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敌母亲中年焦虑:“高五”男孩已用尽青春力气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周 莉

黄红燕家住大兴区,工作单位离通州区比较近。为监督儿子,李锐入学不久,她在学校附近租了套40平方米的小一居陪读。李刚上班的地方在丰台区,去趟通州区要绕大半个北京城,因此,李刚周一至周五住自己家,双休日去出租屋与妻子团聚。为了儿子的学业,两人成了“周末夫妻”。

陪读之后,黄红燕除了工作,生活重心都围着儿子转。每天早晨5点半,她就起床给儿子准备营养早餐。7点整儿子上学了,黄红燕赶紧挤地铁去单位上班。傍晚下班她又匆匆赶回出租屋,给儿子准备晚餐……经常洗洗涮涮就到了深夜11点。因睡眠严重不足,黄红燕脸色憔悴,头发也变得枯黄。李刚则由幸福已婚男变为邋遢单身狗:经常不吃早餐,晚餐则在外暴饮暴食,以致血糖、血脂飙升。

李锐升入高二后,为全面提升儿子的成绩,黄红燕双休日给他报了4个辅导班。李锐经常6点起来晨读,一直做作业到深夜11点才睡觉。2014年10月19日,李锐感冒发烧,黄红燕准备送他去培训班。李锐可怜兮兮央求“:妈,我太累了,让我休息半天吧。”黄红燕板着脸说:“不行,妈妈现在心软就是害你。”李锐转而向父亲求情,李刚对儿子说“:小锐,两节课就400元,钱都缴了,不上课太可惜了。”黄红燕拿着面包、酸奶,李刚背起儿子的书包,送眼泪汪汪的儿子去上补习班……

2015年9月,李锐升入高三,黄红燕明确向儿子提要求:必须考上985高校。李刚知道儿子成绩一般,私下里对妻子说她要求太高,但黄红燕振振有词“:李锐平时考不好是没发挥好。辅导班的老师都说了,他是潜力股,有后劲,高 考肯定会爆发。”

次年6月,高考来临了。为讨个好彩头,黄红燕不仅专门买了一件红色旗袍送考,寓意“旗开得胜”,还买来一根火腿肠和两个鸡蛋,将火腿肠折成个“7”,然后将两个鸡蛋排在后面,让儿子全部吃下去,预祝他考700分。然而,让黄红燕夫妇心碎的是,6,6月底高考成绩公布,李锐仅考了420分,只上了三本线。读三本有什么出息?伤心、绝望再次笼罩黄红燕……

难敌中年焦虑:强势妈妈逼儿两度复读

7月3日,李锐与父母商量填报志愿的事。黄红燕告诉儿子: “我和你爸商量好了,你复读明年再考,我们愿意陪你再苦一年。”想起高三这一年来的煎熬,李锐不寒而栗。他跪在父母面前哀求: “你们放过我吧,就让我上三本吧。”

看着儿子戴着厚厚的眼镜,瘦高身体弯成一只大虾,李刚很是心痛,软了口气:“三本就三本吧。”黄红燕瞬间怒火万丈“:你是个小工薪,我也是个小工薪,他不读好学校将来能靠谁?如果你纵容儿子读三本,将来他混得不好,我跟你拼命!”黄红燕泼辣强势,为不激化夫妻矛盾,李刚妥协了。

叛逆的李锐牙一咬,决定与父母对抗。此后,他夜里上网,白天睡觉,生活黑白颠倒;对父母,他冷若冰霜。黄红燕被气哭了。李刚给妻子支招“:儿子高三这一年太辛苦了,咱们陪他出去走走,换个环境,他心情会有所好转。”黄红燕答应了。

2016年7月16日,黄红燕夫妇带儿子随团赴长白山旅游。因报的是经济团,李锐吃不饱。黄红燕买回一大堆蛋挞、火腿肠,背在身 边给儿子加餐。由于缺乏锻炼,李锐攀登长白山时,两条小腿累得抽筋。李刚将儿子的腿抱在怀里,轻轻揉捏。父母骨子里流露出的关爱,让李锐的对抗情绪大为缓解。

7月21日凌晨,李锐一觉醒来,听见父母还在聊天。只听妈妈说: “每年全国新增几百万大学生,要是没过硬的学历,找工作很艰难。你我没有社会关系,将来帮不了儿子什么忙。”李刚一声叹息“:是呀,现在很多大公司只认文凭。要是儿子能考进重点大学,我愿意吃世上最大的苦,走世上最长的路。”可怜天下父母心,黑暗中李锐满脸是泪……

次日早晨,李锐对父母说: “爸妈,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听你们的,再复读一年,争取明年考重点大学。”黄红燕喜极而泣。

2016年9月1日,黄红燕夫妇送儿子回校复读。这次,夫妇俩给儿子降低了目标,不要求他考985,只要考取211高校就行。李锐与父母击掌约定:“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夫妇俩心中生出美好憧憬。

儿子在学校苦读,黄红燕夫妇也不敢懈怠。这年11月底,黄红燕通过“秘密渠道”借到一份北京市高考状元的学习笔记,当晚冒着大雪赶到打印店复印,然后将它交给儿子:“小锐,这可是学习‘圣经’,你得好好消化。”李刚也没闲着,通过各种途径从北京四中等名校,高价给儿子买各科模拟试题。夫妇俩小鸟衔石般将各种学习资料往家里搬,以至于书桌上的资料堆得像小山一样高。

傍晚李锐回家吃饭,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黄红燕也让儿子挤半个小时学习。为节省儿子吃饭的时间,她事先将鱼刺、鸡骨头剔得干干净净。节省出来的时

间,黄红燕让儿子背英语单词。看着儿子从书桌上探出一张苍白的脸,黄红燕内心隐隐作痛。但她转而又想:哪位重点大学的学子不是这样熬过来的?不经历这些怎能化茧成蝶?

2017年3月16日,李刚的父亲肝癌去世,家人要求李刚带儿子回老家奔丧,黄红燕当即反对: “李锐快高考了,回一趟山东起码得四五天,时间耽误不起。”

见儿子一个人回来,儿媳和唯一的孙子缺席,李母伤心不已,指责道:“什么事大得过生死?请几天假就不行吗?”一帮亲戚也指责黄红燕冷酷无情。李刚无言以对,默默咀嚼丧父悲痛和责难……

2017年6月,又一轮高考来临了,黄红燕夫妇特意在考点附近定了宾馆。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这次李锐考了490分,上了二本分数线。看着垂头丧气几近崩溃的妻子,李刚担心她继续给儿子施压,小心与她商量:“就让小锐读二本吧,再复读一家人都太累了。”想到这些年为全力培养儿子,连100元一双的鞋子都不敢买,黄红燕也心灰意冷,同意儿子读二本。李锐脸上终于出现笑容。

然而7月13日,黄红燕下班回家,告诉丈夫和儿子:“我同事的儿子去年二本毕业,始终找不到理想工作,被人骗去做传销。两天前孩子被警方解救出来,但瘦成了皮包骨,还有了心理障碍。如果他能考上一本,找到满意工作,怎么会成这样?”

接着,黄红燕就向儿子下命令:“我也不要求你考什么985或211,只要考个一本就行,这是我的底线!”李锐坚决不肯复读,又要离家出走。李刚将儿子紧紧抱住。黄红燕从厨房抄起菜刀架在脖子 上:“你要是不答应复读,我就死在你面前!”望着妈妈偏执得近乎变形的面孔,李锐哭吼道:“我听你们的,同意复读!”

跳楼之殇谁最痛: “高五”男孩已用尽青春力气

9月1日,李锐第二次回校复读,成了一名“高五生”。这一次,他与父母的关系彻底恶化。为发泄愤懑,李锐经常将黄红燕气哭。黄红燕拿儿子没办法,便将丈夫当出气筒,指责李刚不管儿子,让她一个人受累受罪。几年的陪读生涯,夫妻俩心中都郁积了太多的怨气和委屈,两人针尖对麦芒。李刚冷漠地看父母争吵,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

两年的复读,让李锐厌倦了试卷试题,一进教室,就莫名抵触。为排遣烦恼,入学不久,他与同班女生孙晗恋爱了。孙晗小他1岁,也是复读生。共同的遭遇让他们互相取暖,10月中旬,两人在小旅馆发生了性关系,此后多次逃晚自习缠绵。

为麻痹妈妈,李锐不再与黄红燕斗气;约会后回到出租屋,还自觉复习。黄红燕以为儿子终于懂事了。谁知2017年12月17日,周末,黄红燕一家正在出租屋吃中饭时,孙家父母却带着孙晗闯了进来。孙父指着李锐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小流氓,我女儿被你毁了!”黄红燕蒙了,质问孙父: “你干吗这样羞辱我儿子?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女儿怀孕两个月了,都是你儿子做的孽!”孙父气愤地说。黄红燕不敢置信,问儿子:“这是真的吗?要是别人给你扣屎盆子,妈跟他们没完!”李锐喃喃地说“:妈,对不起,我错了。”

儿子怎么闯下了这么大的祸!黄红燕仿佛挨了一记闷棍,几 乎昏厥。孙父扬言要报警,黄红燕赶紧劝他“:报警是两败俱伤的愚蠢做法!要是这事传开了,你女儿的声誉毁了,将来恋爱也会受影响。你们有什么要求,咱们坐下来谈。”孙家父母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并不想将事情闹大。几经交涉,最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黄红燕带着孙晗去医院打掉孩子,赔付孙家8万元。

两天后,黄红燕悄悄带孙晗做了人流手术,随后将8万元打到孙家父母的银行卡上。一个星期后,孙晗被父母转学走了,这起早孕事件终于平息下来。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李锐让女生怀孕的事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2018年1月,他被学校开除了。黄红燕和丈夫一边责骂儿子,一边四处帮他联系新学校,但始终无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1日,黄红燕突然接到一家借贷平台打来的催款电话,说李锐在他们公司借款2万元,3个月过去了,连本带息已滚成了7万元。黄红燕揪着儿子耳朵吼道“:你借这么多钱干什么?”李锐小声说“:与孙晗恋爱,给她买礼物花了。”“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条狼!这些年为了你读书,家里所有积蓄都花光了。你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我陪你一起去死。”歇斯底里的黄红燕拉着儿子就要跳楼,被李刚拉开了。

在借贷平台的威胁下,黄红燕夫妇四处借钱,终于将7万元还清了。

眼看春节将至,黄红燕家却硝烟四起。想起这些年为儿子的付出,所有的热望都化作了绝望、焦虑、委屈,黄红燕天天在家骂儿子,骂着骂着就将战火烧到丈夫身上,夫妇俩互相指责。而在李刚看来,儿子落到这一步,与妻子疯

狂逼他复读有很大关系,想到人到中年不但没存下任何积蓄,反而欠下了外债,而儿子却连学也没法上了,他对妻子也充满了怨恨,指责是她打着母爱的旗号毁了儿子。两人由争吵到打斗,闹起了离婚。

李刚赌气离家独居,李锐成了妈妈发泄的对象。黄红燕原来有多爱儿子,现在就有多恨他。她口不择言地责骂儿子,说他没用,早知如此不如当初掐死他算了……李锐毕竟是个刚满19岁的孩子,虽然外表叛逆,内心却极度脆弱。女友意外怀孕,双方父母的责骂,校园贷的威压,被开除的恐慌,早已让他不堪重压,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妈妈的厌弃与责骂,让他更加悲观厌世。

2018年2月5日,黄红燕与李刚不顾儿子的哀求,在大兴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成了压垮李锐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天下午4时,绝望的李锐从家中9楼纵身跳下,当场身亡。接到小区保安打来的电话,黄红燕与李刚失魂落魄往家赶,见到的却是儿子血肉模糊的遗体。黄红燕两腿一软晕倒在地,李刚的心也裂成碎片。

送别儿子,黄红燕从李锐的枕头底下翻出一封遗书,是儿子写给她和李刚的“:爸爸妈妈,对不起,我走了。我知道你们爱我,可我太累了……爸爸妈妈,我欠你们的一辈子也还不清,但愿来世咱们不复相见!”儿子居然要跟他们来世不复相见,那一刻,黄红燕崩溃了,痛哭失声“:锐锐,妈妈做这一切都是爱你啊,是怕你将来受苦啊,妈妈为你付出了一切,你怎么就不理解呢!”可惜,李锐已无法回答妈妈的疑问。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黄红燕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 直到悲剧发生,黄红燕还是没有意识到:是她对儿子过高的期望与压力,最终将儿子逼上了不归路;是她以母爱的名义,摧毁了儿子如花的生命!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没必要非重点大学不上,让孩子一年又一年地在高考中苦苦挣扎,黄红燕对儿子前途的过分担心,其实是一种中年焦虑心态的体现。年轻的时候,焦虑别人买房了我还没有;别人赚到钱了我还没有;别人升职了我还没有……人到中年依然焦虑:儿子女儿学习不如人;丈夫不像别人家的贴心;房子不如别人的好……这种焦虑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以别人为坐标而不自知,是一种无益的攀比与不甘。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一生,每个父母应该做的就是陪伴他们成长,然后目送他们的背影渐渐走远,而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孩子身上。但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