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仇人”?车祸“疑云”搅乱两家人(上)

Zhiyin - - 目录 -

北京女子范虹的丈夫魏军,一次搭乘同事李海林的顺风车回家,结果不幸发生车祸去世。李海林为此要赔偿42万元“。逼债”过程中,范虹看到了李海林的宽厚与担当,最后竟与“杀夫凶手”李海林相爱了。这下,范虹的公公魏国章不干了,他坚持认为儿子死于范虹与李海林的车祸谋杀,并向公安机关报警,疯狂对两人造谣中伤。一时间,昔日的亲人关系势同水火!在重重压力下,范虹和李海林能走到一起吗?他们未来的命运又会如何?

“好意同乘”引发车祸,逼债女爱上“杀夫凶手”

2014年9月17日下午,范虹与丈夫魏军赶到北京市大兴区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因魏军没带结婚证,离婚没有办成。范虹指责丈夫“:昨晚我还提醒你,要带齐相关证件,我看你是故意拖着不离!”魏军一声冷笑“:谁说我不想离?只是出门太匆忙,忘了带结婚证。“”明天再来离!”范虹丢下这句话,愤愤冲出民政局……

范虹1980年出生于北京市,北京工业大学毕业,是地铁公司的管理人员。大她1岁的魏军也是北京人,在某建筑集团上班。儿子宇宇2005年降生。因买不起房子,范虹一家与公婆合住在大兴区一套110平米的三居室里。三代人原本相安无事,但随着魏母2012年突发心梗离世,这个平静之家风云渐起。

老伴去世半年后,魏国章与一个50多岁的离异女人产生了感情。2013年6月,他向儿子儿媳提出再婚。范虹坚决反对“:那个女人比你小10多岁,你以为她会真爱你吗?还不是看中你名下房产和每月3000多元的退休金!”担心公公偷偷领证结婚,范虹将他的户口簿藏了起来,翁媳俩为此冲突频起。

儿媳是外人,儿子可是自己生的。于是魏国章经常在魏军面前,诉说单身老年男人的孤独和不易,并搬出健康专家的理论“:丧偶老人寿命平均比婚内老人短6到10岁。如果你想让我多活几年,就别阻止我成家。”魏军原本也反对父亲再婚,但经不住父亲的老泪与煽动,他开始支持父亲。范虹为逼丈夫与自己结盟,赌气以离婚相要挟。魏军根本不想分开,故意不带结婚证去办离婚……

范虹在民政局前面的公交车站等车时,魏军讨好地凑到妻子身边。不久,天突降暴雨,公交车迟迟不来。魏军连拦5辆出租车,没有一辆停下来。就在这时,一辆黑色捷达“嘎”的一声停在他们面前。魏军的同事李海林摇下车窗问“:你们怎么在这儿等车啊?”担心家丑外扬,魏军随口撒谎“:我一颗牙松了,在这边看牙医。下雨不好打车,我们搭你顺风车回家怎么样?”李海林欣然应允。魏军坐到副驾驶座位上,范

虹独坐后排。

因暴雨模糊了视线,加上车速偏快,轿车途经南五环时,重重地撞到

了桥栏杆上。魏军未系安全带,从车窗飞了出去。范虹与李海林连人带车翻进路边道沟里。李海林挣扎着拨打122求救,交警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将3人送往医院。结果范虹与李海林只受了轻微伤,魏军却因失血过多,抢救

无效身亡。

儿子悲惨离世,撕裂了魏国章的心,范虹也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中。料理完后事,魏国章撺掇儿媳,两人向李海林索赔110万元。为摆脱纠缠,李海林请求法院进行司法调解。法院工作人员向李海林解释“:你好心送他们回家,在法律上属于‘好意同乘’,虽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必须承担民事赔偿。”经工作人员多次调解,2014年11月,双方达成赔偿意向:李海林赔偿范虹、魏国章和宇宇丧葬费、抚恤金、医疗费等共计42万元,分3年付清。

这场车祸粉碎了范虹一家的幸福,也改写了李海林的人生。时年37岁的李海林也是北京人,是单位的工程师。李妻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坚决要求离婚。12月9日,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为弥补愧疚,李海林主动将按揭婚房分割给前妻,轿车和6万元存款归他所有,8岁的女儿跟随前妻生活,他每月给付女儿1600元生活费。

两个月后,李海林将捷达轿车以4万元低价处理,连同6万元离婚分割款,一并交给范虹。此时,魏国章因悲痛过度无心思再婚,与女方断绝了往来。为抚平公公内心创痛,范虹将10万元悉数交给了公公。魏国章将此款存成定期,承诺将来全部留给孙子。

2015年2月,魏国章了解到,很多肇事者在赔付第一笔钱后就设法逃债,有的甚至隐姓埋名躲到外地。他提醒儿媳“:3年太长了,必须让李海林尽快还钱。”在公公催促下,3月4日,范虹赶过去逼债。

离婚后,李海林挤进父母家。李家父母的房子只有57平米,李海林晚上睡在阁楼里。面对范虹上门逼债,两位老人不仅没表现出敌意,反而拿出糕点招待她。李母还连声道歉,说自己的儿子毁了范虹的幸福。这是个善良、有教养的人家!范虹的心不由一暖。

李海林交给范虹一张银行卡“:里面有8000元,先还给你。请放心,我不会赖账。”半年不见,李海林又黑又瘦,两鬓竟有了白发。范虹随口问“: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李海林摇摇头“:睡眠不足累的。”原来,为早日还清赔偿金,李海林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和双休日去一家冷库打工,每天只睡4个小时。

范虹骨子里的悲悯被激发“:别太累了,注意休息,这钱你先改善生活。”回家路上,范虹眼里噙满泪水:自己的幸福被打碎,李海林的人生也坠入黑暗!当初是丈夫主动要搭他的车……范虹心里有些不安。

见儿媳没追回一分钱,魏国章脸色铁青。他打算亲自出马逼债。范虹劝公公“:您年纪大了,就别为此事奔波了。”魏国章也不愿面对“杀儿凶手”,答应了。 为让公公放心,此后范虹常过去逼债,但每次只是象征性地在李海林住处周围转到天黑才回家。范虹的善良、包容,在李海林心里荡起柔波……

丈夫去世后,范虹觉得再与公公住在一起很别扭,准备回娘家住。但范虹的父亲早年去世,妈妈与儿子儿媳挤在一套两居室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而且宇宇从小跟随爷爷长大,非要跟妈妈和爷爷同住。加上宇宇学校离家近,上学方便,范虹不想儿子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跑。魏国章也一再说,我离不开我孙子,这家这么大,咋就住不下你们娘儿俩?思量再三,范虹只得带着儿子继续与公公住在一起。

魏军走了,范虹将感情寄托在宠物狗身上。她将小狗取名军军,夜里经常与“他”对话。这年6月,军军走失了,范虹晚上寻找时跌进电缆井,导致左腿骨折。两天后,范虹接到李海林电话“:我凑了3万元,想还给你。”范虹说自己住院了,等出院再说。谁知李海林当天就赶到医院送钱。得知范虹与“军军”的故事及受伤经过,李海林五味杂陈。

范虹住院期间,李海林经常避开魏国章,带着负罪心理来病房照顾她:他给范虹打饭,搀扶她上下楼检查;范虹输液时,他查看吊瓶药液是否超过警戒线……刚开始范虹很抵触;时间一长,她被李海林的善良、细腻感动了,常侧耳听走廊的脚步声,盼他早早来病房。渐渐地,温暖情愫在范虹的心中流淌……

范虹出院时,李海林鼓足勇气问“:单身太不容易了,咱们抱团取暖好吗?”范虹黯然神伤“:我老公死在你手里,我们可能吗?”说完含泪离去。

自从魏军去世,范虹明显感觉公公对自己有了戒备。单身的孤寂,抚养儿子的艰辛,让她格外渴望有双臂膀依靠。逼债过程中,范虹见证了李海林的坚强、隐忍和担当,内心的坚冰渐渐融化。9月15日,她给李海林发微信“:你我都是不幸的人,让两个不幸的人一起创造幸福好吗?”李海林秒复“:我愿意,这是我听到的最动人的情话。”一个是死者妻子,一个是“杀夫凶手”,两个最不可能的人,就这样相爱了!

抱遗像大闹婚礼现场,失独老人在家莫名自杀

得知女儿与李海林相爱,范母忧心忡忡“:你爱谁不好,为啥偏要爱李海林?要是你公公知道了,肯定会生出是非来。”范虹的心沉甸甸的。

担心魏国章窥破恋情,范虹在公公面前瞒得滴水不漏。魏国章提起李海林,她总是一副冷漠、厌恶的表情。为麻痹公公,车祸发生一年多后,范虹陆陆续续从李海林手里要回了15万元,她将这些钱全交给了公

公。魏国章对儿媳的逼债进度还算满意,只是做梦也没想到,范虹会爱上他最痛恨的“杀子凶手”……

2015年10月21日,范虹出门逼债,直到晚上9点还没回家。魏国章担心儿媳带钱不安全,便下楼去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接她。昏黄路灯下,那不可思议的一幕灼痛了他的双眼:只见李海林用电动自行车载着范虹停在公交车站,范虹下车后,李海林亲昵地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范虹脸颊浮现出甜蜜笑容。儿媳怎会与“杀夫凶手”如此暧昧?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回到家,魏国章质问儿媳“:你跟姓李的是怎么回事?”范虹慌乱地望着公公“:怎么了?你不是让我去逼债吗?”魏国章愤怒地说出了自己在车站看到的一幕,希望范虹给自己一个合理解释。见秘密曝光,范虹公开了与李海林的恋情。魏国章一掌拍在桌子上“:荒唐!你跟他在一起,对得起死去的魏军吗?你想过我的心理感受吗?”“李海林是好心载我们回家,那场车祸纯属意外。事故发生后,人家积极赔付,我们为啥还要把他当仇人呢?”魏国章阴着脸吼道“:你可以找任何男人,唯独不能找李海林!我不能容忍杀我儿子的凶手当我孙子的继父。”

激烈争吵声惊动了在书房写作业的宇宇。他探出头,皱眉问“:吵什么?还让不让人写作业?”担心宇宇幼小心灵受伤害,翁媳俩同时熄火。魏国章回到房间,不由得老泪纵横:范虹只是自己的儿媳,儿子走了,拴儿媳的纽带就断了,自己没权利干涉她的个人问题。要是范虹真的与李海林结婚了,那将是自己心里永远解不开的结!魏国章纠结得一夜未眠……

次日上午,范虹去公司上班,宇宇也上学了,家里只剩下魏国章一个人。孤独与纠结中,他疯狂想念儿子,便从抽屉里翻出相册,边看魏军的照片边流泪。突然,一张郊游照片刺痛了魏国章的神经:只见樱花树下站着3个人,分别是儿子、范虹与李海林。范虹站在中间,脑袋反而与李海林挨得更近一些。难道车祸前两人就好上了?魏国章越想越觉得:儿子车祸去世,是 范虹与李海林精心策划的一场惊天谋杀!

决不能让儿子死得不明不白!2015年11月,魏国章向大兴公安分局报警,声称魏军是死于范虹与李海林的车祸谋杀。警方随即传讯两人,范虹与李海林大呼冤枉。魏军在世时,范虹与李海林仅见过两次面,还是在他们同事一起出去郊游的时候,那张照片就是那个时候拍的,此后再无交集。哪里扯得上婚外情?紧接着,办案民警分别走访了李海林与范虹的同事、朋友及单位领导,并调取当年事发路段的监控录像……一切迹象表明,范虹与李海林都洁身自好,且车祸也纯属意外事故。因证据不足,警方没有立案。

公公的诬陷,成了范虹与魏国章关系的分水岭。如果说此前她还将魏国章当长辈,心存一份亲情;那么现在范虹则将他当眼中钉!此后虽同处一个屋檐下,但范虹对魏国章冷若冰霜;双休日,她宁可带儿子去外面吃快餐,也不愿在家与魏国章同桌就餐。与李海林交往,范虹也不再避讳:她当着魏国章的面,给李海林打亲昵电话,并公开将他送的礼物带回家。每月还有一两个晚上,范虹会在李海林家过夜……

范虹的挑衅,激起了魏国章更大的愤怒和报复。这位悲情的失独单身老人,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拆散范虹和李海林,让他们身败名裂!11月10日,魏国章赶到范虹的公司,挨个办公室对儿媳进行造谣中伤。他污蔑范虹不守妇道,背着丈夫与李海林搞婚外情;儿子死得不明不白,他怀疑是范虹与李海林联手制造的车祸谋杀……不明真相的同事震惊了!他们没想到范虹如此龌龊、歹毒,渐渐开始鄙视她、孤立她,并在工作中给她设置障碍。

半个月后,范虹受不了一位同事的羞辱,与对方发生冲突。公司领导将板子全打到范虹身上,借口她影响公司声誉,对范虹实施停职半年的处罚。范虹每月只能拿700元生活费,被迫去一家超市打工。

与此同时,魏国章又来到李海林的工作单位,编造谎言诽谤他。他说李海林破坏儿子婚姻,蓄意制造车祸置儿子于死地,并将那张具有“特殊意义”的照片打印了20多份,张贴在每个办公室门口。李海林气得浑身哆嗦,愤怒地将魏国章赶出了公司。领导和同事半信半疑,但还是对李海林有了看法。很快,李海林从技术部被调到后勤部,收入锐减。

魏国章的疯狂造谣中伤,不仅没将范虹与李海林拆散,反而坚定了他们走到一起的决心。2016年2月6日,两人在大兴区一家酒店低调完婚。为避免刺激魏国章,范虹与李海林只邀请双方父母和亲人到场祝贺。中午12点,大家在酒店吃饭时,魏国章带着侄子、

魏国章发病前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