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尚在家已散,哪堪那个无后的爷爷催孙声声急

Zhiyin - - 目录 - □编辑/王 颖

董事长的接班人伏友斌正在为妻子不孕而苦恼时,突然得知,前女友陈静早在数年前偷偷生下了他的儿子。这个消息无异于在几乎绝望的伏家人心中,投下了一颗炸弹,尤其是伏友斌的老父亲伏国乔。于是,在伏国乔的带领下,全家人开始了一场夺孙大战。

伏友斌最终要回孩子了吗?一场风暴眼看要来临了—————

2012年10月20日,一场秋雨刚过,四川省彭州市回龙沟公园残菊满地。伏友斌和女友陈静在湖心亭相见。陈静催男友早点举行婚礼,因为她已经怀孕了。可是,伏友斌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心不在焉。良久,他才嗫嚅着说“:孩子还是打掉吧。”陈静吃惊地问为什么。伏友斌这才说出了酝酿了半天的话“:我们分手吧……”陈静如遭晴天霹雳……

时年30岁的伏友斌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市农村。为了改变命运,伏友斌从小学习十分刻苦。1998年,他考上了重庆理工大学。2002年,伏友斌大学毕业,他和同系的好友邓明一起应聘到重庆一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习期满后,两人都被下调到彭州分公司当技术员。虽说是技术员,但每天8小时守候在生产线,和一线的工人打交道,既辛苦又看不到希望。这种落差,让伏友斌十分丧气。

2008年春,伏友斌与在同一座写字楼上班的陈静坠入爱河。陈静是彭州市人,比伏友斌小6岁,是一家 销售公司的会计。陈静和邓明是老乡,中午的时候,三个人常常一起搭伙出去吃饭,伏友斌跟陈静越走越近。陈静性格温婉,善解人意,在她的开导下,伏友斌的心境逐渐开朗,他全心投入到一项动力装置的研发中。2010年7月,伏友斌的研发成果通过专利申请,为公司赢得了几百万的利润。在受到集团表彰之后,他被调到重庆总部当技术科长。重庆距彭州有300公里,两人只有在节假日才有机会相聚。伏友斌尝试把陈静调到重庆,努力了几次都无果而终。

转眼两年过去了,伏友斌在总公司渐渐站稳了脚跟。有时候,董事长左全平让伏友斌跟他一起加班进行技术攻关,左全平的独生女儿左琳来公司找他吃饭,左全平也带上了伏友斌。

左琳,24,24岁,在重庆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漂亮、聪明、强势。有一次,吃完饭,天下起了大雨,左全平让伏友斌开他的车送左琳回家。当时,左琳住的小区附近在搞基建,两个人经过一个堡坎时,一块斗大的石头滚了下来。伏友斌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了左琳,左琳没事,但是伏友斌的左腿被轧成了骨折。

出于感激,伏友斌住院期间,左琳多次去医院看望他。出院后,左琳也不时找伏友斌逛街、看电影,伏友斌不敢拒绝。一天,电影散场后路过一个花店,左琳买了束红玫瑰送给伏友斌,向他表白了。

左琳热烈的追求令伏友斌措手不及。左琳虽然漂亮,但毕竟两人出身悬殊,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些不自在。但是拒绝左琳,势必会得罪左全平,他在

公司再无上升通道。

2012年8月底,苦恼中他回了一趟彭州。看着陈静为自己忙前忙后,他五味杂陈。晚上,他约邓明吃饭,吐露了内心的苦恼。邓明说“:你要是做了左全平的乘龙快婿,那就是公司将来的接班人。这是老天送你的一份厚礼啊!还纠结个啥!”伏友斌沉默了。

那段时间子公司一位副总退休,公司要从中层中选拔一个副总,伏友斌参加了竞选。结果宣布的头一天,左全平请伏友斌到家里吃饭。吃完饭,左琳送他出来的时候在楼道里吻了他,他没有拒绝……后来,伏友斌毫无悬念地被提拔为子公司副总。一个月后,他和左琳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一切,陈静都蒙在鼓里。10月底,伏友斌和左琳订婚前夕,找借口回了趟彭州。他打算跟陈静说出实情,却意外得知,陈静已经怀孕了。在再三犹豫后,他还是跟她提出了分手。陈静苦苦地哀求伏友斌不要离开自己。伏友斌不敢看陈静,他从怀里掏出2万块钱放在长凳上,说“:打掉孩子后,买点营养品补养下身体吧,把我忘了。”说完,他决然地转身离去。背后,传来陈静撕心裂肺的哭声。

2013年元旦,伏友斌与左琳结了婚,左全平在喜来登大酒店给他们操办了婚礼,并将沙坪坝一套别墅和两个门面送给小夫妻俩。

伏友斌很快晋升为子公司老总。他住进了别墅,买了奔驰,每年还将父母从农村接到重庆住几个月。伏国乔虽然对于儿子跟陈静分手有些微词,但他也因儿子的发达被全村人羡慕,所以无话可说。如今,他只剩下一个心愿,就是抱上大胖孙子。

然而,结婚快两年了,左琳的肚子还没有动静。不仅伏国乔夫妇着急,左全平夫妇也按捺不住了。2014年9月的一天,在两家人的催促下,伏友斌和妻子到重庆新桥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左琳的卵巢功能早衰,怀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左琳放声痛哭。担心双方父母接受不了,他们把这事儿瞒了过去。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15年12月的一天,伏母做卫生时,在儿子的床头柜里看到了报告单。伏国乔担任过大队会计,有些文化。他让侄子上网查询,得知真相后,差点背过气去。

在父亲的质问下,伏友斌只好说了实话。伏国乔老泪纵横“:我不住别墅,也不坐奔驰,一个断后的人,死了都没脸见祖宗!”担心父母失态,伏友斌先将二老送回了老家。此后,伏国乔屡屡用不想活了来要挟儿子,说他不孝。伏友斌一边安抚父母,一边跟左琳一趟 趟地跑医院,结果并不理想。医生告诉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卵巢移植,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2017年五一期间,伏国乔因为高血压,到重庆看病。左全平夫妇趁机找亲家商量,建议小夫妻俩抱养一个孩子。伏国乔一听就不高兴“:田要亲耕,儿要亲生,抱养孩子不是帮别人的忙吗?”左全平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一家人不欢而散。

左全平夫妇走后,伏国乔指责伏友斌不该财迷心窍跟陈静分手,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媳妇,断了伏家的血脉。左琳跟公公吵了起来,伏国乔逼儿子跟左琳离婚。伏友斌不同意,伏国乔一怒之下回了老家。伏友斌觉得生活快要窒息,竟大哭了一场。

2017年6月,邓明来重庆学习,伏友斌请他吃饭。听说邓明的儿子都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伏友斌伤感道“:还是你老兄有福气啊!”邓明说“:有所得必有所失嘛!你要不跟陈静分手,说不定孩子也这么大了!”伏友斌感慨万千,问“:陈静现在过得怎么样?”邓明告诉伏友斌,他结婚后不久,陈静就结婚了,丈夫叫许尔辉,做水果批发,两人有一个儿子叫小凯。邓明开玩笑道“:她那个儿子长得还真有几分像你,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的种?”伏友斌连连否认“:别瞎说,都是有家的人!”伏友斌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再也不能平静了。跟邓明告别后,他浮想联翩:难道陈静没有打掉孩子?但他立即否定了。为了死了这条心,2017年7月3日,伏友斌回了趟彭州。通过邓明,他打听到了陈静住的小区。早上七点多,他果真看到陈静和丈夫送一个小男孩上幼儿园。看到孩子的眉眼的确有几分像自己,伏友斌的心怦怦直跳。在见到许尔辉的那一刻,他的心跳到了嗓子口,因为小凯长得一点也不像父亲。下午,陈静一个人接孩子。小凯一个劲地往前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磕出了血。陈静心疼不已,连忙掏出纸巾给孩子擦拭,然后抱起他,一边哄一边往家走。伏友斌远远跟着,看到陈静扔掉的纸巾,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捡起来塞进了兜里。回重庆后,他将这张带着小凯血迹的纸巾交给了一家亲子鉴定机构。

据案发后伏友斌交代,很快,鉴定结果出来了,显示他和小凯的父子关系的可能为99.9%。看到报告的那一刹那,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原来,当年陈静一直盼望伏友斌回心转意。一直到得知伏友斌结婚的消息,她才彻底死心。那天,她割腕自杀。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腹中的小生命动了动。刹那间,她不知从哪里有了一股求生的意志,靠着仅存的意识拨打了120……是孩子救了她,她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2013年2月,陈静经人介绍与比她大8岁的许尔辉结婚。许尔辉为人老实,靠贩卖水果为生,有过短暂的婚史,因患弱精症不能生育而离婚。2013年5月,陈静生下了儿子许凯。许尔辉对小凯视若己出。陈静对他也渐渐产生了感情。孩子上幼儿园后,许尔辉买了辆小货车做水果批发。2016年,夫妻俩在市区买了套90平方米的二居室,平静又幸福。

小凯真的是自己的儿子!伏友斌的眼圈红了,他紧接着就开始盘算起让儿子认祖归宗的计划。

2017年8月,伏友斌告诉妻子左琳,他同意抱养孩子。但是,孩子要从彭州老家的亲友中选,知根知底。左琳十分高兴,一口答应了。

2017年10月初,父亲67岁生日前夕,伏友斌回了彭州。他打电话约陈静见面。陈静十分惊愕,但是出于一种复杂的心理,还是答应了。时隔六年后,两人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伏友斌首先打破了尴尬。他简单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表达了想将小凯带回去抚养的愿望。陈静情绪激动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小凯跟你没关系!”伏友斌拿出了亲子鉴定书“:我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我知道你恨我,我会好好补偿你和许尔辉的……”说着拿出了一张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陈静将卡打落在地,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了钱连孩子都不要了?你休想!”说罢愤然离开……

骨肉尚在,全家夺子血腥收场

晚上,伏友斌赶回家给父亲祝寿。亲友散去,一家人聊起了家常。伏国乔听说儿子仍没有离婚,一阵长吁短叹,母亲也在一旁抹眼泪。见父母如此伤心,伏友斌心一软,说他们其实有个孙子。

伏国乔的双眼顿时活泛了起来。经不住父母的盘问,伏友斌将陈静瞒着他生子的事说了出来,并拿出了亲子鉴定书和他偷拍的小凯的照片。伏国乔抚摸着孩子的照片嚎啕大哭“:伏家有后了!”

2017年11月28日,伏国乔根据儿子提供的幼儿园地址和孩子照片,偷偷地找了过去。他认出了小凯,但不敢确定,只能在栅栏外往里偷偷地看。放学后,陈静的母亲来接小凯。伏友斌和左琳谈恋爱时,两家的父母在一起吃过饭。他一眼认出了陈母,陈母也认出了 他,一顿痛骂。伏国乔自知理亏,悻悻地回了家。回到家里,伏国乔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是小凯的爷爷呀,凭什么就不能见孩子呢?他又给儿子打电话,要他尽快让孙子认祖归宗。伏友斌让父亲给他一点时间。

伏国乔见儿子迟迟没有动静,决定亲自出马。12月18日下午,伏国乔以小凯爷爷的身份接孙子,老师不认识他,不让他带走孩子。就在这时,许尔辉来了,不明真相的他将伏国乔当成是骗子,要报警,周围的人也纷纷指责伏国乔。伏国乔又羞又怒,情急之下推了许尔辉,两人厮打起来。一直到警察来,事情才平息。许尔辉明白了伏国乔的身份后,毫不客气地警告他,不准再来见孩子!

伏国乔回到家里,越想越气,血压一下子飙了上去。半夜里,他起来小便的时候,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老伴儿吓得急忙将他送到医院,医生诊断,他因为血压升高导致脑出血,中枢性呼吸衰竭。19日凌晨,伏国乔因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

得知父亲的死讯,伏友斌悲痛欲绝,发誓要找陈静夫妇讨个说法。12月24日中午12点,伏友斌带着两个朋友来到许尔辉家,要求要么让他带走孩子,要么让许尔辉坐牢,遭到许尔辉夫妇的拒绝。

这时,小凯听到客厅里的争执,跑出来看。伏友斌见到小凯,想到父亲的惨死,情绪越发激动。他冲过去抢孩子,被许尔辉拦住。伏友斌出言不逊,骂他自己生不出孩子抢别人的。伏友斌的话戳到了许尔辉的痛处,他冲上去与伏友斌打起来。许尔辉体格强壮,伏友斌很快落了下风,他被许尔辉推到茶几旁边,额头上撞出了血。情急之下,伏友斌摸到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朝许尔辉当胸刺去。随着一声惨叫,许尔辉倒在了血泊中……伏友斌这才反应过来,驾车夺路而逃。

陈静拨打了110和120。彭州市公安局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等医生赶到时,许尔辉已经因心脏动脉被刺破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案发后,伏友斌先后逃亡至广西、云南,后于2018年2月3日在家人的劝说下,向彭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左琳委托律师向伏友斌提出了离婚。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伏友斌外,其余人物为化名,相关单位作了技术处理。)

[编后] 伏友斌为了走捷径抛弃了女友,成为董事长家的乘龙快婿。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人生也由此改变。每一条捷径里,都暗暗标示着命运的价格,伏友斌终究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茨威格《断头王后》

伏友斌在狱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