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英伦绅士越洋来,那是天堂姐姐送你的水果糖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涂 筠

20年前,湖南一对双胞胎姐妹失去父母,被两个不同家庭领养。姐姐的家庭随后移民英国,从此天各一方,杳无音信。姐姐和妹妹都在寻找彼此。令人痛心的是,成年后的姐姐在回中国寻找妹妹前夕,突遭车祸身亡!深爱她的男友决定实现她的遗愿……

1997年3月,湖南省衡阳市4岁的双胞胎姐妹美衡和美阳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父母车祸离世,唯一的舅舅是残障人,将她们送到福利院。舅舅的语言和思维混乱,无法提供姐妹俩及家人的更多信息,福利院未接收。无奈,舅舅只好将俩外甥女领回风雨飘摇的家,并咿咿呀呀地托周围邻居打听谁家需要孩子。

不久,来自浙江的王立强夫妇经人介绍,来衡阳领养孤儿,看中了美衡。在大人们善意的“哄骗”下,美衡松开了被许诺将会得到“一大包水果糖”的妹妹的手。后来,在衡阳开小卖部的周铭夫妇收留了美阳。

美衡的养父王立强经营外贸生意,养母刘欣荣是园艺师。夫妻俩领养美衡一年后,移民英国伯明翰,美衡有了英文名婕茜。夫妻俩为了不让养女遗忘母语,特意请中文老师给她上课。尽管被养父母宠爱,生活无忧,婕茜仍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妹妹美阳。每次看到花花绿绿的糖果,她心里就涌起难言的苦涩。刘欣荣安慰她说,等找到了美阳舅舅的电话号码,就让她们通过国际长途聊天。后来,婕茜学会了用中文打国 际长途,但由于舅舅已去世,且舅舅生前也没有留下美阳养父母的任何信息,她始终无法联系上美阳。

时光荏苒,婕茜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入伯明翰大学商学院,攻读国际商务专业,在中文兴趣社团担任老师。她想大学毕业后从事与中国有关的工作。

2013年9月,一位名叫卡罗的英国青年加入中文兴趣社团。他是经济学系大三学生,来自伯明翰老城。卡罗高大俊朗,频繁地向婕茜请教中文,每天在脸书上与她互动。婕茜意识到,这家伙“志不在中文”。

2014年5月的一天,卡罗邀请婕茜到宿舍吃饭,他做了拿手好菜“巴蒂”,辛辣爽口。趁婕茜大快朵颐时,卡罗深情表白“:婕茜,我想为你做一辈子巴蒂,你同意吗?”如此“实在”的表白方式,一下子打动了婕茜。

2014年7月,婕茜和卡罗毕业了。婕茜进入伯明翰一家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贸公司,卡罗则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婕茜有心结识与公司做业务的中国人,托他们在国内打听美阳的消息,但一直没有结果。

2015年3月,婕茜向公司申请长驻中国分公司,卡罗得知后,着急地嚷起来“:不行!我要每天看到你,不然我会疯的。”婕茜一再向卡罗讲述自己对妹妹的歉疚与思念。

卡罗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他辞职,跟随她去中国。婕茜知道,卡罗母亲早逝,父亲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婕茜为爱妥协,收回了申请。

善解人意的卡罗提出,两人利用年假一起去中

国寻亲。2015年8月初,两人飞赴中国。阔别近20年,衡阳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婕茜来到湘江边“,扑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卡罗从未看到婕茜如此动情过。他陪婕茜去福利院、派出所、街道办等处求助。然而,由于线索太少,十多天来,他们一无所获。

离开衡阳那天,婕茜在湘江边取了一把泥土装进小铁盒。她步履沉重,身体几乎虚脱。她面对天空哭喊“:美阳,你在哪里呀?”卡罗拥抱着恋人,深情地说: “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陪你找到妹妹!”

回到伯明翰后,婕茜情绪低落,一连数天没有更新脸书。刘欣荣安慰她说“:寻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过些日子,我和你爸回中国帮你一起找。”卡罗也小心翼翼地陪伴着婕茜。

2015年9月底,卡罗对婕茜说“:你还是申请去中国工作吧,我随后就去陪你。”婕茜与他深情相拥“:谢谢你,能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卡罗说“: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婕茜再次向公司提出申请,很快得到批准,她迫不及待地准备赴中。10月30日,婕茜离英的前一天,卡罗在伦敦出差,他急着赶回来给恋人送行。半路上,他接到刘欣荣的电话:婕茜出了车祸,正在伯明翰第三医院抢救!卡罗心急火燎赶到医院时,婕茜已经停止了呼吸。卡罗仿佛整个灵魂被抽空,站立不稳。

卡罗向婕茜的父母要来几件婕茜的遗物:一台笔记本电脑,装着中国土的小铁盒,还有婕茜最喜欢的一套景德镇陶瓷娃娃。无人的夜里,卡罗打开笔记本,点开一个视频,婕茜微笑着出现在显示屏上“。美阳,我是你的姐姐美衡,现在叫婕茜。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可毫无收获,但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见面。我常常梦见我带着世上最好吃的糖来到你面前,你还是那么爱吃糖。原谅姐姐,姐姐从没想过命运将我们推得那么远,如果我们再也不能相见,我只希望你幸福……”

美阳也在找姐姐吗?她过得怎么样?她能感应到婕茜的思念吗?卡罗被这些问题纠结着,夜夜失眠。

2016年1月的一天,卡罗冒雨来到婕茜的墓前,用手抚摩着婕茜的遗像,轻声道“:婕茜,我说过,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为了你,我要找到美阳!”

得知卡罗要去中国寻找美阳,刘欣荣夫妇觉得不可思议。卡罗说,这是婕茜的遗愿,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去努力,我要对得起我们的爱情。

2016年3月,卡罗应聘到婕茜所在的公司,申请到 去中国工作的机会,工作地点在湖南长沙。每到周末,他就乘高铁来到衡阳。他联系上曾在伯明翰大学留学的衡阳籍同学李长河,请其帮忙寻找美阳。出于某种考虑,卡罗没有透露婕茜去世的消息,他用了婕茜的照片,他相信美阳和婕茜的长相一定极为相似。李长河在衡阳同乡QQ群、微信群和微信朋友圈等平台发布寻人启事,很快,该信息就被人纷纷转发。

6月,李长河提供了一条信息:衡阳市区一家私立幼儿园女员工周雪阳,与美阳高度吻合。李长河领着卡罗来到该幼儿园,得知周雪阳曾在这里做会计,但已辞职了。卡罗拨通了幼儿园提供的周雪阳的手机号,对方却始终没有接听。卡罗斟酌着发去短信“:请问你是美阳吗?”过了一会儿,对方终于回短信了。几条短信来回后,两人终于约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见到周雪阳,卡罗有些恍惚:她与婕茜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只是她的眼里有深深的忧郁。周雪阳用文字告诉他,她失聪了“: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周雪阳急切地想知道这个外国男子的来由。

卡罗犹豫了。周雪阳也一定在寻找姐姐吧?她能承受住这个噩耗吗“?我叫卡罗,是英国一家人文关怀机构的调查员,想了解中国公民领养孩子的现状,是衡阳的校友介绍我来找你的。”卡罗终于找到一个“理由”。周雪阳虽感疑惑,但还是接受了卡罗的“采访”。她在纸上写道,养父母待她如亲生,她很幸福。

然而,当卡罗来到周雪阳家中后,从养父母口中了解到,因家庭变故,她过得很苦。周雪阳被周铭夫妇收养后,生活一直很幸福,她考上了一所二本大学,毕业后从事会计工作。2014年6月,周铭夫妇投资失败,只剩下一套二居室。2015年12月,夫妻俩又双双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多年来,周雪阳在养父母的支持下,一直苦苦寻找姐姐,却是一次次失望。2016年2月,在多重压力下,周雪阳出现神经衰弱、耳鸣。3月,她被诊断为突发性耳聋。因为要照顾养父母,再加上经济条件所限,周雪阳放弃了后续治疗。

卡罗心情沉重地回到住处,他打开手机,播放着婕茜的视频,缓缓地说“:婕茜,我找到美阳了,但她的情况并不好。一定是神的旨意,让我替你帮助她。”第二天,卡罗带了一笔钱,买了营养品,再次来到周雪阳家。他谎称这是机构提供的资助。周家人推辞,但卡罗一再坚持,他们只好收下。

此后每到周末,卡罗就来到雪阳家,有时陪周铭夫妇去化疗,有时帮他们做家务。他力劝雪阳继续治疗失聪,但周雪阳总说以后再说。周家人对这个异国小伙的热情感到疑惑,甚至怀疑他有什么目的。卡罗

一次次以自己的坦荡和单纯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2016年7月至8月,周铭夫妇因病情恶化先后离世。患肝癌的周铭离世前告诉卡罗,周雪阳很孝顺,但这几年过得很苦,希望卡罗劝她接受治疗。卡罗不忍再隐瞒老人,终于和盘托出真相。周铭泪流满面,叮嘱他暂时不要向周雪阳透露真相,以免雪上加霜。

送走了养父母,周雪阳整个人处于封闭状态,卡罗也一次次被拒之门外,这令他心急如焚。

10月的一天,周雪阳收到一个朋友转发的寻人启事,看到婕茜的照片,她无比震惊,当即与卡罗见面。卡罗这才将真相用中文写给她看,并播放了婕茜的视频。周雪阳捧着手机失声痛哭,一遍遍呼喊着“:姐姐,姐姐!”

卡罗写道“:美衡多年来一直在找你,她要对你说的话都在视频里。”

雪阳止住哭,写道“:我要治好耳朵,我要听见姐姐的声音。”

两天后,雪阳在卡罗的陪同下来到长沙湘雅医院治疗。经过近一周的治疗,雪阳的病情并未好转。医生检查后发现,雪阳除了听觉神经失能之外,出现了器质性病变,有彻底变聋的危险!

10月21日,雪阳离开了医院。卡罗发现她情绪不对,一路尾随雪阳来到她养父母的墓地。雪阳无力地靠着墓碑说了许久,突然拿出一把小刀划向左手腕。卡罗猛地冲过去,夺下小刀,紧紧抱住雪阳,痛心地向她吼叫。雪阳被他激动的样子吓住了,啜泣起来。卡罗在手机上输入一句话“:你如果放弃自己,天堂里的姐姐会多么失望啊!她将永远不会原谅你!”

温暖的怀抱,渐渐消融了雪阳心中的冰霜。11月底,雪阳随卡罗赴英,在伯明翰市立医院接受治疗。雪阳住院期间,婕茜的养父母多次来医院照顾她。看着与婕茜酷似的雪阳,夫妇俩甚至提出让雪阳移民英国,做他们的女儿,但雪阳婉言谢绝。

12月初,周雪阳的听力得到部分恢复,医生认为她如果情绪稳定,不再受压力刺激,可恢复正常。12月14日,卡罗带雪阳来到婕茜的墓地,播放了婕茜的视频。亲耳听到姐姐的声音,雪阳泪流不止,她对卡罗说“:我一直以为姐姐抛弃了我,原来她也从没放弃过找我。”

雪阳离英时,卡罗将婕茜的瓷娃娃送给了她。回到衡阳后,雪阳应聘到一家贸易公司当会计,卡罗留在伯明翰照顾父亲。2017年5月,父亲去世,卡罗沉浸 在痛苦中,只有与雪阳联系时,才感到片刻心安。

卡罗经常去探望婕茜的养父母。刘欣荣看出了卡罗对雪阳的心思“:雪阳现在又是孤儿了,你们两个孤单的人互相取暖,是一件美好的事。”

2017年7月,卡罗再次申请到来中国工作的机会,飞赴长沙。得知雪阳为父母治病欠了一大笔债,卡罗拿出一笔钱替雪阳还了债,但雪阳还是将房子卖掉,把钱还给了卡罗。她说“:你是姐姐的男友,却一再帮助我,我已经承受不起了。”

在卡罗的建议下,雪阳在长沙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雪阳喜欢做饭,一下班,卡罗买来各种菜,和雪阳一起下厨。雪阳的同事以为她找了一个外国男友,她解释说他是“姐夫”。卡罗也不好说破。婕茜曾说过想到云南旅游,卡罗便以“完成婕茜心愿”为由带雪阳旅游,对她关怀备至。

2017年10月,刘欣荣夫妇从英国来衡阳探亲,特意看望卡罗和雪阳。刘欣荣看出他们并没有恋爱,便单独请雪阳吃饭,告诉她,卡罗来中国是为了守护她。雪阳惊呆了!幼时丧亲、失去姐姐,后来又失去养父母,这些惨痛经历令她不敢再奢望爱情,甚至对卡罗的关心也感到惶恐。她对刘欣荣说“:如果我接受他,是对姐姐的亵渎。从现在起,让他别再联系我了。”

卡罗给雪阳打电话,对方不接,后来竟搬家了。卡罗很伤心,决定回国。就在他准备回国的前两天深夜,他喝酒后造成酮症酸中毒,几乎晕厥,下意识地拨通了雪阳的手机。这一次,居然接通了。雪阳哭着将昏迷的卡罗送到医院抢救。当卡罗醒来时,雪阳喜极而泣,她这才发现,卡罗已完全占据了她的心!可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在命令她快点逃离。当卡罗出院时,雪阳给他发短信说“:我们分属于不同的世界,就像两个鱼缸的金鱼,绝对走不进彼此的世界。”

卡罗猛然意识到,他和雪阳之间全是爱,他命中注定要给她带来幸福!他不要再做一个“傻绅士”!

2018年3月11日,卡罗找到雪阳的公司,却被告知她去北京找工作了。卡罗于次日赶到北京。3月18日,通过雪阳朋友帮忙,卡罗终于找到了雪阳,和她紧紧相拥“:也许我们曾是两个鱼缸的金鱼,但我的鱼缸打碎了,再也无法复原,请让我们在一个鱼缸吧,否则我无法呼吸。”雪阳仰起头,雪落在她的脸上。顺着脸颊流下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雪水。

2018年清明,卡罗带周雪阳赴英为婕茜扫墓,告慰天堂里的她:两个她最爱的人,一定会永远幸福!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