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兼容你:两颗沉睡的“星”燃爆生命旅途

Zhiyin - - 目录 - □ 编辑/戴志军

她是自闭症患者,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自己封闭的世界里;他患有唐氏综合征,智能障碍,表达笨拙,几乎不与他人交流。几年前,他们因一个共同的目标而组合在了一起,目标很明确——————进军东方卫视,做中国达人!有人嘲笑:两个喜憨儿在一起,还想当明星?面对嘲讽,他们没有退缩。从拒绝交流到彼此接纳,再到配合默契,每一步,他们都走得很艰难,也很努力。最终,他们完美的表现,征服了所有人!更令人欣慰的是,从此,这对原本与世界并不兼容的折翼天使,不仅对彼此有了深深的牵挂,而且与这个社会逐步水乳交融。2018年5月,笔者采访了这对特殊的组合,探秘其惊艳中国的幕后故事。

“天才”组合:两颗平行的“星星”有了交集

2011年3月底的一天下午,广东省深圳市一家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叶惠莲面无表情地跟着老师唐超走进音乐教室。只见空荡荡的教室里,站着一位笨拙的大男孩,脸上挂满傻傻的笑“。这是袁梦龙,以后就是你的搭档。”唐超老师将叶惠莲与袁梦龙的手拉在一起,叶惠莲却扭转身,神情漠然地向位于教室角落的架子鼓走去,而后自顾自地敲打起来。而袁梦龙似乎并不介意叶惠莲的“无礼”,反而随着节奏开始扭动,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两人将老师尴尬地晾在了一边……

出生于1988年的叶惠莲是深圳市人,父亲叶向荣是英语老师。叶惠莲6岁那年,被确诊为自闭症。父母带着她辗转求医,但收效甚微。自闭的叶惠莲,总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似乎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就在叶向荣和妻子为女儿的病劳心费神时,一个意外的发现,令夫妻俩惊喜不已。那天吃饭前,叶向荣已将碗筷摆好,正准备上桌。突然,惠莲拿起筷子,在几个空碗上敲了起来。一边敲,身体一边扭,显得非常有节奏感。叶向荣欣喜万分:女儿终于对自己以外的事物感兴趣了!从那天起,叶向荣开始留意观察女儿的一举一动。他发现,惠莲对音乐有着超乎寻常的喜好,每次只要一听到喜欢的音乐,她就会安静下来。叶向荣下决心在音乐方面培养女儿。只要是女儿喜欢的碟,他都会买给她。后来,叶向荣将女儿送到了深圳市的这家特殊教育学校,并认识了对她影

响最大的老师唐超。在唐老师多年的悉心指导下,叶惠莲架子鼓水平突飞猛进,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当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在全国范围内征集参赛选手时,唐超老师征得叶惠莲父母同意后,帮她报了名。

但是,参加比赛,单凭一个架子鼓,过于单薄了一点。如果能够为惠莲找到一个搭档,那么,表演就会好看许多。为此,唐超想到了自己在河南省培智中心学校教过的学生袁梦龙。和叶惠莲同龄的袁梦龙是河南省新乡市人,3个月大的时候,他被检查出患有唐氏综合征。这是一种染色体异常的先天性疾病,最常见的唐氏症状是智能障碍,肌无力。因从小多动,父母把他送到培智中心学街舞。

袁梦龙在学校学街舞,不仅能吃苦,而且节奏感强,应该是叶惠莲最合适的搭档。唐超将自己的计划向叶惠莲和袁梦龙两人的父母和盘托出,双方的父母同意了她的建议。考虑到在深圳训练更具备优势一些,在唐超的提议下,袁梦龙被父母送到了深圳。谁知,第一次见面,两个孩子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根本无视对方的存在。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没有,又谈何合作演出呢?为了让两名学生尽快认识并接纳对方,唐超想了很多办法。因为袁梦龙住在自己家中,唐超便时不时将叶惠莲也带回家中,创造让两个学生近距离单独相处的机会。叶惠莲喜欢颜色鲜亮的衣服,唐超就自掏腰包给袁梦龙买些亮色的T恤,以期引起惠莲的注意。可是,这些办法没起到半点作用,两个孩子始终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中,谁也不理谁。眼看时间一天天流逝,心急如焚的唐超决定让两个孩子直接进入训练的环节。可是,令她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训练的第一天,叶惠莲自顾自地打着架子鼓,袁梦龙则完全跟不上节奏。情急之下,他走上前,对惠莲说“:你……你能……能不……能敲……敲慢点!”惠莲没有理他。见此,袁梦龙想上前去抓叶惠莲的鼓槌,惠莲以为袁梦龙要抢自己的东西,便冲他怒吼,将他给吓蒙了。当时,唐超正好出去接了个电话。听见喊声,她马上冲了进来,将差点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训练是进行不下去了,唐超将惠莲安顿好后,又将袁梦龙带回家中。待袁梦龙安静下来后,唐超对他说: “龙龙,你是男子汉吧?”袁梦龙使劲地点了点头“。男子汉就该大度一点,不要和惠莲计较。你要尽量迁就她,让你的舞步跟上她的节拍,而不是相反,明白吗?”袁梦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为了让两人建立起初步的信任,在第一次训练失败后,唐超并没有急着安排第二次训练,而是带着他们,前往大梅沙海滩游玩。

面对一望无际的蔚蓝色大海,袁梦龙兴奋得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地跳起了街舞,引来诸多游客的围观。叶惠莲居然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袁梦龙,整整看他跳了一支完整的街舞。对于一向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她来说,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儿啊。

不再封闭:我的世界兼容你

海滩一游,让两个孩子第一次相互注意到了对方。第二天,两个孩子进校门时相遇后,叶惠莲的眼睛闪现出一线亮光。可惜的是,这一亮光稍纵即逝。袁梦龙则傻乎乎地冲她一笑,嘴嚅动着,想说些什么,无奈叶惠莲早已回缩到了自己的世界中。见状,袁梦龙像霜打的茄子———蔫了,立在那里,两只胖乎乎的手摆来摆去,不知如何是好。

有一天,学校来了一群衣着鲜亮的参观者。看见那些五颜六色的衣服,叶惠莲十分兴奋,不知不觉地凑上前去,扯一扯张三的衣角,摸一摸李四的袖子。个别不知惠莲病情的人,不免呵斥她“:干什么呀?一边去!”此时,袁梦龙冲到那个训人者面前。因情绪激动,原本说话就不利索的他,更是结结巴巴:“你… …你……不……能吼……人!”训人者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在参观特殊学校,这些学生都是情况特殊的孩子。明白过来后,训人者赶紧道歉。

有过那次遭遇后,叶惠莲对袁梦龙的印象似乎更深了。此前在学校不和除了老师之外的任何人交流的她,对袁梦龙有了亲近感,每次见到他,都会报以微笑。袁梦龙来深圳后,终于有了第一个朋友,他高兴地向老师炫耀:“惠… …惠莲,是… …龙龙的… …好……好朋友。”唐超为他竖了个大拇指。

有一天,袁梦龙发烧没来学校,叶惠莲整整一天都闷闷不乐。此前,她至少还有一个“复读”的功能,即能够将老师或者他人的话进行最简单的复制。可那一天,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即使对老师也是如此。只有唐超明白,惠莲肯定是惦记龙龙了。

果然,袁梦龙的感冒好了,刚回到学校,叶惠莲居然一下子冲到他的身边。个子比龙龙高、体格也更健壮的惠莲,竟一把将龙龙给抱了起来。袁梦龙也高兴地和她手拉着手,两人嘀嘀咕咕、旁若无人地聊了好半天。既然袁梦龙和叶惠莲已经接纳了彼此,下一步便需要按计划紧锣密鼓地进行训练了。考虑到现有的歌曲中,没有哪一支是专门为袁梦龙和叶惠莲所准备的,唐超便自己动手,为他们创作了一首《折翼的天使》。这首歌曲是当下最流行的rap风格,既唱又说,边唱边说,与架子鼓的节拍十分吻合,也非常适合跳

街舞。果然,袁梦龙和叶惠莲两人对这首歌曲都挺有感觉。当叶惠莲的架子鼓响起来的时候,袁梦龙便触电般地跳了起来。动作张弛有致,节奏舒缓相间,让人感觉好极了。

尽管在比赛之前,袁梦龙与叶惠莲两家人刻意保持低调,但他们二人组成一个演出组合并打算进军《中国达人秀》的事情,还是很快被周围的人知道了。一时间,有人表示理解,有人表示赏识,但也有不少的人,认为两个生活上都不能够自理的人,能够演出什么样的好节目?分明就是想出风头,利用别人的同情与好奇心搏出位。

根据比赛规则,参赛选手可以在赛前为自己拉拉选票,制造人气。一个周末的上午,惠莲和龙龙上街拉选票。有些人听说参赛者是两个特殊青年,不免面带讥讽地说“:没有弄错吧?你们两个连自己的行为都控制不了,还比什么赛啊?你们是想出名想疯了吧!”面对嘲讽,叶惠莲毫无知觉,袁梦龙多少能听懂一些。但他将这些外界的非议埋在心里,从不在惠莲的面前提起,以免刺激到她。

向上的姿势:折翼天使燃爆生命旅途

6月12日,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直播现场,能够容纳数百人的上海音乐厅里座无虚席。在叶惠莲和袁梦龙上场前,主持人特地将两人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这两个选手情况特殊。一个是自闭症患者,一个是唐氏综合征患者。他们二人,今天带给我们的节目名叫《折翼的天使》。”听说参赛者是两名残疾青年,事先并不知情的评委们不禁有些讶然。但很快,叶惠莲和袁梦龙便让现场的观众沸腾起来。

“我有一点固执,情绪无法控制/有人叫我弱智,眼里写满鄙视/秀秀我的才智,和你比比本事/傻子就 傻子,弱智就弱智/不介意偶尔会哭哭鼻子/第二天照样保持乐观的样子/够不着太阳也不放弃向上的姿势……”叶惠莲一边打架子鼓一边唱,而袁梦龙则跳着节奏明快的街舞,两人的配合如行云流水,天衣无缝。观众们随着他们的节奏,情不自禁地扭着、跳着,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评委不约而同地给出了“Yes”的手势。叶惠莲和袁梦龙,顺利晋级了!

陪同他们前来的唐超,在主持人宣布袁梦龙和叶惠莲晋级成功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地冲上台去,将两个学生紧紧地搂住,一任幸福的热泪长流……

此后的时间里,袁梦龙和叶惠莲为了下一轮的比赛而紧张地忙碌着。可是,他们却迟迟未等来比赛的通知。心生疑惑的唐超致电《中国达人秀》节目组,得知:并不是每个通过预赛的选手,都能够参加下一轮竞争的,因为组委员要综合考虑其他的因素。唐超只好遗憾地接受事实。既然没有了比赛,袁梦龙的父母袁福洲和张玉芹便将袁梦龙接回河南老家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夫妻俩发现,相比于去深圳之前的龙龙来说,他变得更懂事了,常常在父母所开的理发店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帮顾客洗头吹头。但与此同时,龙龙也有了很多心事。

2015年的一天,袁梦龙突然指着墙上的一副情侣接吻的画问父母“:他……们在干……什么?”

儿子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令袁福洲与张玉芹颇感意外。短暂的难堪之后,张玉芹告诉儿子“:他们在接吻?”“他们为……为什么……么要接……接……吻呀?”“因为他们之间有爱。有爱就有情,有了爱情,男女之间才能接吻。“”哦……”袁梦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想惠莲了。”

张玉芹突然意识到,儿子虽然智力仍停留在10岁左右的水平,但他已是个20多岁的青年。这个年纪的男孩,渴望拥抱友情甚至爱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啊!想到此,张玉芹拨通了叶惠莲家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叶向荣浑厚的男中音。得知电话是女儿的好朋友袁梦龙打来的后,叶向荣将电话递给了惠莲。龙龙激动地问:“惠……惠莲,你……你在干……什么?”而电话那端的叶惠莲,听出是袁梦龙的声音后,脸上竟少有地飞起了一朵红晕,她回答龙龙: “在吹口琴。”“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玩,我……家有……电脑,有好……多游戏。”叶惠莲兴奋地回答“:去你家玩!”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说到袁梦龙的手机断电为止。

事实上,双方的父母都欣喜于孩子们的变化。经过那次比赛,他们不仅接纳了彼此,且开始尝试着了

解整个世界。与此同时,他们个性也在不知不觉地发生变化。此前不知害羞为何物的叶惠莲,倘若不小心碰到了别人,会说“对不起”了;如果做错了事,会脸红了。如果在生活中碰到了什么难题,她会情不自禁地说“:龙龙说了,应该这么做。”在她心里,龙龙和父母、老师一样,是她值得信赖的人。

2018年,笔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袁梦龙与

叶惠莲这对特殊青年的特殊组合已学会了理解,从共处中体验了包容,在牵挂与接纳彼此中懂得了融入社会,解读世界。这对折翼的天使,如今已逐渐羽翼丰满。让我们衷心祝福吧,祝福他们友谊的小船一帆风顺、破浪前行吧!一如他们所唱的那首歌:长路漫漫,磕磕绊绊,要相互扶搀……

袁梦龙(右)、叶惠莲(左)亲吻老师唐超 我有一点固执,情绪无法控制/有人叫我弱智,眼里写满鄙视/秀秀我的才智,和你比比本事……够不着太阳也不放弃向上的姿势…… ——《折翼的天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