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复仇计划:性侵妻子的渣男我来收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张亚萍

佛山男子贺子睿,在洞察妻子出轨的过程中,意外踏上了一条复杂之路……

疑惑:心爱的老婆出轨了

2017年10月16日,台风“卡努”登陆广东省佛山市,我在狂风中跟踪妻子柳橙,眼见着她和一个男人在雨中拉扯。我敢断定,这个男人就是柳橙的外遇。

早在三个月前,我就发现柳橙形迹可疑。她上网总有意无意用身体遮挡着屏幕。我一靠近,她就神速关掉网页。中途上厕所还要将电脑锁屏。有一天,柳橙忘记锁屏,趁她去厨房倒茶水,我立即冲过去想看看她到底在电脑上干吗。可当我打开网页,发现她居然随手清理了浏览记录,微信也即时清空了聊天信息。

除此之外,我们的夫妻生活,她能躲则躲。都说身体是诚实的,原本好好的,老婆突然这样,还能是什么情况呢?她一定在外有了人!

我开始玩跟踪,这不,果然让我揪出了有个男人。我坐在车里观察,但风雨声大,两人都打着伞,我只模糊辨认出男人体型高大挺拔。他们交谈了不到两分钟,柳橙就逃开了。那天下午,我回到家,柳橙在陪女儿看动画片,但明显心不在焉。

一周后,我再次跟踪她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而她给的说法是,去税务局拿单据。我跟着她进了酒店。

一进大厅,一个男人就迎了上来。这个男人的体型,跟上次我遇见的那位特别像。柳橙喊了声“程律师”。原来是个律师。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捉奸人,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没等他们表明奸情,我就冲了上去。

柳橙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地给我和程律师做介绍。我插话说“:你不是说去税务局吗?怎么来这里见律师?”柳橙立即抢白说“:程律师,我改天来请教你吧。”说着,她就把我连拖带拽地拉走。我单刀直入,问她是不是跟那个律师有染。柳橙踢了我一脚,骂我神经病,自己开车走了。我心乱如麻,在感情里,谁认真谁就输。我不止认真,我还犯贱!

2007年,我大学毕业后来到佛山,在一家培训机构一路做到了教学总监。当时,我手里握有大把教学资源和生源,教育系统我也渗透进去了。大碗喝酒大把交朋友,为自己以后当老板做准备。

2012年,因为工作原因,我认识了柳橙。柳橙比我小两岁,湖北一个穷山沟里长大的孩子。当时,柳橙已经在开着一家培训班。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没有男人不喜欢。为了追她,我辞职到她那儿为她卖命,将所有资源无偿给她,还昧着良心挖了老东家的墙角。为支持她建分校,我将准备自己单干的启动资金都借给了她,还大方地不要欠条。柳橙对我忽冷忽热,可我始终对她热情似火,掏心掏肺。

两年后,我终于追到了柳橙,投钱入股了她的机构,还协助

她成立了公司。2015年,我们结婚。第二年,女儿笑笑出生,我们的分校也遍布全市,在广州和武汉也囤了几套房。我将父母接过来帮忙带孩子,做饭。我和柳橙事业稳定,夫妻和美。所以,这个第三者来得太莫名其妙。

我追着问柳橙程律师是不是奸夫,是的话,我也就消停了。她说是打算给公司换一个法务代表。

柳橙的遮掩,让我烦躁。我忍不住将柳橙在酒店的事告诉了好友。他立即说“:你赶紧去查下财产有没有动过,搞不好你会成第二个王宝强。”

好友这么一说,我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去查。结果发现,佛山的一套洋房几天前被过户到了笑笑名下。法律规定,房子过户给未成年子女,房子暂由获得孩子抚养权的一方代为管理。我看过新闻,有很多女人在离婚前就这么干过。

我真没想到,她这么厉害,关系竟然硬到在我不知情不在场时,将房子过户给了孩子。是那个奸夫律师帮的忙吧?下一步,她该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的股份转跑吧?我愤怒,不甘心,决定反击。

解密:那个被性侵的少女在哭泣

我托朋友找了个电脑高手,黑进了柳橙的电脑。朋友告诉我,在这两个多月内,柳橙频繁浏览与性侵相关的内容,甚至有“性侵十多年后能再告吗”的内容。她还浏览过“雇凶杀人qq群”的新闻。微信聊天记录因为被她覆盖多次,数据难以恢复。

把这些信息综合起来就是,柳橙想要买凶杀了十多年前性侵过她的那个男人!难道她真的被性侵过?我无法接受……一方面我担心这是真的,另一方面,我又怕柳橙真的在组织谋划杀人。一连好几天,我寝食难安。这种悬在半空中担惊受怕的感觉,太煎熬了。我终于忍不住,直接将我查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柳橙蹲下大哭,说“:我没外遇,但我确实向你隐瞒了一件事。”我这才知道,柳橙13岁时,被村里一个叫宋琦的高三男生性侵了。当时年纪小,父母远在外地打工,她又害怕,不敢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任何人。宋琦还常跑去骚扰她。日子过得很煎熬,一直到柳橙考上外地大学,她才勉强过上了正常生活。

工作后,她协助父母在市区买了房,老家就没再回去过了。遇见我和我结了婚,她的心理阴影才最终消除,宋琦也从她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谁料,三个月前,她去见发小,却意外碰到了宋琦也在场。

宋琦的出现,让柳橙再次记起曾经受辱的画面和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那种痛苦和煎熬,又找上了 门。更可怕的是,宋琦弄到了柳橙的手机号,也知道我们公司的大概位置。他开始发短信打电话提及当年旧事,还无耻地在路上拦截柳橙,言语挑逗占点便宜,还扬言要搞坏她的名声。

柳橙不堪其扰,想告他骚扰,又担心她隐瞒少时的过往会影响我们夫妻感情,更何况我已因此怀疑她有外遇。她快崩溃了,陷入了死结,觉得不除掉宋琦,她没办法过日子。台风来的那天,在路边和她拉拉扯扯的男人,就是宋琦。

柳橙想过报警。但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她不清楚能否立案,才到网上去搜索类似的案例。后来她咨询了律师,过去十几年的强奸案,举证太困难,若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检察院不会批捕。

柳橙心一横,想买凶杀人,她先给女儿过户一套房,再将她的股份转给我,然后离婚,找宋琦报仇。那天去见律师,就是谈股份转让的事,结果被我撞破了。

她认定公司能发展壮大是我的功劳,所以公司她给我。她给女儿一套房,是怕将来离婚后我再娶,女儿也有个保障……我心如刀绞,也责怪她遇到困境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柳橙非常偏执,坚持要去干掉宋琦。但杀人是要偿命的!再说,她怎么打得过人高马大的男人。我劝柳橙冷静,但柳橙情绪完全失控,特别固执地要干掉宋琦。我心如刀割。年少时的伤害,好不容易伤口长上了,现在又被撕开,她太压抑太疼了。

复仇:如何合法惩治人渣

我要带柳橙去看心理医生,她非常抗拒,还吼我: “不帮忙就算了,别妨碍我。”眼前的柳橙,跟我曾经美丽可爱聪明能干的老婆,判若两人。她失控,我不能失控。我干脆利落地说“:老婆,我帮你报仇!”我心里已经有盘算了。

柳橙很高兴,继而又哭了起来“:不行,我不能拖你下水。再说,万一我们都有事,笑笑怎么办?”

我坚持要参与进来,并告知柳橙她一人完成不了复仇。我说服柳橙让我加入,并主导整个复仇计划,她来配合。我们的目标是全身而退。万一被警方发现,我一人承担。因为女儿的成长更需要母亲。

第一,柳橙必须去看心理医生。我需要她引宋琦上钩。另外,万一事情败露,强大的心理才能防止被警方轻易攻破心理防线。我若出事,她也必须强大到安稳度过余生,带好女儿。柳橙含泪同意了。

12月,柳橙去广州见心理医生。我也打听到,宋琦从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毕业后,四处辗转混进了北京一家外企做外贸,这几年混得人五人六的,还娶了一

个北京姑娘。不过,他都快四十了,居然没孩子。真是报应!本来他在北京我们在佛山,一南一北永无交集。可两年前,宋琦被安排到佛山常驻。

我和柳橙在看了一些刑侦电影后,决定由柳橙约宋琦出来吃饭,灌他酒的同时下药迷晕他。柳橙开上宋琦的车,将他拖到我们计划的地方,我等在那里。之后,我换柳橙下来,由我将车开到河边,制造宋琦酒驾冲到河里淹死的假象。

我们一遍遍推演“。他为什么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喝醉酒了迷路了。“”万一灌不醉他呢?”“我们有迷药。”可最后,柳橙扛不住了说“:刑侦剧里,尸体解剖可以化验出死前的药物成分,那时,车祸身亡就不攻自破了。还有,我们要走的路线,到处都是摄像头。老公,杀人太难了。我更不想你出事。要不,我们换个城市从头开始?”

听到她说换个城市从头开始,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哪里想杀人?!我也怂啊,再说,真杀了人,后果也不是我俩所能承担得起的。所以,我只能用假意主动参与并主导所谓的复仇计划,假装牺牲自己,也假装开始行动,让她明白杀人并非易事,而一时冲动杀人,最终将付出惨痛代价。

我最终目的,是想方设法让柳橙去做心理咨询,消除执念,消除那件事情产生的阴影。这些,我当然不 能告诉她。柳橙眼泪哗哗,摆手说“:不报仇了。”老婆放弃了杀人报仇,但我不能任她被欺负“。凭什么让人渣逼我们让路?”我开始实施我的另类惩治计划。毕竟,有些惩罚,远比死亡更让人痛不欲生。

怎么操作的,我就不说了。我拿到了宋琦跟女下属和其他女人露骨的聊天记录、开房证据,甚至还有他吃回扣、倒卖公司信息给对家的实锤。这些内容,宋琦的上司、老婆以及所有能弄到联系方式的亲戚和朋友,全部都收到了。

很快,我得知,宋琦被公司开除,公司还在考虑是否会以商业犯罪起诉他。他老婆和亲友赶到佛山,将他整得跟孙子一样。她手里有一堆宋琦出轨证据,他净身出户是板上钉钉了。

这并没有完。我还得知宋琦被人狠狠打了一顿。柳橙得知宋琦的结局,也解气了。她想彻底告别过去,跟我好好生活,所以非常积极地去做心理咨询。

[编后] 贺子睿在向我们讲述了这个故事一个多月后,被宋琦起诉侵犯隐私权。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买隐私报复宋琦的手段是不合法的。惩罚坏人虽痛快,但他的行为不可模仿,违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