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创业新雷区:一个功臣老父的愤怒与热血

Zhiyin - - 目录 -

儿子与同学合伙到陕西农村创业,土生土长的农民父亲杨卫东带领亲友精心辅佐儿子,迅速让公司发展壮大,可谓功臣。可每次股东分红,他发现儿子干活最多,分得最少。搞半天,自己为儿子付出的心血,其实是在为别人打工?创业之路,渐起风波———

儿子创业当老板,老父亲鼎力相助

2013年6月的一天,26岁的杨焕告诉父亲杨卫东,他和同学范嘉要在老家办现代化养猪场,邀他入伙。杨卫东非常高兴,称必会全力帮他……

杨焕生长在陕西省汉阴县农村,母亲早年去世,父亲杨卫东靠务农辛苦把他拉扯大。2011年,杨焕从陕西一所农林院校毕业后,先后换了数份工作,都没能长久。杨卫东恨自己没能力,不能给儿子安排一个好工作。所以,当儿子跑来说,他要创业当老板,而且是杨卫东擅长的养猪业时,杨卫东欣喜若狂,觉得儿子能耐大,决心好好帮儿子创下一份大业来。

其实,对杨焕来说,创业这事多亏了大学同学范 手”的父亲一起启动此事。

2013年6月,方兴养殖公司在杨焕的汉阴老家成立。范嘉找父亲拉来大头投资,又游说了2个有钱的中学同学入股,共集资200余万元。4人约定,范嘉占股最多,杨焕占股最少。那时,当地政府为鼓励个人养殖,出台了诸多优惠政策,只有本地户口才能最大程度享受到。范嘉找股东们商量,说以杨焕的名义注册执照。杨焕当即称不妥,范嘉说“:我连你都信不过,还能信谁?”有股东提出,还是与杨焕签份协议并公证为好。范嘉笑对方杞人忧天,并拍胸脯为杨焕担保。7月, 4个合伙人以杨焕名义注册了营业执照。

得知杨焕成了法人代表,杨卫东倍感荣耀,更卖力地为猪场选址,以他的养猪经验来操持前期筹备事宜。四处转了一圈后,他瞧中了村里闲置多年的一个荒山头。他亲自去谈价,村上卖他面子,只象征性地收了一点钱,就签订了五年租用合同。范嘉等股东去考察后,都觉得这块地便宜又实用,对杨卫东赞不绝口。之后,养殖场挂牌成立。董事会开会决定,任命杨

焕为场长,杨卫东为副场长,全职打理猪场,范嘉等人则负责在外面拉业务。

杨卫东一挥手,喊来族里亲戚,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在他的指导下,大家一起搭建猪栏、漏缝地板、饲喂设备、饮水设备、降温保暖设备、清洁消毒设备、粪便处理系统等。杨卫东说,这是杨家的产业,所以不仅没人偷懒,大家还纷纷献计献策,有些应急的材料直接从自家拿来,事后也没找公司报销。

眼见着猪场从无到有,杨卫东觉得成就感十足。之后,他又随儿子去精心挑选种猪,天天守在猪场,和工人一起吃住,脏活累活抢着干。种猪产仔期间,父子俩更是寸步不离,日夜轮流值班。

杨焕一心扑在猪场,被冷落的女友程敏不干了。杨焕分身乏术,只好托经常往来于西安和汉阴之间的范嘉,带礼物去哄她。一次,范嘉开车带程敏来猪场,程敏闻着臭烘烘的气味,又看向蓬头垢面的杨焕,直摇头。杨焕再三“悔过”,保证以后每天向她早请安晚汇报。看着男友可怜的模样,程敏勉强消了气。

在父子俩精心打理下,猪场的保育及育肥成活率保持在98%以上。范嘉等人拉业务也拉得卓有成效,订单源源不断涌来。2015年,养猪场开始赚钱,生意越来越好。年底,股东们拿到了数额不小的分红,大家举杯相庆,自诩为“金牌合伙人”。

杨焕孝顺地把分红送给父亲。杨卫东起初很开心,顺口问了句其他股东都分了多少。当听说范嘉等人的数字远超儿子时,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干最多拿最少?儿越“光鲜”父越失衡

平日里,范嘉等股东虽然给猪场拉业务,但在养殖上既不精通也没兴趣,加上又有各自的本职工作,所以其他方面几乎是“甩手掌柜”。猪场里里外外都是父子俩在操持,特别是杨卫东,为了儿子的事业,几乎把家搬到了猪场。他本以为杨焕分红会拿到大头,没想到,却成了干多拿少的“冤大头”!

杨卫东工资也低———当初想是给儿子打工,他乐意少拿点。此刻,他一再抱怨范嘉等人“坐享其成”。杨焕耐心解释,说他的法人代表只是形式,为享受相关优惠政策而已,范嘉他们才是大股东,投钱多当然回报多。杨卫东愤愤不平道“:不公平,太不公平!”

2016年4月,范嘉来猪场视察。杨卫东发现他换了价值不菲的新车。想想儿子平时出入就开着公司那辆二手破面包车,他气不打一处来。恰好,杨焕扛着铁锹从猪栏出来,迎面走向西装革履的范嘉。杨卫东越发觉得,儿子哪像老板,分明是范嘉的打工仔!

5月初,杨卫东去给猪场采购药品时,销售员偷偷塞给他一个红包。往常,杨卫东都会毫不犹豫拒绝,然后继续向对方压价。这次,他却默默地接过了红包,心里想为范嘉等人的生意操个啥心呐。

既然明里吃亏,杨卫东决定暗里给自家“贴补”。此后,仗着猪场上下对他的信任,他大包大揽下公司所有的采购工作。渐渐地,他越来越看不上这样的小打小闹,又动起了其他的心思。

不久,开养猪场的同乡找到杨卫东,说自己小场子进饲料量小,被要运费,就想搭他们的顺风车,一起进饲料。杨卫东当场答应,跟管仓库的亲戚打了声招呼,趁夜色拉了一车饲料给对方,对方付的5000元钱直接进了他的口袋。此后,杨卫东又偷偷干了几次,并在做账时涂改了相关数据。一天傍晚,他刚把两大车猪饲料拖到猪场外,正好撞见了过来视察的范嘉。范嘉查实后,严肃批评了他,并把此事告知杨焕。

面对儿子的质问,杨卫东恼了“:整个猪场都是杨家人一砖一瓦建起来的,我们却拿得最少,我卖点猪饲料补贴下怎么了?”想想父亲平日的辛苦,杨焕无言反驳。他一边要求父亲不能再干这种事,一边找到范嘉,提出要给父亲涨工资。范嘉愣了半晌,说这不符合规定,过段时间视杨父的表现再议。而据事后得知此事的另两位股东回忆,范嘉当时简直大跌眼镜,觉得自己没处罚杨卫东就不错了,怎么还能涨他工资?

杨卫东得知后,说范嘉等人把他们当苦力使,利用完就会甩开。杨焕连连摇头说“不会”,表示范嘉对他有恩,他很信任范嘉“。当爹的还会骗你害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杨卫东恨恨道。

之后,杨卫东并未收敛,惹来一些非亲戚的工人不满。3个月后,他偷卖公司的仔猪,被工人向范嘉偷偷通报。范嘉立刻命人阻止了此事,另两位股东表示要立即开除杨卫东。范嘉顾及杨焕的面子,也考虑到猪场毕竟办在杨家人的地盘上,最终决定对杨卫东通报批评,撤销他副场长的职务,罚扣一个月工资。

杨卫东大为光火,天天在杨焕面前撒气“:我们一手干起来的事业,凭啥让他们指手画脚?他们处理我,就是打你的脸!”杨焕也恼火起来。

2016年底的股东分红,杨焕照例分得最少。程敏得知后,还埋怨他没用,挣不到钱。渐渐地,杨卫东发现儿子的口风也变了。杨焕提起范嘉,不再是把他之前的恩情挂在嘴边,而是屡有抱怨。

2017年初,程敏忽然提出分手。杨焕一脸蒙逼,追问原因。程敏只说他俩不适合,还更换了联系方式。那段时间,杨焕时常醉酒浇愁,不免误了工作。范嘉多次

找他谈话,他也解释了原因,诉说他对程敏的深爱和留恋。对此,范嘉几度欲言又止———

“钻空子”执照成隐患,创业兄弟血案收场

据程敏事后回忆,之前,由于范嘉常帮杨焕带礼物给自己,加上又是同学,她和范嘉已然非常亲近。程敏是河南信阳人,独在异乡本就辛苦,男友又不能陪在身边,加上两人对未来的规划截然不同,她非常苦恼。早在半年前,她就动了分手之心,可一直不忍说出口。好几次,她需要人帮忙时,都是范嘉闻讯赶到她身边。范嘉的“暖男”气质,深深感染了她,她也感觉到,范嘉对自己亦有好感。

即使在年初,程敏与杨焕分手后,她和范嘉也并未捅破那层玻璃纸。直到后来,程敏生了场大病,范嘉一直守在她身旁照顾,两人顿觉:未知的命运面前,珍惜眼前人最重要。终于,他们牵手走在了一起。但为了避免误会,二人决定对杨焕暂时隐瞒……

几个月后,杨焕到西安参加技术培训,竟在范嘉父亲的公司附近,撞见了手挽手逛街的范嘉和程敏。杨焕惊呆了“:我每天脏兮兮地在农村给你们干活,你却衣着光鲜地在城里撬我的墙角!”程敏挡在范嘉身前,辩解说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杨焕哪里听得进去,上前给了范嘉两拳。还想再打,被程敏死死拉住。

三人不欢而散。回到家,杨卫东为儿子打抱不平,撺掇说“:咱不能当怂蛋!感情上损失的,就在事业上找回来!”杨焕怒火直迸“:你不仁我不义,你不要怪我!”杨卫东迅速召开家族会议,把族里的亲友都叫到一起,列举了范嘉等人对杨家人的种种“欺凌”。族人群情激愤,表示要把西安那帮“吸血鬼”赶走,把场子抢回来。杨焕默认了。

此后,杨家人在猪场频生是非,杨焕总是为自家人说话,惹得股东不满。2017年7月,杨卫东带领一些族人,大肆将公司的饲料和仔猪运出。范嘉等人得到消息后,立刻报警并赶往猪场。

在外办事的杨焕闻讯赶回,见警方已把父亲等人控制住,转身与范嘉小声吵起来,怪他怎么能报警把事闹大。范嘉解释说,事情紧急,只能如此。杨焕恼火道“:你非要把我家人都关进监狱,才高兴吗?”

面对“铁面无私”的范嘉,杨焕拿出那份写有自己名字的个体营业执照“:民警同志,这是我办的猪场,是我安排父亲他们这样做的。”杨卫东立刻理直气壮道“:这是我们杨家的猪场,既不是偷也不是抢!”

范嘉看向杨焕,一脸不可思议。杨焕面无表情,坚持要拿证据说话。此刻,闻讯赶来的其他族人已经堵 在大门口。在警方调解下,大家同意协商解决此事。

人群散去后,4个股东大吵一架。范嘉不想把事情做绝,也忌惮于杨家人的势力,决定把猪场转让,卖个好价钱,大家好聚好散。

10月,北京一家农业股份公司想收购猪场。范嘉陪对方前来考察,对方对猪场各方面都比较满意,给出了600万的收购价。范嘉当场同意。没想到次日,对方怒气冲冲地来找范嘉。

原来,杨焕父子听说此事后,杨卫东坚持认为,范嘉会通过收购设计把儿子的股份吞噬掉,让杨焕赶紧阻止。杨焕当即找到对方,拿出营业执照,声称猪场是他的,他不卖。此事就此泡汤。在另两个股东支持下,气愤之极的范嘉找到律师。律师建议他们打一场归属权官司,证明猪场是他们所有,再注销原有执照。范嘉一边委托律师搜集证据,一边通过董事会决议开除杨焕父子,同时“,为支持猪场持续性发展,股东不再拿工资和分红”。这彻底断了杨家父子的收入。

这下,杨焕急了。杨卫东更是怒不可遏,在儿子面前大骂范嘉等人“过河拆桥”,并要去西安找对方算账。杨焕拦住父亲,说交给他去解决。

2018年2月1日,杨焕来到范嘉在西安市碑林区一住宅小区的家中。两人没说几句就恶语相向。在范嘉看来,杨家父子贪婪无度、忘恩负义,他脱口而出“:难怪小敏会跟你分手……”这话瞬间激怒了杨焕。他怒吼着扑过来,两人厮打在一起。扭打中,杨焕余光扫到茶几上的水果刀,热血一涌,抓起刀就向范嘉刺去。范嘉当即倒地。杨焕愣了半晌,立即拨打了120。送医途中,范嘉不治而亡……

目前,杨焕已被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刑事拘留。(除犯罪嫌疑人外,文中其余人为化名。)

[编后] 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千万不要跟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现实生活中,合伙人本身已有很多防范矛盾的措施,却不料因为亲人的一再指手画脚,令创业之路戛然而止,最终更导致了悲剧。

那么,合伙创业,如何避免出现新雷区?事实上,合伙不可能没有矛盾,彼此除了有一颗相互包容和彼此理解的心外,更应避免太过感情用事。

亲爱的读者朋友,你认为文中的创业者错在何处?你对创业路上的合伙人有什么想说?欢迎登录知音网或关注微信公众号,回复:创业,参与讨论,我们将有杂志相送。 编辑/鲁 媛

嘉。范嘉是西安人,父亲经商,家境优越。他比杨焕大半岁,是杨焕“睡在上铺的兄弟”。大学里,杨焕总帮范嘉补习功课,范嘉常找借口请他吃饭,两人成了好兄弟。毕业后,范嘉进了父亲开的公司,杨焕为了已在西安找到工作的同班女友程敏,也留在了那里。 2013年初的同学聚会上,听杨焕诉说着郁郁不得志,范嘉灵机一动,说杨焕专业能力强,当下猪肉市场又红火,不如他们合伙开家养殖公司,他负责去拉投资,让杨焕回老家考察建猪场事宜。杨焕摊手说他没钱,范嘉摆摆手“:咱不差钱,就差技术!你以技术入股,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杨焕很感动,连声道谢。女友程敏得知后反对,说希望他俩能共同在城市打拼。杨焕觉得,到自己土生土长的农村发展,他更有优势。他执意辞职返回老家,和“养猪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