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懦弱越嚣张:相亲“备胎”倒在真爱来临的冬夜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戴志军

2017年11月19日晚,上海市奉贤区发生一起血案:28岁的未婚妈妈幸立萍,被前男友费永海杀害。奉贤警方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案发现场,将仍在与幸立萍的父母搏斗的嫌犯费永海抓获。

两年前,幸立萍怀上费永海孩子的时候,她恳求他结婚,却被他以各种理由拖延。及至她独自生下女儿并承担起抚养责任,费永海仍当着甩手掌柜。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矛盾激化,让一再忍让与退缩的幸立萍,最终仍未逃过悲剧的命运呢?

相亲“备胎”:两年后来追的相亲男原是她人夫

2013年6月的一天,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一家商厦服装专柜的销售顾问幸立萍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小萍,我是费永海,还记得我吗?”就在幸立萍歪着脑袋想他究竟是谁时,对方嗔怪道“:真

是美女多忘事啊。两年前的相亲会上,我和你见过面,还聊得挺投机的。“”哦!”幸立萍这才记了起来。

出生于1988年的幸立萍家住上海市奉贤区奉贤镇,在当地一家商厦卖服装。她的父母已退休,姐姐幸立美已嫁人。

2011年5月的一天,奉贤区一个公园组织相亲会。那天,适逢幸立萍休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单身的幸立萍在已婚姐姐的陪同下来到了公园。逛着逛着,幸立萍被人拦住了“:美女,可以聊聊吗?”和她搭讪的小伙身高1.70米左右,相貌平平。出于礼貌,幸立萍停下脚步,与他聊了起来。交流中她获悉,对方名叫费永海,出生于1986年,在奉贤区一家职能部门工作。

聊了一会儿,幸立萍对他并没有产生特别的感觉。临分手时,费永海要走了她的联系方式。

此后,幸立萍与费永海之间并没有联系。她也没 在相亲会上认识到别的合适对象,便渐渐地将此事连带费永海这个人,忘到了九霄云外。

孰料,两年后,费永海居然给她打来了电话。意外之余,幸立萍接受了费永海吃饭的邀请。

第二天下班后,幸立萍略施粉黛,应约来到了位于南桥镇的一家音乐餐厅。席间,得知幸立萍仍单身,费永海特地为她点了一首歌“。我一个人的失眠,一个人的空间,一个人的想念,两个人的画面……”歌声婉转中,费永海含情脉脉地望着幸立萍,看得她两颊绯红。

次日,幸立萍刚刚出门,准备上班时,听见有人喊她名字。循声望去,路边一辆吉利汽车的车窗内,探出费永海灿烂的笑容“:小萍,上车吧。”幸立萍上车后,问他怎么知道她家住址的,费永海笑道“:你发在朋友圈的信息,不是暴露了你的地址吗?”随后,他认真地告诉幸立萍,他要当她的“专车司机”,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此后,不管是艳阳高照,还是阴雨霏霏,费永海果真每天准时接送幸立萍,一直坚持了半年多。还没有 尝过恋爱滋味的幸立萍,一颗芳心就这样被费永海俘虏了,两人跨越了男女底线。

幸立萍暂时没有将恋爱的事告诉家人。没多久,在费永海的要求下,她以方便加班为由,在商厦附近租了间房子,与费永海同居起来。

大半年后,幸立萍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和费永海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此事。谁知,费永海获悉她怀孕的第二天,竟消失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在幸立萍心中燃起。不敢将此事告诉父母的幸立萍,只好求助于姐姐幸立美。

幸立美也觉得蹊跷,她问妹妹“:你知道费永海家的具体地址吗?他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幸立萍一一摇头。见此,幸立美十分生气“:你连他的基本情况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就和他混在一起?”

当幸立萍的父母得知小女儿恋爱并怀孕的事后,同样十分震惊。但事已至此,埋怨女儿又有何用?两位老人对小女儿说“:让他爸妈过来提亲,抓紧时间把婚事办了。”可费永海音信杳无,幸家人只好根据幸立萍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费家。

可令幸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踏入费家大门并道明来意时,费家人一脸惊愕。一个抱着1岁左右婴儿的中年妇女当即就黑下脸来“:我是费永海的妈妈。我儿子早就结婚了,这不,我还抱着孙子呢!我们可从未听说过他在外面拈花惹草。”见费永海的母亲出言不逊,幸家人既难堪又恼火。可是,对方很快便将费永海的结婚证与婚纱照等证据摆了出来“:你们看看,这是我儿子费永海,这是我儿媳刘英,他俩是几年前在相亲会上认识的。你们要是不信,就等我儿子儿媳回来后当面对质!”

原来,费永海当年在相亲会上,同时接触过几个女孩。众多女孩中,他对刘英与幸立萍两人印象特别深。权衡之下,他最终将刘英确定为结婚对象。可婚后的鸡零狗碎,让费永海很快就产生了审美疲劳。此时的他,开始想念相亲会上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幸立萍。如果与她结婚,生活会不会不一样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隐瞒结婚事实,对幸立萍展开疯狂的追求。没想到,单纯的幸立萍竟轻易上了钩。容易上手的,往往都不太珍惜。所以,当得知幸立萍怀孕的消息后,不知

道该如何处理的费永海便果断玩起了失踪。

获悉这一切后,幸立萍差点昏倒在地。在父母及姐姐的搀扶下,一家人狼狈地离开了费家。

回家后,大家苦着脸,商量对策。幸立美主张到法院起诉费永海。可幸立萍却哭哭啼啼地说“:万一他反过来诬告我是第三者插足的话,我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啊。”幸立萍说的并非毫无道理。一家人苦苦讨论了一整天,最终决定息事宁人。第二天,幸立萍在姐姐的陪同下,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一忍再忍:惯出的霸凌如此狰狞

手术后,幸立萍请假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父母交代她,千万别再和那个姓费的联系。带着父母的叮嘱,幸立萍回到了商厦上班。就在她逐渐从被欺骗的伤痛中走出来时,失踪了几个月的费永海,却再次出现在了幸立萍的生活中。

那天周末,费永海径自来到了幸家,进入了他们的独门小院。幸立萍当天外出逛街,只有她的姐姐幸立美和年迈的父母在家中。费永海表明身份后,直截了当地道明来意“:我离婚了。”原来,自从幸家人找上门后,费永海的妻子刘英无法容忍他的背叛,很快与他离婚,并带走了儿子及大部分家产。恢复单身的费永海在外面浪了一段时间,觉得空虚无聊。想到自己离婚一事,多少与幸立萍有点关系,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理直气壮地再来找她了。

幸立美看见这个隐瞒婚史欺骗妹妹感情的男人,打心眼儿里感到厌恶,她没好气地说“:你真离婚也好,假离婚也罢,与我妹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请你离她远一点!”费永海只好悻悻而去。

然而,费永海并没有真正地离开,而是躲在自己停在附近的汽车里面。夜幕降临时,外出的幸立萍回来了。因为天色已晚,她没有注意到路边停着费永海的车。当她经过时,车门突然打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费永海就将她拉到了车中。

待惊魂未定的幸立萍看清眼前的男人是费永海后,十分生气,质问他为什么要骗她。费永海 着脸说“:我已经为你离了婚,这不是来通知你了吗?咱俩还像以前一样,好好过日子。”幸立萍摇了摇头“:你将我的心伤透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说完,幸立萍就要下车,却被费永海紧紧地抓住,动弹不得。他黑着脸说“:我离婚是谁造成的?还不是因为你。告诉你,你要是不答应和我好,我就让你全家不得安宁。”见费永海面目狰狞,幸立萍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她说“:我俩的事,与我父母和其他家人无关。你 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见幸立萍的语气缓和下来,费永海立马换了副笑脸“:这就对了,有什么事好商量嘛,凡事不要做得太绝了。我给你几天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幸立萍回家后才知道,费永海和自己谈判之前,已经到家里来过一回了。姐姐与父母力劝幸立萍,即使费永海真的离了婚,也确实愿意和她结婚,这样的男人也不能要!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幸立萍嘴上答应,却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此后,费永海果然每天都来找幸立萍。有时是到她所供职的商厦,有时则直接来到她家,像块牛皮糖,甩都甩不掉。其间,幸立萍的心也在经历剧烈的挣扎。她将费永海威胁自己的事告诉了闺蜜,并称他这样的人也许真的说得出做得到,万一家人因她而受伤害,她会愧疚一辈子。还有,费永海虽是个渣男,可他毕竟是她的初恋。她既恨他,又有点割舍不下他。在这种复杂感情的支配下,幸立萍竟再次与费永海同居了。很快,幸立萍的父母就知道了女儿和费永海再次在一起的事情。两老特地找到费永海,恳切地说“:既然你俩彼此离不开对方,我们也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们得把婚事办了。”费永海居然大言不惭地说“:现在男女在一起开心就好,结不结婚,有那么重要吗?”气得老两口直哆嗦。

其实,费永海之所以不愿意和幸立萍结婚,是因为心有不甘。当年相亲时,幸立萍就只是作为一个备胎,即便二人关系升级,她在他的心中,备胎的定位仍未改变。他总觉得,凭自己的魅力,还能找到条件更好的。更重要的是,经过几番折腾下来,他觉得自己捏住了幸立萍的命脉,能够将这个爱面子、胆小、懦弱的女孩玩弄于股掌之间。既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又有什么必要和她结婚呢?

就在费永海迟迟不愿结婚而幸立萍又鼓不起勇气离开他的过程中,她又怀孕了。她想流产,可医生检查后告诫她,她的身体太弱,倘若第二次流产,可能导致终身不孕。幸家人再次要求费永海与幸立萍结婚。可是,费永海却又一次玩起了失踪。

无奈之下,2016年1月8日,幸立萍只好在父母与姐姐的陪护下,生下了女儿玲玲。心如死灰的幸立萍,对费永海不再抱任何幻想。

因为既没结婚证又没准生证,女儿玲玲无法落户。基于此,幸立萍收集证据,将费永海告上了法院,希望法院能够帮玲玲解决户口问题,顺便让费永海承担一定的抚养费。2017年初,奉贤区人民法院判定玲玲可以落户,且费永海每个月需向玲玲支付1000元的抚养费。

判决生效后,费永海只履行过一次义务,只给过非婚生女儿玲玲1000元的抚养费,便再也没有负担过她的任何费用。而玲玲的存在,反而成为他继续纠缠幸立萍的最好借口。他隔三岔五地以看望女儿的名义,来到幸家,堂而皇之地要求和幸立萍住在一起。幸立萍如果拒绝,他就赖在幸家不走。

冬夜血案:你越懦弱他越嚣张

这样下去,终归不是办法。2017年10月,幸立萍将姐姐和姐夫都请到了家中。在家人的见证下,她与费永海签下协议,双方约定:幸立萍放弃向费永海索要女儿的抚养费,她独自承担起抚养女儿的责任,但费永海此后不得继续纠缠幸立萍。

协议签下后,幸立萍与姐姐相拥而泣。她以为,自己这下应该可彻底摆脱费永海的魔掌。可是,幸立萍想错了。她的步步忍让与妥协,不仅没有为她赢得风平浪静的安宁生活,反而进一步激发了费永海的霸凌心。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向幸家袭来。

2017年11月初,幸家的一个邻居,给幸立萍介绍了一个同镇的小伙。这个小伙对于幸立萍的不幸遭遇早有耳闻,也十分同情。他表示,谁的青春不迷茫?他愿意接受一度彷徨过的幸立萍以及她的女儿玲玲,以他的温柔与体贴,为她们母女俩抚平一切创伤。幸立萍听完小伙的表白后,十分感动。

幸立美和父母得知后,都为幸立萍感到高兴。可是,幸家人高兴得早了点。很快,费永海就得知了幸立萍再次恋爱的事,醋意大发的他,竟跑到幸家来,大吵大闹了一番,并扬言“如果幸立萍和其他男人好,我就让幸家全家不得安宁”。幸立美和父母都气得要报警,却被幸立萍拦了下来,她说“:这么多年忍了下来,再忍几天又何妨?我听说费家也有人在给费永海介绍对象,只要他有了新的目标,自然而然地就会放过我了。”见幸立萍已经被费永海折磨得如此胆小,幸立美与父母除了哀叹,毫无办法。

11月中旬,下班回家后的幸立萍显得十分高兴,她告诉父母,费永海据说又去相亲了,还谈成了一个新的对象,条件不错“。这一次,费永海应该知足了,我也可以真正获得自由了。”

费永海另有新欢后,幸立萍便放心大胆地和同镇那名男青年谈起了恋爱。

可是,幸福的幸立萍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双眼睛,远远地盯着她。那里面燃烧着的熊熊炉火,足以将一切美好的事物焚烧殆尽。原来,费永海的新“恋情”很快就告吹了。感觉受了气的费永海,转而又想继 续找幸立萍,那个不管他怎么胡作非为都逆来顺受的女人,她这辈子注定就是一盘被他吃定了的菜。可是,令费永海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盘菜居然不听他的“劝阻”,与新的男人“鬼混”去了。无法容忍的费永海,决定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19日晚上10时左右,幸立萍和父母、女儿一起吃完晚饭后,父母带着外孙女玲玲上了二楼。父亲先去睡觉,母亲则带着玲玲看起了电视。而幸立萍则留在楼下,一边做家务,一边打开手机免提,和男友通着电话。此时,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从幸家不高的院墙上翻了进来。而后,黑影推开一楼虚掩的客厅大门,径自奔向仍在打电话的幸立萍。幸立萍扭转身来,发现是费永海,正准备尖叫时,却被他捂住了嘴。他的另一只手握着尖刀,顶在她的腹部上,恶狠狠地说“:你在和谁打电话?是不是和那个新相好?”一向胆小的幸立萍,此时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她冲费永海嚷道“:是,我是在和我男朋友打电话,这和你没有关系!我受够你了!”一向温顺的幸立萍,此刻突然变得无比勇敢。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她冲着费永海怒吼起来。幸立萍的反抗激起了费永海的怒火,他癫狂起来,一边叫嚣着“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一边拿刀狠狠地刺向幸立萍。幸立萍忍痛与费永海搏斗,同时大声呼救。二楼的两位老人听到女儿的呼救声后,赶紧下楼,却发现女儿已经倒在血泊中,而杀红了眼的费永海,则拿着沾满鲜血的刀,死死地盯着老人。幸立萍的父母一声哀嚎,冲上前去,死死地摁住费永海,同时打电话报警。数分钟后,奉贤警方赶到,合力将犯罪嫌疑人费永海抓捕。让人惋惜的是,身中数刀的幸立萍,因失血过多,不幸去世。

2017年11月20日,费永海被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针对此案,上海江怀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莉萍认为,本案是一起恶性故意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费永海,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可叹的是受害人幸立萍,她爱面子怕非议,遇事一味忍让,结果,她的妥协不仅没有换来渣男的良心发现,反而惯出了他的嚣张与霸凌。最终,她仍未逃过被他冷血杀戮的悲惨命运,着实令人扼腕。女性朋友们,当自己不幸遇到渣男时,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果断给予强有力的反击,并以法律或其他合法手段捍卫自己的权益。唯如此,才能击退邪恶,保全自己。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律师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

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