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毁颜”:谁解努力背后的深度自卑

Zhiyin - - NEWS -

状并未随着顾菲菲的不屑而减轻。11月,当她来到圣玛丽医院时,医生给出了肺结节的诊断,并告诉她,她的左侧肺叶已坏死,若不及时手术,生命堪忧。

那一年,顾菲菲才21岁啊!如花儿般的生命就要凋零?她不甘心!

可病情来势凶猛,哪容顾菲菲有半点喘息的余地?到了后来,因息肉堵塞肺部管道,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说话只能“嗯嗯哦哦”,含混而嘶哑。

远在中国的父母,终于感觉到了异常。在他们的追问下,顾菲菲被迫坦白了病情。当时,中国光伏企业正遭受欧盟反倾销调查,顾元定本就为公司的前途心忧如焚;女儿得重病的消息传来后,双重打击下的他,竟突然间失去了走路的能力!经医院确诊,认定他为精神性瘫痪。父亲倒下后,母亲既要照顾父亲,又要打理公司的事务,根本抽不出身来英国。顾菲菲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她热恋中的男友。可令她绝望的是,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大男孩,完全无法接受菲菲猝然病倒的现实。他到医院默默看望过她两次之后,便选择了消失,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那一刻,顾菲菲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2011年12月5日,顾菲菲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将近6个小时的手术,她的肺被切除了约二分之一。害怕父母担心,从手术麻醉中苏醒过来后,她第一时间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出了手术室”几个字,而后便瘫软在床。康复过程中,医生为顾菲菲开了不少激素类的药物。这些药物对促进食欲、缓解病痛的确有意想不到的疗效,却有一个致命的副作用,那就是会让人迅速增肥。等到顾菲菲彻底停止用药的时候,她已经比原先胖了50多斤,成为一个140余斤的大胖妞!

那天,已经出院并回到学校公寓的顾菲菲,望着昔日身材婀娜的自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胖子,失去了女孩最在意的美丽容颜与曼妙身材,她突然莫名烦躁,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号。几行清泪,顺着眼角“噗噗”滑落。命运就是如此残酷。它对菲菲发动突然袭击,将她打倒在地,又狠狠地踩上几脚,仿佛要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出院不久,学校放了寒假。带着从云端跌落至谷底的忧伤,以及变得臃肿不堪的身体,顾菲菲从伦敦回到了上海。

弟弟顾健已经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家中只有父母。见女儿终于活着回到了家,刚刚从精神性瘫痪中恢复过来的顾元定,吃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 来,颤颤巍巍地向女儿走来。见状,顾菲菲赶紧上前一步,将父亲扶住。父女俩抱头痛哭。

那几天,到顾家来访的亲友络绎不绝。大家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顾菲菲嘘寒问暖。感动于亲友们关心的同时,顾菲菲也遭遇了无以复加的尴尬。有个嘴无遮拦的朋友,见到菲菲后,竟脱口而出“:菲菲,几个月啦?”原来,她以为菲菲已经怀有身孕了。更有亲友劝说菲菲的母亲“:别让你女儿再去英国念书了,留在国内,找个普通人家的男孩结婚,相夫教子,比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强。”

菲菲哭笑不得,原本已经逐渐平复的心绪,又变得压抑、自卑。寒假过后,她犹豫着要不要还去英国。那里,是她梦升起的地方,她计划本科念完后就考硕博连读的研究生;那里,也是她折翅的伤心地。切肺之后,她的体质大不如前,走路稍快点就气喘吁吁。弱不禁风的她,还能继续追逐梦想吗?

可留在上海,经常面对一些看似关心实则有点幸灾乐祸似的虚情假意,菲菲又感觉到窒息。最终,她决定还是去英国,去完成她未竟的学业。

回到牛津大学后,顾菲菲开始了紧张的复习备考。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让菲菲疲惫不堪。春夏交替之际,菲菲感冒了。她整夜整夜地剧烈咳嗽,咳得她五脏六腑都似乎挤成了一团,咳得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同学和老师们都劝她“:菲菲,要不歇歇吧,反正每年都有考试的机会。”

可顾菲菲不愿停下来。只有在那些枯燥的数学公式里,她才能找回靓丽容貌被剥夺之后的自信。

2013年,菲菲考上了牛津大学数学系的硕士生; 2015年,她再攀高峰,考上了博士生。顾菲菲在学业上一路过关斩将,屡获殊荣;然而,在感情生活方面,她却进入了冬眠模式。并非她不想恋爱,而是每当看见那些迎面走来的男孩眼里异样的目光,她就失去了爱的勇气。攻读博士一年之后,因父亲的公司遭遇反倾销打击后,仍未恢复元气。菲菲觉得不能继续袖手旁观,她中止了博士学业,回到了中国。

在顾菲菲的全力协助下,顾元定与他的光伏公司终于度过最困难的时期,正在缓慢恢复元气。父亲想让女儿继续留在公司帮忙,但她却想自己创业。其实,是菲菲想留出更多的私密空间,来舔舐她一直没有愈合的感情创伤。知女莫若父。顾元定明白女儿的苦衷,可有些东西,即使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也爱莫能助。就这样,顾菲菲创建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还和同学在澳大利亚开了一家酒庄。她一边打理着生意,一边将自己的内心包裹得严严实实。在外人看来,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