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配发声:生死关头,那个歧路女孩是勇敢母亲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谈 琳

胡云一直以为自己是

个幸福的妻子,直到有一天,她得知丈夫黄诚不仅与

女孩刘玉娟有婚外情,还婚外生下儿子小宇,年轻的刘玉娟更是公然与她争夺黄诚。胡云对破坏婚姻的刘玉娟恨之入骨。

不想,2017,2017年国庆期间,刘玉娟带着小宇乘坐黄诚的车时,意外发生惨烈车祸。刘玉娟救下儿子和黄诚,自己却因此当场殒命。婚姻的危机因为车祸消除了,可胡云却发现自己无法高兴,内心甚至更加不能平静。她为什么会如此?2018年春节,胡云向本刊记者讲述了她在车祸发生之后的心路历程……

五味杂陈:一场车祸了结婚姻保卫战?

2017年10月2日上午十点左右,在家带儿子的胡云突然接到交警的电话,说丈夫黄诚车祸受伤,在医院治疗。胡云匆忙赶到医院时,意外得知,车祸发生时,黄诚车里还有两个人:刘玉娟和她6个月的儿子小宇!

10月2日?这不是黄诚认识刘玉娟的日子吗?顿时,胡云悲愤交织!

胡云1984年出生,湖南省湘潭市人,高中毕业后在深圳一家外贸公司做销售,认识了黄诚。黄诚比胡云大一岁,湖北省人,大学毕业后就来深圳从事物流行业。因工作交集,胡云与黄诚相知相恋,2010,2010年3月,两人领证结婚。2012年,在外漂泊多年的黄诚,决定回 老家创业。胡云拿出所有积蓄,和黄诚一起办了一个快递站点。黄诚精明能干,胡云任劳任怨,夫妻同心,用三年时间将快递站点发展为物流服务中心。之后,夫妻俩买房买车,胡云还于2016年初生下儿子豆豆。难得的是,公婆对她还如女儿般疼爱。胡云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

不想,,20162016年7月的一天,胡云和保姆在家带娃,一个年轻女子敲开了家门。女子递给胡云一沓照片后,直白地说道:“黄诚喜欢上我了,你跟他离婚吧。“”你是谁?”胡云疑惑不已。女子轻蔑地一笑道“:你看照片就知道了!”随后扬长而去,留下胡云看着那十几张黄诚与女子的亲密合影泪如雨下。

傍晚时分,黄诚回家。看到胡云丢在桌上的照片,脸都白了,只好坦白:他出轨了。

照片中的女孩名叫刘玉娟。2015年10月2日,大雨,一个女孩被小车剐蹭受伤,肇事司机逃逸。黄诚看到后好心地将女孩送去医院,这女孩就是刘玉娟。她1993年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市农村,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因为刘玉娟父母重男轻女,她大专毕业后特地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班。刘玉娟对陌生人不设防的单纯和忧郁气质,触发了黄诚的怜惜之情。刘玉娟养伤期间,黄诚去看过她几次。一来二往,两人就有了感情,刘玉娟更是一直要他离婚。

胡云心在滴血,但她怎么可能被“小三”打

败!她努力克制愤懑,问丈夫道“:你是玩一玩还是动了真心?如果是真心,就净身出户;如果对我和豆豆还有感情,就和她分手,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黄诚当即保证不再与刘玉娟来往。

但刘玉娟的突然造访已经成为胡云心里的阴影,她对黄诚再也无法如从前一样信任并且温柔对待,生活稍有不顺心,就会迁怒于黄诚。刚开始,黄诚自知有错,百般容忍,时间久了,就与胡云争吵,夫妻关系降到冰点。更可气的是,刘玉娟发短信给胡云,说“:我喜欢黄诚不带任何目的。在我们俩的关系上,是我主动,所以,请你不要老拿这件事指责他,羞辱他。”胡云一边回复“你的挑拨离间终究只是徒劳”,还将刘玉娟拉入黑名单;一边质问黄诚是不是还与她有联系。黄诚坚定地否认,但胡云根本不信丈夫的话。这种不信任撕扯得她疲惫又痛苦。而此后5个月,刘玉娟竟换了好几个手机号给胡云发消息,表示胡云太强势,黄诚不爱她,让她放手。胡云不胜其烦,虽然黄诚一次次发誓与刘玉娟已断绝关系,但同为女人,刘玉娟的执着更让胡云相信:丈夫黄诚与她还有瓜葛!

婚姻成了胡云的鸡肋。可是,她一面心疼儿子,不舍与丈夫多年的感情,一方面也不愿让刘玉娟如意,所以,纵使万般心痛,她依旧苦撑着飘摇的婚姻。

不想,2017年5月,刘玉娟的弟弟刘玉哲竟到公司找黄诚,要求他对姐姐和她的孩子负责。原来,一个多月前,刘玉娟生下了她和黄诚的孩子小宇。刘玉哲抡起拳头就要揍黄诚,他这一闹,无异于将黄诚的丑事曝光给了员工。黄诚哭着向胡云道歉“:她耍手段怀的孕,还辞职躲着我生下孩子……”

胡云冷眼看着黄诚的表演,觉得恶心;但同时,她更恨不得将刘玉娟挫骨扬灰。她发誓,就是留下黄诚恶心死自己,也不便宜了刘玉娟。胡云笃信:在这场婚姻战中,最后的胜利者只可能是自己,因为从小苦过来的黄诚绝对不会放弃家业从零开始。

从公司回来,胡云就将黄诚赶出家门,并撂下狠话“:什么时候送走私生子什么时候回家!”黄诚央求胡云给他时间,孩子一断奶就送人。此后,黄诚果真收心一般,按时回家、帮忙带豆豆、主动给她买礼物、手机不设密码。而刘玉娟也如消失了一样,没再联系胡云。胡云一度以为黄诚真的与刘玉娟已经结束了。为了她和黄诚以后的生活,她也强迫自己不再深究。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渣男居然还暗地里与刘玉娟母子在一起!胡云气得浑身发抖,走进病房,什么也不顾,就冲上去给了黄诚几耳光,怒吼道“:10月2日,你们准备一家三口过相识纪念日吧?!”此时,黄诚左腿打着 石膏躺在病床上,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哽咽着反复一句话“:玉娟死了……”胡云一愣,进而冷笑“:贱人自有天收!”黄诚却又失神地念叨“:她是为救我和小宇才死的!”

蚀骨煎熬:逼宫小三搏命救人毁誉参半

原来,刘玉娟一直不愿意跟黄诚分手,在胡云的强势和不信任里找不到温暖的黄诚也就趁势继续与她来往着。怀孕后,刘玉娟一心想与他结婚,担心黄诚要她打胎,就辞职独自到武汉生下小宇,之后用孩子向黄诚逼婚。她的弟弟知道情况后,跑来找黄诚算账。黄诚这才慌了神,直白地告诉刘玉娟:他不可能离婚,如果她想继续保持两人的关系,就只能隐忍;不然,两人就分手。刘玉娟不愿分手,打发弟弟回了深圳,并不再找胡云的麻烦。刘玉娟的乖巧懂事让黄诚很是欣慰。

10月2日是两人的相识纪念日,刘玉娟一直要求庆祝,黄诚便向妻子谎称去武汉收欠款,然后接上刘玉娟母子准备去武汉玩。谁知半路急转弯时车速过快,一下冲下了坡地。就在车子翻下刹那,刘玉娟解开安全带,身子探出车窗将小宇抛向窗外的草地,她自己和黄诚则随车翻滚到坡下。刘玉娟见黄诚卡在驾驶室,便挪身解开黄诚的安全带,拼命打开车门,将他往驾驶室外推。结果,在黄诚离开驾驶座时,车子再次侧翻,车身压住了刘玉娟。黄诚满身是血,听到孩子在草地上哭,刘玉娟在呻吟,气息却渐渐微弱。最后,路过的车辆帮忙报警,叫救护车。可当救护车赶到时,刘玉娟已经没了气息。

黄诚哽咽道“:玉娟就在我眼皮底下死掉了……来勘察现场的交警说,她要是没解开安全带,救孩子,脊椎就不会伤得那么重;她要是不救我,自己从车窗爬出去,也不会死……”

虽然胡云对刘玉娟的死也有些意外,但她依旧坚持道“:小三就是小三,破坏别人婚姻,死了也洗不白!”一听这话,黄诚突然愤怒吼道“:你以为我是大老板,那点钱值得她浪费青春,没名没分为我生孩子?!她为什么要救下我?她是真的爱我……”说着,竟情绪失控地嚎啕大哭起来。

黄诚这一吼一哭,引来病房里的人纷纷侧目。胡云眼睛红了,黄诚的话,深深刺痛了她———她对黄诚何尝没有真爱?!但刘玉娟破坏了她胡云的真爱,现在因为死亡,令黄诚的情感天平更是一下子倒向她,以后的日子,她还得与刘玉娟的阴影纠缠。

胡云一夜无眠。刘玉娟出现时,她没有离婚,就是

希望黄诚能回头,给她和豆豆一个家。现在,刘玉娟已死,她发现,只要把小宇安顿了,他们一家人就再没有了干扰。

第二天一早,刘玉娟的父母刘洪民夫妇和刘玉哲来处理刘玉娟的后事。黄诚立即抱着小宇赶去他们暂住的宾馆。车祸中,小宇被包着襁褓,而且被刘玉娟轻抛向草地上,身体无恙。胡云从医院得到黄诚要出院的消息,也立马跟了过去。

黄诚见到刘洪民夫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五一十地将他和刘玉娟的事告诉了刘洪民。刘洪民气得冲上来要打黄诚,说黄诚污蔑他女儿。站在一旁的刘玉哲,小声说“:爸,是真的。”刘洪民老泪纵横,说着说着,开始捶打自己“:老婆,你说我们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刘玉娟的母亲沉默不语,只在一旁垂泪。

见状,胡云开门见山说道“:人都死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小宇还小,需要人抚养,你们带他回去,我们可以支付赡养费。”

胡云的话让黄诚一下子愣住了。不想,一听这话,刘洪民暴跳起来“:这孩子,我如果带回去,老脸往哪里搁?我还不得被乡亲们的唾沫淹死……孩子你们自己安置,玉娟的赔偿款我们也不要了,就当没养这种女儿。”说着,他就催促妻子收拾行李回家。刘母唯唯诺诺地起身,看了看在黄诚怀里的小宇,小家伙粉嫩的四肢在空中乱蹬乱抓,还咯咯大笑。刘母泣不成声,却还是在丈夫的指令下抽身离开,任黄诚和刘玉哲阻拦也没拦住,只留下刘玉哲坐在床上,抱着头痛哭,嘴里一遍遍地喊“姐姐”!

刘洪民夫妻就这么走了,连刘玉娟最后一面也没见。这是怎样的父母呀!情况的突变令胡云突然对死去的刘玉娟生出一丝同情来。

胡云没有想到的是,从医院传来的年轻妈妈大义救子、舍命救人的消息,竟在当地论坛传开。网友们为刘玉娟点赞,称她为“最美妈妈”。可就在刘玉娟事迹在当地被传为佳话时,论坛画风突变。4日凌晨,有网友匿名爆料称:这个刘玉娟是个小三!很快,一些网友开扒刘玉娟“。听说开车的那个人,就是她情夫,这种女人死了干净!”“她情夫是个大老板,她就是贪慕虚荣。这种毁人家庭、破坏公序良俗的人,就算死都洗不白了。”

流言散播很快,刘玉哲恳求黄诚帮姐姐做点事。黄诚说不出的压抑和难受。在胡云探视他时,他告诉胡云,一直以来,他享受着刘玉娟的年轻、温柔和爱,却从未曾真正为她做过什么。结果,她不但为他生孩 子,救了他性命,还在死后承受侮辱,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知道自己将这个年轻女孩推到了如何不堪的地步!他后悔不已。看着眼前痛哭流涕得像个小孩的丈夫,胡云涌起无限伤感:如果他早反省到这些,这场悲剧也许能避免。

可黄诚随后的话令胡云震惊万分:刘洪民夫妇已经不养小宇了,他必须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抚养小宇长大。如果胡云不同意,他只能离婚,因为这是他必须为刘玉娟做的,否则,一辈子良心不安。

胡云傻眼了。黄诚却直视胡云,一字一句清晰有力地说“:对不起,我就是个人渣。你也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眼前这个男人,与曾经一提离婚就秒怂的黄诚,判若两人。是刘玉娟的死改变了他。胡云心里五味杂陈。

原配发声:歧路女孩生死关头是勇敢母亲

2017年10月4日下午两点,刘玉娟被火化。黄诚眼泪横流,刘玉哲哭得死去活来。

在从殡仪馆回来的路上,刘玉哲主动跟胡云讲起姐姐。原来,刘玉娟出生于一个父亲强势、母亲懦弱的贫困家庭。因为父亲特别重男轻女,刘玉娟从小就承担比同龄人重得多的家务和农活,但即便如此,她对从来不干家务的弟弟却没有妒忌和怨言,只有爱护。她好不容易有点好吃的,从来都不忘与弟弟分享。考上大专后,所有费用都是靠她每天打工5、6个小时来赚,还给弟弟买衣服和书本。所以,刘玉哲自小与姐姐感情深厚。

说着,刘玉哲向胡云道歉说“:我姐姐破坏了您的家庭,我替她跟您说声对不起。她已经走了,你就别再怪她……她其实是一个可怜人……”

刘玉哲的话,让胡云和黄诚认识到了另一个他们所不知道的刘玉娟。黄诚又一次次自责“:是我害了她”。胡云则在内心叹息:刘玉娟一定是太缺少关爱了,所以黄诚对她一点示好后,就认真了。她终究还是涉世不深,太傻太天真。

“小宇,你们打算怎么安置?我还在读大学,实在是没有办法养他。请你们一定把他安置好,他可是姐姐以命相搏来的孩子。”准备返回深圳的刘玉哲问黄诚和胡云。胡云看着黄诚。黄诚抱紧小宇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抚养他!”后面又加了一句“:我不会推卸做父亲的责任。”当天,刘玉哲回了深圳。黄诚出院,带着小宇住进了宾馆。

10月8日一大早,胡云去看望黄诚时,他正在给在网站工作的朋友打电话,想删去网上辱骂刘玉娟的

帖子。小宇在床上睡着了,红扑扑的脸、长长的睫毛,那样安详。他也曾是妈妈的宝贝呀!胡云突然无限感叹!可是,她的家该何去何从呢?

从宾馆里回去后,胡云打开电脑,以“车祸司机妻子”的身份在网上回了帖,为刘玉娟发声:这个在感情上走了歧路的女孩,在车祸的那一刻,她做了正确而且伟大的事情,她是个勇敢的母亲,也是个用生命在爱的女人,在那一刻,她是伟大的。呼吁大家停止对刘玉娟的诋毁和侮辱。

胡云的帖子很快引起反响,有人跟帖说“:人已经去世了,死者为大。”也有网友发声“,小孩是无辜的,但愿孩子能在健康的环境长大。”黄诚一页页翻看留言,红了眼眶,他给胡云打去电话“:谢谢你,老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说了这几个字,竟又无语凝噎。胡云眼眶湿了。

这天,胡云让黄诚回家,告诉黄诚她的思考和决定:她愿意和黄诚一起养小宇。她感叹道“:你运气很好,遇到刘玉娟这个傻姑娘,她用生命教你学会了责任。刘玉娟为小宇能拼性命,我也是母亲,我也能为了豆豆接纳小宇。她为了她的感情不怕死,我为了我的感情,也能接受犯过错的你。”黄诚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了一句“:你愿意接受小宇,你是要收养他?”胡云很肯定地回答道“:是。我想过了,如果离婚,豆豆也没有完整的家。你放心,孩子是无辜的,我即便恨刘玉娟,也会待小宇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黄诚万万没想到,胡云主动提出要收养小宇,眼泪一下就飙了出来,紧握着胡云的手,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夫妻俩终于破镜重圆。黄诚到医院与小宇做了亲子鉴定,然后到相关部门办理手续,于2017年11月将小宇的户口迁到了自己家里。

2018年春节前,刘玉哲趁寒假特意去看望小宇,看着小家伙在新家里快乐成长,他笑着笑着竟流出眼泪,那一刻,他又想起了姐姐。临走前,他给胡云下跪,感谢她的善良和大义———她不仅在网上发帖帮忙挽回了姐姐的名声,更收养小宇,让姐姐以命相搏的孩子得到很好的安置。

在接受采访时,胡云说她的心情很复杂:她忘不了刘玉娟对她婚姻的伤害,但最终,刘玉娟以生命为代价,换来了孩子的阳光身份,也获得了她的原谅和尊重,但这份代价太沉重。她希望那些所谓的纯情女孩,以刘玉娟为戒,一定要走阳光的感

情路。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胡云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