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雇主死于“不设防”:善心背后丑陋人性在游荡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涂 筠

2018年2月,杭州保姆纵火案再次开庭,保姆的话题也再次引起人们的热议。一年前,在福建省福州市,同样上演了一个女保姆卧底雇主家,与人合谋偷盗雇主财物,致雇主死亡的案件:当时,女雇主陈芳蓉,在自己家中被两名蒙面持刀歹徒刺死,并抢走价值达180余万元的现金及各种金银首饰。案件很快侦破,起因竟然是女雇主陈芳蓉以前聘请的保姆王水凤卧底多时,精心策划的。

陈芳蓉为人和善,对保姆王水凤非常关心,不但出钱帮她治病,每遇王水凤家有什么困难,也总是帮忙解决,把她当作自家人对待。王水凤为何不懂知恩图报,反而以怨报德?随着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引发这一血案的幕后真相也随即揭开—————

2015年8月20日,在福州一家政公司上班的王水凤,迎来了一位新雇主。

新雇主名叫陈芳蓉,时年63岁,是位海外归侨。她早年从福州移民马来西亚,十多年前,落叶归根,和丈夫林天成回到老家福州。她不但在福州购买了一幢高级住宅,还在福州经营了一家社区连锁药店。虽然陈芳蓉的家离药店很近,但为了看店方便,而且年龄大了,不想跑来跑去,所以,陈芳蓉平时吃饭都在店里,只有晚上才回到家里休息。

这天,由于以前的保姆

在月初辞职,陈芳蓉特意来到王水凤上班的家政服务公

司雇请保姆。陈芳蓉不是个

挑剔的人,给保姆的工资也比较高,当时在家政公司,她

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保姆要为人可靠,性格温和。家政公司便把看上去十分憨厚朴实的王水凤推荐给了她。

当时的王水凤38岁,来自

广西蒙山县农村。她是一年 前和丈夫黄天祥、儿子黄建华一起来福州打工的。丈夫在一家建筑工地做小工,每月收入不是很稳定。17岁的儿子黄建华也没有一个正当工作。在老家还有年迈的父母和一个正在上中学的女儿,每个月都要汇钱回家。所以王水凤做保姆的收入,成了他们家主要的经济来源。

陈芳蓉是个和善的人,笃信人心换人心。当家政公司推荐王水凤过来时,她并没有对对方做过多的调查,总觉得只要自己待王水凤好,王水凤也会像以往的保姆一样,融入自己的家。

王水凤来后,果然没有让陈芳蓉失望,做事勤快,头脑清楚。每次陈芳蓉拿钱给她去市场买菜和采购其他家庭用品,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每天晚上都会把账目算给陈芳蓉听,一分一毫都解释得明明白白。这让陈芳蓉对她更是信任。

2015年8月底的一天晚上,王水凤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要开学了,得交购买校服的钱和学习资料费。

而恰好那段时间,丈夫手上也没钱。王水凤想找陈芳蓉预支工资。想到自己才来不到半个月,又不好意思开口。正在为难之际,陈芳蓉见她神色异常,便主动询问王水凤遇到了什么为难

的事。得知她的困难后,陈芳蓉随即把500元钱递给了王水凤,让她先把这些钱给小孩汇去,好让孩子安心上学。

“太谢谢你了,阿姨。你从我的工资里扣吧。”陈芳蓉主动帮忙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王水凤感动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不用扣了,你在我这里好好做,这算我给你的奖金。”陈芳蓉安慰她说。

见陈芳蓉对自己如此之好,那段日子,王水凤确实非常感激,做事更加主动认真,她想用自己的勤劳,努力回报陈芳蓉的关心。

2016年8月初的一天上午,王水凤突感腹部疼痛,随后下身大出血,送到医院一检查,是子宫肌瘤,需要住院治疗。一听需要住院,王水凤当时就有些着急:自己当保姆就那几千元工资,又没社保,住院治疗的医药费可不是一千两千。她有些犹豫,想采取保守疗法,开点药吃吃,能止痛止血就行,反正自己也不想再生小孩了。

当陈芳蓉了解到她的情况后,当即就批评了她一顿,让她有病就要早治,要听医生的,否则将来病情变化会更麻烦。知道她不想住院治疗是担心治病的钱,便主动帮她支付了近五千元的医药费。王水凤康复出院后,对陈芳蓉更是感激涕零。

此后,王水凤在陈芳蓉家里干活更加认真,对陈芳蓉也是左一句阿姨右一句阿姨,叫得非常亲热。陈芳蓉对她也特别信任,一直把她当作自己家人一样看待,不但家里的钥匙都交给她管,家里的经济往来,还有贵重物品的存放,也都不再避开她。

也许是自己的日子过于艰难的缘故,王水凤面对陈芳蓉的帮助和信任,心里却越来越不平衡 了。原来在广西老家,周遭都是和自己一样的穷人,她倒还没有那么大的落差感,突然看到陈家这么富有,家里随便一个摆设,就抵得上自己的全部家当;抹地的抹布比自己的洗脸毛巾都干净,她不禁酸涩难当,甚至愤愤地想:如果自己像陈芳蓉这么有钱,一定比她更大方。基于这种心理,她的心态渐渐扭曲,不仅对陈芳蓉的帮助越来越依赖,甚至产生了要得到更多的贪念。

主人财物不避保姆,催生人性贪念

2016年10月中旬,陈芳蓉快要过生日了,她的长子林智强从香港回来,晚上便掏出一叠港币放到桌上,对陈芳蓉说“:老妈,这1万元港币给您零花吧,算我尽一点孝心。”

那时,王水凤正好收拾完厨房走出来,听到陈芳蓉的儿子说给母亲1万港币作零花钱,不由回头看了几眼。想到自己辛苦一个月挣不到4000元,陈芳蓉零花就是1万港币,王水凤心里很不舒服。她想,自己在老家盖房子还欠了5万多元,如果有这1万元港币,就能减轻自己一大笔债务。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王水凤,脑海里老是闪现出那叠港币。

此后,王水凤开始有意留心起陈芳蓉家的贵重物品和现金的存放。她越留心,越发觉得,要从陈家偷点东西太容易了。

几天后,陈芳蓉在菲律宾开公司的二儿子林智明从国外回来,给了陈芳蓉1万元人民币。那天,当陈芳蓉把1万元现金放进卧室的保险柜时,刚好王水凤捧着整理好的衣服走了进来。见陈芳蓉正蹲在保险柜前,她不禁好奇地张望了一眼,发现里面不但有 厚厚几捆现金,还有许多闪闪发光、自己从没见过的首饰。王水凤不禁脱口说道“:阿姨家里还存放这么多现金和首饰啊?”

“不多啦。”正在整理保险柜的陈芳蓉完全没有把王水凤当外人,听了她的话,她并没有把保险柜的门关起来,而是继续整理里面的物品。

这一次的发现,让王水凤内心触动更大,她想:要是我有那么多钱就好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第二天晚上,王水凤回到自己破旧矮小的出租房后,和他们租在同一幢房子的老乡李明祥和张金林来串门,几个人便闲聊起来。李明祥和张金林两人都是广西蒙山人,李明祥时年37岁,张金林34岁。两人一年前来福州打工,由于没有正当职业,经常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闲聊中,对主人家保险柜内的现金和首饰一直念念不忘的王水凤对他们说“:今天我看到我们阿姨家的保险柜里可多钱了,还有很多首饰,要是给我们,一辈子都够花了。”

“那你还不想办法给她弄出来?”听了王水凤的话,李明祥和张金林还跟她开玩笑。

“那怎么行,我们家阿姨对我不错。况且在保险柜里锁着,我弄出来,岂不是很快就怀疑到我了吗?”王水凤拒绝了。

“又不要你弄,只要你搞清楚,我和金林去弄出来,到时我们一人一份。”李明祥又鼓动说。

“那怎么行,我不干这种没良心的事!”王水凤摇头拒绝。

然而,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王水凤的心态起了变化。2016年11月初的一天,王水凤突然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她的儿子黄建华和几个老乡在一处工地上偷钢材,被人当场抓获。王水凤知道

陈芳蓉社交面比较广,又求她帮忙。

陈芳蓉非常理解作为母亲的王水凤对子女担忧的心情。虽然她对王水凤的儿子犯事很是不齿,但还是出面帮她打听,四处托关系找人。得知她儿子属于盗窃未遂,而且案值不大,她又帮其申请保释。在拘留十几天后,黄建华终于被放了出来。事后,陈芳蓉跟王水凤严肃地谈了一次,让她一定要管好儿子,以免酿下大错。她还拿自己举例,说就是因为自己对儿子一直要求很严,两个儿子才有今天的成就。

没想到,就是这样的话让王水凤觉得很伤面子,也有点反感。她表面上对陈芳蓉唯唯诺诺,心里却愤愤地想“:要是我像你这么有钱,把儿子送到国外去留学,我儿子一定比你儿子还优秀。”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陈芳蓉一家正在吃午饭,黄建华骑着摩托车找上门来,向王水凤要钱。以前,黄建华从没来过陈芳蓉家,陈芳蓉留下黄建华在店里吃饭的同时,也不忘教育他要好好找份工作,不能老让妈妈操心。甚至最后还提醒以后别再做小偷小摸的事,不然传出去找工作别人都不敢要,甚至对将来的婚姻都会有影响。陈芳蓉的话,让王水凤感到有些难堪,自尊心很受伤。

那之后,陈芳蓉好几次问到黄建华工作的事,让王水凤变得特别敏感。2016年12月中旬的一天,当陈芳蓉再次问起黄建华工作的事时,王水凤有些不悦,反问她:“阿姨!你是不是怀疑我们家建华还会偷东西?”“你这人怎么回事?我是关心你孩子。”见王水凤口气不对,陈芳蓉也有些不快。

也就是从这天起,王水凤的心态完全变了。她开始认真考虑 李明祥和张金林的主意,从陈家敲一笔,这样自己和儿子的人生都可以改变了。几天后,王水凤找到李明祥和张金林,三人商量由王水凤找机会偷偷配到陈芳蓉家的钥匙,并弄清楚陈芳蓉的保险柜钥匙放在哪儿,然后李明祥和张金林趁陈芳蓉家没人时偷偷溜进去,把东西偷出来,三人平分。

2016年12月18日,王水凤趁买菜时,偷偷去菜市场配了陈芳蓉家所有的房门钥匙。第二天下班后,她便把配的钥匙带回了家,交给了李明祥。回到陈芳蓉家,她仍如往常一样操持家务。直到2017年1月中旬,她才以身体不好,想回家看着儿子,省得他再犯事为由,辞去了在陈家做保姆的工作。

善心敌不过人性,卧底保姆罪恶滔天

以往,每一个保姆辞职后,陈芳蓉都会重新换自己家的门锁。王水凤辞职后,丈夫也提醒过她。可陈芳蓉却认为自己对王水凤那么好,她不可能以怨报德,所以并没有在意换锁的事。

李明祥和张金林见王水凤辞职了,急急地就想去陈芳蓉家偷钱。王水凤极力反对,说“:我刚辞职就去偷,很容易让人怀疑到我,等一段时间吧。”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平时靠偷偷摸摸过日子的李明祥和张金林身上快没钱了,便再三要求尽快动手。于是,经过王水凤三天的偷偷观察,发现陈家依然保持原来的生活习惯,3月18日晚上7点多,王水凤带李明祥和张金林来到陈芳蓉的居住地,把一切交代清楚后,便离开了。

李明祥和张金林带着早已准备好的作案工具,用王水凤提供的钥匙打开房门,戴上面具和手 套后,按王水凤提供的方位,在房间里找半天都没找到保险柜的钥匙,只能无功而返。

第一次作案没有成功,他们并不甘心。第二天晚上7时许,李明祥、张金林又按王水凤的指点,再次潜入陈芳蓉家中。终于在一个文件夹内找到了保险柜的钥匙。两人好不欣喜,拿着钥匙就要开保险柜。正在这时,两人突然听见有开门的声音,便赶紧停下来,躲在房间的门后。当回来拿衣服的陈芳蓉刚把客厅的大门关上,李明祥和张金林便冲出来,张金林从后面勒住陈芳蓉的脖子,陈芳蓉拼命挣扎,大叫起来。李明祥和张金林害怕起来,竟持刀捅向陈芳蓉,致其倒地死亡。随后,两人将保险柜里的东西搜刮一空,逃之夭夭。

原来,案发当天,平时在自家居住的小区楼下药店吃完晚饭,都会让保姆陪着出去散步的陈芳蓉,感觉有点凉意,便对正在收拾卫生的新雇保姆林兰英招呼了一声,说她先上楼去取件衣服。晚上8点多,林兰英见陈芳蓉迟迟没下来,感到很纳闷。陈芳蓉的丈夫林天成也觉得奇怪,便让林兰英给家里打电话。可打了几次都没人接,陈芳蓉的手机也无人接听。林天成忙让林兰英上楼去看看。林兰英开门一看,顿时吓得大声尖叫起来:只见陈芳蓉倒在客厅的地板上,血流一地。闻声赶来的邻居赶紧帮忙拨打了110报警。

接到报案后,福州警方当即赶赴现场进行勘察。经过清点,发现歹徒抢走了人民币、美金、港币及金银首饰、名表共计总价值180多万元!

由于歹徒并非以破坏性手段进入陈家,而且是用保险柜钥匙作案,可见歹徒对陈家物品的摆

放位置十分熟悉,似有备而来。警方很快锁定了王水凤,对其进行了外松内紧的调查监控。很快发现其同老乡李明祥、张金林近段时期来往密切,而这两个人有犯罪前科,在体型上也与抢劫杀害陈芳蓉的歹徒接近。当专案组发现嫌犯已逃回广西老家时,立即赶赴广西,并于3月25日上午,将犯罪嫌疑人李明祥、张金林抓获,当场收缴了部分赃款、赃物。面对铁的事实,两名嫌犯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同时供认出是王水凤在陈家当保姆时,偷偷配出了钥匙,共同密谋了此次作案。随后,警方又将仍留在福州打工的王水凤抓获归案。

2017年12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分别判处李明祥、张金林死刑,缓期2年执行,王水凤有期徒刑15年。三被告不服,提起上诉,而今正等待终审裁定。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 保姆和雇主的关系问题,在当前社会始终是个敏感而现实的话题。杭州女保姆纵火案的再次开庭,更把这一话题再次引爆。当今社会,保姆入职门槛低,缺乏职业素养,导致各种事件频发。本案中,王水凤伙同同乡盗窃导致雇主被害,应受到法律的严惩。但俗话说“财不露白”,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更不应该透露自己的财产。本案中,女雇主陈芳蓉的善良本该值得称道,但她却忽视了人性中普遍存在的弱点———贪念。她在一个并不了解的保姆面前,从不避讳自己财物的存放,这无形中对王水凤的贪念起到了催化作用,也给人们以警示:任何时候都不要去触碰人性的底线,不仅是对

保姆,对任何人都一

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