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大佬”竟是纯情女生:孟浪淘金致青春

Zhiyin - - CONTENTS - □编辑/戴志军

2017年12月中旬,武汉警方破获一起网络制售非法出版物的案件,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查获的非法出版物有40余种,18000,18000余册。这些非法出版物内容低俗,口味重、尺度大,其主要作者名叫“深海先生”。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该“先生”并非男人,而是一个名叫崔伊豆的在读女硕士!

一个前途无量的女研究生,是如何沦为制售非法出版物的犯罪嫌疑人的?

男友劈腿富家女:文学才女的失恋之痛

2014年4月底的一天晚上,武汉市一所高校的大一学生崔伊豆上床休息前,照例打开了手机QQ,一个网名为“不羁”的人发了条请求加为好友的信息。崔伊豆随手加了他。很快“,不羁”发来信息,对崔伊豆发表在博客上的文章赞不绝口“:好文采!”崔伊豆礼貌地回复对方“谢谢”,并配以微笑。

“有没有兴趣在写作上进行合作?”“不羁”问。崔伊豆问“不羁”怎么合作法“,不羁”称自己有一个很好的平台,点击量高的文章,除了流量分成外,还可以择时结集出版“。在我的平台上写稿可以赚大钱。”“不 羁”说“,不过,你得有点真本事才行。”崔伊豆怦然心动……

出生于1992年的崔伊豆是湖北省十堰市人,父母是农民,家境贫寒。2013年,崔伊豆考上大学后,申请了助学贷款。因为家里穷,崔伊豆多少有些自卑。她将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希望早日毕业,找份好的工作。同龄女生们喜爱的美食和漂亮衣服,崔伊豆不敢奢望。而爱情,更是想都不敢去想。但爱情偏偏还眷顾过崔伊豆。有天傍晚,崔伊豆路过学校的操场时,一只篮球朝她飞来,吓了她一跳。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不迭声地向她道歉“:同学,吓着你没?对不起啊!”见男生态度真诚,崔伊 豆忙说没事。两人相视一笑,就这样认识了。

男孩名叫刘灿,大三学生,崔伊豆的学长,也是十堰农村人,同样的家庭背景,让两人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并从此谈起了恋爱。

2014年春节回家后,崔伊豆与刘灿见了双方的父母。大家都认定他俩将来一定能成。想着结婚是迟早的事,他俩偷尝了禁果。

可春节返校没多久,在一家网络公司实习的刘灿,开始渐渐地疏远崔伊豆。3月底,他便绝情地提出分手。崔伊豆后来才得知,刘灿实习期间,认识了该公司一名武汉富二代女孩,并和她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权衡之下,刘灿果断地选择了富家女。

获悉内情,崔伊豆痛不欲生。沉浸在失恋痛苦中的崔伊豆,将自己的怨与恨发泄在了一篇篇文章中,并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中文专业的她,文笔细腻,受到了不少读者的热捧。

没想到,粉丝中竟然还有“不羁”这样的人,会提出合作赚钱的想法。想着自己之所以失恋,就是因没钱,如今既然机会送上门来,何不抓住它呢?

因此,当“不羁”提出合作的要求时,崔伊豆二话

没说便同意了“。不羁”给了她一个题目,让她先写一篇命题作文试试。

崔伊豆是个快枪手,她利用晚上自习的时间,引经据典,3个小时便宣告完工。可“不羁”看完后,却发来了一个流汗的表情,并说“:写得这么高雅,谁看?”崔伊豆不明就里“,不羁”索性挑明“:不带点‘颜色’,阅读量注定起不来。”说完,他发了几篇“样文”给她,要她学习。

那些“不羁”嘴里带“颜色”的文章,里面关于男欢女爱的描绘赤裸裸的,看得崔伊豆脸红心跳。原来“不羁”对文章的要求是这样的!她回复道“:你容我考虑考虑……”

崔伊豆所说的“考虑考虑”其实是婉拒的意思,她根本就不想写那种文章。可是,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她改变了主意。

5月初的一天,同学小蓉开生日Party,崔伊豆也在受邀请之列。那天,前来参加Party的同学,基本上都是自己开车过去的,唯有崔伊豆骑着单车。有嘴无遮拦的女生说“:伊豆,数你的坐骑最方便,不怕堵车。”现场除了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外,其他同学都大笑起来,崔伊豆窘得想钻地缝。

当晚,回宿舍后,崔伊豆主动联系上“不羁”:“上次说的合作,还算数吗?”“当然算数。“”不羁”说“。那我先试试吧。”崔伊豆回复道,对方立即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有色文章”成爆文“:腐文大佬”越陷越深

崔伊豆以“深海先生”为笔名的第一篇“带颜色”的文章,于2014年6月在“不羁”提供的账号里正式出炉。才华横溢的崔伊豆,将满腹诗书融入“腐文”(“腐文”原本指描写“男同”性爱的小说,本文特指一切带有露骨情色描写的文章)之中,令读者耳目一新。

不过,文章叫好不叫座。一天下来,点击量只有区区数百“。不羁”对崔伊豆说“:比第一篇有进步,但还是放得不够开。”崔伊豆说:“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就在崔伊豆想写却又写不出手的时候,另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她下定了决心。

那天,崔伊豆远在十堰的表妹打电话给她“:豆姐,姑妈(崔伊豆的母亲)病了,我们小地方查不出病因,你能否想点办法呀?”崔伊豆本想说“我能有什么办法”,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崔伊豆从辅导员与同学手里借了点钱,让母亲在武汉的医院做了检查。想着欠老师和同学们一屁股债,自己的生活也捉襟见肘,她欲哭无泪的同时,主 动找到了“不羁”:“我写,放开写!”

在“不羁”的指导下,崔伊豆真正意义的“腐文”终于面世了。厌烦了低水平性描写的读者,再读“深海先生”这种才华四溢的“腐文”,大喊过瘾,文章的点击量蹭蹭地往上蹿,成为当天的爆文。乐不可支的“不羁”兑现承诺,当晚就通过微信转给了崔伊豆1000元,称这是流量分成,同时鼓励她“:放得再开一点,钱会更多。”自己3个小时写篇文章,轻松赚了1000元,崔伊豆感慨不已。她这才想起,自己还没请教“不羁”的尊姓大名“。不羁”告诉崔伊豆,他叫鲁立新,在广州开公司。他坦承,这种稿件有点打法律的擦边球,只能写给特定的读者看。

拿着第一笔稿酬,崔伊豆为自己买了套垂涎已久的连衣裙。尝到甜头的崔伊豆,对鲁立新既信服又感激,她按照他的要求,充分发挥想象力,写得酣畅淋漓,连鲁立新这样的“老油条”都直呼看得受不了“。深海先生”也被圈内读者称为“腐文大佬”。

拿着赚来的钱,崔伊豆将债务还了,又还了一部分助学贷款。然后,她又买了一些新衣服和中高档化妆品。经过一番包装,她身上的“土腥味”渐渐远去,活脱脱地成了一个清新脱俗的都市女孩。

2016年5月初的一天,崔伊豆再次受邀参加小蓉的生日Party。这一次,她租了一辆宾利汽车前去赴会。此前那个奚落过她的女生,开的是辆吉利豪情,正巧停在宾利的旁边。崔伊豆捂着嘴笑道“:今天是小蓉的生日,咱给她来个‘双利临门’。”那名女生的尴尬之情掩饰不住。

报了昔日之辱的崔伊豆,虽然内心收获了短暂的快感,但痛快过后,她也有些焦虑。毕竟,写“腐文”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万一被人知晓,那面子可就丢大了。其间,她一度产生过金盆洗手的想法,可鲁立新劝她“:再写写吧,没事的。再说了,一旦入行,那就是圈内人啦。”崔伊豆纠结不已。

2016年底,崔伊豆开始备战硕士研究生的考试。那天,她在自习室常用的桌椅被其他同学占用了,正当她郁闷时,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站了起来,为她让座。崔伊豆感谢他的同时,不觉“咦”了一声:“是你呀!”男生愣了片刻,也笑了起来“:哦,你是上次参加小蓉生日Party的同学吧?”

两人走出自习室,热络地聊了起来。崔伊豆这才知道,大眼男孩名叫郝贵勇,电信系2013级的学生。此后,郝贵勇时不时到中文系来找崔伊豆,约她看电影,一起去图书馆看书……随着接触的深入,崔伊豆对郝贵勇的了解也加深了。郝贵勇的家在北京,父亲是

医生,母亲是一家电子公司的老板。学校里,围着他的女生一大群。可郝贵勇却偏偏对文静中带点淡淡的忧郁的崔伊豆感兴趣。

郝贵勇的心思,崔伊豆何尝感觉不到?可受过情伤的她迟迟不敢接招。

孟浪淘金致青春:黄粱梦碎悲情收场

这些无从排遣的苦闷,崔伊豆都一一变成了文字,融入了“腐文”之中。那天,鲁立新提议,将崔伊豆的文章进行二次开发,把这两年发表的“腐文”结集出版,赚取利润。崔伊豆同意了。就这样,崔伊豆的“腐文”,变成了一本本没有书号的图书,通过鲁立新的专有渠道,悄然地流入了市场。

2017年初,研究生考试结果公布,崔伊豆正式被本校录取为硕士研究生。那天,考上了电信系研究生的郝贵勇以庆祝为名,将崔伊豆单独约出,并正式告白“:豆豆,我爱你!”崔伊豆幽幽地说“: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哟。”崔伊豆说。她想,若哪一天郝贵勇得知了自己竟是一个靠写色情小说挣钱的“腐文大佬”,他还会爱她吗?

然而,郝贵勇却将崔伊豆的顾虑,当成了女生的矜持。他不由分说地抱住了她。躺在他温暖的怀中,崔伊豆激动、欣喜,却又莫名的忐忑。

获悉崔伊豆与郝贵勇恋爱了,知道她此前失恋经历的人都为她感到高兴,但也有个别女生妒火熊熊“:那个乡下姑娘竟和郝贵勇拍拖,真是不自量力。” “想嫁豪门想疯了吧……”这些非议传到崔伊豆的耳中,她生气的同时,也更加努力地写“腐文”,同时加大了将这些文章结集出版的力度。

又一个周末,郝贵勇约崔伊豆看电影,但崔伊豆当晚承诺鲁立新要写一篇“腐文”,尚未动笔。观影过程中,鲁立新的催稿微信一遍遍地发到了崔伊豆的手机上。电影还没结束,她便中途退场。郝贵勇只好叹着气,陪女友一起结束观影。送她到女生宿舍门口后,他说“:我的才女,什么时候让我拜读一下你的大作吧。”崔伊豆慌乱地回答“:都是些不入流的稿件,混点稿费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好在郝贵勇并未细究,此事算搪塞了过去。

经郝贵勇这么一问后,崔伊豆变得胆战心惊。她不敢想象,郝贵勇一旦发现那些下流的文章竟出自于他心爱的女友之手,内心的创伤会有多么巨大。

那晚,崔伊豆完成“腐文”并发给鲁立新后,以决绝的口吻,提出中止合作。见她态度坚决,鲁立新不好再勉强,但提出:将她最近的文章最后一次结集出版 后,合作便彻底结束。崔伊豆答应下来。

就在崔伊豆忙着与鲁立新将“腐文”结集出版并推向市场的同时,一场打击网络制售非法出版物的行动,在武汉警方的主导下,悄然拉开帷幕。

2017年8月初,武汉警方获取一条线索,一个笔名为“深海先生”的网络小说作者,通过一家网络工作室,售卖自己的小说。这些书籍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无书号,属于未经批准擅自出版的非法出版物。

2017年12月中旬,武汉警方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在武汉、广州与上海三地同时收网,抓获了鲁立新、崔伊豆等5人。鲁立新、崔伊豆等人对利用网络制售非法出版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尽管警方严守秘密,但消息还是很快传到了崔伊豆所在的学校。师生们得知平时学习成绩好、积极上进的崔伊豆,竟然是一个写“腐文”的“大佬”,个个惊诧不已。那些原本就嫉妒她与郝贵勇恋爱的女生,更是幸灾乐祸“:我说一个乡下女孩哪来那么多钱买新衣、租豪车,原来这钱挣得并不干净啊。”但更多的人则对崔伊豆给予深深的同情“:纵然她家庭条件差了一点,但好歹是个研究生啊,完全能够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自食其力,这是何苦呢?!”

最痛苦的莫过于郝贵勇了。在他眼里,女友一直是个上进、善良、纯情的女孩,与“腐文”哪会沾上半点边?可造化弄人“,纯情”与“腐文”偏偏就合体了。面对周围同学的非议,他痛苦不堪。

和郝贵勇同样苦痛的是崔伊豆。在看守所里,她想,假如时光能够倒流,自己绝对不会再如此糊涂。可时光不可逆转。如今,她只能以泪洗面。

2017年12月中旬,武汉警方依据《刑法》第225条规定,依法将涉嫌非法经营罪的崔伊豆、鲁立新等5人刑事拘留。此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 女主人公崔伊豆出身寒门,恋爱受挫,心态也因此而悄然发生变化,认为只要能够挣钱,可以不择手段。于是,她一边扮着清纯,一边写着“腐文”,最终身陷牢狱,可谓代价惨重。

网络时代,群雄逐鹿。为了吸引流量,一些人各种“大招”迭出,甚至不惜突破底线。这样做,虽然能够获取一时的名与利,但终将毁掉一生的声与誉。因为网络并非法外之地,只有建立在法律与道德基础上的内容,才能根植于读者心中,为自己赢得未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