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霸道女总裁“蜂狂”救母

Zhiyin - - 目录 -

杜红秀1972年出生于湖北省汉川市,2007,2007年她创办了一家影视传媒公司,并为省市政府部门提供一系列优秀宣传片,在武汉影视传媒圈迅速崛起。但2015年5月,这位优秀的女总裁流干了此生的眼泪,毅然关闭了红火的公司。这是怎么回事呢?以下是她的故事—————

失婚女逆袭霸道女总裁,有个母亲在背后撑腰

2015年5月4日,武汉市协和医院。红秀传媒公司老总杜红秀拿着诊断结果,再三向医生确认“:我母亲真的患 上晚期宫颈癌,癌细胞已扩散?”医生重重地点了点头。一旁,神情哀戚的母亲樊婉瑜瞬间瘫坐在地。杜红秀一把扶起母亲,一边摇头“:怎么可能?妈妈还没跟我享福呢!”5月6日,杜红秀驱车载母亲前往湖北省肿瘤医院,诊断结果与协和医院一致,医生告知她:癌细胞已转移到肺部。

杜红秀1972年出生于湖北省汉川市,父亲是航运公司职员,母亲是小学教师,有一弟一妹。杜红秀从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汉川编织厂工作。儿子念小学二年级时,丈夫梁国涛以聚少离多为由向杜红秀提出离婚。吞掉委屈和悲愤,杜红秀牵起儿子的手成为单亲妈妈。

母亲樊婉瑜心疼命途坎坷的大女儿,专程从汉川来到武汉,照顾女儿和外孙生活起居。外孙的早中晚餐,家长会,衣食住行,都是樊婉瑜亲自在操持。杜红秀鏖战商场,每次碰得头破血流回到家,都有樊婉瑜端上来的一杯热乎乎的牛奶。有了母亲的全力支持,杜红秀将生活重心全部放在工作上。

2007年,杜红秀在武汉市创办了传媒公司,为省市政府部门提供一系列优秀宣传片,取得不错反响。 鼎盛时期,武汉市各大商圈都有杜红秀公司的电子大屏。

2010年,杜红秀事业走上正轨,她打算带母亲出去旅游一番。母亲拒绝了“:我不想出去玩,好不容易放个假,我想回去看看你爸。”杜红秀泪奔:为了自己,母亲付出了太多。其实,母亲操的心比杜红秀想得还多。有次,母女俩在小区散步。母亲突然将杜红秀的手甩开,杜红秀诧异地看着母亲。母亲说道“:你看看,散步的不是夫妻就是情侣。现在一切稳定了,你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原来,母亲还在操心自己的感情大事。

第一段婚姻失败后,杜红秀受到的打击很大。工作之余,她积极参加各种文娱活动,游泳、打羽毛球、同学聚会,提到感情的事,她总是一笑了之。

知女莫若母,杜红秀蹙眉低头时的落寞都被母亲看在眼里。在母亲的张罗下,杜红秀认识了同一小区的周致和。1970年出生的周致和是武汉市人,在大学任教。离婚后,前妻带着女儿移民美国。

长江边,两个失婚的中年人畅谈一夜,他们一见如故,如多年未见的老友将心事悉数托出,惊叹世界

上还有跟自己如此相像的人。他们很快成为好友,在小区散步,但两个受伤的人都不敢表露心迹。那年春节,周致和登门拜访。樊婉瑜给他斟满酒“:在我们老家,酒杯都是成对儿摆上桌的。来了客人,哪怕一只酒杯缺了角,也要放在桌上跟另一只凑成对。”儿子也在一旁鼓励两人“:家婆今天给你们的是一对儿酒杯。”

周致和望了一眼杜红秀,她的脸阵阵绯红,似三月桃花。母亲的话捅破了两人那层纸,他们的手在桌底下紧紧绞在了一起。

2014年,带着母亲的祝福和支持,杜红秀重新披上婚纱,走向她的爱人和充满希望的未来。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品尝新生活的甘甜,就被狠狠甩了一记响亮耳光。

一个月前,樊婉瑜时常叫唤腹痛。有次,她在水槽边洗碗,突然痛得蹲在了地上,手上的碗摔得稀碎。2015年5月,杜红秀带母亲前往武汉市协和医院看病。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拿着湖北省肿瘤医院的诊断书,杜红秀的天“轰”一声塌了。好日子才开始,怎么会遭此厄运?

13步阶梯连着生母和亲夫,我要千万身家有何用

当天,杜红秀强忍悲痛给母亲办理入院手续。儿子正读大三,面临考研和工作的抉择,杜红秀不想他分心。弟弟妹妹人到中年,各自成家,上有老下有小,根本抽不出身。再加上,杜红秀考虑母亲一直帮衬自己多一点,决定等母亲病情好一点再将实情告诉他们。就这样,杜红秀每天医院、公司、家里跑来跑去,安排母亲接受医院安排的化疗。

然而,祸不单行。2015年5月底,丈夫周致和单位例行体检,他被查出肝部有阴影,体检单位建议他到大医院做全身检查。杜红秀忙于照顾母亲,没有督促丈夫尽快检查。几天后,周致和晕倒在工作岗位上,送往湖北省中医院后被查出肝癌晚期。得知消息时,杜红秀正在医院给母亲喂饭。她端着的饭盒“嘭”的一声掉在地上,米饭和蔬菜洒落一地。母亲惊恐地看着她,杜红秀连忙捡起饭盒,又擦擦母亲嘴角的米粒“:我手抽筋了,你等一下我再去打一份。”

杜红秀想大叫,想嚎哭,想骂人,但此时此刻,她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真的悲伤,连声音都没有……

当天,周致和也入住到湖北省肿瘤医院住院部。母亲住在5楼,丈夫住在6楼。当晚,家人聚集到武汉。妹妹杜红梅提议“:姐,你上楼去照顾姐夫。我来照顾妈妈。”

虽然这样分工,但一头是母亲,一头是亲夫,都是 她生命中的至亲,怎能顾此失彼?两层楼中间隔着13层阶梯,杜红秀每天来回跑上几十遍。

杜红秀印象中,那年6月,湖北省肿瘤医院病患很多,病床供不应求。住院部走廊上临时增加了许多病床,杜红秀每天穿梭其间,见证了不少生离死别。这个职场女强人第一次感到人生的无奈和自己的渺小。好几个夜晚,她趁着丈夫和母亲睡着后,望着肿瘤医院外面的广告霓虹,心中升腾起无尽悲凉。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隐约间,杜红秀听到窗外飘来几句歌词: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到后来,肝肠寸断。这歌词多么应景啊,现在的自己真的是肝肠寸断。母亲和丈夫,她一个也不想失去。她甚至跑到归元寺去求签“:如果能够留下他们,拿我换也可以……”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周致和病情凶险,住院后经常昏迷不醒。医生告诉杜红秀:这种身体状况,接受治疗恐怕病人承受不了。6月9日,丈夫病情恶化,病逝医院,杜红秀连道别都没听到。她看着医生将丈夫的病床推走,直接冲到5楼,发现母亲在安睡又返回6楼,默默收拾丈夫的衣物。那晚,杜红秀回了趟家。

返回医院已是凌晨,她紧紧握着熟睡的母亲的手,一刻也不愿松开。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失去母亲了。

回想自己半生,虽然银行卡上的数字后面跟了好几个零,却留不住自己心爱的人。丈夫走后,她想了很多。这么多年把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陪伴母亲的时间太少了。越想越愧疚,杜红秀心里有了决定。此后,杜红秀寸步不离地守着母亲。饿了吃母亲剩下的饭食,渴了喝母亲喝剩的水。母亲只能吃流质食物,缺乏维生素,她就把苹果放在锅里蒸烂,然后捣成泥,一口一口地喂她。有次,母亲提起很久没有见到女婿了,杜红秀都不敢将实情告诉她,生怕刺激到母亲。

2015年7月20日,母亲经过一段时间化疗后,身体情况稳定下来。医生告知她:要定期回医院复查,配合治疗。

杜红秀不顾众人反对,将影视公司转让。朋友惊讶“: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成就,而且影视公司正在盈利,怎么能够说转让就转让?”杜红秀说道“:我儿子已经成人,我给他备好了成家需要的房和车。表面上我

拥有了财富、名誉、地位,取得了一般女人难以取得的成就。但这一切都与我母亲分不开,我不想蓦然回首却发现无人分享。我不想再留遗憾,我要抓住我的母亲。”最后,杜红秀念了几句自己喜欢的歌词。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善恶浮世真假界,尘缘聚散不分明。

难断。她告诉大家:母亲就是我还牵挂的尘缘,是活着的寄托。

可她的苦衷,又有谁知道呢?母亲住院期间,杜红秀已经自掏腰包花费了近30万元。她知道日后花费更多,但自己要照顾母亲根本无法顾及公司,与其让公司死在手上不如转让出去。弟弟和妹妹强烈反对她卖掉自己的饭碗,杜红秀悲伤回答道“:我的丈夫周致和,钱还在,人没了,不是更悲哀吗?我要钱,有什么用?有什么能够抵得上妈妈?”弟弟沉默了。这时候,儿子站在了杜红秀身边“:妈妈,没有外婆就没有我们这个家,我支持你。”2015年8月,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后,杜红秀亲自将母亲带回汉川市老家照顾。

以身试蜂,女儿跪谢哺乳之恩

但在治疗癌症中,光有决心是不够的。樊婉瑜虽然出院了,但身体时好时坏。2015年8月底的一个晚上,母亲因感冒发烧,血象高得吓人,昏迷不醒。杜红秀连夜驱车从汉川送母亲到武汉来治疗。在照料母亲化疗、放疗期间,杜红秀亲历过母亲徘徊生死边缘,她一心想着找出一个彻底有效的办法。

2015年9月,杜红秀从央视看到一档节目,介绍湖南耒阳一个名叫曾伟的孝子,用蜂疗给五年前查出肺癌晚期的父亲理疗,让父亲延续了生命。

这个新闻让杜红秀看到了一丝希望,她马上买了票,赶赴湖南向曾伟求教。刚开始,曾伟对这个女老总持怀疑态度,不愿意教她。可杜红秀买了洗漱用品直接在他家住下了,她态度强硬“:你救你的父亲,我要救我的母亲。”曾伟看着杜红秀被扎得猩红的手臂,被感动了。三个月,杜红秀基本学会了曾伟的蜂疗方法。

那晚,杜红秀做了一个梦,她梦回10岁那年暑假,自己被毒蜜蜂把眼睛蜇肿了,高烧三天没退。母亲守在身边寸步不离,不停用毛巾敷肿起来的包。甚至还请教老农民,用丝瓜叶子的汁水涂抹在脓包上。此后,杜红秀就对蜜蜂留下畏惧心理。不仅如此,她对一切 尖锐的东西都产生了本能恐惧。家里别墅装修时,她让师傅把所有边角都包起来,就是这个原因。但是,为了治好妈妈,她拼命去克服这种恐惧心理。

在曾伟的介绍下,杜红秀专门前往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肿瘤科学习蜂疗医学知识。原来,该院已设立专门对肿瘤进行蜜蜂治疗的项目。半年后,杜红秀的蜂疗技术得到了专家的指导和认可。毕竟是拿自己的母亲做实验,随后杜红秀又先后到河南、上海等地,寻访蜂疗大师,不敢有一丝差错。

2015年12月,母亲做完第六轮化疗,回到汉川家中休养。学成归来的杜红秀耐心给母亲讲解蜂疗知识,母亲半信半疑“:你说你谈生意我信,你治病我还是有疑问。”那天,母女俩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杜红秀委屈得眼泪直掉“:我跑那么多地方学这个,不就是想留住自己的妈妈吗?有妈在才有家,没妈在我就是孤儿了……”

学习蜂疗,必须要接受老师用蜜蜂在自己身上蜇。为了能掌握蜂疗技术,她必须以巨大的毅力,克服畏惧心理。她吃过的苦,她受过的委屈,母亲可曾知晓?

哭着哭着,杜红秀发现天色已大亮。母亲站在门口,试探性地问她“:真有效?那我来试试……”

杜红秀第一次开始给母亲进行蜂疗。那天,她早早起床,将母亲的躺椅搬到阴凉处。然后,她抱出自己养蜜蜂的蜂箱,用酒精擦拭母亲右手臂皮肤后,用镊子捉住一只蜜蜂对准穴位扎下去。扎了7只后,母亲痛得龇牙咧嘴,眼泪汪汪央求她住手。杜红秀放下镊子,感觉左眼皮一阵刺痛。她用手摸,才发现一只蜜蜂跑出来扎在了她的左眼皮上。杜红秀捏住这只“漏网之鱼”往地上狠狠一甩,可她很快又壮着胆子将蜜蜂抓住放回蜂箱。母亲不解地望着她,杜红秀解释道“:养一只蜜蜂不容易,不能浪费了。”那晚临睡前,父亲为了鼓励母亲接受蜂疗,将女婿病逝的消息告诉了她。

次日,杜红秀再次给母亲蜂疗时,她因怕痛强烈拒绝。杜红秀就拿蜜蜂在自己身上蜇,从每天的10只增加到30只,最后每天80只。晚上母女俩一起泡脚,樊婉瑜看到女儿大腿上密密麻麻的伤口,轻轻给她擦酒精。杜红秀一边给母亲洗脚,一边笑着说“:妈,不疼。”樊婉瑜将脸别到一边。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女儿的良苦用心呢?一个风光无限的女老总,为了自己,甘愿回到老家,需要多大的勇气?何况,女儿刚刚失去了心爱的人。

不过,蜂疗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有次,杜红秀给母亲做完一个疗程的蜂疗后,樊婉瑜持续低烧12天。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