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分居30年:最爱凝望你的光彩

Zhiyin - - NEWS -

斯琴高娃也深深感恩丈夫的理解与支持,每次回到日内瓦,她都加倍回报丈夫:丈夫习惯西式饮食,她便特意找朋友偷艺,回家后她戴着厨师帽,在厨房给丈夫烤披萨,给他调各种不同风味的咖啡。每次回国前,斯琴高娃还会忙上好几天,将饺子、牛肉、羊肉、汤圆等分别包好,放进不同的瓶子里,并在瓶子外面贴上标签,塞进冰箱里,以便丈夫一眼就能找到。

就这样,夫妻俩虽聚少离多,但都竭尽全力享受团聚的日子,在分居中真诚守望……

2009年12月,陈亮声从天津探望妻子回日内瓦。因长途颠簸,加上天气寒冷,他到家第二天就感冒发烧。斯琴高娃无法请假赶到丈夫身边,便在电话里向继女求援。陈丽达立即赶过去照顾父亲。

陈亮声虽在海外生活数十年,但依然信服中医。在父亲叮嘱下,陈丽达守着文火给他熬中药。因缺乏经验,她水放多了,汤汁溢出溅到手背,起了几个水泡。

两天后,陈亮声身体康复。陈丽达对父亲说“:爸,您不缺钱,为什么不让阿姨少拍些戏,在家照顾您?”陈亮声告诉女儿“:你阿姨天生就是戏痴。她曾不止一次告诉我,当演员是一件顶顶幸福的事,她很珍惜这种职业。她说如果有来生,自己还愿意做演员。而且,我也欣赏你阿姨荧屏上的魅力与光华。”父亲这样说,陈丽达也不好再吱声。

转眼2010年春节到了,斯琴高娃从国内赶回来,与丈夫共度佳节。为增加喜庆氛围,她将陈丽达一家也请过来团聚。大家在一起贴窗花、剪福字、包饺子,好不热闹。然而正月初四,斯琴高娃就要赶回国内拍戏,陈亮声依依不舍。

陈丽达的妈妈阿格里奇是瑞士著名的钢琴家,当年父母就是因为各自忙碌聚少离多,才导致婚姻解体,她希望父亲的婚姻天长地久。于是,正月初三晚上,她特意与斯琴高娃沟通“:阿姨,我爸爸年纪一天天大了,独自在家很孤独。您以后能不能少拍些戏,多陪陪他?”

斯琴高娃与陈亮声结婚时,陈丽达已16岁。她高挑漂亮,有教养,斯琴高娃对她严而不苛,宠而不娇。陈丽达很尊重斯琴高娃,母女俩关系始终很融洽。斯琴高娃真诚地说“:我与你爸能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在精神和心理层面十分默契。只要双方真诚相爱,又何必朝朝暮暮厮守在一起?”陈丽达回答道“:爸爸一个人在家很孤独,你要真爱他,就不能为他牺牲一点 吗?”陈亮声将她们的争执听得清清楚楚,赶紧过来制止女儿“:婚前我就向你阿姨承诺过,婚后尊重她的一切选择,咱是君子,说话怎能不算数?我一个人在家可以的!”第二天,陈亮声亲自开车将斯琴高娃送到机场,等航班融入蓝天才回家。

从2010年7月起,陈丽达频繁给斯琴高娃打电话,发短信,向她汇报父亲的每一件琐事。常常上午她在电话里说父亲血压偏高;下午又短信汇报父亲的血糖没降下来。第二天,陈丽达又在视频里告诉继母,说父亲在家里修剪草坪,将手指割破了。她要去法国演出,父亲将一个星期没人照顾……

时间一长,斯琴高娃觉察出陈丽达是以这种方式给自己加压。渐渐地,她害怕再接到继女的电话、短信。继母继女关系本就微妙,经历这些后,斯琴高娃与陈丽达心里都有了颗粒。

这年12月,斯琴高娃在北京拍戏时,女儿孙丹、儿子孙铁来剧组看望她。孙丹成年后,从日内瓦去法国开中餐馆。两年前,孙丹和丈夫从法国回到北京,在东城区东四十条开了一家西餐厅。孙铁则从小跟爸爸长大,是小有名气的青年演员。

见妈妈脸上写满心事,孙丹不解地问“:妈,您怎么了?”斯琴高娃如实讲述心中纠结。孙铁给妈妈支招“:我和姐姐常年在北京,何不在这边组建个临时家庭,让陈伯伯大部分时间在北京生活?”孙丹举双手赞成“:这个主意好,妈,就这么办吧。”斯琴高娃也觉得这是化解分居烦恼最稳妥的办法,答应了。

为化解继女心中纠结,一个星期后,斯琴高娃特意向剧组请假赶回瑞士。陈亮声颇感意外“:戏这么快就拍完了?”她摇摇头,详细讲述自己和一双儿女的想法。这是妻子和两个孩子最大的诚意,要是去北京的临时家庭生活,一来方便与妻子团聚,二来也能消除女儿与斯琴高娃之间的隔阂。这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陈亮声爽快应允。

2011年2月,陈亮声辞别女儿,追随妻子去了北京。斯琴高娃和一双儿女早已在朝阳区租好了一套三居,布置了一个温馨舒适的家:墙壁、地板重新进行了装修;家具家电、窗帘都是新添置的;新洗过的被褥、枕巾散发着阳光味道。书房里摆放着钢琴,大提琴、小提琴等西洋乐器挂满墙壁……

陈亮声感激地对两个孩子说“:陈伯伯以后在这边生活,要给你们添麻烦了。”孙丹说“:我跟妈妈在瑞士时,您将我当亲生女儿,现在能有机会照顾您,我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