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相互的找寻:亡夫那谜一样的血脉之殇

Zhiyin - - 目录 -

一次,吴志玲生气地说“:志雄,人家都叫我魏太太,我都没脸答应。我已经30岁了,我想结婚想跟你生个孩子。”魏志雄一愣,转而握着她的手劝道“:志玲,医生说我的癌症随时都可能复发,而且我还在吃药,怎么能要孩子?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吴志玲闻言十分失望。

据黄静茹说:吴志玲付出所有,不过是想获得一份婚姻的保障,可魏志雄不仅把她所有的希冀撕个粉碎,还和前妻来往过密,吴志玲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于是2014年底,吴志玲向魏志雄提出索要股权。她对魏志雄说“:我管理公司创造的利润已经远远大于我每个月4万元的工资。如果你不愿意给我股权,那就另请高明吧!”

一向自诩对自己真心的情人,赤裸裸地谈钱,令魏志雄很反感。但他现阶段也离不开吴志玲,思虑再三不得不让步:如果2015年公司利润翻一番,就奖励吴志玲30%的股权。还承诺年底奖励她50万绩效奖,并任命吴志玲为执行副总裁。

魏志雄以为这些允诺会让吴志玲满足,殊不知,情人的做法让她彻底心寒,吴志玲对黄静茹说“:魏志雄太让人寒心了,跟他要点公司的股份还推三阻四,这个男人根本把我当外人。既然他不仁,休怪我不义!”

2015年4月3日,魏志雄和一帮禅友去普陀寺闭关修行。中途他开机后,发现张坤给他发了几十条信息,说自己和几个高管都被吴志玲给免了,魏志雄大惊,赶回南通。

吴志玲得知魏志雄急吼吼赶回来,是想替张坤“翻案”,她拿出一批采购清单,并带领魏志雄等人去了5号车间,向他展示一批新采购的锈设备。吴志玲说她要退掉,但张坤收受对方5万元好处费,不愿意退,并拿出张坤和供应商聊天时提及5万元好处费的事,以及供应商转账给张坤的记录。在证据面前,张坤蔫了。魏志雄的脸气得发紫,呵斥张坤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否则报案。不久,黄玲偷偷报销办美容卡的钱,被吴志玲查出来,并告到魏志雄那里。随即,黄玲也被吴志玲开除了。

魏志雄安插的“督军”就这样被吴志玲拔掉了,魏志雄是否就此放手让吴志玲管理公司?老奸巨猾的他又会有怎样的计策?这对商场上的情人又会上演着怎样的攻心计?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6月月末版。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名为化名)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微刊01”,提前看下集。□ 编辑/刘彩华

离家出走的张在明谎称孤儿,在异乡结婚生子。孩子半岁时,他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可不明就里的张父一直在苦苦寻找儿子。一个偶然的机会,已经再婚的左玉丽发现了亡夫张在明的秘密——————他的父母尚在人间。为了慰藉风烛残年的失独老人,左玉丽与新婚丈夫决定找到老人。

于是,一场跨越千里的“互寻”,在湘粤桂三地展开,他们能找到对方吗?这场互寻最终会有什么样的善缘?

猝不及防:叛逆儿殒命异乡

2012年5月,湖南省衡阳市江东小区的一栋居民楼内,时年23岁的张在明与父亲张韧强发生了激烈争吵。一气之下,他拖着简单的行李,走到门口,决绝地对父亲吼道“:这个家容不下我,你看不起我这个儿子,我不会再回来了!”父亲怒道“:你走,走得越远越好!”张在明摔门而出,刚买菜回家的母亲吴秀娟也没能拦住他。谁也没想到,父子俩一语成谶,那天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相见。

张韧强是一名退休小学教师,对儿子要求严格,偏偏张在明从小桀骜不驯,特别是到了青春期,他喜欢上摇滚音乐,因此没少挨父亲的骂。高考落榜后,他和朋友组织了一支乐队,但不久因赚不到钱就解散了。张韧强劝儿子复读,张在明拒绝了。父子俩势同水火,关系降至冰点。离家后,张在明来到广东省台山市,投靠网友陈麒,还发誓不混出人样绝不会回家。然而,他既无一技之长又无学历,只能在餐馆做杂工或者到码头仓库出卖劳力。

2012年7月中旬,张在明被KK音乐餐厅的老板发现他嗓子不错,就把他留下来做驻场歌手。靠唱歌,张在明的生活总算安定下来,但怕父亲反对,他还是不想与家人联系,但每隔一个月会寄一笔钱给母亲,有一次还用公用电话给母亲报平安。母亲哭着求他回家,张在明鼻子酸酸的却硬声道“:对不起,我不想见到他。”

2013年4月,张在明和公司的办事员左玉丽恋爱了,,2222岁的她被张在明清亮的歌声,饱含感情的演绎深深吸引。左玉丽是广西兴安县人,比张在明小两岁,中专毕业后在广州打工,2012,2012年11月来到台山市工作。与张在明恋爱之后,漂泊了几年的左玉丽仿佛疲惫的小船找到了温馨的港湾,她非常依赖他,很快就搬到他的出租屋一起住。

张在明不想给女友留下一个忤逆父母的印象,从不谈及父母。一次,实在被逼急了,他撒谎道“: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