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继孙也接回老家读名校:名师奶奶的高招失灵了

Zhiyin - - 目录 - ● ●阿 篱

湖北李洪霞是个有智慧的奶奶。为了帮儿子减负,解决孙女在北京上学难的问题,她主动将孙女带回老家,将孩子培养得十分出色。当儿子再婚,家里又来一个孩子时,她如法炮制,将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带回了老家。这次,她还能成功吗?

孩子必须上名校!非京籍乱了一家人

2014年5月2日,程博文与妻子贺晓琳又为女儿上学的问题吵了起来。程博文的母亲李洪霞看着儿子儿媳为了孙女上学的事焦头烂额,说“:我想把孩子带回老家上学。”程博文心里一阵刺痛……

程博文1982年出生在湖北省襄阳市,母亲李洪霞是当地一所知名中学的初中语文老师,父亲在他大三时病逝。2006年,程博文大学毕业后来北京从事IT行业。两年后,程博文已经月薪过万,还交了个女友。女友贺晓琳是湖南省永州市人,在北京一家国企当文员,工资虽不高,但承诺解决户口。

2008年9月,程博文与贺晓琳领证结婚。第二年,女儿蔻蔻出生,母亲李洪霞内退来北京带孩子。蔻蔻两岁时,程博文在母亲的资助下,拿出所有积蓄,在丰台区首付80万抢到了一套90平米的房子,也买了车。这下,程博文算是在北京扎下了根。

2013年年初,一家四口开开心心入住新居。搬进去没多久,业主群就炸开了锅,小区对口的小学由于划片变动,不在北京八中招生范围内;即便如此,还得紧着有户口的孩子先上学。一心希望女儿上好学校的程博文蒙了:他们夫妻都没北京户口。这样,孩子不仅无法在北京读好的学校,以后回到湖北高考,那就剩被秒杀的份了。贺晓琳埋怨程博文买房没确认学区,心力交瘁的程博文也责怪贺晓琳没落实户口。

程博文焦头烂额,工作也无法全心投入。年底考核中,因工作出错,他丢了技术主管的职位。贺晓琳也好不到哪儿去,上班时间跟非京籍妈妈聊天被抓数次,被通报批评还扣了三个月奖金。职场上遇到困难,感情也出了问题,加上孩子上学的问题,夫妻二人整天在家里吵。

李洪霞心疼儿子,担心这样的家庭环境不利于孙女的身心健康,才主动提出带蔻蔻回襄阳读书。程博文也希望女儿能在北京享受最优的教育资源,可无奈,他没能力办到。考虑到母亲是教师,能辅导孩子功课,能保证女儿在襄阳最好的学校读书,加上母亲本来不适应北京的气候和生活,再三权衡之下,他同意了母亲的提议。

可贺晓琳坚决不同意:“哪怕蔻蔻不上名校,也要留在北京。你妈要是不想带孩子,我叫我妈过来带。”程博文觉得贺晓琳胡搅蛮缠,贺晓琳指责程博文没本事。争吵又没完没了。日子,没法过了。

2014年7月,李洪霞带蔻蔻回了湖北。贺晓琳无法接受,也无法原谅程博文母子擅自做主。2014年底,贺晓琳与程博文离婚,孩子被判给了程博文。儿子最后还是离婚收场,李洪霞一想到儿子和孙女,就辛酸抹泪。于是,她照顾孙女就更花心思。

小地方教育成本低,李洪霞一个人的退休金就能给孙女最好的教育,还常带孙女去北京看爸爸妈妈。

2015年9月,蔻蔻顺利入读襄阳一所重点小学。程博文的心,终于踏实了。不久后,他认识了老乡胡炜。胡炜也离异,有个不到三岁的女儿琴琴。同命相怜的两人,很快相恋。2016年4月,程博文和胡炜在城区按揭了一套小两室,领证结婚。

这年6月,李洪霞带蔻蔻来北京玩。李洪霞发现,做房产销售的胡炜,每天晚上八九点才回,照顾琴琴的重担就落在了儿子肩上,等晚上胡炜回家,儿子再在家加班。看着儿子面如菜色,李洪霞就心疼。私下,李洪霞问程博文怎么不请保姆。程博文随口说“:保姆贵,不划算。”李洪霞有些不高兴“:你跟胡炜说一说,让她妈来呀。”她这才知道,胡炜母亲之前帮忙带孩子累病了,农村老太又不识字,来了完全待不下去。

亲生女儿在老家,却把继女留在身边还又接又送的,李洪霞也有些不高兴。为了给儿子减负,也不让蔻蔻有想法,李洪霞主动提出把琴琴带回老家。

程博文担心母亲吃不消,也怕孩子有点不好,胡炜会埋怨母亲,没同意。李洪霞转头做胡炜的工作。胡炜懂婆婆的一片苦心,想着婆婆是老师,教育孩子比自己在行,孩子也喜欢奶奶,俩孩子能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好事。最终,胡炜出面做通了丈夫的工作。

2016年8月,李洪霞又将琴琴带回了襄阳。

名师奶奶带俩娃:人小鬼大埋隐患

琴琴刚回襄阳,胡炜担心孩子不习惯,每天都要抽时间和孩子视频,经常和程博文回家探望。见婆婆把琴琴照顾得无微不至,她也就彻底放心了。

事实上,因为不是自己的亲孙女,加上蔻蔻也大了,李洪霞确实对琴琴格外上心。琴琴年纪小,性子开朗,很喜欢黏着蔻蔻,像条小尾巴总跟着她。邻居、朋友都夸李洪霞能干、大气,把继孙女也带得这么好。李洪霞心里也喜滋滋的。

可不知何时起,一向听话的蔻蔻开始耍脾气,做作业也没以前自律。李洪霞管一阵她就好一阵。

2016年11月有一天,李洪霞接到学校电话,说蔻蔻在学校动手打人了。李洪霞赶到学校,给被打小孩的家长赔礼道歉还赔了钱。李洪霞问蔻蔻为什么要打别人,蔻蔻只一个劲儿地哭,喊着要爸爸要妈妈。孩子这一喊,李洪霞的心都碎了。李洪霞打电话给儿子和贺晓琳,让他们常跟蔻蔻联系。贺晓琳偶尔会跟女儿视频聊天,程博文也尽量抽时间回来看她。但2016年年底,程博文在中层领导竞聘中败给了90后,压力 很大,只好拼命工作和继续深造,跟女儿的联系渐渐减少了。

2017年春节,程博文和胡炜回襄阳,琴琴黏上了程博文。一家人出去玩,琴琴也是一手牵着程博文一手牵着胡炜。蔻蔻撅着嘴跟在后面。李洪霞发现了后,私下跟儿子说了。程博文这才意识到,女儿大了,有小心思了。程博文还特意跟蔻蔻谈心。

然而,程博文夫妇一走,蔻蔻就三天两头置气,严重时还躺在地上闹腾。李洪霞到了更年期,睡不好,精力不济,被孩子一闹,越发焦头烂额。有次,蔻蔻又莫名闹情绪,哄了半天都没用,李洪霞也不知道孩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急得掉泪。这边还没安抚好,琴琴就出事了。琴琴摔跤把脑袋磕破了。

李洪霞吓死了,她要急着送琴琴去医院,蔻蔻就是倔着哭,不愿动。李洪霞情急之下大吼“: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得知琴琴伤得不严重,李洪霞才舒了一口气。怕胡炜知道会责怪,每次视频前,她都给琴琴戴上帽子。但胡炜还是看出来了,她心疼女儿,也知道老人独自照顾两个孩子不容易,没说什么。可没几天,贺晓琳打电话将李洪霞吼了一顿“:你搞清楚谁是你亲孙女!”

李洪霞提醒自己,孩子大了,要注意言行,免得伤了孩子。好在,被她训过后,蔻蔻没再瞎闹。

2017年6月8号,李洪霞给琴琴洗澡,发现她身上有几粒小红点。去医院被告知,这是被针扎的。李洪霞看过孩子被虐的新闻,立即找幼儿园。幼儿园当即调监控,并未发现琴琴被虐待。李洪霞一脸疑惑。

李洪霞每晚都辗转难眠,就怕孩子有事。接下来几天,李洪霞就多费点神,看着琴琴。有一天,李洪霞在小区休息室看打牌,让蔻蔻带琴琴去玩。到了做晚饭的时间,她去找孩子,竟然撞见蔻蔻躲在一角,正拿小针筒扎琴琴!游乐场都是孩子在闹,声音嘈杂,人也多,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蔻蔻和琴琴,也没有人听见琴琴的哭声!

李洪霞赶紧将两个孩子带回家,生怕被邻里看到蔻蔻拿针筒扎琴琴。好歹她是老师,她还是这小区附近远近闻名的好奶奶,要是被人知道亲孙女拿针扎继孙女,指不定被人说成啥样。

回家后,李洪霞查看琴琴身上的伤。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李洪霞又问琴琴“:刚才在游乐场,有坏人打疼琴琴了是吧?”才4岁的琴琴,啃着零食看着动画片,早就记不起哪里疼了,是怎么弄疼的。看到琴琴这样的反应,李洪霞才长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李洪霞来到蔻蔻房间,蔻蔻正撅着嘴抹着眼泪,

一脸倔强。本来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就够累了,现在,打小就懂事的乖乖孙女居然一再给自己惹麻烦。李洪霞一股火气没忍住,一巴掌拍在蔻蔻后背上“:你为啥要扎琴琴?”这是李红霞第一次动手打孙女,一边打一边心疼得直掉泪“:琴琴才4岁,你跟她争什么?你咋这么不听话!”蔻蔻哭着喊妈妈,说爸爸奶奶都不要她了。李洪霞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这件事发生后,李洪霞一夜未眠。她一向自诩是有智慧的奶奶,带好两个孩子没问题。可她年纪大了,精力也不够,加上琴琴非亲生,她总有照顾不周全的地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李洪霞想让儿子接走琴琴,她出钱请保姆。但不知如何开口。

两孙共处酿灾祸:老母亲不能承受之重

第二天,李洪霞打电话给儿子,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程博文。程博文鼻子一酸“:都怪我没本事!”程博文知道,胡炜对琴琴是否读名校并不介意,他提出将琴琴带回北京。可李洪霞又怕胡炜不高兴,影响他们夫妻感情。程博文让母亲暑假将两孩子带来住,到时见机行事,让琴琴留下。李洪霞同意了。

果然,要回襄阳了,琴琴抱着胡炜不撒手。程博文立即说“:那就让琴琴留下来吧。”李洪霞也说自己年纪大了,照顾俩孩子有些吃力,她可以出钱请保姆。胡炜当然乐意。可蔻蔻不干了“:为啥我从小就得回老家,琴琴就能留在北京?”蔻蔻还偷偷打电话给妈妈。贺晓琳找程博文闹了一通。最终,琴琴还是被带回去了。

2017年12月底,李洪霞染上重感冒,一病半个月。李洪霞托邻居照看孙女。好在蔻蔻听话,还帮忙照顾琴琴。李洪霞特别欣慰。

2018年1月10日下午,李洪霞带孩子出来玩。因身体没完全康复,走到小区活动中心,她让蔻蔻带琴琴去玩儿,她坐会儿就来。这一坐就睡着了。

李洪霞醒来后,在小区游乐场没看到孩子。回到家,两个孩子都不在。李洪霞把小区里外都找遍了就是没看到孩子,心急如焚。这时,蔻蔻哭着跑回来大叫“:奶奶,琴琴被人抱走了。”李洪霞吓得瘫倒在地。周围人帮忙报警,打电话给程博文。

程博文和胡炜连夜赶回来。胡炜哭着质问婆婆怎么会把孩子弄丢。李洪霞哭着说“:我病了,就让蔻蔻带琴琴玩……”胡炜大喊“:怎么能把琴琴交给她!她明里暗里欺负琴琴我都知道!琴琴不是亲孙女,您要是不想带也不想她留在北京,我可以把她送我妈那里!”一辈子能干的李洪霞,任凭儿媳斥责。

警方调监控,发现是蔻蔻用零食将琴琴哄到人流量大的步行街后,自己一个人回了家。琴琴随着人群消失在监控之外……胡炜抓住蔻蔻的衣领推搡: “你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恶毒!”程博文也打了女儿两耳光,蔻蔻哇哇大哭。李洪霞得知真相,吓得一头栽倒在地。家里顿时乱成麻。

李洪霞被送到医院急救,程博文夫妇则带人出去找孩子。途中,程博文打电话给贺晓琳,将所有事告诉了她,让她立即赶来襄阳。

人们都在急着找琴琴,顾不上蔻蔻。半夜,她害怕,也想奶奶,就打开门跑出去找奶奶……

凌晨3点,警方接到消息,邻市一派出所有个跟琴琴很像的女孩,一对老夫妻送来派出所的。程博文夫妇立即赶过去,果真是琴琴!程博文夫妇喜极而泣。

回到家后,程博文才想起女儿蔻蔻,可蔻蔻根本不在!程博文疯了一样冲出去找孩子,却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蔻蔻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救治!

蔻蔻右腿膝盖骨粉碎性骨折,神经坏死,右腿已经废了。爱跳舞的孙女,没了右腿?李洪霞无法相信,一时急火攻心,突发脑溢血。

第二天一大早,贺晓琳急匆匆赶来,得知女儿成了残疾,哭着冲上去撕扯程博文“:都是你,非要女儿回襄阳跟你老妈一起过!你妈还把别人的孙女当亲生的养,在精神上虐待我女儿!”胡炜一听这话,火冒三丈,指责她在背后唆使蔻蔻伤害琴琴。两个女人越吵越凶,最终,将矛头一致对准了程博文和李洪霞。

事已至此,这个家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春节后,胡炜与程博文离婚。程博文辞工回了襄阳,照顾老母亲和女儿。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后] 这是个让人心酸又唏嘘的故事。程博文是北漂中的佼佼者,然而,不管他多努力,都无法妥善解决女儿上学的问题。李洪霞是中学退休教师,自认为年富力强,又有教育智慧,主动提出将孙女带回老家亲自教育,以减轻儿子的生存压力,此情可叹。当儿子再婚,家中多出一个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孙女时,李洪霞又如法炮制。我们不难想象,这位母亲面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亲孙女和非亲孙女时,她的疲惫,小心翼翼和委屈。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孙女的心理需求和重组家庭所面临的复杂问题。在大城市追梦的年轻人们,回头看看我们逐渐老去的双亲和慢慢长大的儿女,他们才是我们最大的财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