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中烟火之间:两个光头闺蜜红尘恋恋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杨晓婷

2017年3月,贵州女孩张黔艳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新桥医院被确诊为高危急性白血病,如不治疗,几天之内就会香消玉殒。而张黔艳的父母都是农民,无钱无力,无奈决定放弃治疗。张黔艳的闺蜜“孙二娘”徐露横刀立马“:你的病,我来治!”

这个女孩,能扛起另一个女孩的生命吗?

援手生命之殇:那水深火热的白血病女孩

2017年7月13日,是张黔艳24岁的生日,也是徐露陪她度过的第五个生日。徐露问她有什么愿望“。我想再活50年。”张黔艳虚弱地笑着说“。行,我就让你再活50年!”徐露爽快地答应着。

徐露带张黔艳来到她生病前两人常来的江滩,为她点燃了74岁的生日蜡烛,蛋糕上写着:再活50年!此情此景,让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哭的张黔艳泪如雨下,她感动地说“:露露,谢谢你,就算今天此时此刻我死了,我也了无遗憾。”徐露打断她说“:瞎说,我还要把你嫁出去呢!”

两个女孩笑中带泪,吹灭了在风中摇摆的生日蜡烛,但张黔艳的生命烛火,却在徐露这个“防风罩”之下,摇曳着亮堂起来。

1993年7月,张黔艳出生于贵州省大方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有五个孩子。17岁时,张黔艳到重庆职业中专求学,与小她三岁的徐露成为同学。徐露来自重庆市江津区,是家中独女,妈妈在她很小时就外出打工,她是被爸爸带大的,性格风风火火,外号“孙二娘”。到学校不久,徐露就已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身边常跟着几个奇装异服的女孩,一看就知道是调皮不羁的女孩子。

在徐露眼里,张黔艳就是典型的乖乖女,这种女孩在她眼里就是会装,她莫名地对这种人很鄙视。不过,两人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直到一年后,张黔艳因调换专业,跟徐露成了室友。这下,冤家碰头了。一次,徐露跟其他几个室友有说有笑地边吃边聊,张黔艳却独自坐在角落里吃泡面,徐露朝她喝了一声“,喂, 跟我们一起吃饭你又不会怀孕!”张黔艳白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吃泡面。旁人哈哈大笑,徐露大声说“:真是奇葩,吃泡面都没有声音!”

其实,在张黔艳眼里,徐露也是个奇葩!她经常双手插裤兜,嘴里吹着口哨,完全没有女孩子的样子。不仅如此,张黔艳还经常在女厕所里撞见徐露吸烟。徐露一副坏女孩的样子,张黔艳平时躲她躲得远远的,一点都不想跟她沾边,徐露也一样。

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徐露决定要跟张黔艳做朋友。端午节前一天,张黔艳正准备从寝室去教室上

课,发现平日活蹦乱跳的徐露趴着一动不

动,脸色苍白。张黔艳

问她怎么了。徐露皱着

眉头说来例假了。张黔艳见她疼得厉害,主动提

出去帮她请假。随后,她又返回了宿舍,借来电饭

锅给徐露煮了红糖水,跑到药店买了止疼药和益母

草,还给她打来热水泡脚,一直陪她到了第二天。从来不缺课的张黔艳为了她而请

假了,徐露还是有些小感动的。从小到大,因为父母忙于生计,她得到的关爱屈指可数,还没有人像张黔艳这样细致地

关心过她。这事过后,徐露决定要交这个朋友。

徐露直接告诉张黔艳想跟她交朋友,张黔艳提出条件:不能在她面前吸烟、打架、说脏话,也不能随便旷课。一开始徐露不答应,可她违反一次,张黔艳就两天不理她,并在她面前念叨这些坏习惯的坏处。最后,徐露只好妥协

了。渐渐地,她竟改掉了这些坏毛病。随着相处的加深,徐露越加觉得张黔艳单纯善良。两个原本冰火不容的人成了好朋友,这事成了学校一大奇观。同学都开徐露的玩笑说“:你一个堂堂孙二娘怎就被一个弱女子收编了?”徐露笑笑,其实他们不知道,是张黔艳的善良温暖了她的心。2013年,两人毕业后进入了同一家服装厂上班。下班后,她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做饭,一起逛街。慢慢地,张黔艳发现看似大大咧咧的徐露,其实藏着一颗敏感的少女心,她就自作主张地给徐露买一些女性化的衣服,逼她穿上。徐露一开始不接受,渐渐也乐在其中,有了女孩子的模样。而徐露也在张黔艳男友面前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家艳子,小心我捶你哦!”半年后,张黔艳想从服装厂辞职学习美甲化妆知识,以便日后开店,可苦于没有学费。徐露得知后,二话不说塞给张黔艳一千五百元当学费。张黔艳知道,这些钱都是徐露节省下来的,她学着徐露的口气豪气地说“:这点钱就当你的投资,等我将来开了店赚了钱,加倍还你!”徐露笑着说“:我等着这一天!”就这样,两个女孩天真无邪地奋斗着,相互依靠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3月初,张黔艳莫名其妙地流鼻血,连续两晚发烧,吃药不见好转,而且伴有不同程度的淤青和出血点。早上,徐露喊艳子来吃早餐,结果张黔艳看见早餐就反胃想吐。徐露开玩笑地说“:燕子啊,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张黔艳瞪了徐露一眼。

在徐露的催促下,张黔艳来到新桥医院,被确诊为高危急性白血病,而且是极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如果不治,几天就会危及生命!

噩耗来得猝不及防,两个女孩都蒙了,抱头痛哭。第二天,张黔艳的母亲和姐姐从老家赶来,当得知高额费用的移植手术后也不一定能痊愈,母亲决定带张黔艳回老家。在徐露的坚持下,母亲说回老家借钱,但走了以后再也没回来。

情况危急,容不得徐露多想。她取出自己全部的积蓄加上张黔艳的凑够了三万元,给张黔艳办理了住院手续。办好了手续,高烧的艳子却虚弱到无力上楼,徐露蹲在艳子面前,说“:上来,我背你!”就这样,徐露踉踉跄跄地背着艳子进了电梯,等她把艳子放在病床上时,她的后背已经湿了。张黔艳感激地对她说“:露露,谢谢你!”徐露笑着说“:谢什么!就是看不出来你还挺重的啊!你放心,他们不管你,我来管你!”张黔艳没想到,在这种生死关头,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竟是毫无血缘关系的闺蜜,她忍不住泪流满面。徐露为她擦了擦眼泪,说“:别哭,留着哭的力气,接受治疗。”张黔艳乖乖点了点头。

陪你打怪闯关:纵使前路坎坷我自横刀立马

张黔艳一直高烧不退,医生说如果体温降不下来就会危及生命。徐露24小时陪护,不断地给张黔艳擦身体降温。到了第二天晚上,瞌睡虫简直快要了她的命,徐露只能买了一盒强效薄荷糖,闹钟一响,接着吃一颗醒醒脑,这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

三天下来,张黔艳的高烧退了,而徐露早已累得魂不附体。张黔艳看着黑眼圈很重的徐露抱歉地说: “露露,是我拖累了你。”徐露强打精神说“:我去给你买点吃的。”结果她打回开水后,就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张黔艳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这样的辛苦,露露能扛多久,自己又能扛多久。

因为化疗,张黔艳的头发一缕一缕地掉,爱美的她始终不肯剪掉长发。徐露实在没办法了,对她说: “我陪你一起剪吧。”张黔艳不相信地笑笑说“:那样会很丑的。”

真到了理发的那一刻,徐露还是有些舍不得,她虽然总是一副男孩子打扮,但内心还是向往长发飘飘的样子。可这些,跟艳子比起来都不重要。

徐露顶着光头出现在张黔艳面前,狡黠地对艳子说“:看我帅不帅?酷不酷?”张黔艳被她一副女流氓的样子逗乐了。自从生病后,爱笑的艳子就没笑过。这下,徐露感觉那个爱笑的艳子又回来了。

随着化疗导致免疫力降低,张黔艳的性情大变。她的口腔里满是溃疡,一直流口水,徐露跟她开玩笑说这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张黔艳顿时翻脸耍脾气。“我开玩笑的,又不是我让你流口水,你冲我发什么脾气?”徐露很委屈。张黔艳扭着头说“:你嫌弃我就不要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

徐露哪里受过这种气,她把手绢往床上一扔,说“:不管就不管,跟谁爱管似的!”她拿起包转身就出了病房。徐露走后,张黔艳扭着头忍了一会,随后哭得稀里哗啦。她也知道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坏,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病痛的折磨,加上家人的态度,让她觉得每天都很压抑。

这天夜里,徐露心情郁闷地回到出租屋。她打开门,一阵风吹得床头那个大大的捕梦网飘了起来,那是她过生日时,艳子亲手给她做的,说是可以存储美梦,过滤噩梦。打开抽屉,里面躺着很多创可贴,那是她在工厂上班时经常划伤手指,艳子特意为她准备的。虽然后来她们都离开了工厂,但艳子说她毛毛躁躁的,哪里擦破了还用得上;她有阵子辞了职没钱吃饭,艳子为了保全她的面子,偷偷往零钱罐里丢零钱供她取用……两人还曾经说好了,要一起奋斗存钱,将来有钱有闲了一起去旅游 撩汉。

过往的点点滴滴排山倒海般涌来,徐露叹了口气,又煮了碗鸡蛋肉丝面给艳子送去。

徐露出现时,艳子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两人都不说话,徐露将面条递给她,说“:赶紧吃,不然黏了。”艳子接过面条,边吃边流泪。徐露笑着说“:别哭了,要不然鼻涕都掉碗里了。”两人约好,以后再不相互发脾气。20天后,张黔艳出院了,为了防止感染,她每天只能待在屋里。这次治疗,已经花光了积蓄。为了方便照顾艳子,徐露摆摊之余又找了份美团外卖的工作。夏天顶着40℃的高温,她每天都累得眼冒金星。生活虽然艰辛,但徐露从未像现在这般目标明确:她要让艳子活着,开心地活着!

许你再活50年,生死相依的金兰感天动地

这天,徐露送外卖回来,给艳子买了个月饼。张黔艳掰成两半,递给徐露一大半“,你在外面很辛苦,你吃大的。”徐露却说“:你现在需要营养,有蛋黄的你吃。”张黔艳鼻子一酸,她生病以来,露露从那个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孙二娘”变得细腻体贴,她说想吃酸菜鱼,徐露马上骑车去买,还在手机上查了酸菜鱼的做法。徐露特意把白血病患者在食物方面的注意事项保存到手机上,方便随时查看。她为自己做的真的太多了,所以,不管这个世界对自己有多不公平,不管周遭的其他人有多冷漠,就算是为了自己,为了露露,她都要坚强努力地活着。就算到了活不动的那一天,她也一定要笑着离开,因为露露说过,就喜欢看她笑的样子。

张黔艳的病是持久战,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要到医院化疗,徐露每次都陪着她。张黔艳是“熊猫血”,每次输血都要等好几天。有一次,血小板快没有了,而医院一时也调不到,情况紧急,徐露在朋友圈里四处求血。最后,有一个网友看到求助信息,紧急献了200毫升血。

张黔艳感触更多的,不是死而后生的庆幸,而是感恩,她对徐露说“:老天待我也不薄啊,此生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友,真是死而无憾。”徐露赶紧让艳子呸呸吐口水,说把刚说的晦气话赶走。

化疗是一条炼狱之路,骨穿的疼痛折磨得张黔艳死去活来,每次,她都感觉要被死神带走。到第四次化疗时,张黔艳已经瘦了30多斤,面色惨白全身浮肿,一双大眼睛因为消瘦显得更加忧伤。那次化疗后,张黔艳有一天又突发高烧,三天三夜昏迷不醒,医生说

如果再过两天还醒不过来,基本上就没希望了。预存的钱已经用完,医院一再催款,可徐露已经拿不出钱了。

徐露撑不住了,蹲在医院走廊尽头抱头痛哭,那一刻,她多想把这个重担扔出去,扔回给艳子的父母。可眼下,她是艳子唯一的依靠,如果她不管艳子,艳子就完了。她做不到把艳子一个人扔在医院。她给艳子父母打电话,要他们过来一趟,可对方说家里走不开,一切全权委托她处理。好在,他们给汇了三千块钱过来,也算帮了点忙。徐露又跟家里撒谎,说有急事用钱,家里又给她汇了两千。这下,艳子的医疗费才算有了着落。

擦干眼泪,徐露又回到病房。她拜托邻床病友,她要去送外卖,等艳子一醒就通知她,她马上回。她还得出去摆摊,这样才能维持艳子的化疗。

第四天上午,张黔艳终于醒了,成功闯过了鬼门关。医生说,像她这样的情况,最好是尽快移植。但30万的治疗费,让张黔艳眼里刚升起的光又黯淡了下去。徐露说“:我去众筹,筹到了30万,你就做手术。”张黔艳明白,众筹希望渺茫,她让露露帮自己联系了眼角膜捐献机构,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协议。

转眼,张黔艳24岁生日就要到了,徐露问她有什么愿望,张黔艳说“:我想再活50年,想穿上漂亮的婚纱。”徐露坚定地说“:行!”

徐露揣着一千块钱来到了一家婚纱店,跟老板讲述了张黔艳的情况。老板被徐露的侠肝义胆深深打动,决定免费给张黔艳拍一套婚纱照。艳子高兴得不得了。拍摄当天,张黔艳身体状况不错,化完妆后,她又变回了那个爱笑的青春美少女。

生日那天,徐露拉着艳子来到生病前两人常去的江滩,为她点燃了74岁的生日蜡烛,蛋糕上写着:再活50年!徐露摸着板寸头发,嘿嘿笑着说“:简单粗暴了点!以后咱们只过18岁生日啊。”

经过两个多月的不懈坚持,她们终于筹到了30万,张黔艳喜极而泣。考虑到亲人配型成功率更高,效果也最好,徐露立即联系了张黔艳的家人,让他们来重庆做骨髓移植配型。最终,弟弟与张黔艳的匹配度极高,医生成功采集了他的170毫升干细胞。

12月1日,是张黔艳计划进舱的日子。她将在舱里接受骨髓移植治疗一个月,一个月后,她或将重生,或将是最坏的结果。这一天是张黔艳期盼已久的,可真的来了,她却请求医生缓一天手术。她对徐露说“:露露,我担心我万一出不来了,能不能带我出去玩一天,我再进去?”徐露明白她的心思,给她戴上假发,帮她 化了淡妆,带着她坐了轻轨和公交车,逛了灯火辉煌的商场,买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她对艳子说“:等你出来,就换上这套新衣服。”张黔艳点点头。

张黔艳送给徐露一顶红色礼帽“:天气冷了,你戴上这个帽子,既保暖又很萌,省得老被别人说成是男孩子。”徐露一脸不羁地说“: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呢!”张黔艳瞪了她一眼,说“:我在乎啊,我可不希望你将来嫁不出去。”

那天回到医院,张黔艳心情平静,无论结果如何,她都很满足。

第二天,徐露拉着她的手说“:别怕,我和你父母已经在医院旁租好了房子,每天都会来给你送餐,给你打电话,来看你。不要哭,你一定行。”张黔艳双手紧紧握着徐露,笑着进了舱。

手术非常顺利。术后,徐露每天都来送餐,饭菜是她精心挑选的。徐露还给张黔艳打电话,陪她聊天,给她唱歌,让张黔艳很开心地度过了一个月。张黔艳的家人被徐露深深打动,也更加有信心,更把她视为了亲生女儿。

一个月后,张黔艳出舱的那天,徐露带来了那套新衣服给她换上,迎接艳子成功闯关。见戴着口罩的艳子朝自己笑着,徐露也不禁热泪盈眶,那一刻,她觉得往日所有的风雨,都值得。她一边给艳子剪指甲,一边心疼地说“:历经千辛万苦,你终于挺过来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全新的艳子,无敌的艳子!”

在徐露和父母的悉心照顾下,张黔艳恢复得很快,脸上渐渐有了血色。2018年立春那天,徐露特意放大了艳子的婚纱照摆在屋里,照片上艳子那灿烂甜美的笑容,让屋里顿时也充满了生机。窗外阳光明媚,万物复苏,一切都在向着阳光成长……

你好,光头!我们不怕

徐露是艳子永远的依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