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催生“千万”情人:分手之战血色茫茫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宋美丽

青春靓丽的厦门女会计刘玲燕,出于“报恩”,做了公务员翁永平的情人,并向他保证:“不要名分,不影响你的仕途和家庭,哪天你累了,我主动离开!”她还心甘情愿为他生下了儿子。情人懂事安全,翁永平俨然成了“人生赢家”。然而“,家外有家”的日子需要大量财力、精力维护。被“套”十年后,翁永平疲累不堪,与情人罅隙渐生,刘玲燕洒脱放手!这时,翁永平愕然发现:高房价下,情人手握自己买给她的两套房,根本不愁找到“接盘侠”!而年过半百的自己,除了一身病痛,竟一无所有了……他甘心就此罢手吗?他和情人的命运最终会走向何方?

生子报恩情人,小公务员成“人生赢家”

2010年9月3日,福建省厦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尽管夏日的湿热还没褪去,但翁永平却倍感神清气爽,他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喜极而泣“:我有儿子了!谢谢你,玲燕!”

时年44岁的翁永平,福建省厦门市人,早年从福州一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厦门市一机关工作,此后一路升迁至一机关单位的综合开发办主任,成为正科级干部。妻子徐慧在厦门一所中学当老师,13岁的女儿乖巧懂事。2000年初,凭着手上的资源,他与人合伙投资开办了一家鳗鱼养殖公司,攒下了数百万家产。

2005年初,公司原来的会计辞职,翁永平找到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刘玲燕,聘请她担任公司会计。时年23岁的刘玲燕,老家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三年前从哈尔滨一所商业学校毕业后,来到厦门打工。刘玲燕青春靓丽,做事认真踏实,处处为公司着想,深得翁永平的赏识。

2006年5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翁永平去公司,看到平时性格开朗的刘玲燕闷头做事,一脸愁容。一问才知刘 玲燕母亲身患胃癌,急需1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刘玲燕向亲朋好友凑了一圈,仍差8万的缺口,她一时忧心如焚。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翁永平当即让刘玲燕跟他一起去银行,从自己的私人账户里,取了8万元现金交给刘玲燕,让她赶紧给老家的母亲打过去,并安抚她“:不够再跟我说。”

刘玲燕又喜又忧:“这么多钱我一时还不了你呀?”翁永平认真地说: “不要考虑还钱的事,先把你妈妈的病治好要紧!”翁永平的话,让刘玲燕倍感温暖,她被感动得泪水涟涟。更让她高兴的是,由于手术及时,她母亲身上的癌细胞得到了遏制,身体恢复得很好。刘玲燕原本只是对事业有成的翁永平充满了仰慕与崇拜,但经历过这件事后,她对翁永平的感情发生了变化,面对他的频频示好,她产生了“报恩”的念头。此后,两人的交往变得频繁起来。

2006年10月初的一天,翁永平与刘玲燕利用国庆假期,开车去了离厦门百里之遥的漳州东山岛旅游。当晚,留宿异地的这对男女越过了防线。事后,翁永平有些后悔,主动向刘

玲燕道歉,并如实告诉她,自己有家室,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不可能离婚,愿意在经济上补偿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翁永平没料到,刘玲燕洒脱地告诉他:他对自己有救母之恩,自己本来就想报答他,并不想拆散他的家庭。见他有些迟疑,刘玲燕郑重其事地跟翁永平保证“:不要名分,不影响你的仕途和家庭,哪天你累了,我主动离开!”此后,刘玲燕确实从不对翁永平提任何要求,翁永平没了后顾之忧。

转眼到了2009年11月初,曾为翁永平流产多次的刘玲燕再次怀孕。医生建议她不宜再做人流,否则会导致终身不孕。刘玲燕决定生下孩子。

起初,翁永平说什么也不同意,刘玲燕做起了他的思想工作: “你只有一个女儿,要是我们再生一个男孩,你不也有传宗接代的人了?也算是给了我一个报答你的机会。”想到几年来,刘玲燕从没给自己添过麻烦,翁永平被说动了。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在刘玲燕怀孕三个月时,翁永平便让她辞职,在前埔租了一套房子,让她躲在出租房里养胎……

刘玲燕生下儿子后,由于厦门的户籍工作管的比较严,经常有人上门询问,未婚生子比较引人注目;翁永平又是公务员,万一被人知道肯定会被开除公职;两人一商量,决定先把儿子送回刘玲燕的老家,让刘玲燕家人抚养。

于是,2011年5月初,他们把儿子送回了佳木斯,并通过关系,落户到刘玲燕哥哥的名下,取名刘翔宇。翁永平还花了50万元,在当地给刘玲燕父母买了一套大房子,把孩子交给了他们照顾。为了安抚情人,也为了让自己的婚外情更稳定,紧接着,翁永平从公司 抽了80多万元,给刘玲燕在厦门买了一套85平方米的房子。

老婆贤惠,女儿优秀,情人懂事安全,又为他生下了儿子,翁永平实现了儿女双全的“大满贯”,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人生大赢家!

不愿儿子成留守儿童,家外有家太心累

本以为把儿子送回老家,两人又可以重新过上往日的激情生活。谁知回老家后,原本活泼开朗的儿子,性格开始变得内向敏感,胆子越来越小。初为人母的刘玲燕,内心很不是滋味:自己生活优渥富足,儿子却成了老家小城里的“留守儿童”!每次回去看孩子时,她的心都被撕裂成两半……

2013年初,想到儿子快要上幼儿园了,刘玲燕想把孩子接回到自己身边,便跟翁永平商量。让年幼的儿子远离父母,翁永平也于心不忍,便答应了。

儿子接回来后,刘玲燕一心培养儿子,她不仅让翁永平每月花5000多元,让儿子上了贵族幼儿园,还给儿子报了钢琴、跆拳道、舞蹈、声乐等五花八门的兴趣班。不久,刘玲燕的哥哥一家去俄罗斯做生意了,眼看父母在老家没人照顾,她干脆将父母接到厦门,并将翁永平给他们在老家买的房子卖了,以哥哥的名义,又在厦门买了一套65平方米的学区房,为儿子以后上学做好了打算。而且,这样父母和自己分开住,不但可以帮自己接送孩子,还不打扰刘玲燕和翁永平的小日子。

有了孩子后,刘玲燕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欲无求”了。儿子上幼儿园不久,她就向翁永平诉苦:幼儿园里很多小朋友,都是父母一起接送孩子,只有她是一个人,翁永平只是一个“隐形”父亲。为 了不让别人小瞧他们母子俩,刘玲燕提出,让翁永平给她买一辆豪车,这样她可以跟儿子同学的父母说,丈夫做生意太忙了,没空接送孩子。

其实近两年,翁永平公司的效益并不好,再加上接二连三撤资买房,每月从公司里支出大笔费用供养情人和儿子,合伙人早就对他不满了。

翁永平不想再挪钱买车,可是刘玲燕却生气地说“:你知道我跟儿子过的是什么日子?偷偷摸摸,背后受人指指点点。儿子不能光明正大拥有一个完整的家,难道你就不能让他像你女儿一样,拥有好一点的生活条件吗?”说到伤心动情处,刘玲燕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还赌气说实在不行,干脆让他把儿子认了接回家。

禁不住刘玲燕哭闹,翁永平只好又想方设法从公司里挪了一笔钱,给她买了一辆近50万元的宝马车。不久,翁永平的合伙人以公司经营不景气、管控严厉为借口,解散公司另起炉灶了。

翁永平虽然分得了一小笔资金,但没了公司这棵摇钱树,只凭他平时的工资,很难再兼顾两个家庭的开销,烦恼越来越多。2015年下半年,他把女儿送到澳洲上学,又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家里的存款,都由妻子保管,原先手上截留下的私房钱,已经所剩无几,他经济上压力越来越大。

刘玲燕这边却不满意:在“家”里“,一家人”有说有笑,很开心。然而,每当走出家门,就如做小偷一般,生怕被人发现,这让刘玲燕感到特别压抑。更让刘玲燕觉得委屈的是,逢年过节,翁永平都要回家陪妻儿,留下孤儿寡母;特别是除夕夜,别人都是全家团聚,只有她带孩子独守空房,过得

冷冷清清,内心有说不出的伤感。

得知翁永平把女儿送出国,她的心里更加不平衡:女儿能出国读书,儿子就更应该好好培养!她给儿子报了各种培优班。如果翁永平不答应,刘玲燕就会和他争吵,翁永平被闹得焦头烂额。两人渐渐有了罅隙,恩爱大不如前。

2015年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儿子突然生病,高烧到39.4℃,一直哭闹不停。情急之下,刘玲燕只好打翁永平手机。那时,已是晚上11点多,接到电话时,翁永平正准备和妻子上床休息,吓得他只好假装信号不好,往房间外面走。挂断电话后,他对妻子谎称单位司机在送客人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他要赶紧去医院处理。

更让翁永平恐惧的是,后来,只要孩子稍有点不舒服,无论多晚,刘玲燕都会给他打电话。有好几次,妻子就在身边,一直追问是谁。为此,夫妻俩吵过多次。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让他疲于应付。昔日那种新鲜而又刺激的“婚外情”,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都变成一种负担。只是为了儿子,他又不能与刘玲燕翻脸,只好尽量安抚她的情绪。慢慢地,翁永平感觉自己脖子上像被套了一根绳索,越来越不喜欢跟刘玲燕相处。这种厌烦感和恐惧感,早就替代了出轨的激情。最终,他决定跟刘玲燕斩断情缘!

情人手握两房待价而沽,疯狂了被套十年的他

2017年2月的一天,翁永平陪完儿子后,让刘玲燕父母将儿子接走,郑重其事地跟刘玲燕提起当初她跟他的约法三章,并隐晦地暗示情人:你还这么年轻,可以再找一个男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听了翁永 平的“建议”后,刘玲燕竟洒脱、爽快地答应了!不仅如此,刘玲燕还非常认真地告诉翁永平,她早就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活,双方都很累。而且孩子一天天长大、懂事了,她想让他生活在阳光下!

原来,2016年10月初,重新上班的刘玲燕在一次同乡聚会时,结识了老乡张军。张军老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他在厦门一家外资企业担任财务经理,三年前因性格不合与妻子离婚。两人熟悉后,张军知道刘玲燕有一个小孩,但并不介意,开始追求她。

起初,刘玲燕不敢轻易接受,可张军没有放弃。直到2017年初的一天晚上,刘玲燕半夜肚子痛得非常厉害,她给翁永平打电话,竟然关机。无助的刘玲燕只得给张军打电话,张军当即打车赶了过来,背她下楼,又打车把她送到医院。那天晚上,从医院回来,刘玲燕便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了张军。没想到,张军并没有嫌弃她,反而做起她的工作:这种生活毕竟见不得光,对孩子的将来也不好。如果两人在一起,就当双方都离婚,重组家庭,他一定会把刘玲燕的孩子视如己出。

2017年1月27日,除夕夜。同样留在厦门过年的张军,知道翁永平不能陪刘玲燕母子,特意在牡丹酒楼订了一桌年夜饭,约上刘玲燕母子一起过年。吃完年夜饭,他又开着车,载着他们去环岛路上看夜景。

多年没有体会这种有人陪伴的除夕夜,刘玲燕非常感动,动了离开翁永平的念头。她重新审视自己这10年,这种带有“报恩”烙印的“隐形情人”生活,让她觉得荒唐心酸,她告诉自己,是时候该止损了!因此,翁永平向她提出分 手,她爽快、干脆地配合着他。

翁永平确实被这段“婚外情”折磨得十分疲惫,可眼见刘玲燕早就做好了离开他的准备,他的心态一时还真调整不过来。

那次谈话之后,刘玲燕调整了自己,不再开口向翁永平提要求。接下来的两个月,翁永平时不时地去看儿子,他惊讶地发现,居然有不少男人追求刘玲燕!他不禁重新审视情人:她虽然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30岁出头,身材、皮肤都保养得非常好,还是一个美人胚子。更重要的是,现在刘玲燕手握自己给她买的两套房子,按照厦门近几年水涨船高的房价,妥妥的一个千万富婆,当然不愁找不到“接盘侠”!再看看自己,年过半百,一事无成,家庭不睦,浑身病痛……想到自己忙活半生,最后却给情人做了嫁衣,翁永平气不打一处来,坚决要跟刘玲燕分房产。

谁知刘玲燕却反唇相讥“:如果房价不涨,当初你给我买房的钱,不过才百十万,我没名没分跟了你10年,还为你生了儿子,我付出的感情和青春,难道抵不过这点钱?”见翁永平不知退让,刘玲燕最后放出狠话:“两套房子、车子都在我和我家人名下,你要是不怕身败名裂,就闹得人尽皆知!”心理极度不平衡的翁永平愤怒不已,但又拿“翅膀硬了”的刘玲燕毫无办法。2017年5月4日下午5点多,刘玲燕给翁永平打电话,称她晚上要去参加同事组织的活动,让翁永平过来帮忙带孩子。

当晚,刘玲燕一直到晚上12点才回来,满身酒气。翁永平怀疑她跟别的男人单独约会,追问起刘玲燕来“。你给不了我婚姻,我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过一生。”生气的刘玲燕话说得很直白。

翁永平内心波澜起伏,一个耳光甩在刘玲燕脸上,两人厮打起来。盛怒之下,翁永平将刘玲燕摁在床上,抽出自己身上的睡袍腰带死死勒住她的脖子,直到刘玲燕停止呼吸……

闯下大祸后,翁永平后悔不已。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儿童房,打开灯,看着儿子熟睡的面庞,潸然泪下。他开车将儿子送到妹妹家里,请她代为抚养。随后,他又开车回到现场报了警。2017年12月,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翁永平无期徒刑。如今,该案正等待福建省高院的终审裁定。

(因涉及隐私,除翁永平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 在这段被“套”10年的婚外情中,翁永平活得并不轻松。然而,就在他决定斩断情缘时,居然发现,自己当初给情人买的房子,价值早已超过千万。想到被高房价催涨的情人身价大涨,

正“待价而沽”,分分钟都能找到接盘侠,而自己却鸡飞蛋打,潦倒不堪,不甘亲手作“嫁衣”的他,最终疯狂成魔。其实,从他走向婚外情的第一步起,就应该明白,出轨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份见不得光的感情,注定要以痛苦和悲剧收场。告诫那些在婚姻中游走在灰暗地带的人们:婚

姻不易,且行且珍

惜!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