杀的惨状。林强的心山崩海啸。

回到家,林强黯然向父母讲述前妻窘况“:丽云是个善良的人,为不向我索赔,与父母都闹翻了。现在她生不如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屈桂梅的心也失去了 平静。婆媳虽曾感情不睦,但黄丽云对自己也有过温暖:自己步入更年期,盗汗失眠,黄丽云以内部优惠价给自己买药;结婚时,她体谅自己家是工薪阶层,没要一分钱彩礼……一家人商量后,决定拿出20万积蓄为黄丽云整容。

9月20日,林强将前妻约到朝阳公园,道出自己和父母的打算。黄丽云冷冷地说“:我不需要你们可怜。” “我咨询过律师,那起车祸我有责任,这是我应该赔偿的,不是可怜。”黄丽云最终同意了。两天后,林强将黄丽云送往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中心。权威专家在她脸部疤痕附近采取扩张器植皮,人为将皮肤撑大,让其生长。一个月后,黄丽云接受植皮手术。

2016年2月,专家为黄丽云实施第三次手术,将她脸上3块最刺眼的疤痕割去。此时林强支付的20万元早已花光,周彩玉和黄建荣艰难筹资7万元,但远远不够后期手术费。屈桂梅得知后,又主动拿出10万元。此后经过割疤、植皮、疤痕修复等两次复杂手术,黄丽云终于恢复如初。

7月中旬,林强准备从前妻身边抽身而退,却发现车祸给黄丽云留下了巨大心理阴影:她看见轿车就流汗、发抖,甚至电视里的汽车鸣笛都会让她惊恐、焦虑。2016年8月,林强出资两万元,将黄丽云送往北医三院心理门诊。

遵照医嘱,此后林强经常赶过去,陪黄丽云在马路上散步。他驾驶汽车挂倒挡,让黄丽云慢慢推着后退。林强一边倒车一边说“:其实汽车很可爱,事故是人为操作不当造成的,没必要草木皆兵。”2017年1月,黄丽云彻底与车祸后遗症告别。

在陪伴黄丽云整容、修复车祸后遗症的过程中,这对前妻前夫重新看到了对方身上的善良与担当。4月,林强向黄丽云求婚“:我现在有能力给你幸福,让我再爱你一次好吗?”黄丽云答应了。

两人感情稳定后,林强告诉妈妈“:我想与黄丽云复婚。”经历生活风雨,屈桂梅终于意识到,是自己强势介入给他们带来矛盾,她同意了。周彩玉也对林家人有了全新认识,希望两人破镜重圆。5月20日,林强与黄丽云办理了复婚手续。7月初,黄丽云怀孕了,林强沉浸在准爸爸的喜悦中。两人婚姻渐入佳境。7月12日,屈桂梅将房门钥匙还给儿子“:妈以前错了,以后不会再介入你的生活,做让人讨厌的‘袋鼠妈妈’了。我现在终于明白,理智退出是更深层次的母爱。”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林强外,其余均做了化名处理。)

林强近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