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恩仇的李敖,侠骨柔肠的父亲

Zhiyin - - 目录 -

2018年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作家李敖安然离世,享年83岁。有人说,他的离去,带走了一个江湖。有人说,李敖之后,再无李敖。

李敖一生勤 消灭叛乱之意。可见他对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

李戡纵然小小年纪,就已经露出了同他父亲一样的锋芒和犀利。李敖曾经帮宝贝儿子宣传他人生的第一本 勉笔耕,著作等身,才情兼备;但他也做了一生斗士,树敌无数,毁多于誉。朋友对他也多是既畏且惧。上天给李敖的才华与天分,全被他用作针砭时弊的武器。古来圣贤皆死尽,唯他喋喋不休。也许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敢用一张嘴怼天怼地的李敖,唯有对着自己的孩子们,才会流露出侠骨柔肠的一面。

祖父级父亲:儿女们当孙辈来疼

李敖曾自嘲“在外是一头猛虎,在家里却最没地位”。

李敖有三个子女,长女是他与台大校花王尚勤的私生女李文,另外一对儿女,是和现任妻子王小屯所生,儿子叫李戡,女儿叫李谌。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李敖的儿女,都继承了他有话必说的犀利作风。长女李文定居北京多年,其一系列维权的行动广为媒体报道,又时常在媒体上亮相,成为公众熟悉的名人。而身在台湾的儿子女儿则少为人知。

与儿子相差58岁,与小女儿相差60岁,比妻子大30岁,他说因为自己年纪太大“,在家里,妻子与儿女他们都好像是一窝小孩子,儿女们当孙辈来疼。”

李家的小孩都是由太太管教,李敖自己则大半时间都在山上的寓所里读书、写作。李敖感叹,早晚要分开,因此平常都离儿女们远远的,让他们比较习惯父亲不在的日子。

对于孩子们,李敖采取的是一种宽松的教育方式。即便孩子们处于叛逆期,李敖也能与他们和蔼相处“,我和孩子们不谈会引起冲突的话题。”

和唯一的儿子彼此欣赏

李敖将儿子取名为李戡“,戡”字在古代有平定、 书《李戡戡乱记》。李戡在自己的第一本书里,痛批台湾教育体制的缺陷。李敖在言语中不吝溢美之词,称赞儿子文章的辛辣程度让自己都甘拜下风“。儿子比我可怕,我只会越来越老,他会超越老爸,指日可待。”逮谁骂谁的李敖大师,在儿子面前居然服软了。儿子李戡平时谈到父亲时钦佩之情溢于言表。李敖透露,其实儿子还是很有个性的,一般人不太好相处,之所以儿子会崇拜父亲,是因为“我比他更坏”。

后来,李戡的一篇《美国人给我闭嘴》也引发关注,对此,李敖直言“童子操刀,所伤实多”,与此同时,父子俩还联手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展现父子情深。

常和小女儿“没大没小”

小女儿李谌被李敖称为“最大克星”:“对小女儿,我经常偷着塞钱给她,讨好她。”

李谌曾告诉媒体,在家里不高兴时会对老爸“又骂又打”,李敖则补充一句“:下手很重。”

李敖参选台北市长之时,李谌曾语带威胁地对李敖说“:选输了,我的脸往哪里放。”李谌和国民党“立委”朱俊晓的女儿是同学。李敖选“立委”时,因为票数远远不如朱俊晓,还被女儿讥笑“挂车尾(即倒数),丢人”。虽然李敖一再解释自己是无党派参选,与政党提名不同,但女儿回他一句“,谁管你”。

李敖回忆,有一回在山上写书,深夜女儿打电话催他下山,因为考试没考好,怕被妈妈揍,请李敖无论如何在考卷上签名。李敖二话不说赶紧从命,还说“怎么这么棒”。李敖还坚持孩子“健康第一、品性第二、学业第三”,晚上一过10点就逼孩子上床睡觉,功课没写完、考试没准备“,统统没关系”。

李敖因管制女儿开冰箱吃零食,被女儿嘲笑是

告密者;自己房内挂裸体美女图,也被女儿说成是“色情狂”。李敖对于女儿的童言童语,只是会心地一笑。

李敖曾对媒体提及自己对小女儿的期望,他希望小女儿能成为乱世佳人“,人要做强者不要做弱者。没人愿意战争,但打起来,我要赢!”

补偿心理,把大女儿宠溺成一个“小李敖”

三个孩子中,最为公众熟知的、和李敖个性最为相似的,是大女儿李文。

李敖说过:“如果我不是李敖,我愿做李敖第二。”事实上,他把李文成功培养成了“李敖第二”。

李敖是斗士,李文也是,父女俩最不在乎的,就是孤军奋战。李文骨子里继承了李敖的基因,遇到事情,不吐不快。李文是李敖的第一个孩子,是他与台大校花王尚勤的私生女。1962年,李敖和王尚勤相恋,两人尚未结婚就有了李文。

李敖虽然没有给王尚勤任何名分,但对自己的第一个女儿,还是很上心。

他把李文当作“小李敖”来培养。李文说,当时家里有十几万本书,连厕所架上都放着书,李敖想尽办法让她读书,如果看完一本书,就给她一块钱新台币以示鼓励;在钱的方面,李敖也丝毫不吝啬,刚出狱时他的光景并不好,只靠着写些东西来挣钱,却很舍得花钱在女儿身上,李文要什么,他都愿意给。

他常对李文说,读完高中就给她买车,读完大学就给她买房子,总之每个女孩希望有的一切,他都会满足李文。李文14岁时,李敖还将她送到美国读贵族私立学校,许多好莱坞明星的孩子都在那个学校读,可见学费不菲,也可见李敖在为女儿花钱这件事上,毫不含糊。这样成长起来的李文,不仅完美继承李敖的狂傲,还有几分谁都驾驭不了的骄纵。

王尚勤说,李敖想用金钱来弥补对女儿的亏欠,结果却把女儿宠坏了。

李文的顽皮任性,让王尚勤大伤脑筋。她只好给李敖写信求援,希望他抽空给女儿写信或打电话,严厉管教一下。李敖却回信说“:你在信中提到小文的事,目前除了静观其变,似别无良策,丘吉尔89岁时,还有酗酒闹事的高龄女儿,何况小文年纪尚小不懂事,随她胡闹去吧。她在台湾念书时,我就跟她开玩笑说:你这样子胡闹,等你去了美国,美国就要亡国了。如今她长大了,美国尚未亡,可见美国尚堪折腾。”

李敖丝毫不为女儿的骄纵顽劣感到担忧。他主张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性,走自己的路。在李文17岁时,李敖终于见识到自己溺爱的后果。

当时李文在美国读寄宿学校,遇上了以前在台湾的同学,他乡遇故知,两人迅速发展为恋人。然后没多久,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就闹着要结婚。消息传到李敖那儿,给他气得不行。可李文铁了心,说嫁就要嫁。

李文从小生活就不稳定,出生之后,跟外婆住过、跟两个姑姑住过,后来又跟奶奶住。李敖对她再好,她心中始终都有一种漂泊感和不安全感。李文说,她十分渴望有个自己的家。

因为这事儿,李敖断了李文的生活费,几乎要断绝父女关系,可还是没拦住李文。她和男友跑到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没多久就有了孩子。但是刚怀上孩子没多久,李文就后悔了。她说自己开始明白,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于是女儿半岁的时候,李文和老公离婚,把孩子留给婆家,回到纽约继续读书。

14岁出国留学,17岁结婚,18岁生下孩子、离婚,李文的小半辈子,比许多人一辈子都精彩。

这么闹腾完了,李敖仍旧对这个女儿无限包容,李文愿意读书,李敖又出钱供她继续读书。因为李敖的存在,李文的试错成本极低,李敖给了这个骄纵女儿随时随地回归正轨的机会。

做回学生后,李文先在纽约大学读了政治与东亚研究,又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了教育学硕士,再到旧金山大学读了国际与多元文化教育学博士。后来一直从事教育行业。

对女儿无限包容和赞赏

“在她这一代的女孩子中,她简直就算得上是个超人。”

2002年,李文定居北京,一到北京,动静就有点儿大,人送外号“北京事儿妈”。2002年至2009年,李文一共投诉了1000多次,走到哪儿投诉到哪儿。无论多么鸡毛蒜皮的事,李文都要“求个公道”。她觉得大家应该学会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李文说“,我就是要保持原来的自己,不要见事‘惹不起,躲得起’。我就是要惹得起,而且我也不会躲起来”。她的是非观很强“,你打我一巴掌,我会还你一巴掌”。

李文的妈妈王尚勤说,李文遗传了李敖的坏DNA,却没有继承“王尚勤和李敖的优点”。但对大女儿,李敖很赞赏“:她比我厉害,在她这一代的女孩子中,她简直就算得上是个超人。”

无论如何,侠骨柔肠的父亲,给了孩子无与伦比的自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