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家长的巴结残局:你想抽身她想赚钱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周 莉

2017年1月,福建省福州市一中学女教师张月英神秘失踪。福州市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很快查出张月英已遭他人杀害。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凶手竟是其班上学生的家长、一向对其尊敬有加的林浩远。

林浩远为何要对儿子的老师下此毒手?2017年11月,随着此案开庭审理,背后发人深省的真相浮出水面……

巴结老师:心机家长另辟蹊径巧投资

今年45岁的林浩远,是福建省罗源县人,2001,2001年8月与同乡黄芳菲结婚,次年生下儿子林春晖。2003年初,夫妻俩来到福州市经商,经过多年打拼,攒得数百万资产,并在福州买房落户。

因为自己只有高中毕业,林浩远对儿子的教育非常重视。从儿子上小学三年级起,就在外给他报各类培训班。然而,让他不解的是,儿子的学习成绩不差,但在学校却很不受重视。整个小学阶段,既没当过班干部,也没在少先队任过一官半职,连上台表演节目都没有他。这让林浩远很是不平。

2013年2月的一天晚上,林浩远的表哥宴请女儿的任课老师和学校领导,特意请他作陪。饭桌上,表哥不仅对老师们殷勤备至,还给每个人送了一份重礼。最后,他委婉地暗示老师:女儿想进校学生会。

林浩远有些不解。送走老师后,他问表哥“:有必要送这么重的礼物吗?难道不送礼老师就不好好教了?孩子只要表现好,还怕不能进学生会?”

表哥一脸无奈地说“:现在家长都这样,你不这样做,老师怎么会对你孩子好?”最后,表哥还教训他一顿,说他在生意场上混了那么多年算是白混了,现在情况与他们当年上学时完全不同了,孩子在学校受不受重视,学习好不好,能不能上重点班,完全取决于做家长的与老师的关系处理得好不好。

从小到大,林浩远一直对老师很是敬畏。所以每到教师节、三八节,也会随大流地让孩子给老师送点小礼品表示尊重,但从没想到要私下里给老师送礼。听了表哥的话,他突然茅塞顿开:看来自己的儿子不受老师重视,原因正在此。眼见孩子马上小学毕业,再讨好小学老师已经来不及了。初中阶段比小学更重要,林浩远再也不能让儿子吃这个亏了。

2013年秋,林春晖上初中后,为了宝贝儿子,林浩远决定在老师身上开始“攻坚”。新学期开学不久,便迎来教师节。林浩远打算给儿子的班主任老师送一份礼物。凭着生意场上的经验,他知道要让班主任另眼相看,礼物就得有“冲击力”。

林春晖的班主任名叫张月英。时年33岁的张月英,是福州市闽清县人,大学毕业。其夫刘斌在厦门做生意,家中长年只有张月英和女儿。在林浩远眼里,张月英漂亮时尚,很爱打扮。于是,他便特意花2000多元买了一套“资生堂”高档化妆品,

包装好让儿子送给班主任。果然,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张月英的电话,说他不该送那么贵重的礼物,还客气地说要还给他。林浩远心中暗喜,赶紧解释说朋友的妻子在代理这个品牌,内部价格比较优惠。如果张月英真要退回来,那就太见外了。张月英笑道“:那就下不为例了。”接着,两人很自然地聊到林春晖在学校的表现,林浩远便趁机问她,儿子是不是表现不好,在班上连个小组长都没当上。没想到,张月英却夸赞林春晖近期表现不错,还说现在刚开学,班干部还没正式评选,都是叫几个小学当过班干部的同学临时负责,接下来就要正式选班干部,她会考虑林春晖的。

一周后,张月英果然兑现了诺言,林春晖如愿当上班长!看着儿子高兴得又蹦又跳,林浩远更加坚信表哥的话没错———要让孩子得到老师的照顾,家长还真得在背后做工作。然而,不久他就发现,在儿子班上,比他有钱有地位的家长比比皆是。他不是土豪,没办法以钱压人;也没社会地位可以帮老师办事,所以他在老师的天平上并不是最重的砝码,他有些沮丧。

不过林浩远头脑灵活,善于琢磨,几次下来,硬是给他总结出了一套给老师送礼的“窍门”:一是礼要送,但不能在大家都送礼的时候送。所以他经常会摒弃“三八“”中秋”等家长都会送礼的节日。改在端午和春节,还有圣诞节送,这样几乎每个季度都会送礼,让老师感觉你一直牵挂着他们。他还有心地将重要老师的生日记了下来,准时送上生日礼物;二是礼物要有新意,瞄准老师的爱好。比如文艺范的女老师送送时下热门的演出票,打扮比较潮的可以送送新锐设计师牌子的小包、丝巾,男老师可以送炫一点的数码产品;三是送礼的方式低调而隐蔽。有些老师不喜欢家长到学校找自己,也不喜欢被家长请吃饭。林浩远便会选择快递的方式,把礼物寄到学校。寄件人一栏只留手机,名字写得非常潦草,确保别人认不出……

他低调而心意十足的“付出”很快有了成效。儿子不但当上了班干部,还很快入团了,期末评三好学生也总是榜上有名。更重要的是,有了老师的鼓励和照顾,儿子的小脸上天天都挂满了笑容,学习也自觉了许多。看来自己这步棋真的走对了!

见丈夫为了给老师送礼费尽心思,妻子黄芳菲很不以为然,说好学生不是送礼送出来的。林浩远对妻子的说法嗤之以鼻,说她就心疼送礼那点钱“。赏识教育你懂吗?不是每个任课老师都对晖晖赞赏有加、辅导得格外细心,他的成绩能好起来?我这是教育投资。”见说服不了丈夫,黄芳菲只好让他送礼时背着儿子,不要教坏了小孩子。

合资炒房:资源置换惊变婚外孽情

虽然对每个任课老师都很恭敬,林浩远投资的重点,还是班主任张月英,经常找机会请她出来吃饭。知道黄芳菲看不惯这些,林浩远请客时便很少带妻子。接触中,林浩远发现,张月英是个很讲究生活品质的女人,便经常买些音乐会的票送给她,谎称是客户送的;还出钱送她和女儿去台湾和港澳旅游了两次。两人的关系便越发亲近起来。

2015年6月初,林浩远又请张月英吃饭。席间,张月英感慨教师工资待遇低,自己的老公又不争气,养家都困难。林浩远为了讨好她,大气地说有需要尽管开口!张月英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知他那里有没有能赚钱的生意,她愿意投资。

虽然是处心积虑讨好老师,但合伙做生意毕竟牵涉面太大,林浩远便敷衍了过去。

新学期开始了,进入初三的林春晖开始直面中考压力。林浩远一心想让儿子上市重点高中,然而林春晖的成绩虽然不错,但也只是在往年的录取线上下,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林浩远心忧如焚。

一天,从家长群聊天里他了解到,福州市每年都会给各个学校少量的定向生指标,如果学生能拿到这个指标,可以低于学校录取分数线20分录取。如果林春晖能拿到,上重点高中就铁板钉钉了!

林浩远赶紧与张月英联系,了解定向生的情况。张月英说,学校确实有这样的名额,但人数非常有限,一个毕业班摊不到一两个“。要按以往的标准,春晖是够格的。但现在竞争激烈,明年的情况还不好说。”张月英说,特意在竞争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林浩远闻弦而知意,一下子明白了儿子能不能得到这个定向生名额,就要看他这个父亲的表现了!

林浩远赶紧将张月英约出来吃饭,诚恳地说“:张老师,上次您说想做生意,为了不辜负您的信任,我这几个月做了很多市场调查,终于确定了,投资买房最合算!”张月英有些动心,可炒房投入太大,她又没那么多钱,便有些犹豫。林浩远便说如果她钱不够,就两人一起合资炒房。他心里的小算盘是:他现在名下已有两套房,按福州市当时的政策,再买房首付比例很高。如果与张月英合伙,虽然她钱投得少点,但可以借她的名义买;而且让她多得点好处,也能保证儿子得到定向生资格,属资源互换。两人一拍即合。

2015年9月初,林浩远便带着张月英四处看房。两人选中了郊区一套新房,张月英出资16万元,林浩远出资30万元,以张月英的名义付了首付。两人商定,以

张月英的名义还贷,林浩远每月承担的还贷部分私下里支付,等满两年不用营业税,房价也升值了,到时转手,再按投资比例分成。

与林浩远合伙投资房产的事情,张月英曾向丈夫透露过,可刘斌明确表示反对。见丈夫态度坚决,张月英便瞒着丈夫用了自己的积蓄,又向妹妹借了6万元钱。妹妹提醒她说“:那么一大笔投资,你可要小心,别被人坑了!”于是,张月英多了一个心眼,把购房合同和所有收据、发票都收到自己手上,只跟林浩远签了个出资和还贷的比例合同做证明。

自从合伙买房以后,事情果然如林浩远所料,张月英最终让林春晖拿到了定向生指标。2016年6月,林春晖果真考上了心仪的重点高中。林浩远异常兴奋,特意请老师吃庆功大餐。席间,他频频劝酒,特别是对张月英这个班主任,更加感激。谢师宴结束,张月英竟然喝醉了。林浩远只好开了一间酒店客房,让张月英休息,自己则先安排其他老师回家。谁想,等他回到酒店客房后,张月英迷迷糊糊地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丈夫,直朝他怀里扑。借着酒劲,两人最终跨过了防线。

张月英长期与丈夫分居,又漂亮时尚,原来林浩远只把她当老师尊重。可现在儿子已毕业,发生关系后,原先那种家长对老师的尊重感,在林浩远心中荡然无存,与张月英来往变得更加频繁。

难堪残局:你想抽身她想赚钱

不久,黄芳菲就听到了风言风语,开始暗中留意丈夫的行踪。9月初的一天晚上,林浩远说要去参加朋友聚会。黄芳菲待丈夫出门后,便开车暗地里跟踪,果然发现丈夫与张月英进了一家酒店。

跟着丈夫在商场打拼多年,黄芳菲修炼得一身处事不惊的本事,她来到酒店前台,以同学的身份报出丈夫的身份证号码,询问到了林浩远与张月英所住房号,然后拨通了房间的电话。等林浩远接起后,她便直接要张月英接电话,非常明确地告诉对方,她现在就在楼下,她这次没把他们堵在房间里,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但她提出一个要求———要张月英来自己家里道歉,并与林浩远一起写下两人从此不再来往的保证书,否则她明天就去张月英学校大闹一场,让张月英身败名裂。这一招果然见效,害怕黄芳菲真跑到学校去大闹,张月英只好接受了她的条件。

事后,手握证据的黄芳菲警告林浩远:如果再发现他与张月英私下来往,就让他净身出户。

两人还有一套合伙购买的房产没有出售,房产手续都在张月英手上,不再来往根本不可能。林浩远 只好如实向妻子交代了与张月英联手炒房的事。气愤的黄芳菲便限定他三个月内必须把房子处理掉,一分不少地把投资款交到她手上。同时,还跑到学校去大闹了一场。林浩远焦头烂额,只好找张月英商量卖房子。张月英也不想再和林浩远纠缠下去了,一口答应,但提出条件“:你老婆害得我身败名裂,你得给我精神赔偿!卖房子的钱,我们一人一半!”林浩远十分为难:买房时,自己出资比张月英多一倍,还贷也是按首付比例支付,现在房价涨成了原来的两倍,如果一人一半,岂不是太吃亏了?更要命的是,张月英怕他反悔,还要他先把房款给她,才跟他去办过户手续。而林浩远跟张月英的事曝光后,老婆就把他的财权全部控制了,这一大笔钱他根本拿不出来,怕生事端,他也不敢找老婆要。两人始终未能达成协议。

转眼到了2017年元月,黄芳菲见房子还没卖出去,非常生气,威胁林浩远说,再不处理好就春节离婚!于是,2017年1月16日下午6时,林浩远再次打电话约张月英出来商量卖房子的事。

张月英上车后,为了避人耳目,林浩远将车一直往城郊方向开。一路上,他苦苦哀求张月英,可张月英就是不松口。林浩远越来越恼火,他把车开到城郊一处偏僻的公路边停下来,与张月英大吵了一架。张月英气愤之下打了林浩远几巴掌,开门就要下车。林浩远激愤之余,一脚将她踹下去,张月英边起身边威胁说自己要报警。林浩远恶从胆边生,他跳下车,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就朝张月英头部砸去,直到她一动不动。随即林浩远将张月英的尸体扔到路边一处不易被人发现的草丛中后,开车逃离现场。张月英失踪后,家人向警方报案。通过缜密调查,2017年1月20日,警方将林浩远传唤到案。面对证据,他只得承认自己杀害张月英并抛尸的经过。2017年11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浩远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林浩远上诉至省高院,目前正等待终审裁定。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林浩远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 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压力下,许多父母为了让孩子得到老师的额外关照,不惜以送礼、资源置换的方式来讨好老师。这种掺杂着权利、利益在其中的“为了孩子”的做法,导致了不可挽回的悲剧。作为家长,应该更理性更客观地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反之,教育工作者也应该拿出为人师表的责任心及职业道德,正确处理与学生家长的关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