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草母子”绝境逆袭:“来自爸爸的救命钱”是谎言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鲁 媛

山东妈妈杨玲一度依附丈夫而活。结果,儿子的一场大病,成了丈夫离婚的理由。丈夫转移了财产,也不愿救治儿子。她被儿子传染致病,却除了抱怨,手足无措。眼见儿子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她却忽然拿回来一笔笔“爸爸寄来的救命钱”。难道,真的是前夫良心发现了吗?

弃妇与病儿:命运千疮百孔般苍凉

2005年6月,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当丈夫周开军说出“放弃治疗”时,37,37岁的杨玲彻骨冰凉……

杨玲出生在山东省潍坊市农村。周开军比她大3岁,来自威海,在济南做金属材料生意。两人相识在舞会上,当年的杨玲时尚爱打扮,引得周开军疯狂追求。杨玲一心想过好日子,与之热恋。

1996年,两人结婚。杨玲搬进丈夫在长清区的房子里。婚后,她安心当上家庭主妇,吃穿用度都找丈夫伸手。1998年9月,儿子周自翔出生。随着周开军生意越做越大,他开始频繁地不着家。后来,杨玲才得知,丈夫早就“家外有家”,女方年轻漂亮,还给他生了一对儿女。她第一反应是离婚,可习惯了依赖丈夫的她,不敢想象离婚后母子俩的生活。最后,她决定忍气吞声装糊涂。

2005年5月底,,77岁的周自翔先是发烧、头痛,后来呕吐不止。杨玲把儿子送到长清区中医院,被诊断出传染性脑结核,并发脑瘤!转院至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后,每天的医疗清单像雪花片般飞来。起初,周开军隔天都来看望儿子,当听说这病会通过呼吸道传染后,他以忙为借口,不愿再来。

6月的这天,医生叫来夫妻俩谈话,说孩子病情不容乐观。周开军当场表示“放弃治疗”,杨玲立刻说她不同意。她流泪哀求丈夫,不要放弃儿子。周开军称,万一被传染怎么办,他还想多过几年好日子。杨玲说她来照顾孩子,又被他骂死心眼。周开军不愿付医药费,天天找茬闹离婚。杨玲怕影响儿子的心情和治疗,同意了离婚。分割财产时,她才发现,丈夫已提前转移了大部分财产。最后,她只分得现在住的房子和十几万存款。她要了儿子的抚养权,周开军承诺按月支付生活费。

此后,周开军迅速再

婚,一心扑在“新家”上。允

诺的生活费给了几个月

后,也一拖再拖。

那段时间,周自翔的

病情不断反复,病危通知

单下了好几次。杨玲夜以

继日地守在病房,寸步不

离。每当周自翔虚弱地问

她“爸爸去了哪儿”时,杨

玲总恨恨地答“:你爸没良

心,你别想着他了!”

一年后,杨玲也不慎

感染上结核。母子俩住进

同一病房,一起手牵手地

挂点滴。娘家人照顾了他

俩一阵,后来,有亲戚出现

头痛发热症状。杨玲吓得要死,出钱请了个便宜的护工,不让他们再来。

那天,周自翔颅内压增高,眼震眩晕。他哭着问杨玲,自己会不会死?杨玲搂紧他,说当然不会。她托护工买来儿子最爱的“奥特曼”。周自翔醒来,发现了被窝里的人偶。杨玲说“,奥特曼”夜里来看他,见他遇到“怪兽”,决定留下来保护他,陪他打怪。周自翔挥挥小拳头“:是!开始战斗!”。

随着治疗费成倍累加,杨玲分得的存款很快用光。她打电话向前夫求助。周开军说生意不好,手上没钱。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让他不要跟她废话,说她就是想藕断丝连地缠他一辈子。

果然,周开军挂了电话。再打,就是关机。生性软弱的杨玲不知所措,只好决定卖房救命。

很快,杨玲通过中介,低价急卖了自己的住房。30万元卖房款到位后,母子俩在医院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总算相继稳定下来。

重生的妈妈:这是最有力量的名字

2006年底,经查,母子俩病情的传染指数降到最低。为省钱,杨玲带着儿子出院,搬进她在原来小区所租的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里。周自翔不高兴地问,为什么要搬家,说这个一楼的家阴暗潮湿,他不喜欢。杨玲很生气,说他如果要住回五楼的家,就自己去找爸爸,这些都是他爸爸造成的。8岁的周自翔似懂非懂地看向她。杨玲颓然地坐在床上。

忽然,周自翔欣喜地大叫“:妈妈,我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家了。”原来,他捉到了窗台上的一只小蜗牛,说他又有伴了。泪水,在杨玲眼眶直打转。

靠着杨玲背回来的药物,母子俩继续维持治疗。由于携带传染菌,两人出门必戴口罩。原先的邻居得知他们还住该小区后,把他们得病的事传了出去,引发了周围人的各种异样眼光。

周自翔越来越不愿出门,但他每次看着背书包上学的同龄人,都会两眼放光。杨玲四处找学校,想让儿子插班读一年级时,都被得知他们病情的校方婉拒。她只好给儿子请了个大学生家教。可家教上门第一天,就被好事邻居的“危言耸听”吓跑了。杨玲只好亲自上阵,教儿子拼音、识字和算术。

2007年初的一天晚上,人在外地的房东专程上门,指责杨玲对病情的隐瞒,并退给她一个月租金,让母子俩立刻搬走。杨玲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周自翔抱着“奥特曼”,呆立在空旷无人的街头。周自翔哭着说“,奥特曼”是假的,根本不能保护他。杨玲发泄似的 把周开军骂了一顿,说这一切都怪他的冷血无情。周自翔抱住她,默默捏紧了拳头。

此后,母子俩在离家远的城中村租房住下。其间,两人又多次住进济南市传染病医院,30万元卖房款也花没了。城中村的人,渐渐发现母子俩的“不对劲”,对他们指指点点。每当这时,懂事的周自翔总是挺起小胸脯,挡在妈妈身前。

偌大的城市里,杨玲越发觉得,没有容身之处。周自翔也总吵闹着,要杨玲带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走投无路下,2007年8月,杨玲带着儿子上了蒙山。娘家人介绍她去帮山上的养蜂人干活。

母子俩成了彻头彻尾的“隐士”。白天,杨玲跟着养蜂人一块劳作,周自翔独自在屋里休养。起初,她总被蜜蜂蜇到,但从来咬牙不说。有次,周自翔无意中看到她胳膊上红肿的伤处,非常心疼。杨玲笑言“:小蜜蜂太喜欢我,亲了我一口!”

慢慢地,杨玲可以很娴熟地养蜂,又学习起培植花草。多年未做过体力活的她,搬起那些沉重的花钵,总上气不接下气。有次,她中暑晕倒被送回来,却对儿子说“:干活的感觉真痛快,咱也开始干活吧。”她所谓的“干活”,其实是学习。晚上,她一直坚持辅导儿子学习,逼他看书,从不间断。

这一切,被9岁的周自翔刻在心底。面对时刻袭来的病痛,他整个人变得很沮丧。一天,杨玲在他枕头下发现一张纸条“:我好想死,这样我就不会拖累妈妈了。但是死之前,我想杀了爸爸!”

杨玲吓了一大跳。她何尝不恨周开军?绝望之际,她好几次都想去找他拼命。可此刻,她不敢想象,一个在仇恨中长大的孩子,将来会变成什么样?思考再三,她决定要为前夫“开脱”。

这天夜里,杨玲跟儿子聊天,让他不要怪爸爸,说周开军是因生意失败,为了不连累他们,才与她离婚,逃往国外避债。见周自翔不信,她又指着那个“奥特曼”说“:这就是你爸托人买来的,希望能哄你振作!”周自翔想起小时候,爸爸总说他是“奥特曼”,哄自己开心。他渐渐有些信了。

又过了一个月,杨玲拿回来1万元钱,说是周开军从国外寄来的。周自翔信心大增,抓着妈妈的手说: “妈妈,咱们好好治病,和爸爸回国团聚!”杨玲点点头。背过身去,她却眼圈通红。

此后,周自翔积极配合治疗。再苦的药,他都能一口气灌进肚子,说味道好极啦。几次疼痛袭来时,他紧紧抱着“奥特曼”,喃喃自语“:打倒病魔,早日见到爸爸!”杨玲百感交集。她也渐渐感觉到了自己的变

化———她已能坦然面对过去的恩怨,而且,她也再不是那个依附他人而活的女人了!

做不死的海草:不仅仅随波飘摇

脑结核会影响记忆力,杨玲每天会跟儿子比赛背诗词,许诺他背赢了自己,就带他出国看爸爸。这个奖励,实在太诱人!妈妈干活时,周自翔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几年下来,母子俩把全套唐诗宋词记了个滚瓜烂熟。比赛接龙时,杨玲输了,周自翔却没再提起当初的约定,他深知妈妈挣钱不易。杨玲安慰他“:你病好了,爸爸就会回来。”此后,她又拿回来一笔笔“爸爸寄来的救命钱”。周自翔暖暖的,默默说“:等病好了,我自己挣钱出国去看爸爸!”

与此同时,一个在蒙山上研究草药的程姓退休教授,在一次采药时结识了杨玲。他主动提出帮周自翔辅导功课,杨玲感激涕零。此后,程教授常来给周自翔补课,也成了他眼中无所不知、可以暂时替代爸爸的“奥特曼”。两人结成了“忘年交”。

一晃来到2011年。周自翔因病情反复,又住进了济南市传染病医院。面对妈妈拿来的课本,他分外沮丧。他把课本狠狠扔在地上,说他都不知道能活多久,读这些书有啥用?任杨玲如何劝说,他都不愿再捡起课本,面对治疗也非常抵触。

一个月后,母子俩回到蒙山休养。这天,周自翔独自在家。他看着满屋子的书本就心烦,起身收拾,准备把它们都甩到蒙山脚下去。打开抽屉,他发现一个从未见过的文件夹,里面竟装着一份法院判决书。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杨玲和周开军的名字,只不过,一个是原告,一个是被告!他惊呆了。

晚上,杨玲回来,兴奋地告诉儿子,她已经联系好了北京的权威医院,准备带他去看病!周自翔拿出那份判决书时,她的脸色变了———

原来这几年,医疗费压迫地杨玲退无可退。为了活着,她决定不再懦弱。2008年5月,她第一次向长清区人民法院起诉了前夫周开军,要求他支付拖欠的生活费,并负担儿子的医疗费。此后,历经法院调解、判决、执行受挫、再次调解、执行到位,周开军被迫支付给杨玲60余万元。那一笔笔所谓“爸爸寄来的救命钱”,正是来源于此!

“妈妈不是故意骗你的,妈妈只是想你活得轻松点……”杨玲忐忑道。周自翔点了点头,哽咽道“:妈妈,为了你,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2011年4月,母子俩启程前往解放军304医院。临走 前,周自翔把行李箱里装满了课本。在举目无亲的京城,杨玲陪着儿子边治疗边学习。

2011年五一节的清晨,杨玲叫醒儿子前往天安门,这是他心心念念已久的圣地。人潮涌动中,五星红旗徐徐升起,太阳微微露出了头。望着生机盎然的一切,周自翔感叹道“:妈妈,活着真好!”杨玲笑出了泪花。她与儿子紧紧相拥。

在大医院系统化的治疗下,周自翔脑部里的结核慢慢变小。母子俩辗转北京和济南两地,在北京治疗,回济南休养。2012年9月,医生宣告,周自翔的病情基本康复,完全不再具有传染性。

一切都值了!母子俩几年来第一次去了KFC。一份全家桶,你让我,我让你,半天都没干光。走在街上,摘下口罩的周自翔兴奋得一蹦一跳,跑出好远,又飞奔着回来。童年的时光似乎又回来了。

2012年10月,杨玲带着儿子去跑学校。济南一所初中听说母子俩的故事后,非常感动,给周自翔单独安排了一场入学测试。校方惊喜地发现,周自翔与初一新生的水平基本相当,破格同意他插班就读。自此, 14岁的周自翔终于踏进了学校大门。

此后几年,周自翔时刻兼顾学习和锻炼,病情再未复发过,成绩也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列。

2016年底,病友圈传来消息,说一种叫“富马酸贝达喹啉片”的结核新药已在国内获批。周自翔第一时间把消息带回家,因长久服药而产生耐药性的杨玲也高兴不已。然而,之后的新闻又称,新药用于临床可能还得等到2019年。周自翔非常沮丧,杨玲却说“:不就是2019年吗?妈妈等得起!妈妈还要等着看你读大学、工作,将来恋爱、结婚呢!”

周自翔红了脸,与杨玲击掌相约“:妈妈,我们一起再活至少50年!”杨玲斩钉截铁“:必须的!”

2017年高考,周自翔一举考上江苏一所大学的法律专业。杨玲的病情也持续好转,她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花艺师,很多人慕名上网向她订购花束。

2018年3月,远在学校的周自翔录制了一段“海草舞”,发给杨玲。看到如此奔放热辣的儿子,杨玲大跌眼镜,也笑得前仰后合,反复观看了很多次。

周自翔没有笑,他正色道“:妈妈,你听这歌词,我们这一路走来,不就像随波逐浪的海草吗?”

“嗯……不!我们是不死的海草,随浪起舞的海草!”杨玲一语中的。周自翔深以为然。属于母子俩的全新人生,正徐徐开启……

风雨过后,母子俩春暖花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