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琴高娃跨国分居30年:最爱凝望你的光彩

Zhiyin - - CONTENTS - □编辑/谈 琳

刘力菡浑身颤抖着听完曹婧讲述的一切,困意全无。经过再三考虑,曹方只能答应,让刘力菡回到济南,在刘东旺身边住一段日子。看到姐姐离开时的迫不及待,曹婧忽然醒悟,自己有多么令人厌恶。从前的那些小 瑟、抖机灵,现在想想都很恶毒,伶牙俐齿比起真诚,低级多了。

刘力菡走后,父母都埋怨曹婧,但她却不后悔说出了那番话。从网上,曹婧看到,中毒性脑病康复后,病人仍然需要多加锻炼,重型中毒者需要连续晨练3 ~6个月。曹婧每天早上5点不到就起床,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到洪山公园,跟公园里晨练的爷爷奶奶学习养生扩胸运动、太极拳。她还亲自讨教如何在运动中调节呼吸,增加脑部的供氧量。

几天后,曹婧到刘东旺家敲门,开门的正是刘力菡“。姐,你每天早上趁空气好,要锻炼30分钟,我教你好吗?”“你用不着这样。”刘力菡说道“。那件事,我真心不是故意的,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曹婧有点急了,她边说边冲进厨房,指着天然气管道说“:要不,我把命赔给你!”刘力菡还是没有回答。

那天,曹婧哭了一阵就走了,很久没来“骚扰”过刘力菡。直到2017年9月14日,刘力菡听见有人敲门,门外却没人,地上放着一个小笔记本。她翻开一看,是曹婧手画的“脑病康复操合集”,有五禽戏、铁布衫功、八段锦,一招一式都标注得明明白白,最后留言“:姐,你照顾好自己。”翻着这个笔记,看到从前那么嚣张跋扈的女孩,如今认真的样子,刘力菡的心一下湿润了。搬往徐州,不仅是对刘力菡的一个挑战,又何尝不是对曹婧的一个挑战?至于这次事件,曹婧自然不是故意的,这个傻丫头连自己都差点害死呢。

刘力菡给曹婧发了一条微信“:画得很丑,鉴定完毕。”这条信息救赎了曹婧,那心情,简直像闯了祸后被重新抱在怀里的小宠物“。姐,那去你家教我呗。”不到20分钟,曹婧就飞奔到刘东旺家,危难考验过的两姐妹,再见面又哭又笑。

10月国庆,刘力菡和曹婧一起回到徐州。一天,曹婧拿出一本自己画的漫画底稿,交给她,刘力菡一看,竟然取名叫“塑料姐妹花”。看到扉页上,曹婧写的那句“:塑料姐妹花,就是风吹不散、雨打不化、200年不降解的永生花。”刘力菡笑出来。

目前,在曹方的支持下,刘力菡正在全力编辑妹妹的“姐妹花”画册。她和曹婧都希望这本书,能把她们感悟到的姐妹亲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2017年12月3日,著名表演艺术家斯琴高娃主演的电影《天上的额吉》,在第四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荣获最佳艺术题材纪录作品奖。发表获奖感言时,斯琴高娃说“:我最感谢我的丈夫!没有他的理解支持,我不可能现在还奋战在演艺圈。”

1986年,斯琴高娃远嫁瑞士,与华裔音乐家陈亮声组建家庭。婚后,斯琴高娃常年在国内拍戏,夫妻俩开始了漫长的跨国分居生活。几十年间,他们在分居中相爱、守望,互相支撑对方的晚年……

重返国内拍戏:跨国婚姻在分居中守望

2000年10月,40集电视连续剧《大宅门》在北京怀柔影视基地开拍,斯琴高娃在戏中扮演女一号、二奶奶白文氏。因要从20多岁演到70多岁,斯琴高娃每天要拍20多场戏,两次累倒在片场。

10月18日,斯琴高娃拍一场从三楼楼梯滚下来的戏时,为追求逼真效果,她拒用替身,亲自完成这个高难的危险动作。早年斯琴高娃在演电影《归心似箭》时,因坠马导致左腿骨折。这次摔戏触发了老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