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外交丢了女友:小秘书的“委屈”不止30万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陈洪生

2017年6月11日上午,在山东省济南市发生一起命案,一对年轻男女在郊区挖野菜时被一名男子杀害。警方接群众报案后,于当天下午,将犯罪嫌疑人钱文忠在其家中抓获。

经警方调查,死者是一对夫妻,丈夫是济南市一家建材集团总经理刘子平,妻子王晶晶,两人结婚才一年多时间。嫌犯钱文忠则是刘子平多年的秘书,王晶晶又是钱文忠的前女友,这三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案件背后有什么样的隐情?

2014年10月,王晶晶要求跟钱文忠分手,理由是她爱上了刘子平。钱文忠痛心、愤怒,质问“:就因为他有钱,就因为他是老板?”

王晶晶并不否认“:我们的感情已经走到头了,你好自为之!”

钱文忠的心就像被刀剜了一样,又像是一头困兽,他痛苦得无处发泄,也不知道该把愤怒的蹄子踏向谁?!而他又不甘心承认是自作自受……

钱文忠,1987,1987年出生于山西省大同市,2005,2005年考上山西财经大学。2009年,钱文忠毕业后应聘到山东省济南市一家建材集团工作,后来担任了集团总经理刘子平的秘书。

王晶晶比钱文忠小3岁,家也在山西大同,两人还是校友。她毕业后,在济南一家公司从事人力资源工 作,经人介绍,他们相恋了。他们买不起房,暂时只能住出租房。

钱文忠对只比自己大3岁的老总刘子平充满了敬佩。刘子平也算是个“富二代”,他毕业于名牌大学,观念新,事业心强,能力突出,在父亲开创的事业基础上,又有新的开拓和发展。因为忙于事业,加上眼光比较高,刘子平还一直单着。

作为秘书,钱文忠的日常工作无非就是起草文件,整理会议记录,安排老总的工作行程等,主要是围绕刘子平个人打转转,工作琐碎而忙碌,基本接触不到公司的具体业务,收入也仅有3000多元。为了能在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为了挣钱安置他和王晶晶的爱情,他很想在公司某个部门独当一面。

刘子平工作繁忙,生活很不规律。钱文忠经常带着女朋友王晶晶,去刘子平家帮忙采买、收拾家务。王晶晶漂亮、勤快,把刘子平家三室一厅的房子收拾得窗明几净、焕然一新,把刘子平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烫得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橱里。整日在外打拼的刘子平看到后很是感激,对漂亮、温柔又很能干的王晶晶,有了一种异样的好感。

因为生活没有规律,刘子平有较严重的胃病,且经常忘记吃药,王晶晶为他熬汤药,还专门制作了一份养胃的健康食谱,交给刘子平。因为刘子平在生意场有不少应酬,王晶晶又专门给他配了养肝护胃的茶,刘子平感到一种被异性关心的温暖……

钱文忠对此并无觉察。他本想通过女友,拉近与刘子平的关系,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被提职、加薪,甚至有一个更好的事业平台,根本没想到,时间一长,刘子平不可遏止地爱上了漂亮、能干的王晶晶,一天不见就魂不守舍,向钱文忠询问她的行踪。

钱文忠看到刘子平主动询问王晶晶的情况,内心窃喜不已,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他要求王晶晶向刘子平提自己升职、加薪的事“:你为他无偿地做了不少事情,他这点面子想必会给你的。”

王晶晶有些心酸地说“:原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不如你升职、加薪重要。”钱文忠尴尬地解释说: “升职、加薪,还不是为了让我们过得好?”

刘子平在一次出差回来后,主动向王晶晶表白。王晶晶其实早就暗恋刘子平,不仅因为他事业成功,而且因为他帅气儒雅,做事沉稳,并且很有男子汉的气概。而钱文忠只会耍一些小聪明,做事没有分寸,竟然希望利用自己来讨好刘子平,让她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王晶晶感情的天平完全倒向了刘子平,她接受了刘子平的求爱,并随即向钱文忠提出分手……

钱文忠愤怒、痛心,认为王晶晶背叛了自己,他苦苦哀求王晶晶不要离开自己。王晶晶冷冷地说“:你让我接触刘子平,无非是把我当成你利用的‘工具’而已,是你自己亲手把我给推出去的。”

钱文忠后悔得捶胸顿足“:我是为了事业,为了我们以后生活得更好,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刘子平会抢我的女朋友。”

王晶晶不屑地说“:只怪我以前看错了人。我希望分手以后,你能凭自己的能力做事。”

钱文忠自知无力让女友回头,他既恨王晶晶见异思迁,抛弃了千金之诺;又恨刘子平不顾忌身份,抢走他的女朋友。同时,他也痛悔自己……

与王晶晶相恋后,刘子平觉得再让钱文忠做自己的秘书不太适合,想要辞退他,但考虑到他是外地人,找份合适的工作不容易,加上王晶晶说情,他只好暂时先留下钱文忠。

刘子平把王晶晶调到自己的建材集团,分管一份重要工作,职位在钱文忠之上,这让钱文忠心理越发失衡。他不敢去找刘子平理论,便屡次纠缠王晶晶,还在公司同事面前诉说自己的委屈。一时间,这件事在公司弄得沸沸扬扬,刘子平为息事宁人,主动拿出30万元交给钱文忠,算是对他的一种补偿,并遵照他 的意愿,把他调到一个效益较好的下属公司任销售经理,这样一来钱文忠也算是集团公司的中层干部了,薪水自然也提高了不少。在略感愧疚的刘子平看来,他这样做已仁至义尽。

可是,钱文忠的内心仍在煎熬。在他看来,上司夺爱、女友移情别恋,所依仗的不过是一个“钱”字。怒火中烧的他曾想到辞职,并四处寻找新的工作,碰了几次壁之后,他只好仍在原公司里呆着。刘子平拿出的30万补偿,他也曾想过拒绝,但就算他不收下这个钱,王晶晶也不可能回到自己身边,他就一言不发地把钱收了下来,心里略感平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钱文忠拿到30万元赔偿金的事情,在公司慢慢传开了,这其实还要怪他自己。有一次,他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对别人连哭带骂地说了这件事,以显示刘子平在抢他女友这件事上的“无情”和“不义”,结果没人说刘子平的不是,大家反而都在私底下议论,钱文忠为上位做销售公司经理、加薪,竟然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卖”了。因为这件事,员工们都认为刘子平不可能重用他,迟早会把他赶走,也越发瞧不起他,在工作中也不太配合他。业绩不好,钱文忠迁怒于底下的员工,员工却常常对他反唇相讥,认为他心思不在工作上,脑袋里想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钱文忠觉得对方意有所指,越发愤愤不平,致使分公司到处充满火药味,业绩呈雪崩式下滑。

刘子平见钱文忠把一个效益比较好的分公司搞得越来越差,很是气愤,数次在集团公司高层管理会议上,对钱文忠提出批评和要求,要他限期整改。钱文忠却认为刘子平是想借故赶走自己,对刘子平怀恨在心,但又不敢当面顶撞或发泄,只能把愤懑积郁在心里。他苦于没有适合自己跳槽的地方,只能忍气吞声地暂时待在公司里,得过且过。

刘子平和王晶晶经过一段时间的热恋,在2015年国庆节举行了婚礼,婚礼的场面非常隆重,光豪车就几十辆,宴席开了上百桌。出于礼节,钱文忠也收到了参加婚礼的邀请,但他只托人带去了1000元红包,没有参加婚礼,他怕在婚礼上看到他们甜蜜的时刻,他会痛心地大哭。

婚后,王晶晶住进了别墅,开上了豪车。她还不时在朋友圈秀夫妻俩恩爱的照片。钱文忠每次看到都心如刀绞,对刘子平和王晶晶夫妇产生了极大的恨意。他想争口气,想着怎么才能成功创业,让自己触底反弹,从人生的失意中走出来。

2016年春节前,钱文忠毅然向刘子平辞职,卖掉老家父母给他准备的婚房,包括刘子平给的30万,还

有他准备结婚的积蓄,总共凑了150万元。

钱文忠这些年跟着刘子平在建材集团工作,接触了不少房地产开发商,了解到砂石场是一个比较赚钱的项目。他用150万,投资承包了北郊的一个砂石场,没日没夜地投入到砂石的经营中。

创业异常艰苦,会遇到很多难题,以前,钱文忠跟刘子平当秘书,对此并没有深刻的体验。有很多房地产开发商,都和刘子平相识且关系密切,钱文忠在砂石的销售和回款方面遇到困难,也多次找刘子平帮助。刘子平看到钱文忠现在窘迫的样子于心不忍,念及旧情,他通过自己的私人关系,帮了钱文忠多次,后来因钱文忠砂石场污染严重,在环保部门治理污染的过程中险些被关停,刘子平通过疏通关系,才让他的砂石场得以继续经营下去。

钱文忠苦撑了一年。房地产业的不景气以及环保治理,直接影响了砂石场的命运,砂石市场的疲软以及自身经验的不足,让钱文忠走进了死胡同,他投资的150万元资金,在短短一年内全部赔光不说,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外债,债主天天上门逼债,逼得钱文忠喘不过气来。

无奈之下,钱文忠只好又找刘子平,想让他出资将砂石场接收。刘子平很明确地告诉钱文忠,自己最早的时候就做过砂石场,知道其中的艰辛,根据现在的形势,小规模的砂石场已经不再适合市场需要,况且自己建材集团的每一个项目都是以盈利为目的,不可能接收一个亏损严重的项目。

钱文忠却认为刘子平作为一个建材集团的老总,集团下面有不少与房地产有关的配套项目,多一个砂石场根本算不了什么,刘子平坚持不接收自己的砂石场,就是为难自己,或是见死不救。而他之所以落魄到今天这一步,刘子平推脱不了责任。

2017年春节前,钱文忠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于是跑去找刘子平,要求他再支付自己一笔赔偿金。见钱文忠主动索要补偿,刘子平非常生气,当即表态自己不会再给他一分钱“:我和晶晶相爱是合法的,你情我愿,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妻子,当初我给你30万作为补偿,并且把业绩最好的销售公司交给你管理,你做砂石场的时候,每次找我帮你疏通关系,我也都帮你了,我该做的都做了,你现在落到这步田地和我无关,你不要再贪得无厌了。”

遭到刘子平痛斥之后,钱文忠并没有死心,从刘子平这里没有得到钱,他又去找王晶晶。

王晶晶早就不再跟钱文忠有任何联系,对丈夫私下帮他渡过创业上的难关,她也没加干预。2017年春节前一天,她看到昔日的男友突然上门,感到很意外,但还是把他让进屋里。

钱文忠对王晶晶说明了来意,说到自己创业上的失败,他不禁潸然泪下,说自己曾经那么爱她,现在依然还在心里爱着她,求她不要见死不救,求他们夫妇再给他一笔钱作为补偿,帮他渡过难关。

王晶晶冷冷地拒绝了。钱文忠苦苦哀求“:现在你生活得这么富裕,念我们在一起有那么久的感情,而且是我把你‘引荐’给刘总的,你才能嫁给他,才有了你今天奢华的生活。你就帮我一次吧。”

钱文忠的这些话不说还罢,越说越惹恼王晶晶,她反驳“:别再和我谈什么感情,以后这样的话你也不要再提,我和子平是自由恋爱,我们是合法夫妻,也不亏欠你什么,你也没有资格向我们要补偿。”钱文忠看到王晶晶如此绝情,愤然离去。

钱文忠投资承包的砂石场最终被关停,连砂石场的设备都被债主拉去抵账,钱文忠在绝境中挣扎了好久,先后找了好几份工作。要债的人天天上门催债,他心烦意乱,也无心工作,加上薪水不高,还不自由,他都没能干长久,就辞职了。

钱文忠又把希望寄托在彩票上,每天泡在彩票站,研究中奖号码,购买彩票后就期盼着能中大奖,一夜暴富,把外债还清,再继续创业。然而,这样的幸运从来不曾降临。

万般无奈之际,钱文忠又想着回刘子平的集团公司工作。2017年5月,他趁刘子平去外地出差之机,几次找到王晶晶的家,请她向刘子平说情,王晶晶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钱文忠还纠缠不休,并声称如果王晶晶不答应,就在她家里待着不走了。看到钱文忠如此无赖,王晶晶十分愤怒“:公司是子平的,我只是他的妻子,我没权安排你来公司上班。这里是我的家,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骚扰我,如果再来骚扰的话,我就报警,说到做到!”

随后,王晶晶叫来保安把钱文忠赶了出去,并警告他,永远不要再来找她!被赶出别墅的钱文忠像一头狂怒的狮子,想到自己一贫如洗,事业、女友、工作,什么都没有了,还被刘子平夫妻奚落得毫无尊严,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我过不好,也要让你们不好过!于是,他租了一辆面包车,停在刘子平别墅不远处伺机而动……

案发后,据钱文忠交代:一连数天,他一直开车守候在刘子平住的小区外,想伺机报复,都没有找到机

会。2017年6月11日上午,毫不知情的刘子平夫妻俩准备开车到郊区去兜风,顺便到山坡上挖野菜。王晶晶还特意将这次出行安排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钱文忠从微信上得知后,决定利用这次机会复仇。当刘子平夫妇驾车从别墅出来后,早就在门口等候的钱文忠开车尾随其后,直到他们到郊区绕城路附近下车,两人手牵手前往小山坡挖野菜。

此刻,钱文忠手持水果刀跟了上去,乘两人不备,他先持刀扎进刘子平的腹部,见其倒下不动了,接着,他向吓呆的王晶晶胸口捅去,当场将夫妇俩杀害。随即,钱文忠逃离现场。很快,路过群众看到刘子平夫妇倒在血泊中,当即打电话报警,警察迅速赶到案发现场展开调查。经过技术侦查,案发当天下午,警方通过布控,在钱文忠的住处将其抓获。

到案后,钱文忠对杀害刘子平、王晶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因涉及隐私,除嫌犯钱文忠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 钱文忠原本可以踏实工作,依靠业绩,在职场一步步发展,但他却玩起小心机,有意让女友走近身为“钻石王老五”的老总,谋求加薪和晋升的阶梯,这本身就玷污了爱情,已是一错,结果“赔”了女友。

失去女友后,钱文忠在不平衡心理的支配下,接受了那笔不该要的30万元“补偿金”,出卖了爱情,也降低了他的人格。而文中的公司老总刘子平用金钱和职务升迁来买断感情的做法,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

钱文忠的人生,就这样开始了一步步的雪崩。他把人生的失意、创业的失败,全部归结为别人抢走了他的女友,任由嫉恨肆意生长,其钻营的本性、不正确的爱情观,以及不知反省迁怒他人的人生态度,最终导致悲剧发生。希望人们能从这起案件中得到警示和启发。

●流年 暖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