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双子星”依心而行:灵魂吟唱爱的盟约

Zhiyin - - 目录 - 编辑/王茜

简迷离,中国首支中法音乐组合,主唱苏娜和吉他手加百利不仅是搭档,更是夫妻。两人相恋时,加百利恰逢乐队解散,意志低迷,苏娜邀请他去中国发展,并勇敢加入他的乐队。但是,他们的音乐之路一波三折,业内导师甚至质疑苏娜的唱功,建议夫妻两人“分开发展”,苏娜深陷自责和痛苦,患上了抑郁症。加百利带她去法国疗伤,又一起重回舞台。走过漫漫迷途,他们收获了最好的礼物……

跨国网恋:成就了一对音乐“双子星”

2003年7月的一天,法国巴黎巴士底狱广场上白鸽飞扬。中国留学生苏娜坐在一家咖啡厅里,望着窗外,眼里满是期待。她在等候一个网友……

苏娜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国企会计。苏娜从小学习钢琴,高考考上了南开大学物理电子专业。大学期间,她喜欢上摇滚音乐:组社团、玩乐队、剃光头、写文章,成为●傅老师同学眼中的“绝对异类”。毕业之后,苏娜的同学都顺利找到高薪工作,而她却一心想去更广阔的世界看看。

就这样,2002,2002年,苏娜只身来到法 国深造,出于对前程的现实考虑,她考取了工商管理硕士生,但巴黎浓郁的艺术氛围时刻唤醒她骨子里的文艺细胞。一年后,她申请到一家时装学院学时装设计,参加摄影展,还出版了一本先锋小说。一个偶然的机会,苏娜通过社交网络,认识了法国男孩加百利。

聊天中,苏娜得知,加百利是法国一家音乐公司的签约音乐人,从小父母离异,他是母亲唯一的依靠。因为热爱音乐,他12岁就组建乐队,15,15岁开始到处巡演,为了梦想,他同时打几份工,坚持创作。有一天,他把自己写的歌传了过来,音乐响起的那刻,苏娜有了一种触电的感觉。于是她跟他讲起自己迷恋摇滚乐的青春岁月,感叹自己已经迷失在现实中了。加百利却说“:为什么要迷失?我们这么年轻,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失去的。”为此,他还特意写了一首歌——————《点亮影子》,送给苏娜,令她动容。

从成都到天津,再到离家万里,苏娜没想到,最懂自己的人竟在法国巴黎。而加百利也没有想到,这个连法文都不怎么会的异国女孩,竟然会让自己为她写歌。于是,两人决定见面。

“嗨,是你吗?”加百利的声音打断了苏娜的思绪,看着眼前阳光般的男孩,苏娜笑着点头。这时候加百利不禁喊道“:天啊,怪不得你每次聊天,不管多晚都会戴一顶帽子!”这时候,比男孩头发还短的苏娜终于哈哈大笑起来。7月的巴黎,人们都去海边度假了。苏娜和加百利就在这座空城里,一直聊到华灯初上。临别前,苏娜带加百利去自己的出租屋参观,1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摆放着一架钢琴。一曲流畅的肖邦《革命》练习曲,让加百利再次对她另眼相看。从那以后,两人经常去加百利在乡下的一间排练房玩。爱情就如同那个夏天的阳光一样炽热而灿烂。

然而,所有的美好都转瞬即逝,所有的痛苦却度日如年。没多久,加百利的乐队解散了,唱片计划搁浅。那段日子,他每天一早起来,就拿出一本音乐行业通讯录,对着那些号码一个一个拨过去,又一次一次石沉大海。每到夜晚,他就把自己关进游戏的世界。苏娜看着他消沉,狠心卖掉了自己的钢琴。

加百利被她的举动震撼了,内心的尊严和斗志被无声击中。这时候苏娜的学业已经结束,有一天她问加百利“:你在武侠片里看到的中国,并不是它现在的样子,你想去看看我真正长大的地方吗?”没想到,加百利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仅想去中国,还想去中国做音乐。可是,我需要一个中国主唱,不如你来,我们成立一个双人组合吧!”

苏娜愣住了,这几年,她再离经叛道,也从未如此靠近自己心底的梦想。而眼前这个人,却不费吹灰之力,让自己有了勇气。就这样,他们开始一起写歌,录DEMO,发给国内的唱片公司。正如歌词《一起飞翔》里写的“:我在寻找谁/陪我一起飞/回到遥远的世纪/比梦还遥远的一个天地……”

依心而行:携手尝试所有歧途

2004年年底,加百利和苏娜一起回到了四川成都。苏娜的父母告诫女儿“:语言不通,文化不同,在一起生活可不是做乐队那么简单。”

即使深感担忧,可是当加百利诚恳礼貌地站在苏娜父母的面前,两位老人发现这个男孩子不仅开朗大方,而且非常阳光。最重要的是,一向孤傲叛逆的女儿,也变得爱说爱笑了,眼神里透出健康的光彩。于是父母决定再次放手,只要女儿快乐。

2005年9月,两人结婚了。这对囊中羞涩的年轻夫妻,没有办婚礼,连婚纱照也没拍,只是去商场买了一对打折的戒指戴上。那时他们已经在北京定居,还顺利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正式开始了音乐之路。为了 纪念爱情和初心,他们给组合取名为“简迷离”,是“GEMINI”(双子星)的谐音,希望两人就像双子座的两颗星一样,永不分离。

2006年3月,简迷离发行了专辑《私人生活》,唱片一经面世,就在国内外收到热烈的反响。

可是,梦想真的这么容易就实现了吗?果然,好事多磨,2006年年底,他们因为合约纠纷被公司雪藏。一瞬间,官司缠身,工作没有了,同事离开了,朋友疏远了,前途一片黯淡。苏娜开始陷入深深的焦虑,她失眠、厌食、情绪失控。同公司的歌手杨坤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对苏娜说“:你这是抑郁症,我也得过。”与苏娜的失控相比,加百利却把忧郁藏在内心。他身在异乡,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更是措手不及,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苏娜面前强颜欢笑,故作坚强。他钻研最新的音乐软件,用学习和创作来振作自己,也希望把正能量带给苏娜。他甚至为了令她开心,陪她吃火锅,逼着自己吃辣椒。可是无论加百利如何努力,苏娜还是难以走出抑郁的阴影。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直到2008年年底,夫妻两人回成都过年,一天深夜,加百利突然昏倒在地,全身僵硬,呼吸困难,情况十分危急。120急救人员赶到处理之后,病情才得以控制。原来,这是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而引起的呼吸性碱中毒。在那最无助的一夜,苏娜第一次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原来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失去这个人。与他相比,一切都不重要。就在那一刻,她想通了。

回北京之后,有社交恐惧的苏娜开始主动给圈内朋友打电话,寻找新的伯乐。终于,通过朋友的引荐,他们见到了金牌制作人张亚东,双方互相欣赏,一拍即合,签下一纸合约。就这样,整整三年的低谷之后,2009年,他们开始了复出之路。2010年,他们在张亚东的帮助下推出了新专辑和同名小说《落幕之舞》。专辑里大部分歌曲都写于那段黑暗的时光,就像歌词里写的,“找到礼物,需要尝试所有的歧途”。2011年,他们又推出了一张经典翻唱专辑《末日恋曲》。

2012年初,《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开始秘密筹备,节目组找到了苏娜和加百利,邀请他们参加,两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节目中,他们翻唱了一首周杰伦的《龙卷风》,可是一开口,苏娜就知道完蛋了,自己彻底唱砸了。果然,没有一个导师转身。两人尴尬地站在台上,为这次糟糕的表演而沮丧。没想到,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杨坤作为导师,严厉点评道“:我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分开发展,苏娜在唱功上没那么出色。我认为加百利应该在台前,苏娜可以转向幕后。”杨坤话音

刚落,加百利反对说“:我不同意,我承认这是一次失败的演唱,但我知道我们不是这样的水平。我也不想单飞,我喜欢苏娜的声音。”

下台后,苏娜不停地纠结自己的失误,加百利却告诉她“:你不要再自责了,每个歌手都有唱砸的时候。我们不会解散的,并不是因为你是我老婆我才这么说。你没有拖累我,简迷离的音乐,是因为我们两个人一起存在才有价值的。”苏娜却听不进去“:杨坤是我们的朋友,他一定内心是真的这么想,才会这么说的。”加百利激动地喊“:那他真的太不了解我们了!”

节目没有正式播出,却在网上流出了一个揭秘版的视频。网友的评论、朋友的过问、家人的安慰,就像无处不在的核辐射,笼罩着苏娜,仿佛全世界都在议论她,质疑她。她的皮肤上开始莫名其妙地长出大面积的红斑,医生说是过敏,但找不到过敏源。加百利知道,梦想,在这个时候带给他们的,已经是痛苦了。他把北京家中几乎所有东西都扔掉了,只把一些音乐设备寄回成都,恳请岳父母代为保管,他向两位保证“: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女儿。”没多久,加百利买好机票,带着苏娜回到了法国。

爱的盟约:我们用灵魂吟唱

就这样,两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法国乡下那间破旧的排练房。这一次,那里就是他们的家。

他们无比默契,对音乐避而不谈,尝试着过另外一种生活。加百利去学校学习自然医学,苏娜重拾旧业,开始动手做衣服。闲暇时,他们一起看展览,学种植。苏娜开始经历长期的失眠,加百利每晚临睡前取一粒安眠药给她,帮她配好安神的精油,下载了各种催眠音频,还准备了4副不同程度的耳塞,然后拉着她的手,开始数羊。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让他们用平淡的陪伴打败了剧烈的伤心。

2013年夏天的时候,两人开着破车去南部旅行,他们路过诺曼底,路过里尔,偶尔迷路,偶尔车子抛锚,直到最后开到尼斯。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两人就像孩子一样尖叫起来。从小喜欢游泳的苏娜跳进大海,像彻底解脱的鱼儿。那晚,她写下《迷图》的歌词: “如果你的手画出下一个路口,我会跟你走,路过世界的尽头。在青春的山谷,勇敢的孤独,告诉这迷路的世界,我们有完美的地图……”

2014年,两个法国朋友想去中国做一个影像工作室,找到了苏娜和加百利当合伙人。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答应了。两年的沉淀,已经让他们有足够的勇气再次回到起点。

回国后,一切重新开始。2015年1月,《中国好歌曲》的导演邀请他们参加节目。因为之前的碰壁,两人都有些犹豫。但导演说“,你们的音乐应该去更大的平台,中国的原创音乐需要你们。”

节目录制前一天,加百利问苏娜“:刘欢老师这次也在,他肯定还记得《好声音》的事。如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苏娜笑着对他说“:如果失败了,就当千里迢迢来跟刘欢老师打个招呼好了。”

第二天,苏娜和加百利登上舞台,演唱了《怪兽不跳舞》。一曲唱完,蔡健雅和周华健疯狂为他们打CALL,刘欢为他们重返舞台而叫好,羽泉更是对着观众喊话“:简迷离很优秀,他们会是未来羽泉最大的竞争对手。”

节目播出后“,简迷离”登上微博热搜榜,周华健称这个奇特的组合是“红酒配火锅”。2015年夏天,他们发布了“青春十年纪念专辑”《迷图》,随后,简迷离开启了十年来的首次全国巡演。

那年春节,他们回成都过年。加百利亲自给家人烤法式面包,入乡随俗地放烟花、吃饺子、发红包,还和家人一起去看大熊猫。热气腾腾的生活里,苏娜在公众号里用丈夫读不懂的中文悄悄感谢他“:十年了,我们一直飞。在黑黑的寒冷星空里,就像两只笨鸟,又像一对微不足道,却紧紧抱在一起的电子。”音乐让他们相爱,生活让他们长大,两个不愿老去的少年就这样,完成着他们的成长循环。

2016年,他们又开始做新专辑,每逢此刻,苏娜都多愁善感,会失眠也会发神经。加百利打趣说“:这跟怀孕有什么区别!”于是,苏娜就在自媒体上调侃自己:“怀孕了,自动进入多愁善感喜怒哀乐无常期……”很多粉丝纷纷当真,以为他们真的要生“混血北鼻”,满屏的恭喜。

就这样,他们把写歌当成怀孕,诞下一个又一个“孩子”,发布同名专辑《简迷离GEMINI》,携手导演了所有的MV。其中《平行世界》MV获得了中国首届4K映像节最佳音乐短片金奖。2017年年底,他们参加综艺节目《不凡的改变》,与李玉刚一起演绎爆裂嘻哈版的《新贵妃醉酒》,观众惊呼“:坐稳啊,这个版本听了就给跪了!”

2018年,他们即将推出第六张专辑,继续开发系列剧,并且开始筹备第一部长片电影。3月初春的一个深夜,苏娜回想着这些年两人相伴走过的起起伏伏,写下了这样的话“:你有一个渺小的梦,做完繁华青春,一转眼又是一个清晨。” □

苏娜、加百利音乐“双子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