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嘱烽烟:谁挑战了最敏感关系?

Zhiyin - - 目录 - [编后] □编辑/戴志军

2018年3月21日是中华遗嘱库启动五周年的日子。当日《,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对外发布。遗嘱库通过对其所保管的8万余份遗嘱进行数据分析发现,因担心儿女离婚,有99.93%的老年人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样的遗嘱,如果在老人去世后公布还好说,倘若不慎被夫妻双方提前发现,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北京市一对夫妻的故事,给出了答案。

遗嘱烽烟:婆媳关系剑拔弩张

从2017年7月开始,张墨涵便发现,妻子宁馨对公婆的态度变了很多。以前见面,总是“爸,妈”喊得十分亲热,可现在见面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实在躲不开时,就说一句“您来了”敷衍一下。倘若张墨涵在场,她就直接以“你爸爸,你妈妈”这样的称呼代替,让张 墨涵面对父母时很是尴尬“。宁馨这是怎么啦?”张墨涵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出生于1980年的张墨涵是北京市本地人,本科毕业,其父母是退休老师;而出生于1982年的宁馨是从北京一所大学硕士毕业后留京打拼的北漂女,在一家外资公司任主管,她的老家在陕西省西安市,父母是国企退休工人。两人相识相恋于2011年。次年,两人的婚事提上议事日程。因为宁馨和张墨涵均不愿意与父母住在一起,按照双方商议的结果,男女双方各出资一半,在北京首付一套房子,贷款则在婚后由夫妻俩共同偿还。

婚后第三年,两人生下儿子张远顺。和他们家相距约30分钟步行路程的公婆,时不时来到儿子儿媳的家中,帮小两口带带孙子,夫妻俩也经常带着儿子去看望公婆。其间,宁馨和公婆虽有一些小的磕磕绊绊,但整体来说,关系融洽,幸福和睦。

随着年岁的增大,公婆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尤其是年近古稀的婆婆李玉姝,更是被检查出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需同时服用很多药物。身为孝子的张墨涵虽然想着多抽点时间陪陪母亲,无奈年轻的他正值事业打拼的黄金年龄,只好让同样年迈的父亲多多照顾母亲,自己只能偶尔去探望探望。宁馨也是个事业型的女性,在工作最 繁忙而公婆又因病暂时帮不上忙的时候,宁愿将儿子带到公司,也不请假。李玉姝偶尔会在儿子面前唠叨“:你忙的时候,你媳妇儿就休息一下呗。都不知道每天在外面忙些什么,孩子也缺少照顾。”张墨涵嘿嘿一笑,不予置评。

虽说母亲对妻子因将太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而忽视了家庭颇有不满,但婆媳二人并没有产生大的矛盾呀。如今,宁馨怎么突然就不待见二老了呢?

就在张墨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揭晓了导致妻子与公婆关系骤变的原委。

那是9月的一天晚上,刚从上海出差回来的宁馨,和丈夫、儿子与前来看望孙子的婆婆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宁馨的眉头皱了起来,埋怨辣椒放得太多了。张墨涵拼命给妻子使眼色,但宁馨还是由着性子说: “哪有青菜里面放辣椒的?究竟会不会做饭呀?”

终于,一直忍着没有吱声的李玉姝发飙了“:饭是我做的。嫌难吃,自己做啊!”婆媳二人一旦交上火,就很难停歇。李玉姝指责宁馨没教养,宁馨则称李玉姝根本就没有把她这个儿媳当自家人,平时给家人擦皮鞋时,只给儿子擦,从来没给她擦过。

婆媳二人越吵越起劲,张远顺都被吵醒了,在床上哇哇大哭。张墨涵赶紧将母亲和妻子劝开。处于盛怒之中的李玉姝用手指使劲戳着儿子的额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窝囊儿子,任由媳妇当着自己的面顶撞婆婆。”说完,便气咻咻地离开了儿子儿媳的家。

待母亲走后,张墨涵气呼呼地质问妻子“:你今天是怎么啦,像吃了枪药似的?还有,这段时间你又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对顺子他爷爷奶奶总是看不顺眼。”见丈夫只顾数落自己,宁馨从自己包里掏出手机,将里面的相片夹打开,翻出一张翻拍的文件,而后递给张墨涵“:呶,你自己好好看看!”

原来,相机文件夹里,赫然存着父母立的一份遗嘱,上面明确写着“:我们去世之后,我们的存款,股票,以及在我们名下的一套房产,全部留给儿子张墨涵和孙子张远顺。”落款处,签着父母二人的名字。张墨涵看得真切,那笔迹,的确出自父母之手。很显然,宁馨被当成了外人,排除在父母财产继承权之外。

待丈夫看完之后,宁馨冷笑着说“:看清楚了没?两个老的担心我觊觎他们的财产呢,特地提前立了遗嘱,将我踢开了。我在他们眼里,八成就是一个为张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机器吧?既然你爸妈不把我当自家人,我凭什么当他们是亲爹娘?”面对气恨难平的妻子,张墨涵一时语塞。

互不退让:幸福在猜忌中渐行渐远

原来,6月底的一天,宁馨带着儿子去看望公婆时,在两老的床头,无意间发现了此遗嘱。当时,宁馨就气得肾上腺素飙升。趁着儿子与公婆正嬉闹的空隙,她用手机将那份遗嘱给拍了下来。

此后,每次翻开手机看到这份令自己深感耻辱的遗嘱,宁馨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因此,对待公婆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了解原委后,张墨涵也觉得父母做得过分了,只好抚慰妻子“:我是独子,他们所有的财产,迟早都是我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写不写你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不!我认为这是对我缺乏起码的尊重的表现。”见宁馨仍在气头上,张墨涵一时也没有良策。

劝慰妻子无果之后,张墨涵转而来到父母家中。他埋怨二老,不该立这样的遗嘱。本来,中国的婆媳关 系就很难处理,没立遗嘱前,宁馨和母亲之间的关系能够保持基本和谐,他觉得就相当不错了。可是,这么融洽的关系,如今却被一纸可有可无的遗嘱给破坏了,这不是无事生非吗?

待儿子一口气埋怨完,李玉姝叹了口气,说“:我和你爸这可都是为了你好。现在的年轻人啊,把婚姻当儿戏的太多了。”接着,李玉姝给儿子讲了一个她身边的案例。同一个社区的老刘,其37岁的大龄儿子事业小有所成,但感情一直没着落。去年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恋爱没几天就匆忙地结了婚。结果,孩子都还没有生,就在今年5月初离婚了。因为没有事先做财产公证,那女的一口气分走了他一半的财产。更可气的是,没过多久,小刘就听说前妻和初恋结婚的消息。那女的,八成就是个骗婚的,为她和初恋筹结婚资金呢。小刘得知真相后,气得差点拿刀去杀人。

“你爸和我不是说你媳妇是个骗婚的,但我们也不能不防着点。我们虽然没有万贯家财,好歹也有一套位于三环内的房子,值个大几百万没有问题吧。”李玉姝说“,立这个遗嘱,一则是汲取他人的教训,二则,也想试试你媳妇儿。倘若她一心一意地和你过日子,就不会介意这些条款;反之,就会气急败坏。这不,她确实很反常呀。”

母亲的话,乍一听,句句在理,可张墨涵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按理说,父母自己的财产,他想留给谁就留给谁,就算全部捐给社会,也无可指责。问题就在于,遗嘱将儿媳排除在了继承人之外这一做法,凭空地让原本融洽的家庭关系,蒙上了阴影。接下来,张墨涵所要做的,就是尽量地将这一飞来“横祸”在家庭关系中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既然无法说服父母更改遗嘱,张墨涵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利用各种机会,缓和母亲与妻子之间的矛盾。打那以后,张墨涵每逢母亲来访时,就悄悄地将自己和妻子的鞋子同时擦得锃亮;而他去看望父母时,则时不时地带上一些老年人吃的用的东西。有一次,他帮父母买了一个电动按摩洗脚盆,并称这是宁馨在外地出差时特地为他们带回来的。

但是,张墨涵苦心孤诣所做的这一切,很快就被李玉姝和宁馨所识破。李玉姝劝儿子不要太委屈自己了,哪有天天看媳妇儿脸色过日子的道理。而宁馨则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张墨涵的用心“:你就别在我这里装神弄鬼了,你妈妈有那么高的觉悟吗?那皮鞋摆明了就是你擦的,你当我傻呀。”

在这样的情况下,婆媳二人碰到一起的时候,哪会有什么好脸色,经常一言不合就吵架,闹得家无宁

日。夹在妻子与母亲之间左右为难的张墨涵,只觉得自己心力交瘁,精神也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就在张墨涵苦寻不到缓和母亲与妻子矛盾的良方时,一件事情的发生,让矛盾更加激化。

婚姻崩盘:谁挑战了最敏感关系?

2017年11月,李玉姝在家做饭的时候,突然昏倒在地。老伴发现后,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及时将她送到了医院。经检查,李玉姝系高血压引发的脑溢血,医院要求李玉姝住院治疗。

医院离家并不远,但因李玉姝症状严重,需家属24小时在医院陪护。张墨涵的父亲已近70岁高龄,哪里熬得了夜?身为独生子的张墨涵,只好与父亲在夜晚和白天轮流值班。

照顾母亲的过程中,辛苦倒也罢了,令张墨涵难堪的是,母亲毕竟是个女性,而自己是个儿子,比如母亲的大小便,他照顾起来,就感觉不太方便。张墨涵只好硬着头皮去和妻子商量。

婆婆病倒的当天,宁馨和丈夫、儿子一起到医院探望过。可此后的时间里,一来因为自己的工作的确太忙,二来,也是最关键的原因,那份遗嘱带给她的心理阴影,让她无法说服自己。所以,当丈夫张墨涵恳求宁馨替换自己一段时间时,她没理睬。

虽然知道妻子很可能会叽歪几句,但没想到她真的会如此决绝、冷漠。张墨涵强忍内心的极度不满,对宁馨说“:就算你和我妈有天大的矛盾,但她毕竟是我的亲妈。她现在躺在病床上,你就不能将心胸拓宽点儿,尽点儿媳应尽的义务吗?”宁馨不屑地说“:我不是不想照顾她,是怕她怀疑我另有所图,比如是不是想哄她篡改遗嘱呀。”张墨涵气得身体发抖,他指着妻子的鼻子说“:你太不像话了!”

宁馨不愿意到医院伺候婆婆,张墨涵只好继续和父亲轮流照顾李玉姝。好在李玉姝经过治疗后,脱离了危险期。老人醒来后,忍不住又碎碎念起来“:你看,我们没有说错吧?你媳妇儿的心很硬的。她现在对我们如此,将来你要是病了或者怎么了,她一样不会照顾的。”

母亲的唠叨,让张墨涵的心也一天天沉了下去。不知不觉间,他感情的天秤,开始向母亲这边倾斜。

2017年底,李玉姝虽病愈出院,但张墨涵与宁馨的夫妻感情,却降至冰点。

2018年1月中旬的一天,因张墨涵临时加班有事,而宁馨又出差未回,李玉姝应儿子恳求,将上幼儿园的儿子接到后,送到了儿子儿媳家中。趁着孙子看动 画片的时候,闲不住的李玉姝,将堆在沙发上的脏衣服,丢进洗衣机去洗。等到衣服洗完并晾上阳台后,出差回京的宁馨,也回到了家中。

看见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宁馨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我的白毛衣!”原来,李玉姝洗衣服的时候,忘了将深色和浅色衣服分开,结果,宁馨刚买不久的一件白毛衣被染出了几块蓝斑。宁馨急得在阳台跳脚“:谁这么蠢?连个衣服都洗不好!”听儿媳骂自己蠢,李玉姝的怒火也腾地升了起来“:没家教的丫头!毛衣多少钱,我赔你!”说完,从兜里掏出200元,啪的一声拍在桌上,而后指着宁馨继续大骂。

张墨涵回家的时候,李玉姝与宁馨正吵得难解难分。见宁馨出言不逊,他的火也来了,劝架的时候顺手将妻子一推。娇小的宁馨被推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倒下去的时候,她的额头磕在了桌子的边缘,当即鲜血直流。被吓蒙了的张墨涵赶紧将妻子送到最近的医院,及时为她止了血,消了炎。

这一架,将一家人的心彻底地打碎了,打散了。宁馨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备受宠爱。嫁给张墨涵之初,他对她也是极尽呵护的。没想到,如今竟然对她动手。那几天,她几乎每个晚上都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泣。与宁馨同样感觉委屈的还有李玉姝与张墨涵母子俩。李玉姝觉得儿媳太没教养,简直无可救药;而张墨涵虽然懊悔自己当初推妻子时用力太猛了,但她与母亲势同水火的架势,也确实让他心力交瘁,他撑不下去了。

3月初,张墨涵与宁馨维系了6年的婚姻,宣告解体。宁馨只拿走了当初买房的一半房款,她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张家人,自己无意觊觎张家的财产。儿子婚姻的解体,也让李玉姝和老伴陷入了痛悔与迷茫中: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法律意识逐年加强,生前立遗嘱已成为社会常态。老人们立遗嘱时,有意防范儿媳或者女婿的做法,系出于对子女将来万一离婚、人财两空的担心与焦虑。而儿媳或者女婿被遗嘱排除在财产继承权之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羞辱,其委屈也情有可原。到底该怎样做,才能既让长辈放心,又让晚辈体面,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亲爱的读者朋友,您阅读此文后若有自己的观点想表达,请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遗嘱”,参与讨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