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为媒:痴缠剩女妈妈的男人有“私心”(上)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鲁 媛

为了捡来的女儿陈琛,山东姑娘陈晓梅不惜把自己熬成了大龄剩女:初恋男友离开她,相亲对象望而却步,还被大家传陈琛是她的“私生女”。

陈晓梅不管不顾。对爱情,她也彻底死心。所以,当新认识的小老板宋志勇对她和陈琛“无事献殷勤”时,她第一反应是警惕。她不信世上有这么好的男人,也不愿自己被人可怜和同情,便要将宋志勇拒之于千里之外。万没想到,宋志勇吐露了一个让她瞠目结舌的秘密。那一刻,她愤怒了———

同命相连的收养“:退货”女孩成了未婚妈妈

如果让陈晓梅再选择一次,6年前,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抱回那个女婴。因为,她下不了狠心。

陈晓梅出生于1982年。小时候,她一直当自己是河南省洛阳市人。直到8岁时弟弟出生“,父母”带她来到山东省莱芜市,指着一对中年夫妻说“他们是你亲生父母”时,她这才知道———当年,亲生父母为拼生男孩,把她送了人;而今,养父母家经济紧张,加上弟弟出生,他们不要她了。生活还真是无情。本来,养父母对陈晓梅就不算多好,现在,她又被“退货”给了亲生父母。亲生父母身后,是一贫如洗的老房子和年龄相仿的三姐弟,他们“虎视眈眈”地看向陈晓梅。此后,她战战兢兢地努力讨好父母,可父母总没有好脸色。

那一段孤苦悲戚的日子,陈晓梅刻骨铭心。后来,她被送到了辛庄镇农村的外婆家。父母过年才回来看看她,仿佛没把她当女儿。好在外婆慈祥,对她也很好,还会数落几句她父母的“无情”。父母说,他们条件有限,而且也交不起超生罚款了,被“退货”回来的陈晓梅让他们无处安放。陈晓梅只能黯然一笑。与外婆相依为命的日子,成了她最快乐的回忆。她努力学习,想将来好好回报外婆。2002年,她考上山东工艺美术学院。2004年,72岁的外婆突发脑溢血去世,父母要接她回去住,被她冷冷拒绝。此后,22岁的她自己打工挣学费、生活费,几乎很少与父母来往。

2006年大学毕业后,陈晓梅进入莱芜市爱家装修公司任家装设计师。她与来自莱芜农村的同事史晓飞相识相恋。两人租住在莱城区一居民小区,商量着一起奋斗上几年,凑够买房的钱后就结婚。

2012年初,两人开始在莱芜市区四处看房。5月的一天,陈晓梅路过租住小区的绿化带时,听到一阵低低的啼哭声。扒拉开草丛,她看到地上的襁褓,里面竟是一个一岁多的女婴。

女婴双眼紧闭,有气无力地抽泣着。她内衣里塞着一张写有出生日期(2010年11月5日)的纸条,旁边塑料袋中放着替换衣物和半袋奶粉。这一眼,让陈晓梅再也无法不顾。她瞬间联想到了同样曾被父母抛弃

的自己。她环顾一周,见四下无人,就把女婴抱回了家。史晓飞下班回来,看到女婴后眉头紧皱,立刻催促陈晓梅报警。警方多方查找后,并未找到女婴家人,准备将女婴送往福利院。哪知女婴赖在她身上,哭得格外伤心“。我要收养这娃!”陈晓梅挺身而出,哪怕史晓飞并不怎么愿意。经过警方60天的公示,她前往当地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手续。之后,孩子的一颦一笑,都让陈晓梅开心不已。可二人世界莫名多了个孩子,史晓飞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其父母得知后,也断然反对两人婚事。史晓飞逼陈晓梅在他和女婴之间做选择,陈晓梅犹豫了许久。看着瘦小无依的孩子,她最终放弃了爱情。

史晓飞搬走后,陈晓梅正式给孩子取名叫陈琛。“琛琛啊,今后你就是妈妈的全部……”30岁的陈晓梅常常这样念叨,对着孩子又哭又笑。此后,也有人给陈晓梅介绍对象,可对方一听说小陈琛,纷纷望而却步。父母得知后,也坚决反对,怪她给自己找了个拖油瓶。渐渐谣言四起,邻居都在传,说陈琛其实是她的私生女。陈晓梅压力山大,无数次后悔过抱回女儿,也想过要送走她。但一想到孩子被送去福利院后可能的惊惶模样,她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该死的亲生父母啊!如果不想要,又何必要生……”她泪流满面,像是说孩子,又像是说自己。最终,她抱紧女儿,不再松手。

一晃来到2016年。小陈琛出落成小美女,34岁的陈晓梅却熬成了大龄剩女。其间,她在租住小区买了套二手房,母女俩自此安定下来。小陈琛似乎天生是搞笑高手,总是做出些“起飞“”萝卜蹲“”哦买噶”之类的滑稽动作,还喜欢跟着音乐大摆pose,乐得陈晓梅前仰后合。看着“每天不一样”的女儿,她萌发了要记录孩子成长点滴的想法。不久,她在新上线的“抖音短视频”上注册了账号,隔天录一段小陈琛的视频上传,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粉丝围观。

突如其来的爱情啊:执念让彼此难以靠近

2016年初冬,小区偏门处开了一家“Memory”甜品店。陈晓梅带陈琛路过时,老板宋志勇会热情地招呼她们来试吃。每吃上一口,小陈琛都会张大嘴巴,眯眼笑夸“:哇,实在是太好好好好吃啦!”夸张的小奶音像是打广告,惹得店里吃客直笑。

小陈琛对芒果布丁情有独钟,宋志勇就对她“买一送一”。陈晓梅不好意思,要多给他钱。宋志勇坚决不收,说他瞅着软萌的小陈琛特别喜欢,而且这还抵不上娃平时给他打广告的费用呢。

慢慢地,母女俩成了店里的常客。聊天中,陈晓梅 了解到,宋志勇小她1岁,是莱芜市张家洼人,幼年丧父,母亲靠种地和打零工供他读完大专。后来,他在一家连锁甜品店工作数年后,用攒下的钱开了这家店。当宋志勇得知,陈琛是陈晓梅捡来的孩子时,他似乎并不吃惊。有时,陈晓梅会在他面前咒骂几句陈琛的亲生父母,他也很少多言。

宋志勇常留各种好吃的给小陈琛,还让陈晓梅不方便时把娃送他这儿来看管。对于宋志勇的“无事献殷勤”,陈晓梅本能地警觉。可他言语间的真诚,又让陈晓梅难以拒绝,而且她既要上班又要带娃,有时确实需要人搭把手,所以,她有限地接受着宋志勇的好意,万不得已时也会找他帮忙。

2017年1月的一天,陈晓梅心急火燎地给宋志勇打电话,说她临时要接待客户,赶不回来接娃放学。宋志勇拍胸脯说,包在他身上。晚上8点,陈晓梅匆忙赶来,见店里亮着灯,店外却挂出了打烊字样。推门进去,小陈琛脸上五彩斑斓,正欢快地帮宋志勇“打下手”,把厨房毁成了“一地鸡毛”。她连声道歉,那两人却击掌相庆,异口同声“:这真是个快活的夜晚啊!”陈晓梅也被逗乐了。那段时间,陈晓梅工作特别繁忙,她开始习惯于把女儿托付给宋志勇照顾。迫于网友们的热情,陈晓梅委托宋志勇登录她的抖音账号,上传孩子视频。后来,宋志勇每天去幼儿园接娃放学,等陈晓梅来店里接时,小陈琛总是恋恋不舍“:臭叔叔,别忘了明天来接我哦!”“必须的,给你带好吃的!”宋志勇笑道。这一幕,总是看得陈晓梅眼眶温热。

有好几次,小陈琛闹着要去看海,还非要约上宋志勇。宋志勇二话不说,亲自护送母女俩去日照海边,一路给她们拍照,给她们当人肉背包。

34岁的陈晓梅不傻。她感受得到宋志勇对她的关心和好感,也日渐对他依赖。可初恋男友的背弃,和这些年经历的一切,早已让她对爱情死心。而且,她隐隐觉得宋志勇怪怪的:且不说他在冬天淡季开了这样一家甜品店很怪,他更怪在从不提起他的感情经历,也没追问过她的过去,仿佛他并不关心。

与此同时,陈晓梅明显感觉到周围邻居对她的指指点点,仿佛在说她这个“不正经”“被分手”的剩女,又在招惹男人了。所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宋志勇对她微信表白,说希望今后能照顾她和小陈琛时,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宋志勇不急不恼,依然对母女俩很好。2017年3月中旬起,陈晓梅总感到四肢无力、疲劳嗜睡,她没当回事。4月1日这天,她脸色惨白地来到甜品店,将女儿交给宋志勇,说她肚子疼,去医院看看,让他帮忙照顾下孩子。宋志勇放下手中活

儿,当即关门歇业,背起陈晓梅,牵上小陈琛就往外走。

在莱芜市中医医院,陈晓梅被诊断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引发的脾脏出血。她吓蒙了。宋志勇问她,要不要通知父母?陈晓梅摇摇头,说她没有父母。宋志勇先是愕然,继而宽慰她,说这就是老天给她开的愚人节玩笑,她肯定会没事。这时,在护士站玩耍的小陈琛扑过来,问妈妈打败“妖怪”了没有?之前,宋志勇曾告诉她,病魔就是“妖怪”。宋志勇说“,妖怪”法力太强,他们要一起战斗到底。小陈琛挥起小拳头,摆出搞笑的“打怪”姿势。陈晓梅欣慰地苦笑了下。

宋志勇跑前跑后,为陈晓梅办妥了入院手续。此后,陈琛跟着他住进店里。他每天接送陈琛上学、放学,给陈晓梅送饭,晚上带孩子来看她。

4月下旬,陈晓梅因腿部剧烈骨痛,被诊断为“一代靶向药”排斥反应,无奈停药上化疗。化疗的“惨绝人寰”,让陈晓梅万念俱灰。宋志勇打开抖音,把小陈琛的视频从头到尾、翻来覆去地放给她看。陈晓梅又笑又哭,渐渐燃起斗志。此后,宋志勇更加频繁地录小陈琛的视频上传到抖音上。

久病床前,连要好的朋友同事都渐疏来往,只有宋志勇每天必来,陈晓梅百感交集。眼见手上钱都花光了,她委托宋志勇帮她卖房治病。宋志勇不同意,说孩子不能颠沛流离,他来想办法。陈晓梅不答应,说不能再麻烦他。两人僵在了那里。一周后,陈晓梅突发肺器官并发症,危在旦夕。宋志勇带来了10万块钱,说是抖音上的粉丝听说她得了重病,私下给她募捐的善款。他让她听了一段语音,里面的女声说抖友们祝她早日康复,她们坐等更多的小陈琛的视频。陈晓梅当即要上抖音去道谢,宋志勇说他已经谢过了,抖友们让她好好养病。陈晓梅感动不已,坚定了治病的信心。

继续治疗了两个月,陈晓梅的病情基本稳定。7月底,宋志勇接她出院回家休养。路过甜品店时,她意外发现这里竟变成了一家五金店。见她诧异,宋志勇若无其事地说,店里生意不好,就关门了。陈晓梅很内疚,觉得是自己的病拖累了宋志勇。她不想自己和女儿成为他的累赘,自尊也让她不愿意被人可怜和同情。骨子里,不堪回首的过去,更让她始终不相信世上真有那么好的男人。她向宋志勇提出,他们非亲非故,让他不要再管她们母女。宋志勇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向她道歉。可陈晓梅向他深深鞠躬,对他表示感谢后,再次说出了同样的意愿,并称自己对他没有感觉。

望着宋志勇黯然离去的背影,陈晓梅心如刀割。可当天傍晚,宋志勇又端着一锅鸡汤,敲开了她家大门。眼见就要被拒之门外,他情急之中脱口而出“:我不仅仅是为了你,我更是为了赎罪……”那一刻,陈晓梅愣在了原地。

宋志勇要赎什么罪?他有什么隐衷吗?他和陈晓梅,这段以收养一个弃婴为开端的缘分,将以怎样的结局收场?敬请关注本刊2018年5月月末版(第15期),我们将继续为您讲述。

欲免费提前看下集,请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晓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