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女硕士治愈凌乱中年:煎饼果子来一套!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艾 容

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外学林街上,有个特殊的煎饼果子摊。摊主李玉红毕业于名牌大学,后游学日本,丈夫张德欣则任职大学法律系副主任。李玉红不愿在家里当全职太太,也不愿重回外企担任高管,却甘心围着煎饼果子摊打转。究竟这对教授夫妻身上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李玉红,1979,1979年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有一姐一妹,父亲是名长途货运司机,母亲照顾一家老小起居。李玉红自幼机灵活泼,1996,1996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河南大学法律系,身后不乏追求者,男同学张德欣更是对她展开强势追求。

有次,张德欣拉着她说“:我有两张电影票,一起看电影吧!”李玉红欣然应允。看完电影后,张德欣又 说了“,我今天请你了,你明天请我吧!古人不是说,礼尚往来吗?”这对青年男女打闹中,爱意萌动。

相识于微,两个年轻人一起勾画着未来的幸福版图。下课后,他们牵手到学校南门口的小吃街,买上煎饼摊贩老朱的一套煎饼果子,让老朱切成两半,各自握一半往嘴里塞。一来二去,这对恋人跟煎饼果子摊主老朱熟识。三十出头的老朱因风餐露宿,比较显老,但做生意勤快热情。李玉红生日时,张德欣问她的愿望,她笑嘻嘻说“:我想学老朱在大学门口开个煎饼摊。”张德欣刮了她的鼻沿“:小样儿———”——”在李玉红看来,煎饼果子既能果腹又不贵,像极了大学时期的恋情。热腾腾的煎饼果子拿在手里,仿佛就握着全世界。

1997年4月,李玉红突然接到母亲带着哭腔的电话“:你爸惹上官司了。”挂断电话,李玉红在张德欣的陪伴下,急匆匆请假赶回南阳老家。原来,父亲因疲劳驾驶,开车途中将行人撞成重伤致死。事后,李玉红运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跟当事人家属深入沟通后,双方达成一致:对受害者家属进行经济赔偿,对方不追究刑事责任。为此,李家不仅要卖掉所住房屋,还借了巨额外债。一夜之间,家徒四壁。

彼时,姐姐还在读艺术学校,妹妹正在读初中,而自己每年学费要三千多块钱。想到这里,李玉红垂泪: “我工作赚钱,帮家里渡过难关。”父亲勃然大怒“:你被治是家里唯一的名牌大学生,拼了老命我也要让你读。”李玉红下定决心,不能增添家里的压力。回校后,张德欣掏出口袋里的300元现金给她。为了还债与筹措学费,刚开始李玉红每天去鼓楼夜市卖花,挨到夜里十点多,才卖了二十多支。为了增加销售量,她每晚赶几个场子。一年下来,李玉红赚到了近万元,解决了所有的生活费学费,还能够补贴家里不少费用!

春节将至,李玉红形单影只。无数个深夜,她站在老朱的煎饼果子摊前,想到她和张德欣吃煎饼果子的快乐日子,百感交集。令人欣慰的是,张德欣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为了尽快还清外债,李玉红大学毕业后,南下广州在索尼公司做质检员。张德欣则到河南漯河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

2004年春节,李玉红回到老家,见张德欣闷闷不乐。原来,男友工作没起色。她知道男友一心想考研。念及这些年来对方的付出,李玉红拍着胸脯保证“:你

辞职考研吧。你上学后,我来负担生活。”

2005年,在张德欣的帮助下,李玉红还清了家中外债。于是,她放弃高薪工作,回到开封,在河南大学附近租了房子,支持男友考研。其间,两人仍旧爱光顾学校附近的煎饼摊子,只是老朱已不在那了。

迟到十年的幸福被腰斩,爱情只能同苦不能共甘?

2006年,李玉红从前同事那里得知:日本一些会社正在招收研修生,可以在国外边打工学习技术边完成学业。李玉红报名参加了海选,凭着在广州的工作经历和日语水平,很快被日本静冈一家汽车会社录取。

这年圣诞节,李玉红与张德欣领取结婚证,随后只身远渡日本。到了日本,她和同事住在两室一厅宿舍中。城市在富士山脚下,她下班后会徜徉在樱花树下,期待着与恋人团聚的日子。

2007年,张德欣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研究生。在电话中,李玉红对丈夫说“,老公,我们会越来越好的,等我学成回来团聚!”2010年12月,李玉红拿到硕士学位学成回国时,张德欣进入重庆一所高校做教师。苦尽甘来,这对小夫妻将家定在山城重庆。幸福生活虽然迟到了十年,但终于来了。2011年,儿子出生,全家沉浸在幸福中。不久,张德欣升任学校法律系副主任,工作日渐繁忙。李玉红则在家做饭洗衣服洗尿布哄孩子。做了一年家庭主妇后,李玉红发现自己跟社会脱节了。她自问:这是我等了十年等来的幸福生活吗?毕竟,在日本游学的时光里,李玉红的专业技能得到提升,自学的日语也达到2级水平。按常理,她回国后应该进入一家日企担任高管,而不是每天围绕灶台转。自己该追求什么呢?

有次,李玉红带孩子出去逛街,路上遇到了一家煎饼果子摊,那种香气令她想起大学时候的情景。反正孩子即将上幼儿园了,而她每天在家无所事事,于是,这天李玉红试探着问张德欣“:我想做煎饼果子。”但张德欣一听就拍熄了这个想法“,你还是老实在家歇着,我们不缺钱。”

2013年,李玉红带着儿子北上回校,她想去寻找当年吃的煎饼果子,然后找到那个老朱,请他好好吃一顿饭。但学校南门大变样,小摊也没了,成了宽阔的大马路,没有人知道老朱的下落。

随后,她去天津旅游,专门学习了煎饼果子的手艺。回到重庆后,李玉红购买了大刮板、鏊子、煎饼锅等工具,反复试验,试图追寻到大学时的味道。她一天天地在改进,包括台面的乱脏清理、各种比例、薄脆炸 到何种程度最好吃。感觉自己手艺差不多时,她将地点选在西南政法大学学林街上。

李玉红的做法,遭遇了家人的集体反对。可没想到她还是推着三轮车出摊了。张德欣开始急了“:别的太太都选择光鲜亮丽的职业,而你却要卖煎饼。你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随便浪费资源啊!”李玉红一本正经地说“:职业没有高低贵贱。我做自己想做的事,还能够给学生温暖。”见反对无效,张德欣索性道“,我们都别管她,看她能撑几天?”于是,李玉红备齐了做煎饼果子的器具,带着从菜市场买来的新鲜食材,骑上新买的三轮小摩托车,来到西南政法大学对面的学林街。气质出众的李玉红戴着红边眼镜,留着利落的齐耳短发,正式成为一名煎饼果子摊主。

每次看妻子接近凌晨才回家,在外面忍受日晒雨淋,张德欣又急又恼。他虽然嘴上反对,但心疼妻子。他时常去帮助妻子收摊。有一次,正往三轮车上搬货的张德欣被学校的同事与学生们撞了个正着,很快闲言闲语传开来“:这老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居然让老婆卖煎饼。”这一切让张家人觉得脸上无光。

回到家后,张德欣生气道“,有其他梦想不行吗?你就不能别做煎饼侠,做个平凡的人,不行吗?”这回,李玉红怒了“,我怎么丢人了?这些年,我自己苦苦打拼!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个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你再逼我,我们就离婚吧!”见此张德欣不敢言语了。

对簿公堂的中年夫妻情,我要我真心

2016年7月,剑拔弩张之下,张德欣找到了东方卫视《四大名助》,求助孟非调和矛盾。现场,两人展开激烈争论。张德欣说道“:首先是资源的浪费,明明是受了高等教育的法学硕士,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其次,卖煎饼太辛苦了,我的工资是可以支持你从事更轻松的职业的,为什么非要这么辛苦;最后,我在学校也是个系主任,自己的老婆在学校门口卖煎饼有失男人的尊严。”针对男人尊严这点,孟非直言“,我就是开小面馆的!要是我老婆在我的单位卖煎饼,我一定让她的摊位成为最好吃的摊,把我的好朋友郭德纲

都叫去吃!”

随后,四名主持人当场试吃李玉红做出来的煎饼果子,得到了全场的一致好评,有人甚至开玩笑要加盟。孟非更是给李玉红的煎饼果子8.5的高分“,0.5分扣在太便宜,1分扣在怕她骄傲。”

眼看全场一边倒的支持妻子,张德欣目瞪口呆, “我是看妻子太累了,她可以过得好一点轻松一点,何必这样苦呢?而且,孩子没有人照顾,我自己工作忙,又照顾不来。”看着丈夫陷入窘境,李玉红诚恳地说, “当初可以扛过相识于微的贫寒岁月。现如今,我们的感情尘埃落定,有了自己的小家,幸福却越来越远。人到四十,我不甘心这样活着!相对于名利地位,我更重视的是你。你没必要拿孩子说事,我们难道不能一起管家里吗?”一席话说得张德欣哑口无言。

节目结束后,张德欣愧疚道“,玉红,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你的不易,一个留学回来的全职太太,是如何挨过在家中那几年的。我来帮你找到我们当年最爱的煎饼果子味道。”说罢,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在孟非的鼎力推荐下,李玉红的煎饼果子摊一度成为网红。排队也是越来越长,甚至发展到了影响交通、需要叫号限购的地步,很多人开两个小时的车就为了来这打包十几个煎饼果子。

重庆很快入夏,火烧火燎地烤炙着人的皮肤。为了防止中暑,李玉红会在脖子上放一条围巾,时不时擦下汗水。在学校边,她恍然发现自己成了当年的“老朱”,而眼前的学生就是当年自己的青春模样。

为做好生意,李玉红每天都拿出自己的宝贝笔记本,记录着一天的战果,买的食材,顾客的男女比 例,今天大概有多少新顾客,多少老顾客,老顾客的口味,以及他们提的建议和每个时间段的销量……随着口碑慢慢传开,李玉红一天可以卖出一百二三十套,她感觉自己的生活丰满而充实。

在李玉红忙于生意的日子里,张德欣真正体验到了家务的辛苦。他在学校担任法律系副主任,杂务非常多。回到家中,他还要照顾孩子写作业,给孩子做饭吃,吃喝拉撒睡,有点吃不消……

有次,张德欣忙着准备课件,忘记接孩子放学。直到深夜,儿子才被幼儿园老师送到家里。张德欣也开始反思从前自己的做法,他开始更多地陪伴家人。

看到妈妈辛苦,刚懂事的儿子会主动帮李玉红捶背。为了不忽视孩子,李玉红跟丈夫协商好,平时夫妻双方来带,周末时候儿子放假,可以让他跟着李玉红去煎饼摊玩,方便照顾孩子。

2017年底,李玉红翻开笔记本,此时,她已卖出了68735套煎饼果子,而张德欣成了最有力的支持者。如今,她正着手打造自己的品牌。

2018年4月,在煎饼摊前,张德欣前来帮忙。他看着李玉红熟练地把薄饼摊在平底锅上,打入一只鸡蛋,撒上葱花、芝麻,薄面皮在锅上炸得滋滋作响,再涂上一小勺辣椒酱、卷上生菜和薄脆,短短一分钟,一个煎饼果子就出锅了“。喏,这是留给你的。”李玉红将一个煎饼果子一分为二,与张德欣一起分享,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大学时光。刹那间,这对教授夫妻被腰斩的情感,似乎重新粘在了一起。 □

李玉红的煎饼果子摊排起了长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