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带娃夜间做保姆:蜗居的“三世同堂”逼仄了谁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张亚萍

湖北老太郭梅兰到深圳给儿子带娃,但儿子家太小,与儿媳也常有摩擦,她做梦都想搬出去住。2017年5月,她偶然得知隔壁小区住户急寻住家保姆照顾瘫痪老人,决定揽下这活,白天带娃,晚上借住别人家,以避自家纷争,还能赚钱给儿子补贴家用。那么,这貌似可行却心酸的选择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乡下奶奶进城带娃:拥挤的小家战火连连

2017年5月,程光明加完班回到家,母亲郭梅兰犹豫再三,对他说“:儿子,隔壁小区有个瘫痪老人在找住家保姆,我,我有点想去。”程光明反应了过来,心一阵刺痛,自觉对不起母亲……

程光明1986年出生,湖北省咸宁市人。15岁时,父亲病故,郭梅兰辛苦将他送到大学。2009年,程光明毕业后在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研发。女友何香琴跟他是老乡,父亲何民国、母亲刘淑英都在县城教书, 2015年5月,两人决定扎根深圳.程光明拿出60万积蓄,加上何香琴父母支援的20万,在深圳按揭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还贷款买了一辆代步车。房子虽小,但靠近高档小区,还有学校,程光明还算满意。

2015年9月,何香琴怀孕,和程光明领证结婚。结婚时,何香琴就发愁:父母还没退休,婆婆虽能干但个性要强,家也太小,婆婆来照顾孩子,她有些犯怵。程光明向妻子保证,他会好好跟母亲谈谈。

2016年4月,54岁的郭梅兰来深圳照顾待产的儿媳。房子原本只有一室一厅,客厅隔出来一个小房间,显得更拥挤。郭梅兰又四下看看,家里乱糟糟的。吃晚饭时,郭梅兰说“:年轻人不爱收拾,房子本来就小,东西归置好了看起来宽敞点。”何香琴没做声,晚上跟程光明吐槽“:你妈一进门就嫌房子小,买房时她咋没出点钱买个大的?”程光明哄了好半天才让妻子消气。一周后,何香琴顺产生下儿子童童,出院当晚,刘淑英来到深圳。程光明安排岳母住酒店。郭梅兰得知住一晚300多元,特别心疼,提出让亲家住次卧,她睡沙发。一家人都劝她别睡沙发,但郭梅兰一到晚上就在沙发上躺下,弄得亲家有点尴尬,也不好意思住宾馆了。

坐月子的日子本就兵荒马乱,加上房子太小,孩子一哭,家里更是乱成一锅粥。白天太忙,爱干净的郭梅兰只好等大家都歇下了,再开始打扫。小房间不隔音,郭梅兰干活的声音和脚步声,吵得刘淑英没法睡,几天下来人就憔悴了。刘淑英让亲家白天再打扫,郭梅兰知道是吵着亲家了,心里也过意不去。但她干净惯了,见着屋子里乱就要动手。有几次,刘淑英还在卫生间门口碰上女婿起夜,实在尴尬。考虑到房子太小不方便,假期还没到,刘淑英就回去了。何香琴非常不高兴,觉得是郭梅兰故意半夜打扫,变相逼走了母亲。

房子太小很闹心,晚上喂奶睡不好,何香琴的情绪很糟,常跟郭梅兰闹不愉快。程光明让何香琴找朋

友出去逛街散心。2016年7月的一天,何香琴提着5个购物袋回来,郭梅兰一看,一件小罩衣居然要两三百。晚上,郭梅兰私下跟儿子说“:小孩长得快,衣服穿不了多久就得扔,买那么贵太浪费。”

程光明回房后,何香琴吐槽说“:你妈跟你告状,说我乱花钱,太浪费!怎么没见她给孩子买点东西?”程光明解释说“:老人都节俭,她不是针对你。”第二天,程光明给母亲一些钱,说“:妈,拿去用,别太节省,也给童童买点小玩意儿,香琴心里也高兴。”郭梅兰明白了,儿媳跟儿子说了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这次误会,何香琴心里有了疙瘩。一见婆婆收拾屋子,就忍不住说“:房子小,东西不收看着挤嘛!等光明赚大钱买个大房子就好了。”为了儿子,郭梅兰忍了。

买房母亲出了20万,没住几天就被变相赶走了,这个坎,何香琴总过不去。再这样在一个小屋里住下去,迟早要闹僵。何香琴不愿丈夫夹在中间为难,提议在附近给婆婆租个小屋。

程光明很无奈,说“:房贷车贷养孩子,我的工资根本不够花,租房也不便宜啊。”何香琴哭着吵闹“:钱钱钱!你怎么就没本事多挣点!”婆媳不和,很快就转化为夫妻矛盾。何香琴和程光明一碰面,不是冷战就是争吵。2017年春节,何香琴带着儿子独自回娘家。刘淑英不想女儿太糟心,让女儿将孩子留在老家,她可以内退帮忙带孩子,让婆婆回乡下就好。何香琴却不同意“:凭什么我们家出钱买房又出人带孩子?”

郭梅兰担心儿子儿媳闹得感情不和,她也想避开家庭纷争。正绞尽脑汁想办法时,一个可以搬出去住还能兼顾带娃的机会来了。

别样带娃避纷争?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

2017年5月,郭梅兰带孩子出去遛弯时,偶然得知隔壁高档小区一户人家急寻一位住家保姆,晚上住在对方家看护下中风瘫痪的老妇人,白天不用去,一个月3000元。郭梅兰动心了。

这家老人叫张美玉,时年62岁,老伴儿去世后与儿子郭宏宇一家三口同住。半年前,张美玉中风瘫痪,郭宏宇请了专业的护工,但护工只负责白天的看护和康复理疗。起初,郭宏宇夫妇夜里轮流照顾,但没几天时间,工作和生活就一团糟。他们先后请了两个住家保姆,都因为熬不了夜辞工了。郭宏宇想送老太太去养老院,老太太死活不去,还天天在家责骂儿子要抛弃她,闹得鸡犬不宁。没办法,郭宏宇只得再次花重金寻找合适的住家保姆。

程光明本就对母亲心怀愧疚,一听她要去照顾 瘫痪老人,坚决反对。郭梅兰语重心长地说“:房子小,我一来就更挤了,香琴心情能好吗?你们吵架,我看着难受啊。再说,每个月工资还能补贴你们的生活,她也不会借题发挥跟你闹了。”程光明哽咽着说“:妈,儿子无能,让你受委屈了。”即便如此,程光明还是不同意郭梅兰接下这个活。郭梅兰一再游说儿子说“:我都问清楚了,就是晚上照顾老太太上卫生间,别让痰给憋着就好了。我过去,可能还睡得好些。”程光明双眼一酸,勉强同意她先到郭宏宇家去试试。

2017年5月中旬,郭梅兰开始了白天带娃晚上当住家保姆的日子。郭梅兰搬进老太太房间的第一天,就知道这日子不好过。那天晚上,老太太在喝水和上厕所之间来回切换。好在她身体好,吃得消。

第二天晚饭时,程光明问母亲第一晚去干活的情况。郭梅兰说“:老太太和气,爱干净,喝水上厕所也就一两次。我睡得可好了。”程光明这才稍稍放了心。

郭梅兰耐得烦,不管老太太怎么闹,她都能忍受。2017年6月,郭梅兰一拿到工资就给孙子买了衣服,还给儿媳带了些吃的。程光明下班后,郭梅兰高兴地把钱递给他。程光明劝母亲留着自己花,还嘱咐她,如果觉得累,一定要辞工。手上有了钱,郭梅兰隔几天就给童童买点小玩意儿,给儿媳买些水果,何香琴也不好意思再闹。真能帮上儿子的忙,郭梅兰可开心了。

但长期瘫痪的老人,脾气真的怪。有一次,老太太莫名闹脾气到半夜才睡。郭梅兰刚眯着,就疼醒了。睁眼一看,老太太正用痒痒挠敲她脑袋“:我要喝水。”郭梅兰疼得眼泪流,还得爬起来伺候她。一连好几个晚上,老太太有事就敲她脑袋。郭梅兰心里很不舒服。

带孩子消耗体力和精力,照顾瘫痪老人就更不用说了。有段时间,老太太要上厕所也不喊人,直接拉到床上。清洗,换衣,换床单,再哄睡,郭梅兰累到虚脱。她来了一个多月,老太太之前从没这样。她还没敢怀疑是老太太故意折腾她,老太太却告状,说郭梅兰不带她上厕所。郭梅兰恨不得立马辞职走人。可一想到儿子,她又忍了下来。这样白天晚上的消耗,再好的身体也要熬坏了。在郭宏宇家住了两三个月,郭梅兰慢慢吃不消了,白天带孩子,总有些精神恍惚。

2017年8月的一天,郭梅兰正做晚饭,何香琴气呼呼地问“:童童的水壶又丢了?”郭梅兰一拍脑袋:完了!何香琴气不打一处来“:带个孩子这么不耐烦吗?这是你丢第几个水壶了?还嫌我浪费!嗯,一天到晚丢三落四就不浪费了!”程光明觉得奇怪,他知道母亲一向细致,从不丢三落四。他担心地问母亲是不是没休息好。郭梅兰笑着说“:怎么会?我在那边好着呢。”

郭梅兰渐渐熬不住了。几天后,郭梅兰晚上睡得沉。等她一醒来,发现老太太咯痰,差点丧命。郭宏宇劈头盖脸地责骂了她一顿。要不是实在难找到像她这样耐心又隐忍的保姆,郭宏宇都不会留下她。郭梅兰回家后,一整天都脸色苍白,晚饭也没扒两口就放了碗筷。程光明觉得母亲不太对劲,逼问之下,才知道母亲经历了什么。程光明眼圈一红,说“:妈,咱们不干了!”程光明要替她辞工。郭梅兰连忙阻拦,将他拉到一旁,恳求道“:我在外面住自在,花自己的钱也舒心。回去了大家都闹心。”程光明心如刀绞。

白天黑夜连轴转:辛酸的选择终酿悲剧

因之前的意外,郭梅兰陪床时总是精神紧张,带孙子也明显感觉体力不支,几次差点伤着孩子,神经紧绷。渐渐地,郭梅兰的心力正一点点被耗干。

2017年10月28日,郭梅兰带孩子跟几个婆婆一起散步。没走几步,郭梅兰就头昏眼花,只好推着婴儿车坐下休息。刚坐下,郭梅兰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一声闷响,童童哇哇大哭。郭梅兰一惊醒,吓傻了!童童从婴儿车里翻出来,一条腿倒挂在婴儿车上,可脑袋磕在了石头地面上!

童童被送到深圳市儿童医院急救,诊断为严重脑震荡。郭梅兰看到童童全身抽搐,意识模糊,吓得手足无措。何香琴高声大骂郭梅兰“:在高档小区住了段时间就作妖,白天照顾孩子就那么不耐烦!”何香琴眼泪狂飙。程光明劝母亲先回家。郭梅兰自责地探问童童会怎样,程光明说,现在还不知道。她不敢再多待。

得知外孙出事,刘淑英夫妇立即赶来深圳。刘淑英心疼女儿更心疼外孙,在医院看到何香琴一家三口凄惨的模样,冲到家里找郭梅兰算账“:你带娃就好好带,当什么住家保姆?”郭梅兰泪如雨下,不停道歉。“你知道严重脑震荡有后遗症会怎样?会痴呆!”会痴呆?郭梅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家里出事,程光明打电话帮母亲辞工。不知内情的郭宏宇有些恼火,说他们要辞工也不提前说。程光明也恼了“:瘫痪老人多难照顾你清楚,你家老太太还故意折腾人,我妈晚上根本不能睡,把孩子摔了!”郭宏宇到医院丢下一万元,说是工资加补偿,以后可别赖上他。程光明气得发抖。

一家人忙忙碌碌,没人顾得上郭梅兰。2017年11月1日,出检查结果的当天,郭梅兰将她所有钱都拿出来,送到医院塞给何香琴。何香琴将钱扔到地上“:就为这点钱,你害了童童。童童变傻了你赔得起?”同为母亲,郭梅兰明白何香琴内心的痛楚,也更心疼孙子。 刘淑英在一旁抱着何香琴垂泪,亲家公劝女儿少说两句,婆婆不是存心的。程光明在一旁,没有做声。

郭梅兰不敢听结果,精神恍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她的耳朵里全都是人声,何香琴的指责,亲家母的责备,以及郭宏宇的责骂……

离家越近,郭梅兰的绝望和恐惧就越深。如果童童真的有后遗症,这个家该怎么办?她该怎么面对何香琴和儿子?郭梅兰不敢想象。

2017年11月1日下午两点,检查结果终于出来:大脑的神经功能没损伤,也无肿胀状态,目前的抽搐和意识模糊是正常病症,治疗静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预后良好。拿到医生的诊断,何香琴大哭。程光明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立即打电话给母亲,一连打了几通电话,母亲都没接。程光明顿觉不妙。

正在他担心时,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说郭梅兰从他家6楼跳下,正被送往深圳市人民医院抢救。得知消息后,何香琴和父母让程光明赶紧去医院,他们留下看孩子。程光明心急如焚赶去看母亲。

经过抢救,郭梅兰捡回来一条命,但腰椎脊髓损伤,腰部以下失去知觉,以后只能坐轮椅。程光明痛哭着问母亲为何要想不开,说童童都没事了。

婆婆出事后,何香琴吓得不敢出声。何民国狠狠批评女儿。程光明请假看护母亲,何香琴打电话发微信,他不知该如何回。何香琴知道丈夫这次不会原谅她,抱着孩子痛哭。在父母陪同下,何香琴去医院向婆婆道歉。郭梅兰安慰儿媳“:不怪你,是我自己想不开,现在反而害了你们。”郭梅兰劝儿子原谅何香琴。

2018年初,何香琴让父母将童童带回老家,她在家照顾婆婆。春节,程光明夫妇带着郭梅兰去何香琴家团聚。他们的新年愿望,是一家人一起踏过这道坎。(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编后] 这是个让人心酸到掉泪的故事。程光明努力打拼,在大城市成家立业,郭梅兰和千千万万个到城里带孙子的母亲一样,体谅儿子打拼的艰辛,为自己无力帮衬儿子买大房子内疚羞愧。面对生活的狭促,她以牺牲自己避开家庭纷争的方式来守护儿子的婚姻和家庭。我们不难想象,她有多少委屈需要倾诉。那些守在雇主家的漫漫长夜,她的孤独和恐惧,更令人悲叹。在大城市为生存而奋斗的程光明们,当父母进城帮忙照顾孩子时,也请放慢脚步,给他们时间去适应陌生的城市,帮助他们消除恐惧,找到归属感,才是为人子女的本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