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身”六年后再告你:一个草根妈妈的尊严之战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钱 艳

2016年2月,甘肃省兰州市的草根妈妈孙晓君,在隐忍数年后,以侵犯人格权为由,将6年前导致她家庭破裂的银行行长张宏建,告上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尽管她提供的证据,依旧无法证明昔日所受的侮辱与伤害,但她执着发声,只为自己与患病的儿子在未来岁月能堂堂正正做人!这起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案件,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曲折故事?两年过去,孙晓君早已在屈辱中重生,她的人生又有了怎样的改变?2018年初,本刊记者持续追踪了她的含泪勇敢———

一场应酬被迫“失贞”,糊涂的抗争乱糟糟

孙晓君1978年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市,2005年,她与甘肃建工集团的技术员吴汉文结婚。次年,儿子吴康出生后,吴汉文辞职回到嘉峪关市开了家建筑公司,孙晓君回家当了家庭主妇。为赚钱,吴汉文常年在西北各地辗转接工程,风餐露宿,辛苦异常。孙晓君也没闲着,她在家发展人脉,帮公司牵线接工程、拉贷款。

2009年底,公司准备增资,在拉萨承建工程的吴汉文,催妻子赶紧找钱。孙晓君通过表哥胡为民结识了当地一家银行的支行行长张宏建。时年44岁的张宏建,当时对她热情允诺“:小孙啊!你的事我会放在心上。”2010年春节后,他打电话叫孙晓君参加一个饭局,孙晓君深知求人不易,面对劝酒,她不敢不从,一直喝到醉得不省人事。

据孙晓君事后回忆,她酒醒后竟然赤身躺在酒店床上,身体的不适,让她意识到自己“失

身”了。她质问躺在一旁的张宏建:“你叫我来,是不是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他嬉笑着说“:咱俩这事,你知我知,别透露出去,我会给你补偿的!”他当场许诺给孙晓君20万补偿,还要以一年30万的价格,包养她!孙晓君羞愤交加,仓皇逃走了。

回到家,孙晓君想去报警,可又觉得说不清楚,而且丈夫吴汉文是个暴脾气,若她被强奸的“丑事”传出去,他定会不顾一切去报复,到时候局面更难收拾。最终,她决定将这屈辱埋在心底。

几天后,张宏建又以亲自道歉为由,约孙晓君见面,被她严词拒绝。他以将两人发生关系的事,透露出去做要挟,逼她就范。这次,孙晓君怒了“:一切如你所讲,我就从你们银行楼顶,跳下来死给你看!”她的决绝,震住了张宏建,他才消停。

4月底,孙晓君的身体不适,在医院被确诊怀孕。丈夫在外数 月,孙晓君去找张宏建负责!他却一口咬定是孙晓君自己送上门来。她再次决定报警,他才软硬兼施道:“报警对谁都没好处,我大不了丢工作,你呢?到时候,我说你主动勾引,看别人会信谁,看你老公会信谁?”这番威胁,正戳中孙晓君痛点,她纠结万分。

最终,张宏建提出,他委托做建材生意的朋友胡德辉,代签一份20万元的赔偿协议。胡德辉的建材公司常年为吴汉文供货,孙晓君觉得他为人厚道,便答应了,但唯一要求是此事必须保密!

5月2日,张宏建委托胡德辉,与孙晓君签署了一份《赔偿协议书》,承认他欺骗孙晓君,导致她怀孕,并一次性付给她精神补偿费20万元,事后两清。同时,孙晓君也写了份保证书,同意张宏建花钱解决此事,她保证收到钱就去流产,今后也不再做任何纠缠。协议由胡德辉代笔书写,双方约定三天内给付完毕,双方从此断绝一切来往。

然而,协议签订第二天,孙晓君便再也联系不到张宏建。到银行找人,被告知张行长已去外地考察,归期未定。她打电话给胡德辉,对方不接电话,孙晓君只能忍辱到诊所做了人流手术。

6月12日,孙晓君始终无法联系到张宏建,愤然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称自己被强奸。警方调查中,张宏建坚称是孙晓君自愿与他发生关系,加上这份赔偿协议书写、签字人均是第三方胡德辉,孙晓君也无法提供任何人证、物证,证明自己确实是被强奸。单凭《赔偿协议书》证据不足,警方不予受理,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

心怀屈辱又被愚弄,家破心碎拼死撑住

10月底,吴汉文的施工工地突发事故,两名工人不幸死亡,家属提出巨额赔偿,公司欠下债务面临破产。逢此巨变,孙晓君更不敢将遭遇的屈辱,向丈夫倾诉,生怕接二连三的打击,会令他做出过激行为,她也因此彻底放弃了继续申诉的想法。

不久,嘉峪关市一项重点市政项目招标,但是,施工方需垫资,工程验收后才结账的条款将吴汉文难住。此后,不断有人上门催债,逼得他东躲西藏,甚至想借高利贷。孙晓君吓坏了,怕高利贷还不上会家破人亡。无奈,她只得去找张宏建帮忙,还低声下气地说:“我保证事成后,那协议就作废,我再也不去举报、上诉了。”见她服软了,张宏建答应帮忙,但他强调:“贷款一百万金额大,手续也复杂,要等五六个月。”

此后,孙晓君多次去找张宏建,求他把贷款的事盯紧些,他总是应付了事,言谈之间还暗示她

不懂事,说:“想办这么大的事哪这么容易呢?”眼看招标时间迫近,孙晓君只能委曲求全,再次与张宏建发生关系,想以此换取丈夫的事业东山再起。然而,贷款的事一拖再拖,半年过去仍没结果。最后,银行以吴汉文不符合个人贷款管理规定,拒绝了他的贷款申请。得知消息,孙晓君沉浸在愤怒与悔恨中,她觉得张宏建从没想过批这笔贷款。

没有钱,吴汉文只能解散了公司。不久后,他整理书柜时,发现了妻子的秘密———那份她与张宏建签订的《赔偿协议书》,以及她向公安机关报警的回执单。在惊愕和震怒下,吴汉文质问妻子: “你与这个张宏建,究竟有什么瓜葛?”孙晓君这才痛哭流涕地坦承了被张宏建性侵的经过……

吴汉文热血上头,去找张宏建算账,却不料他早有准备:“你一个包工头,成天不在家。自己老婆红杏出墙,你来找我兴师问罪?我要告你们夫妻合伙讹诈!”被人侮辱,又被保安驱赶,吴汉文恨透自己无能,也怨妻子糊涂。这难以启齿的“家丑”,让他如鲠在喉,久久无法释怀,对妻子也不再信任。

吴汉文想离婚,亲朋一直反对,被逼急后,他将妻子的“荒唐事”抖了出来,大家纷纷倒戈,支持他们离婚。2012年元旦后,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吴康归孙晓君抚养。吴汉文将房子和不多的存款留给他们母子,只身远赴广州发展。不久,孙晓君找到了新的工作,从此,母子相依度日。

2013年下半年,吴康在学校突然摔倒,被确诊为脊髓空洞。孙晓君带他去几家大医院问诊,才知道这种病症虽是慢性、进行性病变,但随着病情发展,会影响日常生活,还可能因意外碰撞,造成颈 部创伤,最严重可能引发瘫痪或者死亡,初步治疗费大约需要20万元。她将儿子的病情告诉前夫,已重组家庭的吴汉文,事业也不顺利无力帮忙。无人相助,孙晓君决定坚强面对。她接来父母照顾儿子起居、接送上学,自己兼职给小公司做账,周末就去当钟点工。她鼓励儿子:“医学不断进步,只要咱们坚持治,总有一天会痊愈的。”年幼的吴康很懂事,不管病体多痛、药片多苦,他总乖乖配合:“我要快点好起来,不让妈妈再为我受累了。”

一年后,孙晓君带吴康到兰州复查,结果显示病情毫无起色,医生建议她去北京的大医院看看。面对儿子她强颜欢笑,为了生活,她必须更加努力。

2014年11月,孙晓君应聘到一家快餐店,周末兼职当收银员,却在这里与张宏建狭路相逢了!

两年过去,经历了婚变、儿子患病,独自承担了生活重担的孙晓君,看上去憔悴许多。张宏建见到她,先愣了一下,随即嘲笑她: “你怎么老成这样了?老公不要你了,离婚了?”正在当班,孙晓君只能隐忍不发,熬到晚上打烊回家,看着熟睡的儿子,她忍不住泪流满面。命运的坎坷,早已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回想过往她有种冲动,想抱着儿子跳楼,结束这暗无天日的生活……

迟到的真爱带来勇气,为受辱的过往正名

2015年元旦,张宏建打听到孙晓君每周末兼职,又来“探望”她了。面对纠缠,孙晓君悲愤难当。此时,快餐店的经理楚亚飞挺身而出,警告张宏建不要找茬,他才悻悻离开。

时年35岁的楚亚飞,是河北 廊坊人,早年为了爱情来到甘肃工作,后与妻子感情破裂离婚。他在工作上一直对孙晓君照顾有加。他热心、仗义的举动,孙晓君很感动,又怕连累他丢工作。所以,当楚亚飞问“总来纠缠你的是什么人”时,她没有隐瞒,坦承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楚亚飞在惊叹她的不幸之余,心中对这个坚强的单亲妈妈充满了敬佩,也萌生了一丝异样的情愫。

此后,孙晓君每周末上班,楚亚飞都调班来当值,并叮嘱她: “如果有人来骚扰,你就让人来后面叫我。”几次交锋后,孙晓君不再胆怯,楚亚飞也劝她,与其一直躲避,不如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可孙晓君总无法克服内心的障碍,尤其是随着儿子吴康年龄增长,他在学校会不断被问及: “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爸爸?”他逐渐变得内心敏感,偶尔也会回家问孙晓君:“妈妈,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我家亲戚这么少,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们,怎么总也不来看我了?”

孙晓君满心伤痕,她该如何跟孩子讲述这一切?儿子总有一天会长大,她遭遇的残酷人生,如何让孩子去面对呢?这些困惑和内心的煎熬,远比身体的辛苦更折磨人。在不堪重负时,孙晓君只跟楚亚飞倾诉,他心疼地说:“那件事你才是受害者,你没做错任何事!”这样的怜惜与安慰,令她热泪瞬间滚落。他不断劝她:“与其背负着背叛家庭的误解,令孩子也无法抬头做人,不如你为他,也为你自己勇敢一次。”孙晓君固执的心门,逐渐被撬动了。

2015年4月,孙晓君鼓起勇气,开始通过市长热线、纪委网站等渠道,实名举报张宏建贪污受贿的违法行为。不久,她就接到陌生

号码的威胁电话,称如果继续上告,就将她灭口。5月11日晚上,她到小区附近的超市购物,被两个陌生人拖入背街暴打,导致身体多处淤青,她不顾一切地呼救,暴徒才仓皇逃亡。

孙晓君谢绝了好心人送她去医院的好意,挣扎着回到家。她跟儿子谎称摔了一跤,想在家守护儿子。危险发生后,楚亚飞立即赶来,他对孙晓君说:“无论你遇到多大难处,未来我陪你一起扛。”

很快,孙晓君持续不断的举报,引起了张宏建所在银行上级主管部门的注意。银行调查发现,张宏建担任支行行长期间,通过伪造票据、提供虚假担保,共向第三方公司违规贷款近千万,他本人从中共牟利三百余万元。由于他积极配合调查,并全额上交违规所得,银行未将他移送司法机关。在此期间,楚亚飞一直对孙晓君贴身保护,每天接送她上下班,陪她去菜场买菜,都瞻前顾后,留意是否有人跟踪,生怕偷袭事件再次发生。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护送吴康上学、放学。吴康对他印象特别好,曾偷偷地问:“我妈妈不是摔伤的,对吗 ?我好担心她… …”楚亚飞摸摸他的头说: “孩子,你妈妈在跟坏人作斗争,咱们都要支持她,保护她!”吴康

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郑重跟他击掌。

7月,银行对张宏建做出了正式辞退的处分,孙晓君获知此事,心情依旧沉重。她对楚亚飞说: “于公,他的行为已受到惩罚。于私,他还欠我一个公道!”他点点头,说“:你说的对,我支持你,即便是输,也要为你所受的冤屈振臂一呼!”

2016年2月,孙晓君以张宏建侵犯其人格权为由,向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20万元精神补偿。起诉后,孙晓君从不同渠道,不断受到张宏建的威胁。这一次,她态度强硬、绝不低头。诉状受理当天,楚亚飞坚持与她到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他坦言:“我必须与你,一起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一切。”当她的手,被那双温暖大手紧握住的一刻,孙晓君心里踏实了。两个月后,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孙晓君始终是与案外人胡德辉发生接触,并无被告本人认可协议的签字或承诺,无证据证实被告有过向她给付20万元的意愿或存在该给付义务的法定事由。最终,孙晓君的赔偿主张,因证据不足、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宣判当天,孙晓君虽不服,却也只能接受现实。她忍辱含垢多年,这场官司即便是输,

也让她不再以过往为耻,也让儿子吴康见证了她的重生。

2017年初,为了让吴康能接受更好的治疗,楚亚飞带着孙晓君母子,回到河北廊坊发展。他加盟了一家快餐店,经营得红红火火。每周末,他俩都会带吴康进京,到大医院治疗或复查。一年多过去,吴康积攒下了全家人400多张往返北京的车票,他在作文中写道: “我的生命轨迹,不知道有多远,但在我走过的路上,有妈妈最厚重的爱,还有楚叔叔最无私的奉献,我是那么的幸福……”

2018年3月,医生告诉孙晓君,如今,吴康的病情已经得到初步控制,今后,只需定时前往复查。孙晓君与丈夫含泪相拥喜不自胜……

(因涉及隐私,本文人物均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 孙晓君经历的坎坷,让人可怜、可叹。当下,许多女性遭遇强暴后,碍于颜面,选择沉默!这样的委曲求全,未必能换得尊严和安稳人生,甚至会因为缺乏自我保护,招致再次被侵犯。所以,勇敢面对,被侵害时尽量保留证据,事后及时报

警求助,才是最佳应对方式。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