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儿割皮救父,那点痛算什么

Zhiyin - - NEWS - 编辑/刘彩华

父亲全身90%面积烧伤,家里人相继为他植皮,在仍然不够的情况下,13,13岁的湖北襄阳男孩王子豪主动站出来,坚定地说“:我来救爸爸!”就这样,年幼的王子豪走进手术室,将自己身上的皮肤割下来救父亲,一次不够,再割一次……王子豪的大孝精神传遍荆楚大地,2018,2018年1月,他光荣地入围2017感动中国推荐人物名单,成为湖北唯一一位入选人物,也是年龄最小的候选人。

父亲重度烧伤,腼腆少年要救父

2003年10月王子豪出生在湖北省枣阳市,后来父亲王开久在襄阳找了份新工作,于是全家来到古城襄阳。王开久工作非常忙,大多数时候都是妈妈李玲照顾他。王子豪从小很孝顺,每天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后,就帮着妈妈做饭,等爸爸回来,一家人聚在一起,聊聊各自一天的工作、学习,好不温馨。

三口之家幸福的小日子在2016年10月4日戛然而止。那天,李玲在家休息,刚把家里收拾妥 当,电话骤然响起。电话是王开久的同事打来的,对方声音低沉地说“:嫂子,王哥出了点意外,已经从襄阳医院被转送到武汉的医院。您收拾一下,我们马上来接您,一起去武汉。”

李玲“啊”的一声,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她不敢往下想。她赶紧收拾一下,并打电话叫来了公婆,让他们帮忙照顾王子豪,随即坐车来到武汉。

在武汉市第三医院重症监护室,李玲看到丈夫插着呼吸机和各种医疗管,全身缠着纱布,静静躺在那,她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王开久的同事告诉她,王开久在工作中突发意外,造成严重烧伤。医生告诉她:王开久全身90%的面积被严重烧伤,随时有生命危险……李玲眼前发黑差点晕倒。丈夫是这个家的天,现在可怎么办啊?

担心丈夫的病情,李玲在重症监护室外守着。王 开久伤情危急,抢救每天都在上演。医生需要切开烧伤的皮肤降低肢体坏死风险;把烧掉的肉全部清理掉,防止感染……

李玲到武汉后,委托同学帮忙照顾王子豪。起初大家都担心影响王子豪的学习,想办法瞒着他,可是懂事的王子豪一次次给李玲打电话“,我爸咋样了?妈妈,你告诉我实话。”架不住儿子一遍遍焦急的询问,李玲只好告诉了王子豪实情。电话这头的王子豪直抹泪,让妈妈在武汉好好照顾爸爸,他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好在经过10天的抢救,王开久活了过来,可因为大面积的烧伤,必须要进行植皮治疗。全身上下只有头部10%的皮肤完好,自体皮肤移植根本不可能。倒是可以考虑猪皮,但效果不好,购买人造皮价格又高昂,医生建议:最好从直系亲属身上取皮移植。

得知这个消息,李玲和王开久的哥哥商量后,对方说“:把我的皮肤给他吧。”李玲非常感激。随后,王开久的哥哥来到武汉三医院,取了其背部二分之一的皮肤捐给了弟弟。移植皮肤存活率非常高,手术很成功。

好消息传到襄阳,王子豪也为爸爸高兴,他吵着要去武汉见爸爸。李玲告诉他,爸爸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去了也只能隔着玻璃见面。李玲让他安心学习,等爸爸病好了再去,王子豪答应了。

原以为有了哥哥捐助的皮肤,王开久表面烧伤的地方会慢慢修复,可很快,医生告诉他们:由于病人烧伤面积过大,后续还需要大量植皮,而且不能拖太久。王开久的父亲当时身体有恙,不适合取皮;王开久的哥哥刚取了一大块,身体还在恢复中。怎么办?李玲一筹莫展。

王子豪时刻都关注着爸爸的病情,亲人们的议论和担忧,他都听在耳朵里。他偷偷用手机百度皮肤移植方面的资讯,得知直系亲属的皮肤可以移植后,他对李玲说“:妈妈,我捐皮肤给爸爸吧!”

李玲当即反对“:不行,你还这么小,别瞎说,好好学习,爸爸的事我们会想办法的。”捐助过皮肤的王子豪大伯知道后也制止道“:取皮时非常疼,你受不了的,而且还要留下后遗症,你这么小的娃子就不要胡说八道了。”王子豪丝毫没有退缩,他说“:取我身上一块皮就能救爸爸,再疼我也能忍受。”

李玲断然拒绝,她说“:你现在刚上初中,学业繁忙,取皮后要住院,耽误课程不说,还会留下疤痕……”王子豪打断妈妈的话,他说“:妈妈,你别再劝了,课落下了可以补回来,我查过,皮肤割了还会长出来,我只有一个爸爸,我不救谁来救他!”看着平时腼腆的儿子这一次如此冷静而坚定,最终李玲抹着泪点头同意了。

2016年12月2日上午,刚上初二的王子豪向学校请了假后,在妈妈李玲的带领下,来到武汉,为割皮做准备。手术前,医生详细地对他说了手术的过程和风险“:取皮要忍受巨大的痛苦,有可能会留疤痕……你可以吗?”王子豪点点头“,只要能救我爸爸,我愿意。”医生们钦佩这个小男孩的勇气,纷纷表示会尽最大努力,减轻孩子的痛苦。

手术那天,医生将父子俩安置在相邻的两间手术室。王子豪剃光了头,被送到其中一间手术室。在全身麻醉前,王子豪的心里非常紧张,那是他第一次进 手术室,他害怕地流下了眼泪。医护人员在一旁不停地安慰、鼓励他,让他恐惧情绪得到缓释。闭上眼,王子豪心里想着能够救爸爸,他就感觉也没那么害怕。

全麻后,王子豪渐渐失去了知觉。医生们利用先进的取皮仪器,将子豪整块头皮取了下来。从王子豪身上取下来的皮肤被人送到隔壁手术室,再一点点小心地移植到王开久的后背……

几个小时后,还在昏睡中的王子豪被护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此时的他头部被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身上还插着氧气管……李玲看到儿子后,心疼得无法呼吸,随即别过头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作为母亲,她多么希望替儿子承受这一切啊。

麻药的药性消失,王子豪醒来了。他看见妈妈后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手术成功吗?”李玲鼻子一酸,流着泪点头“。孩子,非常成功,你还好吗?”王子豪使劲扬了下嘴角,想做出微笑的表情,无奈头皮疼痛让他只能面部抽动一下,他抬了抬手,做了个V字手势。

取皮后的第一个晚上,王子豪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头稍微一动,就像有无数钢针扎在头上。手术后,李玲一直守在他身旁。王子豪知道妈妈这段时间非常累,他不想让妈妈担心,懂事的他尽量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可只要妈妈离开,他就疼得双拳紧握,上下牙齿紧紧咬在一起。

疼,太疼了!躺在床上的王子豪终于理解在课堂上老师讲的“切肤之痛”这个成语是什么感觉了。白天,不停有人来看他,加上不想让妈妈担心,他还能忍住。可是到了晚上,头部的“钢针”就像被一个恶魔拿着铁锤子,在他的头部敲击,向他的体内不断地扎入,扎入。痛苦中的王子豪就幻想自己是孙悟空,是金刚铁臂之躯,他在心底默念:你伤不了我,不疼不疼。恍惚中又仿佛自己在老君的炼丹炉里,被火焰灼身,依然不屈!慢慢地,王子豪击退了恶魔,疼痛减轻,他睡着了。可没睡一会,恶魔再次发起了进攻……

许多个夜晚,他在疼痛中睡去,又在疼痛中醒来,衣服汗湿了又干。一天,护士换床单被套的时候,李玲发现王子豪床单的两边被抠得都快破了,那就是两只手放置的位置。原来王子豪疼痛的时候,就紧紧抓住床单,硬生生快把那个地方抓破了。李玲哭着对儿子说“:孩子,你要是疼,就哭出来吧。”王子豪轻轻地说“:妈妈,不疼,只要爸爸能够好起来,我这点疼不算什么。”

最疼的时候是换药,当医生一层层揭开纱布,王子豪感觉头皮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揭开,那种刺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大叫。担心自己疼痛喊叫声惊扰旁

人,他让妈妈给自己拿条毛巾,塞到嘴里。多么懂事的孩子,他才13岁啊!李玲在一旁早就自责内疚,哭得泪如雨下。

对于让孩子割皮这件事,她一直没有告诉丈夫王开久。她知道,王子豪是丈夫的心头肉,他宁可自己受尽折磨,也不愿儿子遭这么大的罪。

取皮手术后一个星期,疼痛感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新皮肤长出时的奇痒难忍。王子豪感觉有千万条小虫在头顶爬,他哭着求妈妈李玲“:妈妈,你帮我挠挠吧,求求你了,太痒了。”可哪里能挠呢?李玲只能是用手不停在他的身上轻轻抚摸;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王子豪就拿手掐自己的腿,这样感觉不那么痒了……看着儿子身上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李玲心疼直掉泪。

时间一天天过去,看着儿子光秃秃的头顶,李玲很着急,尽管医生一再解释“:我们取皮不会伤到毛囊,放心吧,头发会长出来的。”李玲还是不放心,见此,王子豪安慰妈妈“:妈妈,你看我像不像小孟非?”看着儿子调皮的样子,李玲笑了笑,转身进卫生间后,她忍不住再次落泪。

上初二后,学习压力加大,难度加深,王子豪担心掉了课,成绩会下降。要强的他很着急,在医院休养了十天后,王子豪就吵着要出院回学校上课。经过医生检查,王子豪的头部恢复不错,新的皮肤也渐渐长出来,密密匝匝的头发也冒了出来,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同意他回家上学了。

没多久,王开久做了第三次亲属植皮,这次是王开久的哥哥再次站出来,捐出了整个头皮;第四次是王开久的爸爸,也捐出了头皮。经过亲人们接力捐献 皮肤,王开久的情况越来越好,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时,医生告诉他们,王开久的腋窝两侧仍需要植皮,时间要快,再晚点就难以痊愈。家里的亲人都已经献出了他们的皮肤,再去哪里找人给王开久捐献皮肤呢?李玲愁得吃不下睡不着。

王子豪得知后,向李玲提出“:妈妈,再用我的皮吧!医生说了,我年龄小,恢复快。”想起第一次割皮后儿子被疼痛折磨的样子,李玲坚决地摇头,她说“:我会想办法的,你不要管了。”懂事的王子豪知道妈妈哪里有什么办法啊,为了让妈妈同意他再次割皮,王子豪每天缠着李玲央求。看着儿子头皮恢复不错,加上丈夫病情紧急,再不移植新皮肤,就会错失了最佳治疗期,她只好含着泪答应了。

2017年1月11日,期末考试结束,王子豪再次来到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为父亲第二次捐皮。

二次割皮救父,稚子孝心感动中国

得知王子豪要再次给爸爸割皮后,王开久的主治医生栾夏刚钦佩地说“:割皮的疼痛一般人在尝试一次后,就不敢再试第二次。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要再次为爸爸割皮。”医生们对王子豪身体的皮肤经过研究后决定,继续取其头部皮肤。因为上一次割皮,取的很薄的一层,新的皮肤已经长出来;其次,头部的疤痕会被长出的头发遮盖,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孩子成年后生活上的困扰。

第二次手术那天,王子豪非常淡定,没有第一次那么害怕了。虽然疼痛依旧,但坚强的他早已学会承受。手术后,他和妈妈开玩笑“:这一次给我买个漂亮点的帽子吧!”李玲抹了把泪,笑着点头同意。

亲人们的皮肤在王开久身体上慢慢生根生长,5个月后,他终于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

王开久并不知道自己的这块皮肤竟是从儿子身上割取的。移植后,新长的皮肤很痒,像千万只虫咬噬一般,瘙痒难忍。偶尔他会控制不住,轻轻蹭一下,可是一蹭,移植上去的皮肤就有可能掉下来,李玲看见后着急不已。一天,李玲实在忍不住,哭着说“:老王,你知不知道……你蹭掉的皮,可都是儿子移植给你的啊。”

王开久瞪大眼“:你说什么?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李玲哭着说“:我也没办法啊,你又没皮肤,孩子也坚持要捐……”

这个刚强的汉子,在被大火灼烧全身时没有掉一滴泪;在无数次清理腐肉疼痛中没有掉一滴泪。可是一想到儿子那么小,却要忍受割皮之痛时,他的眼

泪再也忍不住漫出眼眶!王开久焦急地问“:孩子呢?孩子在哪?他现在怎么样?”得知前一次背部的皮肤也是儿子捐的后,王开久的心更痛了,他自责地对妻子说“:孩子还这么小,是我让他遭这么大的罪啊。”李玲安慰丈夫“:豪豪很勇敢,他是希望你尽快好起来,你一定要配合医生,尽快恢复起来。”王开久点点头。

李玲告诉他,王子豪现在已经出院了,情况恢复得不错,王开久这才放下心来。2017年6月,王子豪放了暑假,他第一时间来到医院看爸爸。此时王子豪头顶已长出浓密的头发。见到儿子,王开久的喉咙梗着,紧紧拉着儿子的手“:儿子啊,让你受苦了……”跟着眼泪就出来了。王子豪用手擦拭爸爸脸上泪痕,轻轻地说“:爸爸,没事,都过去了,一点都不疼,真的,您别担心。”以前疼痛经常让王开久心躁不安,可自从知道儿子为他割了皮后,再疼再难受,王开久都是咬牙忍受。王子豪也每天给爸爸鼓劲、加油。

后来王子豪对妈妈李玲说“:妈妈,如果爸爸还需要皮肤,哪怕我还有一块完整的皮肤,我都可以再割……”李玲泪水忍不住再次掉了下来,她点点头,轻轻拥着儿子。从前,在他们眼里,子豪是个什么都要父母操心的孩子,可是没想到一夜长大的他,竟然是个如此孝顺,有担待的男子汉。

王子豪割皮的事被当地一家报纸报道后,同学和老师才知道了这个不言不语的小男孩竟然如此勇敢,也都被他的大孝行为所感动。得知他头部怕感染不能沾水,下雨时,同学们争先恐后为他打伞。热心的同学还成立“王子豪帮扶小组”,陪他一起学习,陪他做不激烈的小游戏。老师们也纷纷为他查漏补缺,帮助他把落下的课程补上去。

王子豪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孝老爱亲的传统美德,古城襄阳掀起了学习“王子豪大孝”美德的热潮。2017年9月6日,王子豪还当选了“中华慈孝人物”,到浙江杭州参加颁奖典礼……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王子豪没有飘飘然,他始终认定:救父亲,是作为儿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他应该做的。

进入初三后,王子豪向妈妈提出:不想再参加与学业无关的活动,他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初升高的考试中去。远在武汉的王开久得知后,给儿子打电话: “孩子,你太棒了,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目前,王子豪已经入选了2017年“感动中国”推荐人物名单。在荣誉面前,王子豪还是那个腼腆好学的孩子,他用行动诠释着榜样的力量。 □

隔着呼吸器对父母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我坚持不住了,要先走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永远在一起,我爱你们。”

为人子女,最大的心愿莫过于父母能恩恩爱爱,相守一生。在医生一次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时,这是康康唯一向父母提出的要求。

好在经过治疗,3个月后,康康的床头终于摘去了病危警告。7个月后,她从ICU病房转进了普通病房。当她发现自己的腹部有一条长达25厘米的伤疤,以及无法动弹的双腿时,悲痛欲绝。

康健成和向兰每天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她身边,给她讲各种名人的励志故事,希望她能振作起来。望着一下子衰老的父母,感受 到他们的关心和爱护,渐渐地,康康觉得躺在病床上的日子也没那么难熬,她不止一次地说起:“这样也好,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待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可不久,又一次精神上的打击让康康几乎一蹶不振。与康康相恋两年的男友来医院看望康康,他拉着康康的手说:“我已经收到了英国大学的offer,马上就要飞去英国,以后就不能来看你了。”

恋爱时,他们就相约将来要去英国读书,他们一起复习、一起参加口语培训,如同即将飞向蓝天的雄鹰,快乐而肆意地盘旋在高空中。康康心里很难过,鼓起勇气对男朋友说:“没关系,我们以后还可以聊QQ,接视频,距离虽

康康意志消沉了很久,常常一个人默默躺在床上流眼泪。有些医学常识的康康在网上查过资料,得知高位截瘫意味着她只有很小的几率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正常结婚,即便可以,她上腹的伤口也让她无力承担怀孕的风险。

突然,她就认命了,对着天花板大喊:“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我还有爸爸妈妈,只有他们是真心疼惜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她向爸爸妈妈提出一个要求:你们复婚吧,我需要你们。

被女儿悲情捆绑的父母,围城里各自哀伤

虽然理解女儿对家的渴望,但康健成和向兰并不愿意妥协,向兰跟女儿坦言相告“:我跟你爸

割皮后的王子豪陷入昏睡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