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15秒的一眼奇缘:望断秋水“爱子”深情归来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戴志军

2018年1月29日晚上,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夏占海的小院里热闹非凡,邻居亲朋簇拥着他和妻子梁巧英翘首以盼,心情喜悦而又激动。上海民警姜经纬乘飞机,转火车,途经1374公里,一路风尘仆仆,在夜色中抵达吕梁市交城县。晚7点半,披着一身寒霜的姜经纬推开了家门。“儿子回来了!”坐在轮椅上的梁巧英急切地向“儿子”伸出手来,在场的人们看母子重逢,个个眼里盈满了泪花。这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15年前,夏占海痛失爱子,事故后失忆的妻子常问“儿子去哪儿了?”为宽慰妻子,他选择了隐瞒,直到在电视里看见和儿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上海民警姜经纬。一个持续5年、跨越千里的美丽谎言就此展开……

最美的谎言:那15秒的一眼奇缘

2010年夏天,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57岁的夏占海从外边办事回来,一推开家门,电视上正播着上海电视台的节目。当时是世博会期间,屏幕上有个年轻人令他大吃一惊,这个人太像自己不幸早逝的大儿子梁宇了,眉眼脸型,就连气质都像,他只听到电视里说这是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名民警。画面持续了15秒左右,这一幕就掠过去了,但是却深深地印在了夏占海的脑海里。他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时间回溯至2003年。当时,夏占海靠经营机械加工厂致富,一家四口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正当他志满意得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不幸却突然降临到这个家庭。寒冬腊月,年关将近。在家休息的妻子梁巧英和两个儿子煤气中毒。大儿子梁宇不幸去世,小儿子夏宏昏迷了8天才脱险,妻子则昏睡了80多天,虽然苏醒了过来,却落下了全身瘫痪、神志不清的病根。为给妻子治病,夏占海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了30多万元的外债。

为了节省医疗费,夏占海自学输液、针灸与按摩。在夏占海的精心照顾下,2007,2007年,梁巧英能坐起来了。为了通过锻炼使妻子腿部恢复知觉,可以行走,夏占 海想买一台学步机,可一方面康复器械都太贵了,另一方面是都不合适。

夏占海决定给妻子量身打造一台学步康复器。这对原本搞过机械加工的他来说,并非难事。熬过无数个日日夜夜,一台学步康复器终于诞生了。

夏占海将妻子先抱到轮椅上,再推到康复器上,并用挡板固定。他一边辅助妻子锻炼,一边急切地问道“:怎么样?”虽然只走了几步,但梁巧英还是兴奋不已,一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经过在康复机上一年多的锻炼,梁巧英从下肢瘫痪恢复到肌肉不再萎缩,已经能在康复机上站立一个多小时,并且越来越好了。

看着妻子一天天好转,夏占海高兴之余,又面临着新的难题。以前从不提大儿子的梁巧英,突然有一天问夏占海“:小宇去哪了?咋不见他回来?”夏占海马上就红了眼眶,他迅速转过身,擦掉眼泪。他知道大儿子是永远也回不来了,可若将真相告诉病情刚有好转的妻子,对她将是致命打击。

基于此,夏占海回过头来,表情轻松地说“:你怎么忘记了?咱们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就去了深圳,在一家保密单位工作啊,他的工作性质很特殊,现在还不能回家,以后会坐飞机回来看你的……”梁巧英也就信以为真了,常常开心地告诉别人“:我儿子呜呜坐着飞机就回来看我了,在外面赚大钱呢。”夏占海也故意对人抱怨“:你看我家老大去了深圳,好几年不回来看看我们,真是没良心的东西!”邻居也纷纷随声附和: “等他回来后,好好批评他。”轮椅上的梁巧英马上替儿子开脱“:工作忙,回不来!”

可夏占海明白,若大儿子一直不出现,这谎言迟早要穿帮。果然,梁巧英老是见不到大儿子,难免时时惦记,情绪十分低落,晚上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夏占海为此焦虑不安。

所以,当夏占海从电视上看见一张酷似大儿子梁宇的脸后,那激动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他想,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竟有人长得和大儿子这么像,要是能让老伴见见他,该多好啊。可是转念一想,上海

那么大,警察那么多,怎么可能就凭这飞逝而过的15秒,找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尽管觉得希望渺茫,但为了妻子,夏占海还是想试一试运气。通过浙江卫视,夏占海和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取得了联系,将自己的经历与心愿向他们简单作了介绍。民警们被夏占海的故事所感动,答应帮他找找看。

要在上海几万名民警中,找到一个和梁宇长相酷似的小伙,无异于大海捞针。民警们找了3年,也没找着。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政治部一名曾在浦东分局工作过的姓张的民警,看了梁宇的照片后,觉得他很像浦东分局世博园区公安一队副大队长姜经纬。他们将梁宇和姜经纬二人的照片仔细比对后,更加认定:夏占海苦苦寻找的人,就是姜经纬。

姜经纬,80,80后,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家中独子,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当他了解到夏家的情况后,被深深打动了,打心眼里钦佩夏占海。

然而,要让自己去认夏占海和梁巧英为父母,姜经纬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一是究竟夏家人觉得他像不像,心里没底;二是还需征求一下家人的意见。

好在姜经纬的同事、父母和太太都十分支持他: “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也是缘分,你能抚慰老人的心,要好好地表现。”有了父母亲人的支持,姜经纬再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2013年10月29日,在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浙江卫视等单位的联手下,姜经纬与夏占海、梁巧英在杭州市见面了。

姜经纬虽说长相与夏家大儿子相像,但是口音 完全不同。为了圆这个美丽的谎言,夏占海告诉梁巧英“,儿子”在保密单位工作,这次是领导特批才允许她见3分钟,不能跟儿子讲话,儿子一说话就会“犯纪律”,时间一到儿子又得走。

这是一次仿佛生离死别般痛彻心扉的“母子相见”,梁巧英抱着“儿子”,直说“:瘦了!瘦了!”她那还未恢复的智商根本无法辨识儿子的真假,只是一个劲儿地抹着眼泪。面对着母爱的自然流露,姜经纬的眼圈也红了。第一次见面结束后,姜经纬和夏占海互换了联系方式。从此,姜经纬与这个陌生的家庭结下了不解之缘。

望断秋水“:爱子”深情归来

见面结束的当晚,夏占海和梁巧英仍住在杭州。夏占海欣喜地发现,,1010年来每晚睡觉不超过4个小时的妻子,第一次踏实地睡了8个多小时!

回到山西老家后,梁巧英跟亲友们聊起来,自豪地说“:大儿子在外面做大事,忙得很……”

打那以后,只要梁巧英说想大儿子,夏占海就会用DVD播放他们和姜经纬第一次见面的视频“:看,那不是梁宇吗?”小儿子夏宏也在一旁帮腔“:是啊,妈,您看那里面,可不是我哥么?”梁巧英马上喜笑颜开“:你哥,他瘦了,黑了……”这盘由浙江卫视录制的见面视频,梁巧英几乎每天都看上一遍甚至多遍,怎么都看不够。可光看视频,似乎解决不了梁巧英对大儿子的思念之情。过不了多久,梁巧英就会问丈夫: “小宇他还在忙?咋不打个电话?”夏占海听了心里酸酸的。说实话,他很想拨通姜经纬的电话,或者和他微信视频。可是,人家有工作,有家庭,上次能够和他们见面,就已尽心了,怎么能老是麻烦别人呢?

就在夏占海想给姜经纬打电话又不好意思打的时候,姜经纬却主动给他打来微信视频电话了。夏占海一看来电,赶紧接上。视频里,姜经纬的笑容那么灿烂“:你们身体还好吧?”夏占海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好,好……你妈一直惦记着你呢,和她唠唠吧?”说

完,夏占海将手机递到了妻子面前。梁巧英也激动起来,指着手机屏幕,不迭声地说“:儿子,儿子……”姜经纬深情地问候“:您还好吗?”梁巧英一边点头一边回答“:诶!又瘦了,瘦了……”说完,忍不住用手去抚摸手机里“儿子”的脸庞。其实,姜经纬第一次与夏占海、梁巧英夫妇见面后,很快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 “认亲”之事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可是,这家人的故事和经历,给了姜经纬无比强烈的刺激。深爱的长子梁宇永远无法回来了,夏占海和梁巧英的内心世界,该是何等的绝望啊!

自己也同样为人父母,他要为夏占海和梁巧英这对不幸的夫妇,做更多力所能及的事情,帮他们弥补缺憾,慰藉老两口千疮百孔的破碎心灵。

打那以后,只要有空,姜经纬就会给夏占海和梁巧英打电话,和他们微信视频。梁巧英的神志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会问“:小宇,口音咋不对呢?”视频那头,姜经纬机智地回答“:我现在是警察,单位要求必须说普通话。”尽管巧妙地搪塞了过去,但姜经纬还是有点后怕,担心梁巧英冷不丁哪一天考察自己的家乡方言,因此姜经纬愣是抽空扎扎实实地跟着夏占海和夏宏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吕梁话。

2014年春节前,姜经纬从上海给“爸爸妈妈”精心挑选了礼物寄到了吕梁市交城县,给“妈妈”的礼物是一件中式立领带图案的羊毛衫。夏占海给老伴穿上,老伴高兴地在镜子前反复打量着自己,高兴地说“:儿子,好,好!”

2015年春节,姜经纬又给老夫妻俩寄来了围巾。夏占海选了当地的土特产核桃和大枣给“儿子”寄去。

2016年5月7日,姜经纬邀请夏占海夫妻俩到他工作、生活的城市看看。十几个小时后,列车抵达上海站。姜经纬到火车站迎接他们“。母子”相见,梁巧英的脸上乐开了花,可一会儿,她的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下来了,姜经纬问她为什么哭啊,她说“:高兴!”

“儿子”推着她的轮椅,带“爸爸妈妈”游了上海世博园,看了清明上河图,边看边给“妈妈”当讲解员。

中午,姜经纬带“爸爸妈妈”到豪华餐厅吃海鲜西餐。他点了很多菜,夏占海嘱咐“儿子”:“别太浪费了。“”儿子”说“:你们来一次不容易,我要好好地尽点孝心。”在饭桌上,他挨着“妈妈”坐着,体贴地给“妈妈”夹菜,把碗递到“妈妈”手上“。妈妈”的眼角眉梢流露出的都是喜悦和幸福。

次日,姜经纬开着车子带着“爸爸妈妈”游览浦东新区。他特别贴心,车上播放着《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曲子,梁巧英双手轻轻打着拍子,和着曲子哼唱着“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幸福享不了……”是啊,有个孝顺贴心的“儿子”,“妈妈”也成了一块宝,被孝顺被呵护的滋味很美妙啊。当夏占海和梁巧英要离沪返晋时,姜经纬对夏占海说“:我们会好好相处下去,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

温暖在人间:一声爸妈叫上一万年

回到山西省交城县的夏占海,在县北关村开了一家名为“占海”的家庭旅馆。依靠经营旅馆的收入,维持着老两口的生活。老伴梁巧英如今已经年过花甲,让她完全从轮椅上站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了。但因为有夏占海15年如一日的照顾,更有远在上海的姜经纬的惦记与问候,梁巧英过得十分知足,每天都乐呵呵的,经常在他人面前夸大儿子“:小宇又打电话了,他可惦记我们了。”经营旅馆之余,夏占海还设立了一家“康复中心”,用自己的康复机免费为老人们服务,为附近的幼儿园、社区义务修理各种设备和玩具。邻居们称赞他是个好人,夏占海总是说“:这都是跟我的警察儿子学的!”

因为多年的调理,梁巧英的身体与精神越来越好,偶尔,她会冷不丁地问夏占海“:梁宇结婚了吧?咋不把媳妇和娃子带回来?”夏占海赶紧哄她“:太远了,等娃子再大一点,他们自然会回来的。”

当姜经纬从夏占海嘴里获悉此事后,决定往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走一趟。

是啊,认亲5年了,虽然见过面,团聚过,但姜经纬还没有“回”过山西“老家”呢。到吕梁山东麓,陪山西的父母过一个春节,拍一张全家福,吃一顿团圆饭,成了姜经纬的一个心愿。

2018年春节前夕,姜经纬休年假,准备动身前往从未去过的山西“老家”。

1月底,一股强冷空气夹杂着雨雪南下,上海下起了罕见的大雪。一大清早,姜经纬先送别了出门度假

的妻子和孩子。原本计划好陪同妻儿同去的,但心里始终有个挂念,让姜经纬放不下。妻子大度地表示理解,儿子却不开心,噘着小嘴说“:爸爸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在飞机上玩三国杀的。你骗人,我再也不理你了!”妻儿出门后,姜经纬给他们打电话,儿子却连姜经纬的电话也不肯接。

儿子闹别扭,姜经纬心里也不好受。作为一名警察,平日里工作忙,年假是他为数不多陪伴两个孩子的好时光,但这次,他只能对孩子们失约了。

姜经纬买的是1月29日中午12点从上海飞太原的飞机票,当天9点不到,姜经纬已经打包完毕,穿上衣服出发了。离交城县越来越近,姜经纬的心情既期待又忐忑。

就在姜经纬出发的前一夜,交城县的夏占海和妻子、小儿子夏宏等人,同样忙得不亦乐乎。

梁巧英,听说大儿子要回来了,开心得像一个孩子,把夏占海为她穿上的棉袄反复地扯来扯去,生怕哪里不平整,影响了自己在大儿子面前的形象。

为了让妻子更相信姜经纬就是自己的大儿子梁宇,夏占海把穿着警服的姜经纬的照片,挂在了妻子的床头。每天看着姜经纬的照片,妻子的脑海里已经刻上了这个大儿子的模样。1374公里,是山西吕梁和上海之间的距离。自从在上海分别后,步入花甲之年的夏占海一直很急切地盼望能与姜经纬再见一面。而今,这个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前一天晚上,夏占海彻夜难眠,每隔一会儿就起床看看表。次日起床后,一整天时间,夏占海就和老伴不停地向门外张望,等着儿子的到来。离儿子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夏占海也开始变得有些焦虑,时不时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催问负责接站的小儿子夏宏,姜经纬到了哪儿?

火车站里,夏宏终于接到了大哥姜经纬。兄弟俩 一见面,就来了个热情的拥抱。随后,夏宏将姜经纬的行李拎上了自己的汽车。一上车,姜经纬就换上了警服。这是夏占海特意叮嘱过的,因为在梁巧英印象里,儿子是警察。细心的姜经纬也觉得穿上警服见面,不容易穿帮。

1月29日晚7点半,万家灯火。踏着夜色,姜经纬带着一身寒气,直奔父母而来。

室外已经零下10摄氏度,可夏占海已经早早站在门口等着了。两个男人无声地拥抱在一起,互相轻拍着后背。这个拥抱里有感激,有感动,有真情。行动不便的梁巧英正坐在正屋里焦急等待,夏占海带着姜经纬撩起棉布门帘走了进来。一进门姜经纬就操着一口普通话亲切地喊道“:我回来了!”梁巧英脸上绽放出了母亲才有的笑容,嘴里连说着“:高兴、团聚,高兴、团聚……”3个人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好像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它们分开。3双手,如同一股暖流在奔涌,紧紧黏合在了一起。没有过如此经历的情感,何曾尝到过亲情真正的滋味?亲戚和邻居们也闻讯赶来,挤着身子,踮起脚尖儿,看着这位素不相识的夏占海的“好儿子”,啧啧赞叹着。所有的人,眼里有笑有泪,安静了一整天的小院一下子热闹起来。姜经纬坐在梁巧英的轮椅旁边,掏出一个红包放在梁巧英手里“,孝敬您的”。梁巧英则幸福地抱怨“:又不是毛蛋蛋(小孩)。”梁巧英着急地与亲戚朋友分享自己的快乐,她呼喊着在外边屋子的亲戚,招呼他们来看自己的儿子。邻居们故意问她,是谁回来了,梁巧英自豪地说“:小宇,小宇。”

姜经纬住了3天,每天都陪着“妈妈”梁巧英聊天。一有时间,他就帮着干家务。给“父母亲”打扫屋子,贴春联,并且还参观了风景名胜区卦山。15年前,梁宇的离去,让这个家每逢春节都有些伤感;而如今,姜经纬的到来,让这个春节没有了遗憾。

夏占海亲自下厨,剁了肉馅,那乒乒乓乓有节奏的响声,更为这次团聚增添了喜庆的气氛。全家一起包了饺子,姜经纬第一次蘸着老陈醋,吃了山西的水饺,还喝了满满一碗蛋花汤。

1月31日中午,姜经纬告别了夏占海夫妇,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交城县。望着“儿子”渐渐远去的高大背影,夏占海和梁巧英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他们久久伫立在街口,向着街道的尽头极目远眺,一切尽在不言中。

姜经纬第一次与“母亲”相见

全家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