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计”计计落空:在渐行渐远的感情中焦虑

Zhiyin - - NEWS -

决定。不着急,有需要随时来找我。”说着起身送客。刘洁立刻掏出了银行卡。

刷了8万元课程费后,维情顾问余老师这才告诉刘洁,还需支付一笔每月5万元的一对一咨询费。刘洁有点蒙“:我刚刚不是交了钱吗?”余老师耐心解释道: “刚才是课程的钱,一对一维情咨询是在课程外,专业老师随时为你答疑解惑。”刘洁只好交了3个月共15万的顾问费。余老师为刘洁开通了一个专属号码,承诺24小时内,随时接听她的电话。

尽管还没有开始学习,但刘洁已经觉得保家有望了。那天晚上,丈夫照例回来得很晚。一进门就问刘洁“:孩子的作业做完了吗?睡了吗?”刘洁没有往常那么热情回答,而是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充满自信地看了丈夫一眼,回答道“:我又不是保姆。”妻子的表现让程强感觉很反常,本来还想关心一下孩子,但他不知道刘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懒得再问,嘟囔了几句,自顾自洗完澡后就睡了。丈夫疑惑的表情让刘洁信心大涨,为了不让丈夫知道自己“学习”这件事,刘洁叫来了退休的母亲,帮她管孩子。

2017年3月1日,培训班正式开课。一位自称“中国幸福家庭理学会副会长”叫杨继光的人为他们上课,他第一句话就问“:男女交往,第一要素是什么?”还没有等学员们开口回答,他就高喊“:就是性,男女间的配对!”刘洁听得一阵脸红。杨继光剖析了“小三”如何抢夺走“原配”的卧室权,听得刘洁目瞪口呆。课后,老师嘱咐大家回去争取先用行动抢回“卧室权”。

当晚,刘洁让母亲带着两个孩子早早地入睡。而后,她将自己和丈夫的卧室精心收拾了一番,床头挂起粉色纱幔。而后,她洗了个澡,关掉白炽灯,点上精油香薰,静待丈夫回家。等啊等,直到深夜11时许,程强才回家。见卧室昏暗,他啪的一下就将白炽灯的开关打开了,拿着手机对刘洁说“:朝朝班主任在群里发消息,说明天下午开家长会,我要开会,你记得参加。”看都没看刘洁一眼,程强就去了卫生间。刘洁慌了,赶紧起床将白炽灯关掉,继续保持“暧昧氛围”。谁知丈夫洗完澡后回卧室,因灯光昏暗,腿不慎磕在了床沿上,气得他再次将白炽灯打开,一把将纱幔扯了下来: “半只蚊子都没有,罩这破意儿干吗?”刘洁精心营造的氛围就这样荡然无存,她的心如坠冰窖。

第二天一到培训班,刘洁就委屈地跟自己的顾问反馈了自己的遭遇。当天授课专家田博士听说后,问刘洁“:想俘获男人就要学会撒娇,而你撒娇的段位 必须和你的颜值成正比,你多久没有对着镜子看自己了?”说完,将一面镜子塞到刘洁手中,刘洁被打击得根本不敢照。而坐在下面的女学员却都已忍不住拿出镜子,一边端详自己的容貌一边摇头感叹。正当这种不自信的气氛弥漫整个教室时,田博士拿出一沓资料分发给每个人。刘洁定眼一看,是介绍去韩国整容的精美画册“。我的课就是实践课,让你们看到真正的改变。”田博士说“,我要带你们去韩国做微整形,要去的现在就来报名,手慢无。”现场学员们的自卑感强烈袭来,大家纷纷报名。刘洁也果断地在老师的表格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当晚,刘洁一回家,就看到朝朝站在客厅哇哇大哭,一旁的程强劈头盖脸地责问“:你怎么没有去参加家长会?班主任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开会也没有接到!朝朝哭了一个晚上了。”刘洁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忙着上课,把昨天说的家长会忘得一干二净。但她不敢解释,随便安抚了一下儿子。

临睡前,她告诉程强,自己想去韩国透透气。程强没好气地说“:透什么气呀?俩孩子谁管呀?我这段时间要连续出差,你即使要出去,也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去呀!”为了孩子,程强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刘洁却没有妥协“:不是有我妈吗?我出去了,不正好给你俩留下空间?”刘洁语带讥讽地说。程强被怼得不痛快“:你想去就去,我也犯不着管你。”

晚上,刘洁辗转难眠。半夜1点多,她爬起来到阳台偷偷打电话向老师汇报了情况,老师说“:想把握一个男人,首先要不被他牵着鼻子走,你如果继续做黄脸婆,即便你什么都听他安排,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刘洁听完,心里安稳了许多。

三天后,带着一颗“改头换面”的悲壮的心,她踏上了前往韩国的飞机。一到韩国,刘洁等培训班学员直接被大巴接到了整形医院。韩国明洞的首席整形师李道明医师诊断完刘洁的脸后,制定了开眼角和面部提升术的整容计划,手术费大约20多万元……

半个月后,刘洁手术恢复,从韩国回来。此行她前后花了30多万块钱。不过,自觉容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刘洁,认为这钱花得值。可是,当刘洁刚一踏进家门,迎头看到的却是丈夫满是寒霜的脸“:出去散个心,你倒是快活了,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回来。刷了我30多万。暮暮发烧,朝朝考试不及格,大事小事你妈都跟我打电话。我还要不要工作了!”刘洁猛然想起自己的信用卡是和丈夫的储蓄卡关联,10万以上的开销都会短信通知。她心虚地回答“:我这不回来了吗!30万你就心疼了?那个小妖精比我花得多得多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