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爸补偿勾起无边欲望,那个私生女搅翻了天

Zhiyin - - 目录 - [编后] □编辑/胡 平

山东省苍山县的杨青,在考上高中那年,继父突然为她找到了亲爸爸。杨青瞒着腿有残疾的妈妈,认下了当老总的亲爸爸,她的命运出现了颠覆性变化。她还了解到当年妈妈和亲爸爸分手的秘密,一个少女原本纯净的世界变得驳杂、纷乱……

2017年2月,发了一场悲剧,在这之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和惊人之变?

2012年夏,,1515岁的杨青考进山东省苍山县一所高中。继父杨兆丰悄悄地告诉她,说为她找到了亲爸爸: “你亲爸爸王亚渠当老总呢,他要是认了你,你以后不愁上大学、找工作,也不愁钱花。”

杨兆丰不是她的亲爸爸,杨青从小就知道,她还问过妈妈张淑丽,她亲爸爸在哪?妈妈说她亲爸爸得病死了。如今,亲爸爸却被继父找到,她不敢相信。杨兆丰让她别告诉妈妈,她疑惑地答应了。

2012年9月15日,周六下午,杨青和继父一起到学校门口等着见王亚渠。她远远看到一辆白色轿车停下,一个穿夹克的男人拎出几个纸袋子,下车走来,杨青预感这人就是亲爸爸。等他走近了,她却突然触电般地转过身,泪水涌到了眼眶里。

杨兆丰招呼杨青“:打个招呼呀,你亲爸来了。”杨青才转身。王亚渠打量着眼里蓄满泪水的杨青,颤声说“:我给你买了衣服、鞋子。”杨青对眼前的人既陌生,又像有种天然的亲切感。王亚渠问了她几句学习 上的事,她回答得很机械,杨兆丰见状对王亚渠说: “你们这就算认亲了,以后你可以来看她。”王亚渠看着杨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王亚渠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与张淑丽是高中同学,第二年复读时相恋。1993年,王亚渠考入兰州大学,张淑丽落榜,,19961996年12月,她突然提出分手,并离家出走。1997年,他毕业回临沂,经过十几年奋斗,当上一家建材公司副总经理,有妻有子。但他心底始终有隐痛,常想起张淑丽……

2011年7月,一个叫杨兆丰的男人突然找到王亚渠,自称是张淑丽的丈夫。杨兆丰说,,19991999年,他在江苏镇江打工时认识了张淑丽,她腿有残疾,带着两岁的女儿。他老家在临沂南坊镇,一直单身,跟张淑丽是老乡,想娶她。张淑丽在答应嫁他之前,说了她和王亚渠的事。

杨兆丰称:1996年10月初,张淑丽骑车去王亚渠家帮忙收花生,为躲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她连车带人摔进沟底,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留下了残疾。王亚渠父母给了她一万元后,要她跟他分手。她到外地打工,没多久发现怀孕,她舍不得打掉,就留了下来,杨兆丰认识她时,孩子已两岁……

杨兆丰说“:我和她结婚后,你女儿随我姓,叫杨青,户口也落下了。”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孩子的出生证和一张照片“。孩子是1997年5月出生的。”王亚渠回想1996年暑假,他和张淑丽确实在一起过……

见照片上的杨青极像张淑丽学生时代的模样,额头、眉宇则有他的遗传特征。他激动地问杨兆丰: “她身体好吗?杨青读初几了,成绩怎么样?”

杨兆丰低着头说“:我没本事,给人做木工活,也没做好。我有一个儿子,加上杨青一共两个孩子。杨青14岁,上初二了,成绩不错,但家里穷,听人说你事业做得很好,我偷偷找到你这里。如果你不方便帮孩子就算了,只当我没来过,而且别告诉淑丽和孩子。”王亚渠点头,记下他的电话。

当晚,王亚渠给在苍山老家的父母打电话,父母证实了这件事。提到突然冒出来的孩子,老人也很吃惊,让王亚渠保密,不要影响了现在的家庭。

隔了几天,杨兆丰又来找王亚渠“:我觉得你和孩子还是做个亲子鉴定吧。杨青梳头时,我悄悄地收集了几根。”当天,两人来到济南市海康亲子鉴定中心提交了检材。

一周后,王亚渠收到亲子鉴定中心快递过来的亲子鉴定书,看到“支持父女亲子关系”的鉴定结论,他禁不住泪流满面。他打电话给杨兆丰,让他发来一个银行卡号,悄悄地给他打了2万元。

杨兆丰拿到钱后,买了木料和新的木工机械,另外给妻子和女儿、儿子各买了一套衣服,并单独给杨青买了一双运动鞋,就花得所剩无几了。张淑丽问他哪来的钱,他以“卖了一些家具”搪塞过去。

杨青不知道,亲爸爸曾多次开车在她上初中的学校门口,远远地看过她。亲爸爸想跟她认亲,继父说要等待机会。直到她考上高中后,亲爸爸又给继父打了2万元,继父才答应亲爸爸悄悄认亲……

这次认亲后,王亚渠一次次来看杨青,带她买衣服、买学习用品,给她零花钱。杨青起初很拘谨,不怎么敢跟亲爸爸说话,慢慢胆子才大一些,问亲爸爸为何要跟妈妈分手,王亚渠告诉了她“。不是我要跟你妈妈分手,是因为你妈妈太善良、太多虑了,她宁肯牺牲自己,牺牲你的幸福,也要离开我。”

杨青不理解妈妈的做法,觉得妈妈太傻了,也觉得亲爸爸欠妈妈和自己太多。起初,亲爸爸带她去吃肯德基,她都会感到羞涩,嫌浪费,可她很快就习惯和适应了,也觉得理所应当。她在学校定的是6元标准餐,亲爸爸说她正长身体,让她改成最高的13元标准。后来,她不仅不再拒绝爸爸给的钱,有时甚至还会主动开口。有了钱,她一改过去的内向,请同学吃饭,送同学礼物。她没法安心学习了,成绩一天天下降。一个 跟她要好的女同学很羡慕“:你有一个很厉害的爸爸,成绩不好也不怕呀。”她说“:考不上大学,大不了让他给找个工作。”

很快,张淑丽觉察到了女儿的惊人变化,担心她遇到了坏人。2013年5月,张淑丽去开家长会,一个同学家长问她“:听孩子说你女儿有两个爸爸,一个爸爸很有钱,经常到学校来看他,那是你前夫?”张淑丽惊呆了“:她哪儿来两个爸爸?”对方忙改口说“:可能是孩子瞎说吧,你不要在意。”

张淑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让住校的杨青放学跟自己回家。当晚,张淑丽在女儿的书包里竟然翻出了1600元现金,还有两张银行卡。她瞪着眼睛问“:这么多钱从哪来的?你在外面做了什么?”

杨青觉得瞒不过去了,索性说了“:是我亲爸爸王亚渠给的!你不会忘了他是谁吧?”张淑丽顿时脸色发白。她并非没有想到王亚渠。她宁愿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可如今,他不仅出现了,女儿还去认了他……

得知王亚渠是丈夫找到的,当晚,张淑丽要丈夫说清楚。杨兆丰讲述了他去找王亚渠的经过,说“:我们负担太重了,王亚渠条件好,让他承担一点做爸爸的责任,这也没什么错吧?我也是想让咱孩子生活好一点,幸好王亚渠这人还有点良心。”

张淑丽听丈夫对王亚渠说她要让女儿辍学打工,哭着说“:你干吗对他撒这个谎?你去找他要钱,我脸往哪放?”她要丈夫把4万元还给王亚渠,杨兆丰说: “除了花销,都投入到买木料上了。”张淑丽说“:你以后不要再去找他了,杨青也不许去!”

杨青在一旁不以为然地说“:妈,你那是犯傻!”张淑丽对女儿扬起手,可最终又无力地放下了。

杨青没有理会妈妈的要求,继续和王亚渠保持联系,接受钱物。不久放暑假,王亚渠的妻子出差,儿子去参加夏令营,他开车把杨青接到临沂的家里。在亲爸爸家的小洋房里,杨青眼睛都看花了,想到自己家拥挤不堪的小破房子,强烈的反差让她心里满是委屈,对亲爸爸的给予,觉得这是应该的。

杨青不断找借口向亲爸爸要钱,有时说妈妈病了,有时说自己需要买东西,要到钱就自己存起来。

2014年9月,杨青升入高三,成绩却一塌糊涂。张淑丽从丈夫那要到电话,给王亚渠打电话“:你给了杨青很多钱,你知不知道这孩子根本没心思学习?”王亚渠震惊不已“:怎么会这样?”他向张淑丽道歉。

王亚渠见女儿的次数少了,更很少再给她钱了。杨青猜出是妈妈干涉的缘故,更觉得妈妈傻!

2015年夏,杨青高考落榜。张淑丽要她复读,她不

愿意,撇撇嘴说“:复读也考不上,还被人嫌弃。”张淑丽气急败坏地给了女儿一耳光,杨青捂着发疼的脸颊,含着眼泪说“:天下就你最傻!”摔门而去,张淑丽忍不住放声大哭,杨兆丰也劝不住。

王亚渠也很着急,经和杨兆丰夫妇商量,托人把杨青送到淄博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习会计。他亲自到学校交了3万元学费,一再劝杨青好好学习。

杨青只学了一个月,觉得太枯燥无聊,也没出息,一声招呼不打,就弃学回了家。张淑丽自感无力管教女儿,也不知道该怨谁,常常背着人掉泪。

100万命运补偿:那个私生女儿搅翻了天

王亚渠也开始对杨青感到头疼,他又托人给她找过两份工作,她不是嫌工资低,就是嫌太无聊,没干多久就辞了。她还以各种理由,先后找王亚渠要了近20万元,买衣服、首饰、化妆品,坐飞机旅游,请朋友高消费,很快就花得差不多了。

2016年8月,王亚渠的儿子考上南开大学,杨青心里又不平衡“:我想创业,开服装店。你给我100万。”王亚渠摇头“:现在没这么多钱。”

“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到外地去瞎混,死也死在外面,反正也没人在乎我。”杨青冷冷地说。王亚渠提出分期给她,杨青说“:那你不能超过半年,而且不能告诉我妈妈,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王亚渠只好向朋友借了20万。杨青在临西五路租了个服装店,王亚渠又给她租了一套房子住宿。

王亚渠的种种反常,引起妻子吕萍的怀疑,吕萍听说他有个“私生女”,开车跟踪,不出两天就锁定了杨青。面对妻子的质问,王亚渠只得和盘托出一切,吕萍不肯原谅。2017年1月,两人协议离婚,因为觉得有愧,他除了一套不到70平米的房改房,几乎净身出户。

就算这样,杨青还是天天打电话要剩下的80万!王亚渠说没钱,杨青把手机按了免提,让街上奔驰而过的汽车声,通过话筒传到亲爸爸的耳里“: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闯红灯过马路?”王亚渠一听急了“:你不要做糊涂事,爸爸想办法借钱给你。”

王亚渠挂了女儿的电话,当即给杨兆丰和张淑丽打电话,夫妻俩立刻打出租车赶往临沂,赶到杨青的店里,杨青还在哼歌,张淑丽上去给了她一个耳光: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杨青捂着被打疼的脸,愤怒地打电话给王亚渠“:你说话不算数!那我就让你们再也见不着我。你等着吧!”

张淑丽哭了。她不敢回家,就在这“看”着女儿,寸步不离。杨青失去了自由,索性以绝食相逼!

案发后,据杨青交代:2月26日中午,一个同学打电话约她出去唱歌,可她走不脱。好不容易熬到下午2点半,见母亲在厨房洗碗,她走出卧室,假装问“:有吃的吗?”张淑丽赶紧说“:我给你做热的。”她话还没说完,杨青拦腰抱住母亲,用床单绑住母亲的腿和双臂,把母亲拖到一把椅子上。张淑丽喊道“:杨青,你作死吗?”

杨青不理母亲,赶忙收拾自己的包。张淑丽大声呼救,杨青找来一条围巾,慌乱地缠住母亲的嘴巴,还用胶带在外固定了一圈,然后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坐上出租车后,杨青又担心母亲会出意外,慌忙打电话给继父杨兆丰。在苍山的杨兆丰急得给王亚渠打电话。王亚渠一面赶往女儿的出租屋,一面拨打120。救护车到达时,张淑丽已经不省人事。

在临沂市人民医院,医生诊断张淑丽因持续窒息导致脑缺氧,造成大面积脑损伤。王亚渠打通杨青的电话,说妈妈有生命危险,杨青这才感到害怕。

2月27日晚21点,杨青来到医院,哭着跪倒在病床前“:妈妈,我错了……”王亚渠和杨兆丰在医生的劝说下,让杨青投案自首。当晚22点半,杨青自己拨打了110,警方来到医院,将她带走。

2017年3月6日,杨青因为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4月中旬,张淑丽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下半身瘫痪。杨兆丰替妻子写了谅解书,恳请司法机关从轻处理。

王亚渠深感震惊和后悔。他正在四处筹钱帮助张淑丽,同时还在为杨青的案子四处奔波,心力交瘁。目前,此案尚在进一步审查起诉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杨青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杨兆丰为解除家庭困难,私下找王亚渠要钱,虽然情有可原,但他打开了欲望的第一道缺口。正处于青春期的杨青,人生突然面临这么大的变故,年轻的心波澜起伏,而王亚渠出于愧疚和补偿的心理,一味地满足杨青的物质要求,却没有对孩子进行精神层面的抚慰和教育,不仅没有帮到孩子,反而害了她。张淑丽一味地牺牲,又没能在杨青出现惊人的变化后,跟她耐心沟通,只是强压,造成杨青的不理解和逆反、抵触,这也是悲剧发生的原因之一。

如果文中的成年人,能够出于爱和责任,共同正面引导杨青,让她能够珍惜这迟来的父爱,理解父母当年的情感变化,不迷失,端正心态,这样的悲剧也许就不会发

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