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局长晚节不保:隔代亲是那迈不过的坎

Zhiyin - - 目录 -

重庆的陈德明,多年来清正廉洁坚守为官底线。他曾拒绝托关系为妻子找工作,让她摆地摊十多年;他坚决不帮女儿转公务员编制,非让她扎根基层靠自己奋斗。然而,一场大病让陈德明的外孙浩浩命悬一线,也让这位“最亲姥爷”倒在了贪腐线上。东窗事发,他满心悔恨也于事无补,而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将会有怎样的走向呢?

厄运突袭:病袭外孙隔代亲情更揪心

2011年5月11日,重庆市儿童医院的血液科病房内,一个稚嫩的哭腔嚷道“:外公,外公,浩浩怕……”陈德明怀抱外孙,不停地轻拍他的后背说“:别怕,睡吧,睡醒了就好了。”陈德明心情沉重,他的外孙浩浩才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夜之间,他头发急白了大半……

1959年,陈德明出生于四川省苍溪县农村,毕业后分配到重庆市工作。1984年,陈德明和妻子孙春娥结婚,次年女儿陈玲出生。几年间,他从文化系统的普通科员做起,工作兢兢业业,一步步走到科长位置。

1998年,孙春娥工作的化工厂倒闭,她央求丈夫找找人,给她在别的单位重新找份工作。陈德明动之以情道“:我为你工作这点小事去求别人,以后,别人找我必然是办大事,若有违纪的事,你说该怎么办?”他苦口婆心给妻子做思想工作,表明不愿与他人进行利益交换的决心。

末了,孙春娥在老厂区附近摆了小摊,卖日杂用品贴补家用。起初,街坊邻居还笑她“:科长夫人去摆地摊不嫌丢人。”她很硬气“:我靠双手吃饭堂堂正正。”2004年,陈德明升任单位的一把手做了局长,孙春娥依旧做着小生意,甘守清贫。

2005年,他们的女儿陈玲大专毕业,考入当地一家事业单位。女儿工作之初,陈德明就提出三点期望:踏实肯干、努力进取、自力更生。当时陈玲还笑他“:爸爸真老土,上个班还给我喊口号。”可几年后,与陈玲同期入职的同事,纷纷找关系转为公务员或者升职,唯有她还是普通的工勤人员。为此,一直勤恳工作的她,心里有些急。陈玲向父亲提要求,陈德明对她说“:有能力自己去考,不要凡事都想着找关系。”父亲不近人情,陈玲当即哭了。他批评女儿“:岗位没有大小,付出就

会有收获。不要总这山望着那山高。”陈玲很委屈,冲父亲说“:不要跟我讲大道理!你为什么不能像别人的爸爸,处处为孩子考虑呢?”父女俩话不投机,大吵一架。陈玲非常伤心,想到母亲这么多年都在摆摊,她终于想明白,家里凡事都别想指望父亲了。从此,陈玲赌气无论是工作还是恋爱,再没征求过陈

德明的任何意见。 ●

2007年,陈玲与重庆嘉陵厂的 渝技术员孙国兴裸婚了。孙国兴家境很一般,但他对陈玲非常体贴。后

来,陈玲生下儿子孙浩。从看到襁褓里的浩浩第一眼,陈德明硬朗的心就融化了。他笨拙地抱着小外孙,总也舍不得放下。就连他一直看不上的女婿孙国兴,也因为浩浩的出生,让他都觉得顺眼多了。陈德明主动提出,不让妻子继续摆摊,让她将女儿外孙接回家坐月子、休产假,并对女儿说“:你们好好忙工作,浩浩放心交给我和你妈来带吧!”此后,每天不管多累,下班他都要抱着浩浩在家属院里溜达,陪外孙咿呀学语。

同事们也发现,以往严肃不苟言笑的陈德明变了。如今,别人要是问到他外孙时,他一定会喜笑颜开地掏出手机,给人翻看他外孙的各种照片、视频。他不再像从前那样早出晚归,恨不得每天下班都待在家,给外孙当大马骑。而在浩浩心中,姥爷也是排第一的,用“隔代亲”来形容毫不为过。就这样,陈德明夫妇精心照顾外孙三年,直到浩浩要上幼儿园,陈玲夫妇买了新房才将儿子接回去。

然而,2011年3月初,浩浩突然开始困倦乏力,且出现持续高烧。起初,陈玲以为他感冒,先后在社区断断续续治了一个多月。陈德明心疼外孙,逼着女儿请假,必须带他去儿童医院好好看看!浩浩去看病那天,陈德明一直心神不宁,直到他接到女儿的电话,陈玲哭着说“:浩浩可能得了白血病,这可怎么办才好啊?”闻讯,陈德明一阵眩晕,好半天才缓过来……

一心救孙:姥爷“越位”走上贪腐路

陈德明和妻子孙春娥立即赶去重庆市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血液科。见面后,陈玲哭着告诉父母: “浩浩患了白血病,医生说不能拖了,要马上住院!”陈德明一边安慰女儿别慌,自己却脚步踉跄着去办住院手续,他难掩心慌和难受,根本不敢多看外孙一眼,生怕抑制不住老泪淌落。

浩浩的主治医生刘峰说,小儿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较为危急,需要及时、有效、彻底的治疗,但是治疗费用极其庞大。他建议先化疗,再积极配合各种治疗,待病情稳定后,根据情况再制定下一阶段的治疗方案,最好能进行骨髓移植,这样痊愈的几率很大。孙春娥抹着泪说“:这是造什么孽哦,拿我的命来换浩浩的健康吧!”陈德明心中何尝没这样想过,可这些话,对于浩浩的病情没半分帮助。那一夜,陈德明执意留在病房陪浩浩,他怀抱身体不适哭闹不休的外孙,心如刀绞。好不容易将浩浩哄睡,他望着孩子苍白消瘦的脸庞,彻夜难眠。陈德明长叹了口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全力拯救浩浩的生命。

第二天,陈德明将外孙托付给妻子,自己赶回家, 将存折里14万存款尽数转给女儿,并叮嘱她“:要给浩浩用最好的药,只要我们大家有信心,一定能救回孩子。”尔后,孙国兴的父母也凑了3万元,再加上陈玲夫妇的6万元积蓄,浩浩的前期治疗费用勉强够了,可想骨髓移植就还差得远。

尽管如此,陈德明依旧敦促女儿女婿、妻子,包括亲家夫妇,全都给浩浩做了配型。可全家人经骨髓配对,结果均属于半相合,移植风险很大。他们四处寻找骨髓供体,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陈玲甚至想再怀一胎,用婴儿的脐带血来救治浩浩。

2011年5月初,陈德明到医院探望外孙。浩浩告诉他“:外公,妈妈说隔壁的小姐姐,到天上去了。”他发现隔壁床空了,心中陡然一怔,此前那个一直陪浩浩玩耍的小姐姐,终究没能熬过去……浩浩仰着脸问: “我会不会也去天上?就能看到姐姐?”那一刻,陈德明鼻子一酸,差点落泪,他拼命掩饰心中的难过,故作轻松地对外孙说“:不会,浩浩永远都跟外公在一起。”

为了缓解浩浩身体的不适,陈玲给他换了副作用较小的进口药。可不到一周花费就过万,她手头的钱坚持不了多久,身体的疲惫和精神压力,让她消瘦又憔悴。那段时间,他们全家都忧心忡忡,不仅怕浩浩病情恶化,更发愁没钱治病。不久,陈德明夫妇以19万的价格,卖掉了单位分的房子给外孙治病。一个半月后,浩浩的病情初步缓解,陈玲暂时给他办了出院。

可谁也没想到,仅仅过了两个月,浩浩的病情再次复发。白细胞高达11.2万,病情十分凶险,医院一度下达病危通知书。面对几乎倾家荡产的治疗费用,却依旧起不到明显效果,陈玲崩溃了。

2011年9月3日晚,陈玲隔着ICU的玻璃墙,看着儿子插着氧气管,全无声息地躺着,不禁泪如雨下,心里充满了绝望,她来到医院楼顶,想跳下去一了百了。赶来替换女儿的陈德明,四处不见她踪影,便一路找到天台,一眼看到栏杆边摇摇欲坠的女儿。他惊出一身冷汗,一把冲过去将陈玲拉了下来!父女俩抱头痛哭。女儿的轻生念头像最后一根稻草,将陈德明的信念彻底压垮了。为了外孙,他最终横下一条心,决定放弃为官的底线,用最快,也是最方便的方式去弄到钱!

2011年国庆节,陈德明破天荒答应了一家公司老总的宴请。席间,他第一次利用职务之便,帮这家公司大开绿灯,以此收取了3万元好处费。尔后,他陆续以同样的方式,接受各种宴请,帮各类企业牵线搭桥,以此换取经济上的收益。

此后,陈德明隔三差五就给女儿的账户打入数万元治疗费用,这让陈玲的经济压力小了许多,但她

知道父亲拿的是死工资,家里早已山穷水尽,根本不可能陆续再拿出钱来。为此,她问过父亲钱的来源: “您总在给我转账,哪来的钱?”陈德明不断撒谎,不是说找同事借的钱,就说他提了公积金,还骗女儿说,几年前他将偷藏的私房钱借给别人投资,如今赚钱有了收益……一心扑在为儿子治病上的陈玲,丝毫没怀疑过父亲的话。半年后,浩浩的病情稳定,再次出院。此时,本该收手的陈德明,开始患得患失。他临近退休之年,浩浩一场大病已经将他家底掏空,万一孩子将来病情再复发,他必须未雨绸缪,早做准备。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接下来半年间,陈德明彻底迷失了,陆续受贿达30余万元。

扛过绝境:抱团是爱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2年9月,陈德明利用工作之便收受贿赂一事被人举报,当地县纪委对此展开调查。不久,陈德明被检察机关逮捕归案。陈玲夫妇这才恍然大悟,父亲源源不断打来的救命钱竟是受贿所得,夫妻俩震惊又愧疚!尤其是陈玲深知父亲多年来视个人名誉为生命,如今,为了她和她的孩子,父亲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走上了这条明知是错的不归路啊!想到这些,她的心在滴血。

11月,庭审现场,陈德明一直低着头,偶尔擦拭着泪水。宣判后,陈德明表示认罪,并真诚悔悟“:我出生在一个贫困农民家庭,一直积极向上,勤奋工作,严于律己,一开始坚守了那么多年的底线,最后在不得已之下,不理智地让自己渐渐滑向深渊。我以为这是对孩子最大的爱,其实这是错误的爱……我愿意认罪、悔罪、赎罪。”整个过程中,陈玲一直在默默流泪,她看着审判席上同样茫然、绝望的父亲,不知未来该何去何从了。曾经,她认为父亲该为她的生活买单,也瞧不起他“胆小怕事”,却从没有体谅过他的不易。若非父亲将浩浩的治病压力,尽数压在自己身上,也不会导致他走上歧路,落到如此境地。陈玲明白,父亲已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未尽的心愿,他的不舍牵挂,都化作她肩头沉重的责任,她只能扛起一切,别无选择。

2013年春节,陈玲和丈夫将他们唯一的住房以40万卖掉。除了给浩浩留下备用金,他们将剩余的卖房款,尽最大能力退还父亲被罚的受贿款。

陈德明入狱后,备受打击的孙春娥苍老了许多,女儿女婿带着外孙归来,让她心里得到很大安慰。两个月后,孙国兴辞去安稳的工作,他告诉妻子“:私企收入会高很多,我得想法子多挣些钱。”陈玲很感动, 丈夫性格内向,能走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不久,孙国兴应聘到重庆渝北区一家企业工作,薪水是以前的两倍,足以应付浩浩的常规治疗,他们的生活不再那么捉襟见肘。不久,陈玲发现怀孕了,妊娠反应很重,经常呕吐到浑身无力。连浩浩都心疼地拉着她说“:妈妈,你好些了吗?”她微笑着说“:妈妈没事,为了你,这点辛苦不算什么。”为了减轻女儿女婿的经济负担,孙春娥又重新摆起了小摊。

孙国兴也将父母从老家接来,既能帮忙照顾陈玲母子,也可以与岳母轮流守摊。浩浩的病让这家人从未像现在这样紧紧抱团,全力以赴一起使劲。家人的不懈努力,也感染着狱中的陈德明。他恳请妻女跟浩浩隐瞒了一切。每次打亲情电话,浩浩追问他去了哪里时,他总说“:外公在很远的地方出差,等你病好,我就回来了。”挂上电话,陈德明总会懊悔自己一念之差,再无法为外孙治病出力。2013年10月,陈玲顺利产下一名女婴。20天后,浩浩采用妹妹的脐带血造血干细胞,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3个月后,医生宣布手术成功“:如果5年内不再复发,就彻底痊愈了!”后续的治疗结果,令人欣慰:浩浩的脸上逐渐有了红润。

家中不断传来喜讯,陈德明备受鼓舞。他收起最初悔恨伤感的颓废情绪,开始积极参加劳动改造。他在监狱里现身说法,积极鼓励同伴认真改造、重新做人。2015年6月,浩浩回重庆市儿童医院复查,各项指标均与正常孩子无异。9月,他正式踏入小学校园,并加入了光荣的中国少年先锋队。戴上红领巾那天,他让妈妈拍照,发给外公分享快乐。收到女儿的来信,陈德明看着浩浩纯真快乐的笑容,激动得泪流满面。在家人鼓舞下,陈德明对未来充满期待,他坚定信念积极改造,在2016年获得了一次立功减刑。

2018年春节后,陈德明服刑期满回到家中。那天,他久久抱着浩浩,热泪长流。此时,离医生所说的五年病情复发期,还剩最后的半年,陈德明和全家人,都殷切期盼着浩浩痊愈的最后时间,那将是给全家人这些年不懈努力的最好褒奖。(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 陈德明在二十多年工作中,始终坚持原则从未以权谋私,原本值得称道。临近退休,因爱孙患上重病,他收受贿赂虽有难言苦衷,可终究是犯法之举,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所幸他的家人在逆境中抱团共度难关,远比他用犯罪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要明智得多。陈德明的经历提醒人们:任何困境都不是贪腐的理由,愿人们警醒。□ 编辑/钱 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