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男友”高压速成:给逼婚父母一个“好看”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钱 艳

孙媛媛是重庆的企业女高管,曾被逼去做精神鉴定,以向父母证明她不是“不结婚的神经病”!后来真爱来临,心理阴影深重的她,多番谋划非要打造个完美男友,在父母面前争口气!孙媛媛跟父母较劲打赢这一局了吗?且看这个执拗女孩与父母过招,引发的令人唏嘘的故事……

谁说我是“神经病”?不结婚不是罪

2015年2月14日,孙媛媛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一医院申请做精神鉴定,证明自己不是“不结婚的神经病”。鉴定的过程中,她的父母不断打电话、发微信勒令她回家,她索性关了手机……

时年29岁的孙媛媛,是地道的重庆市人,父亲孙振海是重庆成功建造公司的工程监理,母亲吴芳是沙坪坝区的中学教师。从小,夫妻俩就对女儿寄予厚望,且管束严苛。中学六年,孙媛媛被禁止贪玩、禁止早恋,连跟男生、差生的人际交往,都受父母限制。一位男生曾给她塞情书,被吴芳截获后当众撕掉并羞辱,还叫来男生家长训斥一通,最后闹得男生不得不狼狈转学。孙媛媛也从此声名远播,男生自觉与她绝缘了。

多年来,孙媛媛缺乏与同学,尤其是男生的交流经验,大学毕业还是形单影只。工作后,她进入重庆有名的金辉公司,发奋工作,三年就升任业务主管。见女儿一心工作,她的父母又着急了,孙振海认为女儿长相一般,又没有恋爱经验,未来婚恋绝不会像事业这般顺利。于是,他们自作主张,给女儿安排了许多相亲。孙媛媛遭遇过“骗照男”;遇到过傲慢“富二代”,说她除了智商合格,其他条件都配不上他;还有猥琐的好色之徒,刚见面就想约她去宾馆“深度交流”……

经历各种奇葩后,孙媛媛开始抗拒相亲,但她的个人问题迟迟不解决,让好强的吴芳很没面子,每每唠叨她:“你真没用!”父母的否定让她心生反感“:表姐啃老,不过嫁了个银行职员,就被你们捧上天。我月入过万,就一钱不值?”吴芳却说: “嫁出去就是能耐!”

2015年春节,孙振海夫妇发现亲戚中与女儿同龄的人,大多结婚生子了。吴芳当众埋怨她“:不争气,嫁不出去!”孙媛媛跟母亲大吵,吴芳怒骂她“:什么狗屁白领,你就是个不结婚的神经病!”孙媛媛一怒之下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一医院精神科,要证明自己绝不是她口中“不结婚的神经病”。

医生针对孙媛媛的婚恋问题做了系列测试,结果显示:她的人格倾向于完美主义,工作和生活均要求一百分,还呈现出矛盾的婚恋心态,主要表现为想找帅气的另一半,可又知道帅气的不喜欢自己。而且,父母多年的争吵,也给了她“两性关系不可靠“”即便结婚也难以拥有幸福生活”的原生家庭决断,靠相亲很难解决她的婚恋问题。

回到家,孙媛媛将鉴定丢给父母,孙振海夫妇数落她“:大过年的跑去看精神科,真是诚心给家里添堵!”“这报告上还画了红线,你的问题还想归咎到我俩吵架上?”夫妻俩一致认定女儿没病找事,觉得她去看精神科太丢人。此后,孙媛媛接受了精神科医生的建议,做了几次心理治疗。在医生的疏导下,她觉得被父母逼婚的痛苦减轻了许多。然而,她接受心理治疗的行为,也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一家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真爱降临时“,父母意见”催生变形记

一个月后,孙媛媛在公司附近租了单身公寓,坚持搬出了家门。她听心理医生的建议,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整个人变得开朗许多。

7月初,孙媛媛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重庆大渡口区两江机械厂的员工肖文普。时年31岁的他是重庆市奉节县人,月薪只有4000多,在大渡口区钢花村供了套60平米的小两居。孙媛媛被他的帅气和浪漫深深吸引。此时,她已是项目经理,月薪过万,但她不顾两人的经济差距,主动追求肖文普,两人很快陷入热恋,并同居在了一起。

之后,孙媛媛向父母宣布:我恋爱了!吴芳追问她男友的工作和家世。她清楚,在父母眼里,肖文普家境差、工作也没前途,她下意识地撒谎“:他是机械厂的高管。”孙振海说“:那个厂我知道,效益不咋地!”她又赌气答道“:他不靠工资过日子,还做着别的生意。”母亲又继续问,她推说“:别像审犯人一样,反正他不会让你们失望。”

临近国庆,孙振海夫妇让女儿带男朋友回家吃饭。孙媛媛不知如何是好,便让闺蜜张楚静支招,她说“:实在不行,就把你男朋友包装成‘名牌货’呗。”孙媛媛直呼“: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啊?”可回过头,她想到父母的严苛,就心烦意乱。好不容易才遇到真爱,难道要因为“父母意见”就此放手吗?她辗转反侧好多天,终于咬咬牙拿出积蓄买了一辆奥迪A4,还置办了一套阿玛尼男装。

之后,孙媛媛提出带肖文普到她家吃饭,他很开心,还问带什么礼物好。孙媛媛将她的“精心准备”说了出来,肖文普顿时垮了脸“:你嫌我没钱,我俩可以分手,你这样做是在打我的脸!”

她这才含泪向男友倾诉了她灰暗的青春期,并坦言“:我很爱你,不想因为父母的意见失去你,求你配合我一次!”肖文普既震惊又心疼,最终答应陪她演这出戏,他强调“: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2015年国庆,肖文普到孙媛媛家登门拜访。当天,家里挤满了亲戚,都是冲着他来的。从进门起,吴芳一直偷偷观察肖文普,发现他跟长辈平辈都聊得来,很讨人喜欢。孙振海还跟她汇报“:我看他俩从奥迪上下来,这小伙有点实力!”席间,亲戚朋友追问他俩什么时候结婚,房子买在哪里。孙媛媛赶忙接话“:他正在筹备创业,先在单位附近买了个小两房。先立业,再成家。”大家纷纷劝她“:你们都老大不小了,结婚不能拖。”孙媛媛疲于招架,谎言被不断加码,肖文普几次想说出真相,都被女友哀求的眼神给阻止了。

之后,肖文普劝女友对父母要坦诚,只要他们过得开心,父母一时想不开,将来总会理解的。可孙媛媛忧心忡忡道“:你根本不了解他们,没达到要求,我俩根本别想结婚。”几天后,她竟真的拿出一份创业计划,想让肖文普辞职创业。她不仅找好加盟品牌,还准备了启动资金。肖文普坚决拒绝“:你疯了?创业哪有那么容易?”可她却说“:当着亲戚朋友和父母话都说出了,不创业如何收场?”肖文普好说歹说,都没能劝阻孙媛媛,她反而劝男友“:就算不为给父母交代,我们趁年轻也应该做点事业!”此后不久,她硬是以肖文普的名义注册了一家装修公司,在公司还没挂牌之前,她就找了两家客户,确保开门就有活。

公司开业后,孙媛媛一边竭尽全力完成金辉公司的工作,一边打理自己的公司,公事和私事两不误。肖文普看她不像是为了糊弄父母在闹着玩,便也参与到公司运作中,帮她减轻负担。

见过面后,孙振海夫妇常要求女儿带男朋友回家吃饭,孙媛媛总以太忙为由推托,实在推不掉才带回家一趟。孙振海夫妇特别“关心”准女婿的事业发展,孙媛媛为了不穿帮,不得不吹嘘男友的创业业绩不错。一旁的肖文普很不自在,他怎么也想不通,平日能干坦诚的女友,怎么一到她父母面前,就变得跟“戏精”似的,让人生厌。

2016年春节,肖文普来给孙振海夫妇拜年,吴芳想约肖文普的父母见个面,商议婚事。肖文普婉拒道: “我觉得还没到时候。”孙媛媛急忙解释说“:他的意思是说,事业刚起步,结婚的事情缓缓再说。”事后,她责怪男友,不该直接拒绝。肖文普忍无可忍道“:怎么见面?难道把我父母也包装一把?”他又疲惫地说“:媛媛,如今你创业这么辛苦,收益与付出也难成正比。不如结束吧!再这样下去,你的谎话怎么也圆不了的。”

可付出的心力太多,孙媛媛不愿就此放弃,她央求肖文普“,再给我半年时间,如果公司还没有起色,就关掉!到时候,我跟爸妈摊牌,不管他们什么意见,

咱俩都立即结婚。”然而事与愿违,从未经营过公司的孙媛媛,被三角债打得措手不及,她的投资很快就打了水漂。他俩还因为经营理念不同,不断发生冲突,这更让她苦不堪言。

真相败露:怎堪执念背后一地鸡毛

2016年五一假期,肖文普跟驴友团去了西藏贡嘎雪山。半个月后,他回到重庆,逐渐放手公司业务,重新过上喝茶、吹牛的舒服日子。无论孙媛媛如何求他,他都不再插手,他还说“:有多大本事做多大事。我就是穿二十块钱T恤也能过好日子的人,你当初不就是看中我这一点吗?”

孙媛媛无话可说,又不甘就此收手。她变得异常焦虑整夜失眠。睡不着时,她让肖文普去买安眠药,他却劝她“:你放下执念,就是最好的安眠药。”孙媛媛第一次觉得,男友根本不爱她,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肖文普一气之下摔门而出。那一夜,孙媛媛以泪洗面,她无比后悔自己为了面子,强撑出来的这段人生。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为了应付生意难关,早就利用在金辉公司的职务之便,悄然挪用了好几笔公款。然而,装修公司接连遭遇几个烂尾工程,欠款迟迟无法收回,她整日过得心惊胆战。

2017年元月,金辉公司财务部门年终核算时,发现孙媛媛经手的款项,有不少出入,便展开内部调查。最终发现,共计有120万元的缺口.因涉及金额过大,公司向警方报案。得到消息后,孙媛媛慌乱无比,她拼命给男友打电话,恰好肖文普跟驴友去穿越“一线天”,那里根本没有信号。她从公司躲回租住的小屋,却在魂不守舍之间,被开水烫伤左手。在剧痛和绝望中,孙媛媛嚎啕大哭,认定男友心安理得享用她拼命赚来的钱,却从没顾忌过她的感受,她的付出是那么的愚蠢。在绝望情绪的裹挟下,孙媛媛鬼使神差地到附近超市,购买了五斤木炭,并给肖文普留下一封言语混乱的信“:尽管是我撒下弥天大谎,骗了我父母和亲人,可我是真心用生命去爱你。我犯了大错,谁也帮不了我,来世再见。”之后,她关上了门窗,点燃了火盆里的木炭……

所幸的是,几个小时之后,有邻居闻到浓郁的炭火味,便找物业来查探。最终物业报警,民警破门而入,将昏迷多时的孙媛媛紧急送往重庆沙坪坝区急救中心,但她因一氧化碳中毒的后遗症,导致双下肢失去知觉,需要长期的康复治疗,或许才有恢复的可能。

事发之后,孙振海夫妇万分震惊,怎么也不肯相 信优秀能干的女儿,竟成了挪用巨额公款的犯罪嫌疑人。更不敢相信,她竟是为了应对家人的逼婚,才编造出了巨大谎言,又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圆谎。夫妻俩难掩悔意,在医院的走廊里抱头痛哭。然而,事已至此,悔已晚矣!

孙媛媛抢救期间,肖文普不顾孙振海夫妇的冷眼和怒骂,一直守在医院。待她脱险后,他立即开始想办法,要为女友收拾烂摊子。他征得孙振海夫妇的同意后,卖掉了那辆充面子的奥迪车,又多方托人,经过5个月的奔波,四处讨要装修公司的工程欠款,最终凑得67万元。而孙振海夫妇一边救治、照顾女儿的同时,也变卖了一套住房,与肖文普合力凑齐了孙媛媛挪用的相关款项,并全部退还给了金辉公司。

2018年2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期间,轮椅上的孙媛媛,一直泪流不止,哽咽着表示认罪,且真诚悔过愿意接受任何判决结果。最终,法院依法判处孙媛媛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一年执行。

历经波折后,孙媛媛失去了工作,也暂时失去了行走的自由。但她终于开始与父母真诚相处,勇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孙振海夫妇也得以反思当初对女儿的错误教育,并通过患难时肖文普对女儿的不离不弃,真心接纳并祝福他们的感情。

采访中,孙振海夫妇向《知音》记者坦言,女儿青春期阶段,他们错误引导了女儿与异性的交往,待她到了适婚年龄,他们又迫不及待地希望她早点结婚成家,这样的引导和逼迫,本身就是悖论。尤其是在女儿去看了精神科,发觉问题后,他们仍旧没有认真对待,才导致父母与成年子女之间对于婚恋的态度变得如此极端,并引发悲剧,希望所有的家庭都能引以为戒!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孙媛媛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 大龄女青年的婚恋问题,已是当下的社会难题。当你成为别人口中带浓郁贬义色彩的“剩女”时,如何让自己建立与时代同步的心理素质,来保持良好、稳定的心态,积极面对工作和生活,不至于因此变得裹足不前或妄自菲薄,做出错误的选择,是每个女孩都需要修炼的本领。

当然,作为父母,也需要跟上社会步伐,用肯定和积极的态度,来鼓励子女、接受她们

人生可能出现的“与众不同”。保持内

心的平和,才能尽快帮孩子逃出婚恋

困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