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室魅影飘过,谁让你挡了我的升迁路!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你把德宪,还有蒋萍和韩田都叫过来。”当晚,当着四个孩子的面,李茹茹不无动情地说“:德宪,你爸爸离开我后,要不是你每天陪着我,我恐怕也没勇气活下去,可我这是用爱‘绑架’了你,耽误了你的学业和前途,把你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儿子,覆水难收,你爸要跟别人结婚,就随他吧,你以后别再为难他了,这一切都过去了,关键你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创业、留学、结婚,妈妈看着你把这些事一件件做好,就开心了。”高德宪含着眼泪说: “妈妈,我听你的话,这三件事,我样样都会做好,才不亏我的兄弟,还有蒋萍。”四个年轻人含泪互相注视,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希望。高德宪和父亲的心结逐渐解开,心情又变得阳光开朗。2017年春节,他和蒋萍、张京民、韩田一起去看望高宏亮,高宏亮百感交集,表示要支持儿子回英国继续完成中断的学业,蒋萍也可以去英国深造。另外,他还要支持张京民创业。

2017年7月,蒋萍研究生毕业,高德宪和她做好了去英国的打算,影楼的业务也交给了张京民和韩田。高德宪希望在去英国前,看到张京民和韩田结婚,他要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张京民于是将婚礼定在了国庆节,蒋萍陪着韩田去挑选婚纱。

2017年10月1日,张京民和韩田在南京情侣园举办了一场浪漫的户外婚礼,高德宪父母也前来出席,高德宪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他动情地说“:今天是我好兄弟张京民和他女友韩田的婚礼。3年前,如果不是张京民救了我,他和韩田仍会结婚,但今天站在这里主持的人不会是我,给韩田当伴娘的也不会是蒋萍。这3年来,我和我的哥哥张京民共同经历了很多,我得承认是他改变了我,他是个善良、质朴、真诚、重情的人,也是一个特别能干、对父母很有孝心的人。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我和蒋萍衷心祝福他和韩田白头偕老,同时也要感谢哥哥为我所做的一切,希望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也希望我和他一样成熟,让我们的这场缘分,变成一场人生的盛事,让我们共同收获一生的幸福!”

张京民激动地向高德宪表示感谢“:我来南京,是因为弟弟的情义相助。其实,我是个很自卑、胆小的人,要不是德宪一再鼓励我,我也不可能创业,我和韩田祝福他跟蒋萍去英国留学一路顺利,希望他们早点学成回国,也希望早点参加他们的婚礼,让我们共同白头偕老。”高德宪父母看着四个年轻人幸福开心的样子,眼里闪着泪花。

如今,高德宪和蒋萍正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留学,他要把中断的青春追回来,让生活重新燃烧。(因涉及隐私,高宏亮、李茹茹为化名)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打工仔”免费看

上集

2016年5月23日中午12时许,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接到一个叫胡振东的男人的报警电话,称其妻张晓芳突然失联。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张晓芳曾在赤峰市南山出现过,但警方和家属出动人员进行搜寻,并没有找到她。

3天后,张晓芳的尸体在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公园被发现,经警方认定,其为自杀。张晓芳生前是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主任,她工作业绩出众,家庭幸福,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选择自杀呢?

女上司春风得意时,有个副手在虎视眈眈

所有的事情,要从2015年12月29日那个清晨说起———

据胡振东回忆,那个清晨,他送刚在家休完病假的妻子张晓芳回到单位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上班。当时,张晓芳告诉他,上午要参加部门的例会。但是没等到下班时间,张晓芳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她下班,胡振东记得,妻子的声音当时很怪异。

接到妻子后,胡振东才从她的讲述中了解了一切。原来,上午张晓芳开完例会后,正准备推开办公室的门,突然看到一个诡异的身影正在往自己的水杯里倒东西。她定睛一看,此人是自己的副手———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副主任田继东。

田继东往自己杯里倒了什么?张晓芳心存疑惑,但并没有多想,也没有问他。她还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结果发现杯里水有苦味。张晓芳心里一凛,当即把水倒进一个空塑料瓶子里保存了起来,为了解自己的心疑,随后,张晓芳又两次去开水房换了水,但回来后并没有马上喝,而是一次去了 厕所,一次去了隔壁科室,结果回来后,仍然发现杯子里的水是苦的。刹那间,张晓芳汗毛直竖,她本能地把这次自己突然病倒与这杯诡异的水联系了起来。

45岁的张晓芳,出生于内蒙古赤峰市一个普通家庭。从医学院毕业后,她被分配到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担任医生。

2000年,张晓芳经人介绍认识了当地高校教师胡振东。

次年,爱情结晶胡晓波出生。生活和美,家庭幸福,在工作中一丝不苟,对原则问题分毫不让的张晓芳,一步步地被提拔成医院放射科主任。

也就是在半年前,张晓芳感觉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时常腿软发晕,她一直以为女人过了40岁,身体就会变差。但情况越来越严重,她不得不去北京、上海奔波求医,她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在,在外面治了一段时间后,她的症状减轻了。

但是让张晓芳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只要一回来上班,病马上就会复发,于是她不得不时常请病假。胡振东有时候也诧异:妻子每年都参加单位体检,且有锻炼习惯,怎会突然得病,还久治不愈?

回到家后,张晓芳将看见田继东往自己杯里倒东西的事告诉了丈夫,胡振东不解地问:“你得罪过他吗?”

“没有啊?他身体不好,每次请假我都批了啊,平时在办公室里也是有说有笑的。”

胡振东释然,对妻子说:“那就别乱想,也许你看花眼了也说不定。”张晓芳不置可否。而在两个月前,张晓芳曾感觉办公室里的水是甜的。据她的 同事回忆,那段时间,她的口角炎反复发作。不久,又开始暴瘦,双腿变细,以前穿的裤子,必须把皮带拉到最后一格才能穿上。再后来,张晓芳的病情恶化到不能上台阶,连走平地都不行了。而胡振东回忆道:妻子以前一向挨着枕头就睡着,但那段时间突然失眠,在床上辗转反侧。

被病症反复折磨的张晓芳,特意去北京协和医院门诊部检查,结果被检查为低钾血症,医生嘱咐其回家对症治疗。但同时,她身体又相继出现了骨质疏松,椎体多发性压缩骨折,腰1和胸7压缩骨折等症状。张晓芳心系工作,坚持回到本院接受治疗,同时寻找各种偏方,但仍不见好转。据张晓芳的同事们回忆“:主任那段时间发胖,但不是吃胖的那种,应该是药物导致的……”

张晓芳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考虑到自己担任部门主任一职,担心影响同事的年终绩效及职称评比,她只得边治疗边工作。据同事回忆,其间,张晓芳的病症仍不见缓解,持续低钾、低钙。更可怕的是,她的头发竟然像癌症化疗一样,全部掉光。

直到张晓芳发现田继东往自己水杯里倒东西,她才有所警觉。不只一次,张晓芳对丈夫说:“我还是怀疑田继东,我记得早在2014年3月份,我在办公室喝水时,就发现水杯里有苦味。当时觉得味道不对劲,还向同事咨询。同事还说我味觉出了问题,自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身体在走下坡路了。”

亲自录下投毒视频,女上司的三观毁了

在发现田继东往杯子里放东西的第二天———

2015年12月30日早晨8时许,

张晓芳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她尝了一口杯中的水,发现又是苦的,于是连忙将剩下的水倒入一饮料瓶里保存起来。更可怕的是,接连三天,她杯里的水都是苦的。

47岁的田继东是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的副主任,他1995年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01年到包头医学院临床医学科进修学习。与一直身体健康的张晓芳不同,田继东的身体一向不好。据田继东妻子胡静讲述,田继东患有糖尿病、甲亢,甲亢治愈后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平时会注射胰岛素,平时有随身携带其他治疗自身疾病的药物的习惯。正因为如此,张晓芳对他都很照顾,觉得一向体弱多病的田继东没有理由对自己投毒。但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杯子里苦味一直存在,于是她决定一探究竟。

2016年1月2日,张晓芳上班后,打开了手机录像模式,随后将手机放在办公室有透明玻璃的档案柜里,故意晾上一杯水后离开办公室,20分钟后,她回到办公室尝了一口水,发现是苦的。而手机录像清晰地记录了田继东轻轻进入其办公室,将水杯里的部分水倒入水池,随后用一长约10厘米的蓝色瓶子往其水杯里倒了些不明液体后离开。

1月3日,张晓芳再次采取同样模式试验,发现田继东仍在继续投放不明液体,张晓芳将一部分水保存了下来。对这一切,田继东浑然不觉。那段时间,张晓芳眼睛突然不好了。1月8日,由于白内障病情恶化,张晓芳在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做了左眼白内障手术。其间,同事还轮流为她打饭。

10天后,张晓芳出院,思来想去,在丈夫的鼓励下,到公安机关 报案,但警方表示需要更多的现场证据,并嘱咐她不要再喝田继东碰过的水。

2016年2月2日8时许,张晓芳再次倒了一杯水,然后将手机打开录像模式,放在档案柜里,她例行去开早会,散会后,她没立即回办公室。田继东离开约两分钟后又回来,与她谈论病休期放射科发生的事,还对张晓芳说:“你看起来病情好多了。”

张晓芳回办公室后,发现杯盖上小孔的方向和之前有异,她回看了手机录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张晓芳当即给红山区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打电话,警察到场后,带走了水杯和杯中的水。

自从警方带走杯子里的水后,张晓芳越发肯定心中的猜想。2016年3月19日8时许,张晓芳上班后,照例将手机放在办公室的档案柜里,打开录像模式,然后离开去开早会。开完早会,田继东离开。稍后,张晓芳亲眼看到,警察把田继东带走了。她再次回到办公室查看手机录像,发现的又是一个熟悉的画面:田继东把随身携带的一个蓝色小瓶里的液体倒进其水杯和暖壶里……张晓芳将手机录制的视频刻成光盘交给公安机关。

通过警方,张晓芳才知道,田继东偷偷给自己的饮用水中加的是地塞米松注射液、庆大霉素注射液等。张晓芳知道后,在办公室嚎啕大哭:从业二十余年,工作兢兢业业,科室业绩一向在全院遥遥领先,即便是有过工作上的争执,她也没想到田继东会这样对待自己。

一杯水逼死女上司,那个副手到底有多可怕

随着田继东的交代和案情的 进一步明朗,张晓芳才知道,她这个副手,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下了两年的药。

据田继东在看守所交代:他非常看不惯张晓芳,讨厌她的大嗓门,讨厌她比自己小却一直压在他的头上,还讨厌她当众对自己大吼大叫,让自己下不来台。

有一次,两人因为工作的问题大吵,最后惊动了院里,领导分别给他们做工作,事情才算平息下来。

这件事后,张晓芳睡一觉就忘了,对他一如既往,但田继东却记在了心里。

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有了给她下药的念头。

起初,为了保险起见,田继东先后使用矿泉水瓶和雪碧饮料瓶,配制了若干毫升地塞米松注射液,再加上约100克白糖,趁张晓芳不注意,倒进她的水杯里,所以张晓芳感觉喝的水是甜的。见她喝完后没有太大反应,田继东又将地塞米松注射液里面,加上若干支庆大霉素注射液,每支2毫升,同样用白糖溶化,再加上少量的水。随后,他将配好的混合液放在放射科登记室铁皮柜里。

因放射科每天8时都开早会,所以他都是开完早会后,趁张晓芳还在会议室时,到她的办公室,把配好的液体倒入她喝水用的杯子里。他从医多年,当然知道这两种注射液体喝进人体后,会对人体产生损害,且副作用极大,所以每次都控制住量,这样不会马上出现问题。田继东供述,他这么做,只是想让张晓芳发觉身体不好后,离开工作岗位。

根据医院和警方鉴定,长期使用地塞米松的副作用是:体重增加、下肢浮肿、易出血倾向、肱或股骨头缺血性坏死、骨质疏松

及骨折、肌无力、肌萎缩、胃肠道刺激、消化性溃疡或穿孔、白内障、糖尿病加重等。同时,患者可出现精神症状。

而我们通过张晓芳多方求医后的诊断也能看出,在其去世前,健康状况已全面崩塌。赤峰市第二人民医院在对张晓芳的病例上显示,张晓芳去世前,已罹患肝囊肿、左眼白内障、糖尿病、右肩肱骨头内灶性囊变、关节腔积液等近20种疾病,病因或由田继东投毒所致。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以及北京协和医院的住院病案和诊断证明书证实,除上述疾病,张晓芳还患有垂体微腺瘤、血脂紊乱、脂肪肝等近20种病。

张晓芳从医多年,深知患上其中任何一种病,都会将一个正常人渐渐吞噬。她每天需要吃二十余种药物来治疗,不仅花费巨大,各种疼痛和行动不便,也令这个好强的女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与无助。据张晓芳的同事介绍,张晓芳业务能力超强,但田继东被抓后,她开始怀疑人生,怀疑人性,整个人无精打采。

同事们为了避免刺激到她,总是刻意保持距离。本来爱说爱笑的张晓芳,在办公室愈发沉默,她再也不愿跟同事来往,甚至对喝水产生恐惧。

2016年4月,关于清华女学生铊中毒的事件再次刷屏网络。张晓芳每天在微博上关注着最新的进展,魂不守舍。有时,她半夜从梦中惊醒,口中还大喊:“不要害我不要害我……”

5月23日中午11点左右,胡振东接到妻子电话:“我不回家吃饭,想在办公室休息。”随后,张晓芳关闭了手机。

中午12点左右,越想越不对 劲的胡振东前往医院去找妻子,发现张晓芳根本不在办公室。胡振东慌了,他马上报案。

3天后。张晓芳的尸体在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公园被发现,警方同时还发现了一张“核磁共振检查注意事项”字样的纸片,和一本标有“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门(急)诊病理手册”(病历本)。

经法医鉴定,张晓芳胃内容液、尿液、血液中均检出艾司唑仑成分,血液中,该药物的含量为中毒量的五倍,从而判断张晓芳是服用艾司唑仑自杀的。

2016年8月,内蒙古赤峰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田继东提出起诉,同时,胡振东也向田继东提出了相关的民事赔偿。

10月,内蒙古赤峰市法院对田继东案进行了审判。庭审中,田继东及辩护人提出,其没有杀死张晓芳的故意,该行为是伤害行为,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未遂),不应追究刑事责任,或免予刑事处罚。而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晓芳是因饮用田继东下药的水后,健康状况恶化,才服用艾司唑仑自杀。

2017年4月,内蒙古赤峰市人民法院对该案件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田继东与被害人张晓芳因工作关系产生矛盾后,故意非法剥夺张某的生命,致张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田继东已着手实施犯罪,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张晓芳因饮用田继东投放的地塞米松混合液体的水后,导致健康状况恶化,后服用艾司唑仑自杀。判处田继东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振东经济损失4821元。

宣判后,田继东以“主观没有 害死张晓芳的故意”、“没有证据证明其行为对张晓芳造成伤害结果”等为由,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根据鉴定机构依据张晓芳的体检报告、住院病历、检验检查报告和对病人活体检查等,均可论证张晓芳具有长期大量摄入地塞米松的外源条件,与案件待证事实具有客观的关联性。法院对田继东的上诉意见均不予采纳。2017年12月25日,内蒙古高院二审裁定,驳回田继东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刊记者在采访时得知,此时,距离案件过去1年7个月,虽然凶手已经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受害人全家仍沉浸在失去张晓芳的悲痛里。张晓芳的父母甚至因悲痛病倒在床。而田继东的妻子胡静,也因为丈夫的卑劣行径无法与周围人相处,于是搬离了原有的居所,不与熟人联络。

[编后] 作为相处几十年的同事,在工作中难免有摩擦,也有可能造成升迁困难。但如田继东这般心生怨恨,继而长期投毒的,却少之又少。张晓芳作为部门领导,办事雷厉风行,田继东看不惯女上司的性格无可厚非,大可以与张晓芳沟通,或者调到其他医院,甚至可以辞职,千万条路可以选,他偏偏选择了一条毁他人也毁自己的路。而内心的恶魔一旦激活,便再也关闭不了。此案也告诫所有在职场上打拼的人,江湖上飘,要平衡好与同事之间关系,职位、职称、收入、权力,其实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浮云,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珍惜,比如自由、家人。

(因可以理解的

原因,本文张晓芳为化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