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侨危境舍身相救的恩人:我守在你生命至暗处

Zhiyin - - CONTENTS - □编辑/谈 琳

2011年2月,利比亚发生战乱,参加当地建设的中国水电集团工作人员姚萍身陷险境。危急时刻,同事陈显明不顾一切带她安全撤离,自己却被难民打成重伤,并留下间歇性失明的后遗症。

回国后,因为间歇失明的影响,陈显明被迫辞职、离婚,生活与人生陷入危急时刻。姚萍带着对陈显明救命之恩深深的感激,毅然来到陈显明身边,陪他治病,鼓励他重新站起,正如当初在利比亚,陈显明不曾丢下姚萍一样,历经寒暑秋冬不言悔。

2017年圣诞节,陈显明在山东德州举行了一场甜蜜的婚礼,重生的他不由得感叹道:命运从来不吝啬回报善良。

撤侨危境:血性男儿舍身相救

2011年2月22日凌晨,天降暴雨,利比亚和突尼斯边境的拉斯杰迪尔口岸,姚萍一行四人焦急地等待通关,他们面对的,不仅有背后狂热武装分子的枪声,还有眼前黑压压一片等待通关的难民。因为姚萍和同事已被告知中国政府已与利比亚当局沟通好撤侨行动,所以,他们高举着护照,大喊“:我们是中国人!”

突然,一只手夺过姚萍的护照,消失在人海中。“我的护照!”姚萍大喊,同事陈显明死死抓住人群中抢夺了姚萍护照、疯狂往前挤的那人,一边还用身体护住姚萍。看到那人努力挣扎要跑,陈显明不顾一切,穿越人群、和那个人撕扯起来。混乱中,姚萍看到陈显明的头被锤打,人摔倒又站起,夺回了她的护照。

姚萍,,19881988年出生于山东省德州市,,20102010年从山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毕业后应聘到了中国水电集团山东公司工作,经过近半年的培训学习后,被公司派往了利比亚项目,担任项目翻译。

2011年2月20日,利比亚爆发了反政府示威游行,局势失控。中国政府与利比亚当局紧急斡旋,利比亚准许中国组织撤侨,中国人可以从拉斯杰迪尔口岸前往突尼斯,再转回国内。

2月22日凌晨,水电集团利比亚经理部向全体员 工紧急通报了撤离方案,要求分散在各地的几个分部立即赶往经理部驻地,一起撤离。得到通知的姚萍和另两个同事连忙开车前往集合,不想,车辆刚出发不久,就在路上抛锚。由于当地通讯因为战乱中断,他们无法向公司总部汇报情况,只好弃车跑回分部驻地,不曾见过战乱的三个人都蜷缩在办公室的角落,进退不得,直到凌晨三点,门外意外响起敲门声和中文的喊声“:有人吗?”

来人是公司的项目经理、姚萍等人的领导陈显明。陈显明,,19801980年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在利比亚工作近5年。得到撤离通知后,他很快到经理部集结,发现姚萍等三个人还没有到达时,他又独自回来寻找。

接上失魂落魄的姚萍和同事后,陈显明马不停蹄直奔驻地与大部队会合。天降暴雨,口岸聚集了黑压压一片难民,他们因为没有护照和离境签证,不被允许通关,不少人哄抢别人的护照,姚萍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被袭击的。他们在希腊休整3天后,搭乘中国的航班,返回了国内。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姚萍的眼泪夺眶而出。祖国是这样亲切,祖国的土地是这样踏实,她对陈显明充满感激之情。

回国后,姚萍申请去了北非经理部的国内办事处,陈显明被公司安排到了国际市场开发部。经历了战乱,姚萍早就在心里把陈显明视作恩人、大哥,交流渐渐多起来。姚萍发觉,陈显明是个工作狂人,工作不容一丝瑕疵,也很受领导重视。他所处的部门工作压力大,加班成常态,姚萍有机会就劝他注意身体,多次问他“:你头上的伤怎么样?”“没事,只是一点外伤。”陈显明不以为意。其实,回国后,陈显明头痛了一段日子,但他以为无碍,立刻投入新的工作。

然而,6,6个月后,陈显明出现了视物模糊症状,伴随着头痛,而且每每在部门最忙的时候,症状就会明显加重。去医院检查发现,在临近脑干位置有一个血块压迫了视神经,需要做开颅手术才能彻底清除。但开颅风险很大,且血块位置不好手术操作,又鉴于血块较小,医生建议他进行神经营养治疗,定期复查,看

看血块是否可以被吸收掉。陈显明很无奈,一面治疗,一面依旧高强度工作。2011年9月,陈显明在审核、修改标书时,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文字,为了不影响投标的进度,陈显明内心挣扎了半小时,向领导说明情况。把任务交给同事的时候,陈显明很沮丧。写标书的团队已经连续工作了38个小时,可是他却连分内的一点工作都做不了。从未在工作中落后的陈显明心态崩溃了,跟单位请了长期病假。得知他的情况,原利比亚项目经理部向公司提交了关于陈显明在利比亚英勇表现和因公负伤的情况说明。公司讨论决定,给予其一次性现金奖励和补偿20万元,并给他申报了工伤认定申请。但正处于职业发展上升期的陈显明,并没有因为公司的嘉奖感到高兴,他为自己刚到而立之年就靠救济金生活而绝望。无法接受自己成为单位负累的他出人意料地于2011年12月提出辞职。

姚萍发现陈显明从公司群里退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窝在家里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他好像失踪了一样,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姚萍有点不放心,打听到陈显明的住址,下班后去看望了他。开门的是陈显明的女儿,5,5岁的圆圆。姚萍走了进来,家里到处都乱糟糟的,陈显明的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

原来,从单位辞职后,陈显明的情况时好时坏,没办法找工作。事业上的落差打击了他的自信心,他越来越不敢和人打交道,性格也变得暴躁易怒、敏感。因为常年在国外,和妻子的感情本来就生疏,在这样的内耗中,更变得不堪一击。吵过几次后,陈显明的妻子与他离婚,带走了几乎所有的现金,只留下女儿圆圆、陈显明单位的奖励金,和一栋未还完房贷的房子。那晚,姚萍又梦到在利比亚时的场景,尽管回国已经一 年,劫后余生的记忆,像青铜浮雕一般铭刻在她的脑海,历历在目。而最清晰的那一幕,永远是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陈显明流着血的头。陈显明是为了她才会受伤,撤离掉队时,是陈显明踩着“七彩云”找到了她;护照被抢的时候,是陈显明帮她夺回了护照。他落魄至此,她难逃其责。

间竭失明:救命恩人陷入人生荒漠

第二天早上7点,姚萍来敲门,陈显明正在把冰箱里的火腿肠、芝士都切片,放到两片面包里塞进微波炉“。陈哥,早上吃这个可不行。”姚萍进厨房给他们父女俩煮了两碗面,又煎了荷包蛋,趁机说了自己的来意:她想每天过来照顾陈显明,直到他身体康复。

“不不,我挺好的,能照顾自己。”陈显明很介意被当成病人看待,但姚萍的“仗义”还是让他惊讶,沉默了一会他说“:我那时候救你,单纯是出于本能,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可是你也要考虑孩子啊。”姚萍的话击中了陈显明的软肋。陈显明的父母在他出国的时候,先后去世,和妻子离婚后,没有人能够照顾他们。这一段日子,圆圆跟着他吃了不少苦,幼儿园也很久不去了。别人家孩子和父母出去玩的时候,她却在家照顾这个眼瞎的老爸。想到孩子,他最终同意了。

从那天起,姚萍每天5点多就起床,做好早饭和午饭装在饭盒里,在上班前送到陈显明家中,送圆圆去上幼儿园。下班后再接圆圆回家,给父女俩做晚饭。

为了让陈显明一个人在家更方便,姚萍买了几种不同触感的指压板,给陈显明铺了通往厨房、卫生间、卧室的专用通道。还在微波炉定时的位置粘了止档条,方便他中午能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姚萍把早中晚需要吃的药分别放在不同形状的小盒子,并在陈显明的手机里设定了吃药时间的提醒闹钟。陈显明的生活被细心周到的姚萍安排得井井有条。圆圆也因为姚萍的出现,恢复了以前的活泼。

可是一段日子之后她发现,大部分日子里,她回来的时候,饭菜还是原封不动,药也是吃一天停两天。姚萍常劝陈显明,这样消沉,不配合治疗,病怎么能好起来!可陈显明多是笑笑沉默,听得多了也会抱怨两句“:你不知道我有多焦虑。”

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陈显明都在这种焦虑中度过。而来照顾之前,姚萍不曾想过陈显明会一蹶不振。

眼前的这个自己曾经的领导,似乎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抱负和意气,姚萍渐渐失去耐心了,心疼他的软弱,也恨他不争气。2014年6月的一天,陈显明接到猎头的电话,询问他是否愿意到济南一家国企工作。陈显明紧张地打开电脑,找出自己做的项目、标书,准备了几天的面试,可到了面试那天,他却怎么也不敢去济南。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

姚萍对他太失望了“,你以前可是领导啊,你怕什么?”两个人讨论着就吵了起来。生病后,陈显明变得格外敏感,对他来说,姚萍的每句话听起来都格外刺耳。忍了很久,陈显明大吼道“:你要是看不起我,就走。”姚萍愣住了,她这么久的倾心付出,看到的却是陈显明的自暴自弃,顿时觉得无比的疲惫。

晚上10点回到家里,想回屋睡觉的她,被母亲叫住了,让她以后不要再去陈显明家里。原来母亲原单位的同事就住在陈显明的小区,今天约她一起打麻将的时候,将小区里关于姚萍的传言告诉了她。原来陈显明生病辞职之后,姚萍经常去他家,加上陈显明两口子离了婚,小区里不明就里的大妈们,把姚萍当成了插足陈显明两口子的小三,添油加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姚萍听母亲说完这些话,一声不吭地回了屋。陈显明的自暴自弃、邻居的风言风语、家人的不理解,让她崩溃了。可想到陈显明父女对自己的依赖,她又无法对他们置之不理。

2015年8月,陈显明惊喜地发现,他能看清书上的文字了。重新看见这个世界,他欣喜若狂,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疯狂地看图画图,每天晚上到深夜才睡。姚萍觉得他这样的心态会毁了他,发病的时候就压抑狂躁,康复了又求胜心切,丝毫不珍惜自己,劝了陈显明几次,陈显明却听不进去。果然,他疯狂地用脑导致复明后第3周,又开始头痛欲裂,狂吐不止。

一天早上起床后,陈显明眼睛再次失明了。他崩溃了,将笔记本一下掀翻在地,图纸撕得粉碎,书房的巨大响声和嘶吼声,吓得圆圆一个劲哆嗦。姚萍终于忍不住了“,你这病拖了这么久,都是自己作的。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姚萍的话又戳到了陈显明脆弱的自尊心,他疯一样地让姚萍滚开,不要她怜悯施舍“!好,陈显明,我以后绝不会再过问你的事情了!”姚萍说着将圆圆抱回卧室,关上门失望地离开。

周末两天,姚萍没有再出现,陈显明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来回踱步。走在姚萍给他设计的指压板通道上,摸索着去厨房,旋开微波炉时,才想起今天姚萍没有来。吃药的闹钟铃声响了几遍,陈显明怅然若失。 中午女儿说叫了外卖,陈显明没有胃口。他瘫坐在沙发上,为跟姚萍发火的事情,懊悔不已。姚萍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看不起自己就会“窝里横”,只因为对姚萍太熟了才会发火。这种感觉他只在姚萍身上发生过,从前,对同事、领导,就算对前妻,他都是彬彬有礼。难道这就是一个人在心里深深扎根的感觉?可以肆无忌惮暴露软肋,分开又会牵肠挂肚悔不当初。第二天,姚萍在门外叫圆圆开门,听到她的声音,陈显明仿佛看到天外之光“,别动,爸爸去开门。”他跌跌撞撞地去开门“,那个,对不起啊。”姚萍跟没看到陈显明一样,放下饭菜,给圆圆收拾好后,带圆圆出门了,没有搭理陈显明。

2016年6月,姚萍的男朋友因为几次劝姚萍不要再管陈显明失败,而与姚萍提出了分手,姚萍的母亲因为此事非常生气,对陈显明的怨恨更深了,气呼呼地要去找陈显明算账。可当见到失明的陈显明,看到家里的一切,姚母气消了一大半,陈显明从姚母口中得知姚萍为了照顾他,拒绝公司调她去济南的安排,忍受着外面“小三”是非的传言,为此男朋友刚刚和她分了手,顿时无地自容。

姚母跟陈显明哭诉道“:你也有女儿,你应该能体会我这当妈妈的感受吧?这么多年了,就算萍萍报恩,也该有个头吧,你不能这样绑架她,她该有自己的生活了。”陈显明知道几年来姚萍为自己付出很多,但他一直欺骗自己故意忽略,只想“厚颜无耻”一些,每天都能看到姚萍。如今姚萍的母亲说出这些,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想了很久,他决定跟姚萍好好谈谈,让她离开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寒暑秋冬:我守在你生命至暗处

陈显明提出这个想法时,姚萍有些意外,以为最近自己说了什么刺伤了陈显明“。不是,我明白你是为我好。”陈显明说道“,谢谢你在我最潦倒的时候帮助我,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姚萍还想说点什么,陈显明却好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吼道“:你快走吧!”“那你自己保重。”姚萍也有些恼怒,没想到自己会这样从陈显明家里离开,有点悲壮,还有些放不下。回想这几年的付出,她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也没有让陈显明振作起来。姚萍发了一条语音“:你打败了我的坚持。”

听到这句语音,陈显明抱着手机哭了,他这辈子最不想辜负的人就是姚萍。他知道不能再自暴自弃了,只有振作起来才对得起姚萍的付出。陈显明把病历和检查单全部整理出来,他发现在自己情绪平稳、生活规律的时候,他失明的频率就会减小,失明的时

间就会明显缩短。

从公司辞职后,有多个猎头为他推荐过公司,都被他拒绝了。这一次,他主动找了一家建筑公司,做了咨询顾问。重返职场,陈显明难以抗拒心里的恐惧,他很想听姚萍说“:不要勉强。”但他也记得姚萍说话时的失望,

他要让她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工作后,陈显明也格外注意爱惜自己。他专门去买了一台带语音控制和语言播报的智能手机,并将家里所有的电器插座换成了智能控制插座,跟手机APP连在一起,在眼睛好的时候,他也尝试着不用眼睛去操作手机接打电话、操作手机软件、控制家里的电器设备,渐渐地他能在语音控制和播报模式下,熟练地实现盲操作。

2016年8月,他又经历了一次短暂性的失明,但生活的自主,和通过语音处理文件,让他安然度过了5天的黑暗。原来“小确幸”并不那么难。

2017年4月底顺利拿到了“一级注册消防工程师”证书。陈显明又找回了当初的成就感,他特意请姚萍吃饭,告诉她,他已经接受了济南一家年薪30w+的公司的邀请,给圆圆也办理了转学,让姚萍放心。姚萍笑说“:那我可以放心去相亲了。”陈显明一抹笑意僵在脸上,说着“对,这样就对了”,心里却怅然若失。

饭局结束后,陈显明却迟迟没有离开“。爸爸,你喜欢姚阿姨吗?”古灵精怪的圆圆笑爸爸是个胆小鬼。陈显明才发现女儿已经这么大、这么懂事,而他和姚萍已永远不可能了。但搬到济南后,陈显明还是时常会想起姚萍。那天,他看到圆圆拿着手机“咯咯”笑,就知道女儿一定在和姚萍聊天,于是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姚阿姨找男朋友了吗?”圆圆瞟了爸爸一眼,让他自己去问。看陈显明没再说话,圆圆问爸爸“: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陈显明告诉女儿:如果他的病一年不复发,而且姚萍到那时还没有男友,他就去追。“真的吗?”圆圆兴奋地跳了起来,抱起手机跑回了自己房间。说完这话没多久,2017年9月,陈显明再次发病,这次几乎达到了失明的程度。长达一个星期的黑暗里,陈显明格外思念姚萍,也彻底断了追姚萍的念头。却没料到,一个甜美的光亮,正在不远处赶来……

那天,圆圆去上学后,陈显明接到公司打来的两通电话,询问他关于消防防火安全评估的问题。根据对方的描述,他准确地给出了判断,以及整改方式,聊了2个多小时。放下电话时,已经是上午10:30,听到闹 钟响了,陈显明摸索到门旁,拿起导盲棍,从容地出门了。小区里生鲜超市的老板都已经认识他了,麻利地给陈显明称了丝瓜、肉丝、鸡蛋、水果。拿到这些,陈显明又从容地回家,洗菜、切菜,还一边自言自语说:“丝瓜准备好和鸡蛋一组,肉丝准备好和青椒一组……”他是在准备女儿中午回家指导她做菜。突然,他听到一阵“嘤嘤”声,不知道谁在小声哭泣。陈显明下意识地转身,被一个温柔的怀抱抱住了。犹疑了几秒钟,陈显明鼻子一酸,也抱住了对方。姚萍不再隐瞒,告诉陈显明:其实她从未离开过他。那一晚,圆圆问爸爸敢不敢追姚萍,父女俩的每一句对话,圆圆都录了语音,从微信上传给了姚萍。正是因为有这份安全感,姚萍今天早上才赶到了济南,在圆圆上学去时,趁陈显明看不见悄悄进了屋。她想来照顾他,不止是为帮助他,也是为了成全自己。

从陈显明家离开,姚萍听从父母的意愿开始了漫长的相亲之路。但相了6个对象,她却总不能安然投入到一份感情。2017年初,和第6个男人见面后,对方对她很满意,甚至愿意等到她愿意结婚。可是姚萍的犹豫,让她再次与一段可能的感情擦身而过。提出不再见面时,那个男人告诉她“:你有放不下的人,何必自欺欺人呢?你不跟他结束,注定没法跟别人在一起。”姚萍这才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一千五百多天的相处,她和陈显明共同经历过战火、疾病、争执,她看过他意气风发、看过他舍身忘己、看过他消极沉迷,现在又看着他站起来,这不是能轻易割舍的感情。虽然没再去过陈显明家里,但她却始终放不下他,姚萍和圆圆结成了同盟,彼此保密。每一次陈显明发病时,圆圆叫的外卖,都是她亲手做好,送给圆圆的。

陈显明从不知道这些事,从前他不敢面对,是害怕会再次失去。但现在他知道,这是一份值得信赖的感情,他们早已经受住了考验。

得知美国在两伊战争之后对这种暂时性失明有较深的研究,并有手术成功的经验后,2017年11月,姚萍在同学的帮助下带陈显明到美国进行了手术,终于将陈显明头部血块清除。2017年圣诞节,在圆圆的祝福下,两人举办了甜蜜的婚礼。陈显明笑说:这是他对姚萍的报恩。而姚萍说:这一切都是命运对善良的回报。

姚萍和陈显明笑对风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