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婆婆的心伤:儿媳怎能打掉儿子的遗腹子

Zhiyin - - 新闻 -

黄素琴是一位北漂妈妈,儿子遭遇车祸离世后,她被迫与儿媳胡楠及其同居男友刘志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三人冲突频起。最终,黄素琴无奈将自己拥有的房屋产权低价转让给胡楠。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她悲伤愤恨,发誓此生与前儿媳再无交集。孰料2016年6月,黄素琴却意外地接到了胡楠的求救电话。那一刻,她会怎么做?这对已经反目的昔日婆媳又该去向何方?

2014年10月19日夜里10点,黄素琴正准备上床睡觉,意外接到北京市昌平区交警的电话“:你是吴凯的家属吗?他出车祸了,正往昌平医院送。”黄素琴头顶仿佛炸响冬日惊雷,惨叫着拍开儿媳胡楠的房门,婆媳俩跌跌撞撞往医院赶。惨白肃穆的抢救室,黄素琴见到的不是鲜活帅气的吴凯,而是他血肉模糊的遗体。3小时前儿子出门时,还含着眼泪对自己说“:妈,儿子不孝,没让您过舒心日子。”孰料仅仅时隔180分钟,母子俩竟阴阳两隔……

时年56岁的黄素琴是江苏省盐城市人,吴凯12岁那年,她与前夫离异。前夫很快重组家庭,并有了自己的女儿。而黄素琴为了儿子始终没有再婚。吴凯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京城某软件公司上班。2012年5月,26,26岁的吴凯与小自己1岁的胡楠,在北京喜结连理。胡楠是河南省南阳市人,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 老,胡楠无奈答应了。很快,黄素琴将盐城的旧两居房低价处理,跟随儿子儿媳来北京生活。她还将卖房款和大部分积蓄交给小两口,让他们还清了所有房贷。

感激婆婆的一片真诚,胡楠起初与黄素琴相处得还不错:一口一声“妈”叫得甜;一家三口上超市购物,总是胡楠亲热地挽着婆婆胳膊,以致邻居误将她们当母女。而黄素琴则包揽了一切家务。婆媳关系融洽,吴凯一天到晚脸上洋溢笑容。

然而,日子一长,两代人在生活理念方面的矛盾便显现出来。黄素琴到北京后,没什么朋友,把儿子儿媳当作了生活的全部,所有事都要过问。一开始,胡楠虽没顶撞,但总在吴凯处抱怨婆婆多事。

2014年1月5日,是吴凯与胡楠相识的纪念日。下班后,两人看了一场电影,吃烛光晚餐,直到10点多才回家。第二天,黄素琴洗衣时从儿子的衣袋里翻出电影票和餐厅小票,一算竟花了350元,不由一阵心疼。小两口回家后,黄素琴指责儿子“:你以前花钱很节省,怎么结了婚就大手大脚?一晚上挥霍300多块,太不会过日子了!”胡楠听出来了,婆婆名义上是训儿子,实则是发泄对自己的不满。她愤愤地走进卧室, “砰”的一声关上门。此后,婆媳俩矛盾横生。这一来,吴凯就成了“夹心饼干”:黄素琴责怪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胡楠埋怨丈夫愚孝。渐渐地,吴凯害怕回家,每天下班迈进小区,他的心就变得莫名沉重。

2014年10月19日,胡楠网购了两件情趣内衣。黄

素琴代收后,好奇地拆开了,然后便骂儿媳不知羞。胡楠恼羞成怒,说婆婆窥探自己的隐私,向吴凯下最后通牒“:我一天也不想再面对你妈,你让她回盐城,否则离婚!”吴凯不忍将妈妈送走,可又过不了妻子这一关,便在家里喝闷酒。晚上7点,黄素琴跳广场舞回来了,吴凯与妈妈打声招呼就下了楼,开车去五环路上散心。谁知这一去,竟成了永诀……

第二天,昌平交警出具事故报告“:经调取事发路段监控,吴凯违规驾车在北五环的箭亭桥上,与一辆拉渣土的卡车相撞。经对死者进行血液检测,他血液中的酒精量达85mg/100ml,属醉酒驾车,承担全部事故责任。”黄素琴与胡楠陷入自责、纠结、悲痛中。

10月22日,吴凯的遗体被火化。回家路上,胡楠突然晕倒在出租车上。黄素琴将儿媳送往医院,竟查出胡楠怀孕近2个月了!黄素琴哭求儿媳“:宝宝是吴凯的生命延续,留下孩子吧,让我有个念想。宝宝降生后,由我抚养。”胡楠答应了。黄素琴忍住丧子之痛,精心照顾胡楠,胡楠的妊娠反应很重,经常呕吐。黄素琴变着花样给她煲汤,做各种开胃小食。婆媳俩因腹中的小生命终于和平共处了。

2014年11月15日,胡楠的母亲魏金华从老家来看女儿。见女儿腰粗了一圈,不由大吃一惊“:你怀孕了吗?”胡楠含泪说“:这个孩子是吴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骨血,我想把孩子生下来。“”你脑子进水呀!你才27岁,以后肯定要再婚,身边拖着个孩子怎么再婚!”心疼女儿的魏金华着急地说。胡楠红着眼圈说“:这主要是吴凯妈妈的意思,她说孩子出生后由她抚养。”魏金华训女儿“:她一个退休老人,怎么抚养?生个孩子又不是养个小猫小狗,未来还有几十年要操心。她是能给钱还是能出力?她就是自私!吴凯不在了,这一页就翻篇了。女人带着孩子再婚,没几个幸福的。”这句话,触动了胡楠。胡楠两岁时父亲去世,后来跟着母亲再婚。继父对她一直很冷漠。这让她老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是呀,冲动地将孩子生下来,就是给未来埋雷,将来孩子也要跟着受苦。胡楠的心思起了变化。她为难地说“:可我婆婆不会同意的。”魏金华炸了“: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你和吴凯有权决定去留,你婆婆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在母亲的再三劝说下,第二天,胡楠瞒着婆婆去医院做了人流……

三人同居 生活:悲愤婆婆50万转让半套房

下午6点,胡楠与母亲从医院回来后,被母亲安置到卧室休息。黄素琴喜滋滋地将刚买的童装、童鞋,拿到她床前献宝“:这衣服鞋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穿 上都漂亮。”胡楠脸上掠过一丝愧疚和尴尬,无奈地说出了实话。听到孩子已经做掉了,黄素琴一声惨叫: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接着她仿佛一头暴怒母狮,冲着跟进来的魏金华破口大骂“:胡楠答应得好好的,你一来她就变卦了,都是你撺掇的,你是刽子手,要遭报应!”魏金华恶言相回,两人由嘴战发展到肢体冲突。后来是胡楠在邻居的帮助下才将两人分开。为避免矛盾激化,次日一大早,胡楠就将母亲送走了。

孙子没了,最后一丝念想也破灭了,黄素琴对胡楠恨之入骨。她特意将儿子的遗照挂在儿媳床头,哭天抹泪“:小凯,你死得太惨了,要不是娶个扫帚星,怎会早早送命?”胡楠愤怒质问“:你怎能将吴凯出事的原因归结在我身上?我负不起这个责任!”黄素琴咄咄逼人“:如果你不与他吵架,吴凯怎么会酒驾?你就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你没来北京时,我与吴凯过得好好的,你才是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婆媳俩互相指责对方,各不相让。

闹成这样,再也无法和谐相处了。12月1日,一对婆媳坐下来分割房产。黄素琴提出“:你们买房子我出了27万,现在吴凯不在了,我继承他那一半房产。”胡楠没有异议。接着,黄素琴又说“:将房子卖了,一人一半房款,我回盐城养老。”房子当时市值200万元,胡楠想:就算分割100万,自己再买房最少要背负100多万房贷,还不说房价还在天天飙升。她提出不卖房,由她出钱帮黄素琴在盐城租房住,每月再补贴她些生活费。可黄素琴想着回盐城后与北京相距遥远,万一胡楠不兑现承诺,或偷偷卖房跑了,她求告无门,也不同意。如此一来,婆媳俩只得继续在同一屋檐下互撕……为避免矛盾,胡楠每天早上6点多就出门上班,夜里10点才回家。丈夫走了,婆婆又浑身是刺,精神寂寞的胡楠频繁参加朋友聚会、短途游。2015年6月,胡楠在一次驴友组织的短途游中与刘志峰相识。据刘志峰介绍,他是吉林桦甸人,大胡楠3岁,离异无孩,在典当行就职。刘志峰外表帅气,细心体贴。几次接触,胡楠就沦陷在他的柔情里。

10月3日傍晚,刘志峰来胡楠家给她送榴莲。夜深了,见他仍没离去的意思,胡楠催促道“:我明天还要上班,你走吧。”刘志峰突然搂紧胡楠,在她额上印下一串热吻“:我想你,别赶我走好吗?”嗅着他身上男人的气息,胡楠无法自持……

次日早晨,黄素琴起床遛弯,见门口的男人皮鞋还在,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站在客厅里破口大骂“:吴凯走了还不到一年,就在他的床上偷人,真不

在乳制品集团公司就职。婚前小两口拿出全部积蓄30万元,加上黄素琴资助的8万元,在昌平区按揭购置一套两居婚房。 2013年9月,黄素琴从家乡柴油机厂退休。这年国庆节,吴凯和胡楠回盐城探亲。见一向干练、风风火火的妈妈,像一株失去水分的植物,吴凯的心悬了起来。第二天,吴凯夫妇陪黄素琴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吴凯“:患者没有任何器质性疾病,是退休综合征引发的心因性不适。”让他们多给黄素琴关怀与陪伴。吴凯就与妻子商量把妈妈接到北京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