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柜乌龙案:那个想甩掉女友的抠门大叔醒了(下)

Zhiyin - - 目录 -

[前情提要] 《知音》2018年6月上半月版第16期讲述:北漂女孩郝玲,梦想通过婚姻改变命运。2015年,她与大自己15岁的周志文同居,但两人的生活并不合拍。2016年,郝玲被查出乳腺癌,半边右乳房被切除。为此,周志文对她的感情一落千丈,并拒绝结婚。郝玲决定离开周志文,并要求他补偿20万元。拉锯战中,周志文意外遭遇车祸……

男友车祸昏迷,巨额存单引歹念

2018年1月25日下午5时,周志文驾车送儿子上奥数班。回家途经看丹桥路口时,为抄近路他违章掉头。没想到左侧突然冲出一辆渣土车,周志文惊惶中急打方向盘,轿车急速转了两个圈后,一头栽进两米多深的道沟,他当场昏死过去。好心路人拨打122报警,周志文被送往丰台医院急救。

傍晚7时,郝玲刚下班回家,意外接到交警的电话。想起周志文肆无忌惮地冷落伤害自己,他的生死与自己无关,郝玲本不想管这档事。然而,想到两人毕竟相爱一场,自己现在还住在他的家里,于情于理都不能袖手旁观。

郝玲身边仅3万元积蓄,但每月光康复服药就不下2000元,这3万元是她的保命钱。周志文送儿子补课发生的车祸,所有医药费该由前妻艾丽华承担!郝玲立马拨通她的电话,让艾丽华带钱去医院。

当郝玲赶到医院时,透过窗玻璃,她看见周志文躺在病床上,浑身血肉模糊,脑袋肿得像面盆。郝玲落泪了,她不知这眼泪是为自己,还是为周志文而流。

一个多小时后,艾丽华母子跌跌撞撞来到医院,艾丽华主动缴纳了8万元。三个人静静地守在急救室门口。郝玲与艾丽华虽互相仇视,但此时面对生死未卜的周志文,她们没有像以往一样争吵撕扯,彼此心里都涌满恐惧和悲伤。

经开颅引流、输氧、静脉点滴等急救,周志文侥幸保住了性命,但始终处于不可逆转的深度昏迷。术后周志文转入普通病房,郝玲与艾丽华母子一道进去看望他。强强用手摸周志文的脸“:爸爸,我爱你,你早点醒来吧。”说着,他转脸问艾丽华“:妈,爸爸以后出院了,你就与他复婚好吗?咱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为不让儿子伤心,艾丽华默认了。这一幕刺激了郝玲,她没与艾丽华打招呼,带着复杂心情离开了医院……

周志文的父母已去世,他又无兄弟姐妹,可身边不能离人。见郝玲走了,艾

丽华只得将儿子托付给妹妹艾丽英,当晚在医院陪床。次日,艾丽华请假在医院护理前夫。见郝玲撒手不管,她忧心如焚:自己不能连续请假,郝玲应该来医院轮换。下午,交警给艾丽华送来交通事故分析报告。原来周志文属违章驾驶,承担全部事故责任。郝玲是周志文的女朋友,不能只享受呵护而不承担责任。艾丽华拨通郝玲电话“:现在周志文昏迷不醒,有些事我们必须当面说清楚。”

郝玲下班后直接去了医院。艾丽华将车祸分析报告摆在她面前“:周志文负事故全责,我替他缴的8万元咱俩平摊。”郝玲冷笑“:他是送你儿子上补习班引发的车祸,怎么能赖我?医药费我不会负担一分!”艾丽华退而求其次“:你现在还住着他的房子,如果还有做人的起码良知,就在医院照顾他。”这个郝玲能接受,答应了。于是,两个女人轮流来医院照顾。

1月27日,轮到郝玲在医院照顾周志文。早晨7点,她就坐地铁来到病房。此时周志文仿佛一具裹着白被单的僵尸。纠结烦恼中,郝玲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周志文也许永远醒不过来了;就算以后苏醒,也不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自己才27岁,没名没分地与他捆绑在一起,算怎么回事?郝玲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再照顾周志文一个月,如果到时他还不能苏醒,自己就离开他去寻找幸福。

轮到艾丽华照顾周志文时,郝玲就在家里清理自己的物品,为搬家做准备。1月29日,郝玲整理书柜时,意外从一个旧瓷罐里翻出了两枚钥匙。她突然想起书柜是周志文请人改装过的,最下层放着保险柜。一直以来,周志文对保险柜讳莫如深。郝玲突发奇想:那两枚钥匙难道与保险柜有关?

郝玲将钥匙插进书柜最下层的锁眼里,其中一枚钥匙竟将书柜打开了。郝玲又用瓷罐里的另一枚钥匙,将保险柜拧开了。里面除了几套纪念币,还有三张定期存单,每张60万元,合计180万元。

周志文一向在自己面前抱怨开支大,存不下钱,谁知他竟偷偷攒了这么多钱!自己提出分手,周志文却连区区20万补偿都不愿给!不行,绝不能满身伤痛,两手空空地离开!那一刻,郝玲突起歹念,决定将180万定期存单据为己有。

扫除障碍雇凶谋杀,无辜妹妹悲情殒命

郝玲如此算盘:趁周志文昏迷,神不知鬼不觉地将180万从银行取走,然后离开北京。然而,郝玲不知道存单密码,也没有周志文的身份证,根本无法取款。当务之急,就是要拿到周志文的身份证。郝玲记得清 清楚楚,1月25日,艾丽华曾拿着周志文的身份证去医院大厅缴费。要是身份证在她手里,自己该怎么办?郝玲焦虑得一夜未眠。

1月30日,是郝玲照顾周志文的日子。她一进病房,就疯狂在周志文的枕头底、公文包、钱夹里翻找。最终她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周志文的身份证,便赶紧藏进坤包里。

次日,郝玲趁上班午休时间,带着周志文的身份证和180万存单,赶到公司附近的银行。因定期存单尚未到期,也没有密码,郝玲无法取款。在工作人员提醒下,她办理了挂失手续,7个工作日(双休日不算)之后可以顺利提现。

周志文是植物人,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唯一的隐患来自艾丽华。为麻痹她,郝玲假惺惺向她示好“:我想清楚了,你和强强比我更需要周志文,等他苏醒过来,我就离开他回江西,成全你们一家。”艾丽华讥讽道“:你是想将他当包袱甩给我吧。”郝玲撒谎“:周志文嫌弃我身体残缺,不仅冷落我,还经常对我施以家暴。”说着,她挽起裤管,两条大腿上全是骇人的青紫伤痕。其实,这些都是她为蒙蔽艾丽华亲手掐的。

郝玲继续抽泣着说“:周志文的感情全在你和强强身上,本来我都打算离开他回江西了,谁知他突然遭遇车祸。”郝玲残缺的身体、大腿上的累累伤痕,及逼真的表演,让艾丽华心生同情。2月1日,艾丽华在医院照顾前夫。中午,妹妹艾丽英过来给姐姐送饭。艾丽英小姐姐3岁,在公交系统上班。她劝艾丽华“:万一周志文永远醒不过来,你该怎么办?他在医院住下去,谁替他负担医药费?你就那么想与他复婚吗?”

艾丽华告诉妹妹“: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强强。他尚未成年,不能失去父亲。我想让周志文再在医院住半个月,到时他还不苏醒,我就把他接到家里,将他名下那套两居出租,用租金请保姆照顾他。”艾丽英理解了姐姐的苦衷。

再说郝玲,每过去一天,她就在心里念叨:离取钱的日子又近了一天,千万别出意外。孰料2月3日,她接到艾丽华的电话“:志文苏醒了!”郝玲头顶仿佛炸响一颗惊雷。正当她不知所措时,艾丽华电话又来了: “志文脑部遭受严重撞击,失忆了。”郝玲如释重负。

当天下班,郝玲赶到医院看望周志文。因脑组织损伤严重,周志文出现逆行性失忆:除了儿子强强,他不认识任何人。但苏醒后发生的事他记得清楚,生活也能自理。再过6天,那180万就属于自己了!为不引起艾丽华怀疑,郝玲再次撒谎“:艾姐,志文苏醒了,我可以放心把他交给你了。再过一个星期,我就回江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