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好继子保婚姻,豪门里的后妈难当啊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吕晓娜

一位再婚女子,为守护得之不易的豪门婚姻,不惜以各种方式讨好继子,甚至还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介绍给继子做女友。哪知继子品行不端,让女儿受尽了委屈,最终在痛苦中选择离家出走。女儿走后,她幡然醒悟。面对继子的咄咄逼问,她再也不愿泄露女儿的任何行踪。失去理智的继子,会放过她吗?

再婚嫁豪门,疑心重重患得患失

1978年出生的范秋芸是河南省南阳市人,中专毕业后进入南阳中南机械厂做了一名质检员。21岁那年,和同事田贵军结婚,次年生下女儿田霁霁。在女儿12岁那年,范秋芸与田贵军办理了离婚手续,田霁霁判给了范秋芸。由于范秋芸常常要上夜班,她退休的父母就主动将田霁霁接到了自己身边照顾。

2013年2月,范秋芸经人介绍,认识了45岁的苏万栋。苏万栋的生意遍布临近几个省市,两年前,妻子患肝癌去世后,他成了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苏万栋早年患有弱精症,和妻子经过无数次求医问药才终于有了儿子苏朋。所以每当苏万栋认识了新的女朋友,就一定会带着苏朋考察一番。可苏朋很挑剔,不是说这个不够温柔,就是说那个假惺惺。久而久之,苏万栋身边没有一个女人能长久的留下来。

范秋芸是第一个让苏朋没有反对的女人。一年后,苏万栋和范秋芸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后,范秋芸听从苏万栋的安排,辞去工作,全心全意照顾继子苏 朋。见儿子跟范秋芸相处得很融洽,苏万栋很满意,一心扑在了生意上。但随着苏万栋越来越忙,范秋芸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多。她害怕有一天,腰缠万贯的苏万栋被更年轻漂亮的女孩给勾引走了。

2014年8月的一天,范秋芸给母亲送药,意外碰到从广州回家探亲的堂妹范静静。两人聊天中,范静静提醒说“:姐,现在有钱的大老板没有一个不在外包养女人的,你可得提防着点……”范静静的话让范秋芸原本不安的心更加不安了。可怕什么来什么,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中午,范秋芸到南都宾馆参加一个之前同事的婚礼。刚走到宾馆门口就看见丈夫苏万栋的那辆奔驰,她还来不及走过去一探究竟,就见丈夫和一个时尚妖娆的女人谈笑风生地从宾馆里走了出来,然后一起上了奔驰车后座。看着远去的奔驰,范秋芸心里五味杂陈。

晚上,苏万栋回到家,范秋芸好几次想张嘴问他到底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可怕引起丈夫的不愉快,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个晚上,范秋芸一夜未眠。思来想去后,她还是去找到一间私人调查公司。半个月后,调查公司的人告诉她,苏万栋和那个女人只是普通的生意上来往,并没有特别的关系,但苏万栋交际广泛,经常和各种女人应酬。调查公司还拿出许多偷拍的照片给范秋芸看。范秋芸越来越心惊,苏万栋身边的女人太多了,真是防不胜防。看来要想拴牢苏万栋,只能在他的独生子苏朋身上下功夫了。

为保婚姻讨好继子,频频惹事继母难为

范秋芸发现,苏万栋虽然非常疼爱苏朋,但对苏朋的管教还是比较严厉的。范秋芸就劝慰道“:你何必这么紧着儿子呢?你这么拼还不都是为了他吗?”苏万栋苦笑着说“:我在商场上看到了太多的起起落落,孩子一旦教育不好,败起家来,挣再多都不够啊!”

不仅如此,苏万栋还常常叮嘱范秋芸“:我不在家的时候,苏朋就交给你了,决不能过分宠溺他。”对于丈夫的吩咐,范秋芸丝毫不敢大意。可没多久,苏朋不满意了,时不时会对着范秋芸抱怨“:范阿姨,我在我爸面前没少说你好话,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哟。”苏朋的话让范秋芸坐立不安,她知道,丈夫有多看重这个宝贝儿子。要是这个小祖宗经常在丈夫面前诋毁自己,那自己以后的日子真是凶多吉少。仔细斟酌后,范秋芸决定先讨好苏朋。

之后,范秋芸对苏朋的要求可谓有求必应。继母如此,苏朋很高兴,在父亲面前更是赞美范秋芸。苏万栋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见妻子和儿子相处融洽,也就更放心地将这个家交给范秋芸了。

2014年11月18日,是苏朋16岁生日,苏万栋提前给儿子过完生日后就出差了。苏万栋走后,苏朋对范秋芸说“:阿姨,我过生日想请同学们一起玩玩。”范秋芸二话没说,给苏朋定了一家高档酒店,让他们尽情地玩了一晚。那一晚,范秋芸花了1万多元。之后,范秋芸为了取悦苏朋,给他买名牌服饰,带他出国旅游,还给他大额零花钱。在大家眼里,范秋芸是个称职的继母,对继子比亲生孩子还好。

2015年暑假,苏朋想和同学一起到龙潭沟旅游。但苏万栋不同意,苏朋求助范秋芸,范秋芸只好给苏万栋吹枕头风。在范秋芸的劝说下,苏万栋勉强同意了,但要求与苏朋同行的必须是男生,并让范秋芸严格监督。可当范秋芸将苏朋送到火车站时才知道,他竟然是跟一个打扮新潮的女生一起出去旅游。范秋芸惊讶得大张嘴巴,苏朋却乞求道“:范阿姨,你要向我爸爸告密,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苏朋的威胁,让范秋芸在苏万栋面前什么话都不敢说。

但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两个月后,和苏朋一起出去旅游的女孩怀孕了。女孩的哥哥在学校门口把苏朋逮了个正着,将其塞进一辆车内,拉到一个没人处,对苏朋一顿毒打。最后还恐吓他说要告他强奸。苏朋吓得跪地求饶,打电话给范秋芸,要她无论如何要救自己。此时,苏万栋在外谈生意,范秋芸也不敢将事情告知,只好找到女孩的哥哥,赔礼道歉,最后花了3 万元,才将事情摆平。

这次风波后,苏朋老实了一阵,每天除了上学就是放学。2015年10月,苏万栋因生意扩展,需长驻河南省许昌市。等到苏万栋一走,苏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范秋芸经常会碰到苏朋将不同女孩带回家来,她怕之前的事再发生,就苦口婆心地劝苏朋,不要胡闹。起先,苏朋还让她放心,说自己有分寸,就是谈个恋爱而已。后来见范秋芸说多了,苏朋也烦了“,这是我家,我带谁来还要看你脸色吗?”苏朋的话噎得范秋芸几乎要吐血。可即使这样,她仍不敢教训苏朋几句。

苏朋的骄纵越演越烈,在学校不好好学习,经常打架闹事不说,还带着一帮不好好学习的同学欺负别人。为此,老师请了好几次家长。范秋芸赔着笑脸,给老师道歉,又给受欺负的同学家长赔礼。可她做的这一切在苏朋眼里,都是应该的,因为她为的是让自己在爸爸面前替她美言。

2016年1月,苏万栋在许昌的工程结束,回到了南阳,苏朋这才有所收敛。

送女入虎口后悔,翻脸继子血刃继母

三个月后,苏万栋买下了位于南阳市宾河路的一幢别墅。他对范秋芸说“:这栋别墅以后就留给苏朋结婚用。”看着奢华的别墅,范秋芸心中感慨万千,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田霁霁,只比苏朋小两岁,所拥有的却天壤之别。当初她与苏万栋结婚后,就想把女儿接过来一起住。可那时自己地位不稳,如今,她也获得了父子俩的认可,也是时候把女儿接过来了。晚上,当范秋芸用试探的口吻对苏万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苏万栋当即答应。

2016年8月,田霁霁搬来和范秋芸同住。其实,当苏朋听说继母的女儿要来时,心里挺反感的。可当他看到高挑、漂亮的田霁霁时,竟然眼睛一亮。之后,他主动跟田霁霁搭话,还热情地带她出去吃饭、唱歌、看电影。见继子对女儿这么照顾,范秋芸喜上眉梢。可一段时间观察下来,范秋芸又犯愁了。

她发现苏朋对女儿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兄妹情,她深知苏朋的品性,不知道这次的热情能维持多久。她想提醒女儿,可转念一想,如果苏朋真的和女儿在一起,这也许是改变女儿命运的一条捷径。有了这样的想法,范秋芸对苏朋对女儿的亲热之举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2017年3月,苏万栋随中建七局施工队到韩国搞援建去了。苏万栋一走,苏朋的本性就暴露出来。2017年五一,范秋芸去参加一个朋友孩子的婚礼,留下苏

朋和田霁霁在家。晚上,当她回到家里后,看到女儿红肿的双眼,才知道苏朋那个浑小子趁自己不在家,把女儿给强暴了。那一刻,愤怒让她恨不得撕碎了苏朋。她拿起电话想跟苏万栋告状,可最终还是放下来。苏万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送苏朋坐牢?那是不可能的。想到女儿的清白已毁,不如干脆挑明关系,让他俩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打定主意后,范秋芸安慰女儿“:我看得出朋朋是真心喜欢你的。虽然,他用错了方法,那也是因为他太年轻。妈妈相信,他会对你好的。”田霁霁已经六神无主,听妈妈这么说,想到苏朋对自己确实很照顾,也就默许了。两天后,在酒店躲了两天的苏朋忐忑不安地回了家。没想到,范秋芸不仅没怪他,还给他做好吃的。饭桌上,范秋芸语重心长地对苏朋说“:朋朋,你要真的喜欢霁霁,阿姨就把霁霁交给你了。”苏朋欣喜若狂,一个劲儿地向范秋芸保证。

这以后,苏朋和田霁霁谈起了恋爱。范秋芸也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牢不可破了。然而,半年不到,女儿就好几次哭着对范秋芸抱怨,说自己跟苏朋性格不合,闹着要分手。范秋芸无奈,好几次给女儿做工作,让她忍着苏朋,让着苏朋。可女儿告诉她,苏朋性格暴躁,自以为是,稍不顺他的意就会动手打人,她已经挨了苏朋好几个耳光了。范秋芸很气愤,好几次找苏朋谈话,可苏朋根本不像之前保证的那样,甚至厌烦地对范秋芸说“:你把我爸守好就够了,我们年轻人的事你就不要多管了!”

2017年10月,田霁霁突然接到父亲田贵军的电话。此时,田贵军已再婚,在深圳开了一家木器公司。其实,自从父母离婚后,范秋芸就不让女儿和田贵军联系,但田霁霁很想念父亲,都是偷偷和父亲保持联系。在电话里,田霁霁泣不成声地向父亲讲述了自己的遭遇。田贵军很气愤,当即让她来深圳。在田贵军的安排下,田霁霁偷偷离家出走了。

当范秋芸和苏朋发现田霁霁不告而别后,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当即发动熟人四处寻找,可都没有田霁霁的消息。正当范秋芸急得准备报警时,田贵军给她打了电话。电话里,田贵军将范秋芸骂得狗血淋头“,范秋芸,你还是人吗?我告诉你,霁霁在我这里,以后我来养她……”前夫的痛骂让范秋芸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她突然醒悟,女儿是被自己逼走的。想到女儿经历和承受的,她一边痛哭一边狂扇自己的耳光,她真的还配做一个母亲吗?痛定思痛,范秋芸决定向苏朋隐瞒女儿的行踪。

当苏朋嚷着要报警寻找田霁霁时,范秋芸将他 拦了下来,婉转告诉他,田霁霁觉得跟他并不适合,所以离开。还劝他忘了田霁霁,好好准备出国。可当苏朋继续追问田霁霁究竟在哪里时,范秋芸死也不说出女儿的下落。苏朋对范秋芸充满了怨恨,他甚至觉得田霁霁的离开是范秋芸一手策划的。一天中午,苏朋“扑通”一声跪在范秋芸面前“:阿姨,我真的喜欢霁霁,你让她回来吧!”范秋芸忙扶起苏朋说“:朋朋,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苏朋抹着眼泪,恶狠狠地说: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说完摔门而出。

2017年11月23日,吃过午饭,苏朋又追着范秋芸问田霁霁的下落。范秋芸被问得不耐烦了“,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还不清楚吗?你觉得霁霁还会回来吗?”说完看也不看苏朋,就去厨房收拾。苏朋一听,怒火中烧,反唇相讥“:反正也被我睡过了,藏就藏呗,还不敢告诉我?怕我再把她睡一次吗?”苏朋侮辱女儿的话让范秋芸失控了,她冲过去对着苏朋就是一耳光,狠狠骂道“:你个混账东西,你把嘴巴放干净点。你做的那些丑事,我都告诉你爸去。”说完作势做出要打电话的样子。苏朋第一次挨范秋芸的打,当即就蒙了。看到范秋芸要打电话给父亲,愤怒之火更加熊熊燃起,失去理智的他立刻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朝继母身上胡乱砍去。范秋芸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见继母倒在地上,苏朋吓得门都没关就立刻逃跑了。范秋芸的邻居听到惨叫声,赶紧跑到他们家一看,见范秋芸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立刻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将其送到南阳市中心医院。经医院诊断,范秋芸的左臂、背部多处被砍伤,其中一刀致左肱动脉大出血造成休克,幸亏抢救及时,范秋芸最终脱离危险。苏万栋得知消息后,立刻从韩国赶了回来,知道了事情始末的他自责不已,是自己的疏忽才造成了今天的悲剧。在苏万栋的安抚和道歉下,范秋芸放弃了起诉苏朋。2018年3月,苏万栋与范秋芸办理了离婚手续。(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 正值青春年华的苏朋和田霁霁都是不幸的。虽然苏朋的父亲有着雄厚的财力,可他以为找个贤妻良母就可以高枕无忧。可惜事与愿违,他根本看不到儿子真实的一面。而田霁霁更可悲,为了帮妈妈守住豪门阔太的宝座,牺牲了自己。但范秋芸的悲剧却是自己造成的,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姑息纵容继子,不仅毁了女儿,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有什么想法,请致电本刊编辑部,我们热忱地欢迎你加入讨论。热线电话:027-6888617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