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家庭继兄弟暗战:这里的暴力静悄悄

Zhiyin - - 目录 -

杨琳芳在经历了一场不堪回首的失败婚姻后,结识了在广东省东莞市经商的老乡王一航,且幸运地组成了家庭。于是,半路夫妻分别带着一个儿子住在了同一屋檐下。都说继母恶毒,但杨琳芳对继子王子涵却一直竭力讨好。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对重组夫妻结婚才2年,杨琳芳的亲儿子林晓却割腕自杀、险些丧命。这个重组家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对等的再婚:重组家庭继兄弟暗战

2016年9月30日下午5点半,杨琳芳拎着购物袋快步走入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一处复式楼,准备赶紧回家预备晚餐。一进家门,她瞧见鞋柜旁放着儿子林晓今早穿的球鞋,可唤了数声儿子却没应答。她疑惑地走上楼推开儿子卧室的门,第一眼就魂飞魄散:只见13岁的林晓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左腕处滴滴答答鲜血四溢,床头柜上放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杨琳芳大声惊叫起来,扑上去摇晃着儿子,泪如雨下。

此刻,刚放学回来的继子、15岁的王子涵也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走进了家门。听到杨琳芳的惊叫,看到眼前这一幕,三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王子涵,更是呆若木鸡。还是王子涵的爷爷回过神来拨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才紧急将林晓送去医院……

杨琳芳1977年出生于四川省德阳市,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2002年,大专毕业在东莞打工的她与当地人林旭刚结了婚,次年生下儿子林晓。岂料林旭刚酗酒,对杨琳芳母子家暴不断。无奈之下,杨琳芳选择离婚,带着5岁的儿子相依为命。

离婚后的那5年,杨琳芳算是体会到了失婚女人的艰难。对生活逆来顺受的她原本已没了企盼,可谁知,竟幸运地遇到了大她5岁的王一航。王一航1972年出生于四川省资中市,在东莞注册创办了自己的护肤品牌。因与杨琳芳所就职的化妆品公司有合作关系,两人又同是四川老乡,一来二去,王一航喜欢上温柔贤惠的她并表明了心迹。但杨琳芳却有自知之明:自己大专毕业,只是公司的一个质检员;没有积蓄不说,还拖着一个儿子,怎么配得上?没想到,王一航动了真格,说就是要找像杨琳芳这样顾家、本分的贤妻良母。原来,外表光鲜的王一航也有段不堪回首的婚姻。他的前妻是典型的事业型女性,漂亮能干。儿子王子涵10岁那年,她出了轨,并以净身出户为条件坚决离婚。王一航一直将离婚原因视为耻辱,从不对人谈及,甚至对父母也含糊其辞。

这番推心置腹的交底,让杨琳芳动了心。于是两人在交往半年后,决定结婚。然而,两颗受伤的心想要互相取暖很容易,但两个破碎的家庭,想要重组,就不那么简单了。当王一航将杨琳芳的情况告诉四川老家的父母时,老两口一听对方离异又带着个拖油瓶,而且名下连房产都没有,坚决反对。但终究他们没能拗过儿子,好歹松了口答应见见对方。

于是,,20142014年8月的一天,王一航与杨琳芳带着各自的儿子,与特意从老家赶来的王家父母见了面。也正是那天,林晓第一次见到了大自己2岁、日后要称呼为哥哥的王子涵。但当他怯懦地抬起头看时,碰触的却是王子涵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这让他不寒而栗,

赶紧低下了头。当晚,回到家,林晓就试探着问妈妈: “能不能不和王叔叔结婚?爷爷奶奶好像不喜欢我。”杨琳芳心里一酸,饭桌上,两位老人的嫌弃、王子涵满满的敌意她早看在眼里,没想到儿子也敏感如斯。杨琳芳有些心疼,但她不想错过王一航。于是,搂住儿子,喃喃说道“:晓晓,你还小,不懂。像妈妈这样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带着你独自生活有多难……”

一个月后,王一航兴奋地告诉杨琳芳,父母不反对他们结婚了。而且老两口要从老家搬到东莞和他们同住。其实,王一航没说实话。王家父母对儿子执意要与杨琳芳结婚非常不解。思来想去,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杨琳芳是“小三”!为了不让“小三”虐待孙子,这才执意要跟他们同住。王一航啼笑皆非,但他又不肯说出自己离婚的真相。

2014年11月,两个破碎的家庭重组在了一起。婚后,王一航希望杨琳芳辞去原来的工作,专心照料家里,杨琳芳便果断辞了职;王子涵说喜欢吃小区外现炸的油条,杨琳芳就每天早起去排队买……在王家人面前,杨琳芳始终觉得自己矮了一截,所以无论他们如何使唤自己,她都心甘情愿。可是,妈妈在王家人面前的卑微,却让儿子林晓无所适从。

可知少年的痛?这里的暴力静悄悄

尽管杨琳芳再三叮嘱儿子不能惹事。然而,两个男孩都是十几岁年纪,而且王子涵视林晓为入侵者,更是对他看不顺眼。每次只要起了争执,王子涵就会找爷爷奶奶告状,两老护孙心切,每次都故意叫来杨琳芳斥责“:还不赶紧来管管你儿子,没天理了,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照顾这么一大家子人,杨琳芳原本就心力交瘁,每逢这种时候,她几乎都是不分青红皂白,当着全家人的面,严厉责备林晓一通,以显示自己的“公平”。事后她劝慰儿子“就算是他故意找茬,你躲着他就是了”。日子久了,这种偏袒让王子涵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也越来越让林晓伤心害怕。

聊以安慰的是,继父王一航对林晓不错。然而,这却在王子涵心里燃起了嫉妒之火。只要家里没人,王子涵就肆无忌惮地闯进林晓的房间,想尽办法羞辱、打骂林晓。林晓个子矮,根本不是子涵的对手,每一次身上都被踢得淤青发紫,但也不敢言语。这种沉默与忍让更激起子涵的无名火。有一次,林晓与王子涵一前一后下楼去上学时,王子涵狠狠在背后推了他一把,林晓一时没站稳,直接摔了下去。林晓被医生诊断为轻微脑震荡,在家休息了几周。他不停地央求妈妈: “能不能回原来的房子住,哥哥总是打我!”杨琳芳心 疼不已,但又能如何?让丈夫出来主持公道?那样只会让公婆对自己的误会更深,让继子更记恨自己。于是,她劝儿子道“:家里突然多了人,估计子涵也是一下子不能接受。以后,你多避着他就是了。”并嘱咐儿子,这件事不要告诉王一航,以免引起更大的矛盾。

然而,杨琳芳母子在这件事情上的闪烁其词,以及林晓通红的双眼,让王一航猜到了大概。于是,2015年6月15日林晓12岁生日之时,王一航为了补偿,特意请了一些亲友在酒店为林晓庆生,宴会上,他当众向杨琳芳为自己家庭做的贡献表示感谢,还送了林晓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在林晓这次小升初中,他已经托关系安排林晓到王子涵所在的重点中学就读!杨琳芳没想到王一航能给她这么大一份惊喜,让她觉得之前所有的忍辱负重都值得!

在现场的王子涵看到父亲的所作所为,心理极度不平衡。暗暗发誓,要给林晓点厉害尝尝。

7月20日,王子涵看到爷爷房间的抽屉开着,便趁机拿了一千元现金藏起来,却诬陷是林晓拿的。于是,老人骂林晓吃里扒外,林晓一时气不过,冲上去推子涵。王子涵岂肯罢休,将林晓压在身下猛打“:你就是贼,你妈也是,想骗我爸爸的钱。爷爷奶奶说了,要不是你妈,我爸妈就不会离婚!”

恰逢杨琳芳回家,两个老人更是煽风点火。杨琳芳气急败坏地扇了林晓一巴掌。在满脸的泪水与血水中,林晓看到哥哥一脸得意的神情……那天,下班回家的王一航,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指责王子涵没有证据不能随便冤枉人。看到自己的爸爸居然如此维护林晓,王子涵更恨得咬牙切齿。在家有爸爸护着林晓,他便开始盘算要在学校里教训林晓。

2015年9月,林晓正式进了王子涵所在的中学就读。仅仅过了一周,林晓便浑身脏兮兮地回来了。杨琳芳惊讶地问儿子怎么了,林晓只说自己跌倒了。王子涵阴阳怪气地说“:蠢人!连路都走不好。”林晓瑟缩着看他一眼,一句话也不敢说。从那天开始,林晓隔三差五地穿着脏衣服回家,有时候手腕处、膝盖上还出现红肿青痕。杨琳芳一问他就低着头说自己跟同学打闹摔跤了。内向的儿子居然在学校这么淘气,成绩也垫底,杨琳芳真是恨铁不成钢。

妈妈的不满,更加击碎了林晓的心。他眼神日渐阴郁,甚至透露出不合年龄的死气。

9月30日午夜,林晓经过抢救,终于苏醒过来。濒临崩溃的杨琳芳流着眼泪对儿子又捶又打“:你要吓死妈妈吗?到底为什么啊?”林晓“哇”地哭出声来“:妈妈,我没脸活了。再说,我死了,就没人拖累你了!”杨

琳芳大哭“:你死了妈妈也不活了!”一旁的王一航看着母子俩的惨景,心里也酸酸的。他用毛巾擦去林晓脸上的泪水,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林晓才哽咽着说: “是哥哥,哥哥把我的裤子扒下来拍了视频,说要发到网上。今天,同学们都嘲笑我!”

王一航与杨琳芳都震惊不已,林晓这才流着眼泪诉说了事情真相。原来,自从林晓上初中后,王子涵一直找他的麻烦。他在篮球队里有几个好朋友,都是些精力过剩、喜欢惹是生非的半大小子。听到他诉说继母如何霸占他家后,都纷纷要替他教训林晓这个拖油瓶。于是,每到课间,便有人去找林晓的麻烦,把他推倒在地,甚至把卫生间的废纸篓倒在他身上……他们还威胁林晓,如果告诉家人,见他一次打一次。于是,林晓变得日渐沉默胆怯。

9月23日,王一航从香港出差回来,给林晓带了双NIKE的限量版运动鞋,王子涵很是生气。于是,9月24日,王子涵就带着几个好哥们将林晓堵在了厕所,给林晓脖子套上“人渣”的牌子,并粗暴地扒下了他的内裤,旁边一个男孩拍下了他下体的裸照及视频。王子涵还说“:哪天你要让我不爽,我就把你的视频放到网上去!”13岁的年纪,已经有了性意识,林晓觉得这是奇耻大辱。没想到,今天中午,他竟在一个同班同学的手机上看到了自己的这段视频。身体的伤痛和自尊心的被践踏,把他逼到了自杀的境地……

听了儿子的遭遇,杨琳芳心疼不已“:那你怎么不告诉妈妈呀?”林晓委屈地说“:告诉你有用吗?你敢批评他?”一瞬间,杨琳芳心如刀绞:她意识到,自己在这段婚姻里的委曲求全与自私,已经让儿子完全丧失了对她的信任,差点连命都丢了。她流着眼泪对王一航说“:如果我跟你结婚,让两个孩子这么敌对,连晓晓的生命都得不到保障,那又何必维持?”在林晓度过危险期后,杨琳芳不顾王一航的挽留,带着儿子搬离了王家。

两个少年的重生:被爱唤醒的一家人

林晓的悲剧,更深深惊痛了王一航的心。两年来,他不是不知道儿子与父母对杨琳芳母子的偏见,可他总觉得这是小事,处处就好了。所以婚后,他和杨琳芳总压抑着自己孩子的情感需求,总是想着多照顾对方的孩子一些,没想到适得其反。恰恰是这种厚此薄彼的心理,让夫妻俩完全忽视了自己亲生孩子的心理需求与健康———子涵骄纵叛逆、林晓敏感无助。而在自己眼里一直还是个孩子的儿子,居然是这个悲剧的始作俑者,不禁让他心悸、后怕。

当晚回到家里,他气愤地冲到儿子房间,质问他到底对弟弟做了什么,害得他要自杀?王子涵虽内心恐慌,可仍嘴硬“:可能是他自己考试没考好,想不开,和我没关系……”事到如今,儿子居然还矢口否认。王一航痛心疾首,狠狠地扇了他两耳光“:晓晓都说了,你还给他拍视频!”见儿子居然打孙子,王家两老不愿意了,上来就拉扯儿子“:又不是涵涵让他自杀的。杨琳芳这个狐狸精让涵涵失去妈妈,她儿子又来祸害涵涵,母子俩没一个好的!”想到自己为了所谓男人的面子,对前妻背叛之事绝口不提,才导致一直以来,父母儿子都误会了,王一航愧疚不已。于是,他将当年前妻如何抛夫弃子的事情说了出来,痛心疾首地说“:你们对涵涵处处纵容挑唆,让他一步步走到今天。要知道,涵涵做的那些事,判他刑都不为过!”

事情的真相及林晓自杀时的惨景,让两个老人也理亏起来。他们也是本分善良的老人,却在防后妈、护儿孙中,推波助澜,一步步加剧着两个孩子的嫌隙和这个家庭的裂变。王一航不想这个家就此瓦解,更不想两个儿子都沦为问题少年。他要挽救这个家。于是,王一航首先将二老暂时送回了四川老家。没有老人这个靠山,儿子的思想工作更好做。

杨琳芳母子搬离后,王一航在林晓房间意外发现了一本日记。当他一页页翻看时,心都跟着惊颤。他痛心地将日记递给儿子“: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那天晚上,王子涵一页页翻看着那已经被泪水无数次润湿,皱皱巴巴的日记本时,他震惊了———

“7月20日,今天,哥哥故意冤枉我偷了爷爷的钱。妈妈还打了我。其实,我不怕身体上的疼,反正我从小就被亲爸打惯了的,但我的心好疼……从小就幻想能有个哥哥罩着我,觉得那样好威风,可是,这个哥哥……”

“开学后,我进了哥哥所在的中学。其实我很羡慕哥哥,篮球打得好,学习又好……可是,傍晚放学后,我被哥哥带的一伙人堵在了厕所里,他们将卫生桶倒扣在我头上,那个桶里面全是沾满污秽的厕纸……为什么我生下来就要受这样的折磨!”

“今天是我人生最耻辱的一天。哥哥扒下我的裤子,拍了我的下体……也许,像我这样的人渣的确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为什么不去死?!”

合上日记本,王子涵才如梦初醒:自己眼里那恶作剧般的捉弄,对弟弟而言,却是对他自尊无情的践踏与碾压。他甚至也怀疑,这些事真的是自己做的吗?自己怎么变得像个魔鬼?

第二天,王子涵主动跟父亲认了错。王一航严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